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的羅征卻在思考另外一個問題。

若是說這天地棋盤中的衍化,象徵著寰宇的命運。

那麼華天命擊敗天位一族的駱惜萱意味,這又意味著什麼?

再看看現在天地棋盤的盤面,所有的棋子已是凌亂不堪,各自為據……

這一幕讓羅征也陷入了沉思。

寰宇中不少人都在推算著這道棋局。

最初的那一條白棋形成的大龍,幾乎是鐵板一塊,牢不可破。

但不久之後,白棋也就是定數則是連出昏招,才讓變數黑棋有了可趁之機。

現在盤面的形式算得上是一團亂糟,無論是定數還是變數之間,都各自佔據小小的據點,反而因為如此,讓棋局顯得十分僵持。

「這棋局,象徵著如今寰宇的局面!」

「若我所見,那一條大龍,所指的意思乃是曾經的人族!」

「極有可能!也只有人族宛若大龍一般興旺,甚至差點一統全局!」

諸多強者,面對這一幕也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推算著……

初期寰宇中的戰爭,是圍繞著種族開展的。

寰宇中的百族各自抱團,面對的敵人皆非同族!

這一場種族與種族之間的戰爭,持續了數億年時間。

最終便是以人族取勝,人族便是在當年的王鼎天尊的帶領下,從而開創了人族的「鼎年盛世」!

若是讓人族繼續興旺下去,整個寰宇其他的種族怕是根本沒有生存的機會……

但鼎年盛世后的三千萬后,人族發生了內亂!

其實人族原本就不是鐵板一塊,四大家族作為最老牌的勢力,一直維繫著族群統治的地位,也就是相當於神國之位。

因為這一場內亂,王鼎天尊被抹殺,隨後便是原罪天域,神域天尊的崛起,原來鐵板一塊的人族便是分崩離析,化為了三大勢力,也就是如今的人道聯盟、諸神無念以及萬佛聖域。

這種勢力便一直維繫到現在。

也是因為三大勢力的相互牽扯,人族的擴張速度也慢了許多,相反,妖夜族和魔族卻是在不斷地崛起。

他們將天地棋盤上的這一條大龍,比做人族並無不當……

「啪……」

又有兩枚棋子被扣在了棋盤之上。

天地棋盤之上的戰鬥繼續進行著……

孫正義對抗夜族天驕!

那夜族天驕象徵性的抵抗之後,便是直接認輸。

裂千寒對陣魔族天驕,魔族天驕直接認輸……

姬落雪,對陣人道聯盟的天驕,三招將對方擊殺淘汰……

戰鬥一輪一輪的進行著,棋盤之上的局勢卻越來越複雜。

站在棋子上的武者們,則開始漸漸地減少,慢慢地被淘汰著。

被淘汰固然不甘願,但也是實力所限,不過被淘汰的這些人也不是一無所獲,畢竟還有來自於那雕像的強化獎勵,單論這一份獎勵已是相當驚人了。

數個時辰之後……

羅征便被那一隻玉手扣住,將他腳下的黑色棋子摁在了棋盤之上。

而此刻,羅征面臨的則是一場淘汰之局!

普通的對戰局面,輸贏都不會淘汰,許多人乾脆直接認輸。

但面臨淘汰之局的時候,任何一位天驕都十分重視,在淘汰之局上便是不死不休的戰鬥。

「終於有一場淘汰局了,我的對手將會是誰?」

站在天地棋盤上的羅征,抬頭眺望著天空……

從那厚厚的雲霧中再度伸出一隻玉手,便朝著白色棋子那邊挪過去!

軒轅晨風看到那手指朝著這邊挪過來,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眼中也隱隱流露出期待之色。

「輪到我了么?」

在軒轅晨風眼中,他的對手只有那麼兩三位……

裂千寒是一位,之前裂千寒與軒轅晨風分配在了同一個大界,而且還交手一次,他卻是無意之中被裂千寒坑了一把,一直耿耿於懷,所以原本排名第一的軒轅晨風那時候的名次便急劇掉落,這個過節他必須要找回來。

姬落雪也是一個對手,雖然這女人只是一位天驕,但她一念兩身修鍊五行神道,實力不比道子弱多少。

若自己的對手是羅征,倒是也不錯。

在他眼中,羅征儼然是一個運氣極佳的飛升者而已,明明實力一般,但身邊卻有溪幼琴這樣的女人相伴,還不知道從哪裡搞來妖夜族的殺戮聖槍這等神器,他心中可是有些失落。

柳亭英雄傳 將羅征淘汰,倒是個不錯的選擇,想到這裡,他臉上便露出淡淡的笑意。

殺戮聖槍固然厲害,但看羅征施展的槍技卻十分普通,看得多來,羅征慣用的武器並不是長槍。

然而……

從天空中降下的那一隻玉手,卻是徑自穿過了軒轅晨風,最終落在了他的身後。

而軒轅晨風的身後,則是一位看上去十分靦腆的人族女子。

此女與軒轅晨風乃是舊識,同時與姬落雪的關係也不錯,她便是季家的天驕,季蓮生。

一說季姓,其實是從姬姓中演化而出,最早的時候,季家與姬家乃是一家。

如今諸神無念乃是人族最強勢力。

四大家族中便有兩位兩道,乃是軒轅晨風與裂千寒,下來便是姬落雪與季蓮生。

這兩女雖然只是兩大家族的天驕,但無論是姬家與季家都有修鍊神道的法門,她們的實力足以媲美道子。

諸神無念四族大戰的時候,便是將四大家族的年輕俊傑拍了一個號,軒轅晨風第一,裂千寒第二,姬落雪則位列第三……

而那時候的季蓮生,則略弱於姬落雪排在第四位。

豪門少爺倒插門 「是我……」季蓮生撇了撇嘴。

「不要緊張,那羅征或許有些本事,但他不可能是你的對手,」另外一側的裂千寒則冷冷的笑道。

他們四大家族同氣連枝,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是不錯。

他們也十分了解季蓮生的性格,她雖然是個十分內向靦腆的女子,逢人待事一點自信都沒有,可自身實力卻是不可忽視!

