不過話又說回來,但凡馬幻跟北子哥有博愛一半勤奮,他們估計早就到了千萬粉,而不是還在八百萬徘徊。

「水視頻?我喜歡嘿嘿嘿。」道爺笑著道。

道爺也是有六百萬粉絲的男人。

江白默默的算了下在場的粉絲數……博愛最高,剛剛突破千萬的桎梏。

馬幻跟北子哥差不多,八百萬左右,距離九百萬還蠻遠。

其次就是道爺跟怪異姬,一個六百萬一個五百萬。

這樣算起來,我居然屬於底層?!

其實也不算吧,女生組那邊…居然還有個小糰子醬五百萬粉!

呂顧目前兩百萬,估計綜藝一播完就能衝上三百萬了,不太熟的柯基和泡芙則是屬於墊底的層次,堪堪百萬上下。

江白一個三百萬粉絲…噢也不對,看看這漲幅,估計明後天就能衝上四百萬了。

反正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有點難受。

一百萬粉的大UP主,居然只能在這檔綜藝裡面算墊底的存在。

可以說這檔綜藝的規模之高了。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江白看向柯基。

他跟柯基是真的沒有見過面,但也聽聞是一位整活比較厲害的UP主。

馬幻北子哥也看向她,這兩個遊戲區UP主也沒有見過柯基。

反倒是道爺跟怪異姬跟柯基還蠻熟,博愛混跡於各種線下活動,道爺則是有防道少女團的關係網。

「等會開始錄製再介紹也不遲。」呂顧對著柯基說道。

柯基弱弱的點點頭。

錄製只是單純的錄製,並沒有說能發,要是每次錄下來的東西剪輯出來都有節目效果。

那還要整活的UP主幹嘛,萬一UP主們活兒沒有整起來就蛋疼了。

這期素材得作廢,因為沒有一點節目效果。

道爺舉起相機:「我開始錄製了哈,準備好了沒?」

「可以了。」

「OK。」

「大家好,我是道爺~」道爺首先做了個自我介紹,然後依次把相機往下傳。

「我是帶風。」

「我是柯基,不是阿姨!~」柯基的自我介紹有點悲慘。

估計是平時被叫阿姨叫多了,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這是一期vlog,我們正在錄音棚準備錄製我們新綜藝《我去上學啦》的主題曲~」

對的,綜藝名已經定下來了。

《我去上學啦》

若是沒有UP主提出意見就確定是這個了,看這些大佬懶散的樣子,估計也不會提出什麼建議。

「我估計這會是新綜藝的花絮。」江白對著鏡頭笑笑。

「阿巴巴阿巴,我是馬幻!」馬幻的介紹一如既往的……混亂?

他從來不會認真的自我介紹,這也是馬幻的特點之一吧。

「這可跟我們錄製《自誇小隊》的時候不一樣,這是大製作。」北子哥接過相機。

居然說起了陰陽怪氣的《自誇小隊》,雖然說自誇小隊還挺好聽,但能明顯的聽出瑕疵。

可就是非專業錄音棚和無修音的後果。

這次錄製可是帶上了專業錄音朋,修音也有專人來修音。

大製作!

————

過渡章節,水一水有助於身體健康。 「難道是你在故意懲罰我嗎?還在怪我曾經對你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嗎?你懲罰我是可以的,但是你別懲罰你自己,孩子們是無辜的,你也不要拿我的錯誤來懲罰孩子啊,棉棉,我求求你醒過來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到了有關於孩子的消息,路棉心的手指突然動了動。

喬夜宸自然也是感覺到的,他開始以為自己是幻覺,是不是因為對路棉心思念過度了,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幻覺。

可是當他冷靜下來,再繼續看的時候,再次看見了路棉心的手指動了動。

這次他確定路棉心真的是有反應了,於是立刻按響了床頭燈。

他激動的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沒過多久,大夫和護士就走了進來,以為是病人出了什麼事情,所以打算開始搶救。

但是看了一眼,床頭上面的儀器全部都顯示正常。

「什麼情況?病人是怎麼樣了嗎?」

喬夜宸從來沒有這麼激動過,這比他從小到大發生任何重大的事情對他來說都要緊張,但是他又害怕自己是期待過高,其實只不過是條件反射而已。

所以他現在心裏也是七上八下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甚至說話都有些不連貫了。

「我……我剛才看見她……她的手指動了,她是不是要醒了?」

大夫立刻走過去拿着專業的燈,看了一下路棉心的眼底。

「病人家屬,你先到外面等一下,我們這邊做個簡單的檢查看看是什麼情況。」

雖然喬夜宸不太想這麼離開,他很想見證路棉心醒過來的那一瞬間,可是又害怕他在這裏會影響大夫給她做檢查。

於是還是乖乖的退回到了走廊之上。

喬夜宸站在門口有點急躁不安,不知道路棉心醒了之後是不是很想馬上見到孩子。

他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自己剛才在路棉心病床前面說的話。

好像就是提到了孩子,所以她才有了反應,看樣子孩子才是她心裏最在意的。

與其在這裏等著,干著急不如去樓下打個電話讓他爸媽把孩子送過來。

昏昏沉沉之間,路棉心感覺眼底有很強烈的光在照她。

於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入目的便是幾張陌生的面孔,所有的人都穿着白大褂,看起來好像是醫生和護士。

那些人看見他醒過來,立刻開心的笑了,隨後醫生便柔聲的問道:

「你感覺怎麼樣了?能不能看見我們,能聽見我們說話嗎?」

路棉心點了點頭,雖然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意識還是清醒的。

她剛要說話,就覺得十喉嚨裏面像是塞了沙子一樣,只要一說話就會有些疼。

她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用非常微弱的聲音問道:「我這是在哪裏呀?」

一個小護士在旁邊笑着解釋道:「你之前出了車禍被送到醫院,已經在醫院裏昏迷三個月了?你還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還記得車禍之前發生的事情嗎?」

路棉心只覺得頭疼欲裂,伸手揉了揉太陽穴,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她依稀記得那天孩子們要回來,所以她去商場買了很多東西,從商場出來的時候就被一輛車給撞飛了,再然後就沒有知覺了。

她的記憶似乎就停留在看見一輛車正向她衝過來的一瞬間。

紫筆文學 「啊,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雲若月緊張道。

「我,我沒事,你放心,我們先走吧!」楚玄辰說著,拉起雲若月就繼續跑。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沉重的鐘聲。

雲若月嚇得心裡一怔,「這,這是什麼鐘聲?」

跟在後面的陌離道:「王妃,這是報喪的鐘聲,宮裡有人過世了!」

「什麼……」雲若月話還沒說完,又傳來一陣陣沉重悲涼的鐘聲。

只聽遠處有太監高呼道:「太后駕崩了!」

「太后駕崩了!」

「太后駕崩了!」

連報三聲,聲音響徹皇宮,空靈幽遠,帶著濃濃的悲傷,聽得雲若月渾身顫抖,眼淚也奪眶而出。

聽到這聲音,楚玄辰只覺得天旋地轉,無數畫面像紙片一樣飛進他腦海里。

那些畫面,有太后,有他的父皇母后,有長公主和他。

他看到了太後年輕時的樣子,太后牽著他的手,帶著他在皇宮裡嬉戲,奔跑,遊玩。

他看到父皇教他射箭、讀書,母后教他寫字、畫畫。

看到父皇對他嚴厲的教導,看到母后溫柔地撫摸著他的頭,滿眼都是寵愛。

也看到父皇被毒死在龍床上,睜大眼睛,死不瞑目,那慘不忍睹的樣子;看到母后被雲清一劍刺中心臟,渾身染血,痛苦倒地。

更看到雲清為了偽造母后自刎的假象,拿劍在母后的脖子上劃了一道……

想到這些,他頭痛欲裂,抱著頭痛苦地大叫道,「啊!」

耳邊是一陣陣蒼涼的鐘聲,每一陣鐘聲都在告訴他,連最疼愛他的皇祖母也過世了!

他的親人又少了一個!

他雙膝一軟,撲通一聲跪到地上,雙眼猩紅無比,撕心裂肺地大喊出聲:「皇祖母!」

說著,他痛苦地閉上眼睛,眼淚從眼角滑了下來。

看到楚玄辰如此痛苦,雲若月忙抱住他,緊張道:「夫君,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來了?是不是?」

楚玄辰深吸了一口氣,他抱緊雲若月,將頭埋在她懷裡,哽咽道:「月兒,我的皇祖母沒有了,再也沒有了……」

雲若月忙拍著他的肩膀,哭著安慰道:「夫君,你不要難過,皇祖母她肯定去了極樂世界。她在天堂看著你,她一定很希望你幸福,快樂,希望你能振作起來。」

楚玄辰難受地搖頭:「為什麼,為什麼上蒼對我這麼狠?它為什麼要帶走皇祖母,為什麼要帶走我的一個個親人!」

雲若月心痛地抱緊他,「人都要經歷生老病死,皇祖母雖然過世了,但是她是最愛你的,她一定會在天上保佑你。我們也會永遠記住她,永遠愛她,你一定要堅強,要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