「對,這傢伙不過是憑那聖槍之利而已,據我所知,你根本不懼此類手段,」軒轅晨風也是微笑道。

「可是……」沒等季蓮生說完話,那玉手便已扣住了她腳下的棋子,朝著棋盤之上落下。

「啪!」

棋子扣在棋盤上后,那季蓮生便扣著自己的衣襟,十分忸怩邁上了棋盤之上。

而此時此刻,諸神無念,季家……

所有季家的族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季蓮生的身上。

「季蓮生的對手,竟然是羅征?」

「運氣不錯,這羅征的實力固然是厲害,但應該沒有與道子抗衡的實力。」

「他應該並沒有踏入神道,季蓮生則已半步入夢,只是那翡翠夢境施展出來,羅征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如今季家也只有季蓮生一人站在那畫卷之中,而眼前這一戰又是淘汰戰,他們自然相當關注!

只是對手竟然是羅征,的確讓他們有些意外,意外歸意外,但季蓮生應該足以應付……

寰宇中的許多人看來,羅征應該擁有天驕的實力,此前他雖然秒殺了那魔族的怒風,但依靠的並非自己的實力,只是逞兵器之利。

然而那殺戮聖槍再厲害,對上季蓮生應該沒有太大的效果。

季家所有的武者都很樂觀……

但唯一皺著眉頭的人,則是季楠。

季楠沒有堅持過第二階段的淘汰,此刻已脫離夢幻戰場回歸季家,自然也在此地觀看那天地棋盤中的比斗。

「糟了,姐姐的對手居然是羅征……」

整個季家的人,恐怕也只有季楠最為了解羅征的實力,也是因為曾與羅征一同闖那夢幻戰場,她便是更加清晰的感羅征的那深不可測! 季楠心中雖然擔憂,但她並未表露在臉上……

她身為季家的人,又怎能滅自家威風,漲他人志氣?

「喵嗚……」

她手中的火焰小貓,輕輕的嗚咽一聲。

闖蕩那因果大廳,最終卻只是複製出一隻火焰小貓,因為這件事情,她可是被父親大人狠狠地訓了一頓,此刻她哪裡敢多發言?

總之,此刻的季家還是十分樂觀。

現在寰宇中對羅征的實力估測,便是達到天驕的實力,不過姬落雪和季蓮生乃是天驕中巔峰,擁有與道子相差無幾的力量,亦能施展出道蘊,羅征想要與之抗衡,還是差了許多!

唯一麻煩的,也就是那把殺戮聖槍而已……

棋子輕輕的扣在了棋盤上的一顆星上。

落子之下,季蓮生看到不遠處的羅征,嘴唇輕輕一抿,輕輕捻住自己的長裙,彷彿淌過小溪一般,小心翼翼的從棋子之上一躍而下,臉色有些微紅。

任誰都看得出來,她有些緊張。

「你好……」

季蓮生朝著羅征微微頷首,算是打過了招呼。

不了解季蓮生的人,臉上盡皆流露出莫名其妙之色……

這女子不像是要走上擂台,而是在與人相親一般,需要這麼彬彬有禮,需要這麼緊張么?

然而季蓮生就是季蓮生,了解她的人也知,如姬落雪和軒轅晨風等人就已習慣,她一向如此。

靦腆而內斂,常常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但她真正的實力強大的毫無道理。

「你好,」看到對方如此打招呼,羅征的臉上也流露出意外之色。

不過旁人有禮,他必禮敬三分,同時朝對方抱拳作揖!

「你,你喜歡桃花么……」季蓮生卻是更加緊張了,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紅暈。

站在棋子之上的溪幼琴,看到這一幕撇撇嘴,「這女人有病吧,問這個是什麼意思,而且她害羞個什麼勁!」

旁邊的華天命臉上只是掛著微笑,並沒有接她的下句。

這次羅征也有些無語了,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笑道:「桃花亂落如紅雨,自是別樣美麗,當是喜歡……」

「嗯!」季蓮生抿著嘴點點頭,「我也喜歡……」

羅征微微一笑,盯著這位面若桃花的女子笑道:「然後呢?」

「然後……」季蓮生想了想,才繼續說道:「我喜歡桃花,因為不久前的一場夢,我可以跟你分享!」

「分享什麼?」

「我的夢境啊!」

說著,季蓮生便是輕輕一招手……

一抹粉色的真元,便是在她手中傾瀉而出。

那真元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淡淡的漩渦,驟然籠罩在整個棋盤……

整個棋盤便是在頃刻之間,染上了瑰麗的粉色。

那是季蓮生的夢境。

古有大智者,一夢入神道。

那不是傳說,而是事實。

那大智者叫做鳩摩羅寒……

算是萬佛聖域之人,只是那時候的人族沒有分裂,佛門一道還不叫萬佛聖域。

鳩摩羅寒成就道子之時,也只是神極境武者。

那鳩摩羅寒想要拜入最具盛名的靈隱寺,但就在門前卻不得其所,靈隱寺至今為止都是萬佛聖域中最高等的寺廟,一般武者根本沒資格進。

那時候的鳩摩羅寒天資一般,自是沒有哪個資格。

不過他相信心誠所至,金石為開,也不肯輕易離去……

拜了數年都不得入山門,這樣的武者在靈隱寺的山門前,怕是有百萬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