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對此也還沒有什麼興趣和期待,心想的是,對方還能夠說出些什麼像樣的東西出來。

即使是說一些新鮮的消息,自己也還是會半信半疑的。

到目前為止,他覺得整個這座城市,可能唯一最值得自己信任的,也還是稍微信任一些的人,也就只有是Elsa一個的了。

對於其他的人,甚至是包括那Ane在內,因為都成為了過去式了,也就再也談不上什麼信任不信任,可靠不可靠。

都是些陌生人而已。

所以他也只是漫不經心地繼續瀏覽著新聞,還有一些網站。

也並不在意這人還要說些什麼。

那個女子見他並不是很熱衷於這樣的交談,也立即就是有幾分識趣了。

但還是悄悄地對他說到,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和Elsa在一起,會是一個多麼明智的選擇。」

「待在這裡這麼久了,你總算還是做對了一件事情啊。」

「而且,馬上你就會看到,另外一個人呢,她即將就是永遠都不會再留在這裡的了。」

那樣子,像是因為和他做好了一筆交易之後的買一贈一,才會向他透露什麼秘辛的了。

無論這是對方的一片好心還是別有用心的挑撥離間,事實都是被他當成了驢肝肺。

因為現在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更談不上認真的聽別人說話。

所以,其實他也都不知道對方是在說些什麼,所提到的另外那個人又是誰來著。

而且,對方在說完這些像是絮絮叨叨的神神道道之後,就告辭離開了。

他也並沒有把漏聽了什麼,當成是一種損失。

很快就徹底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裡面去。

等到了第二天,他總算是等來了上班的Elsa。

就急不可耐地要她馬上在Facebook上面添加自己。

但是,讓他有些吃驚的是,自己居然還不知道,現在她用著的居然不是什麼智能手機。

手機根本就沒有APP的功能,也就沒辦法再說什麼登錄移動端Facebook的事情了。

她就裝作是很無辜很無可奈何的樣子,笑著對他說到,

「看吧,我可是沒有騙你的了。就是沒有什麼機會上網的了。」

「而且,就是我到了酒店上班以後,也沒有電腦可以連上Facebook的。」

他有些啞口無言了。

但還是追問到,

「那你之前說是拍照發到朋友圈裡面,又是怎麼回事啊?」

「還有,你的Facebook賬戶上面,之前那些照片又是怎麼回事呢?」

她就白了他一眼,說到,

「之前我是有點時間,跑到購物中心的網吧上網的。」

「那樣連接自己的手機后,不就是可以把手機里的照片,都Post到Facebook上面了嗎。」

「而且,難道我沒有給你說過,我在家裡面還是有一台筆記本電腦的嗎?」

「不過,那上面最多都只是安裝了一些離線的遊戲。因為在家裡的時候,同樣上不了網。又還不被允許把自己的私人電腦帶到辦公場所來啊。」

他總算是有些恍然大悟了,也還覺得是勉強可以她這樣的說辭。

不過,還是非常好奇的問到,

「你們上班的時候,不是還有辦公的電腦可以使用的嗎?難道那些電腦也不可以上網嗎?」

她就搖了搖頭,很肯定的說,

「那是當然的了。我們這裡可是有很嚴格的管理制度。所有的辦公電腦,都只能是運行酒店辦公的系統。哪裡可以上什麼外網啊。」

他想想,覺得也是這樣的情況了。

因為這家酒店,可是出了名的摳門兒。

不要說是對待自家的員工了。

就是對所有的客人,都是非常的小氣加吝嗇。

差不多就是事事處處都是伸手要錢的。

好像自己還依稀是聽說過的,就是連那些在公共區域擺放著的,提供給客人使用的電腦,也都是要收費的呢。

想到這裡,也好像是為了求證一樣的。

他就朝那擺在一個角落裡的幾台電腦走過去。 這一樓的大堂,還有二樓的大堂,可都是擺了一些台式電腦的。

以前雖然是看見過的。

但是也沒有見過什麼人正兒八經地使用。

或者是長時間坐在那裡。

所以就一直沒有近距離的查看和了解。

現在他稍稍仔細地查看了一下,就發現那主機的機箱口上面,果然是有著一個小小的投幣口。

只能是投入硬幣的那種。

紙幣是肯定不行的。

他們這裡的技術,顯然還不可能達到那樣的水平。

呵呵,再看了一眼,他就有些忍俊不禁了。

因為這才是注意到呢,那上面還有一張小紙條。

很清晰地寫著,就是十元錢可以使用五分鐘。

換句話說,也就是要每兩塊錢一分鐘呢。折算下來,那就得是要一百二十元每小時的了。

這樣的價格,可真是收得昂貴出奇的啊。

就是在購物中心裏面的那些網吧,或者是叫做電腦吧,也都是按照四十元錢一個小時計費的。

而且隨便客人怎麼折騰,既是可以打遊戲,也是可以看電影的。

所有的一切,都和其他地方普通的網吧沒什麼區別。

並且人家的電腦,都是配置比較高檔,成色也還比較新。

酒店這裡呢,除了電腦破破爛爛,都是淘汰下來的舊機器,運行的是很多年前的WINXP系統不說,還是很坑爹的每五分鐘一個計費周期這樣子的。

不過好在他自己隨身都帶著筆記本電腦,所以也就不用去花那些冤枉錢了。

但是,這些都足以證明了,她說是沒有可以上網的電腦,這樣的借口,根本就是站不住腳的。

等他走回Elsa那裡,就沖著她說,

「要不你用我的筆記本電腦,或者是酒店的電腦,先把那Facebook的事情解決好行不行?」

「我可是等了好久的了。怎麼都一直沒有辦法申請添加你為好友呢?」

她就再次白了他一眼,說到,

「有必要那麼著急嗎?」

「再說了,現在這樣,差不多你就是天天都可以看到我。想說什麼,直接就是當面的說就是了。」

「還有什麼多餘的話,非得是要在網上說呢?」

他就搖了搖頭表示拒絕。

又很是固執地說到,

「那可是不一樣的。」

「因為在我的心目當中,其實那和你聊天交流,幾乎就是一個對你充滿感激之情的原因了呢。」

「以前呢,我的整個世界裡面,都是寂寞的無人問津,也沒有人願意主動走進來的。」

「那樣的話,對於外面的世界來說,我的存在,差不多就是沒有什麼聲音和色彩的,黑白和聾啞的世界而已。」

「而你的出現,就是和其他的女孩子完全不太一樣的。」

「是你帶給了我美妙動聽的聲音,蜂擁進入那以前只是我一個人自己沉默著的世界。」

「現在,我甚至是覺得,因為而今是可以和你這樣親密友好的交流了,又是常常可以聽到你那些美妙動聽的話語,我的整個天空才變得生動了起來啊。」

他這其實是有些矯情和虛偽的一套說辭。

真實意圖,無非是為了證明要時時刻刻都和她保持交流,對自己是有多麼的重要和必要。

這樣一來的話,她也就會沒有什麼別的理由和借口,再用來推辭了吧?

並且他也是再度地覺得,她之前囑咐的那些什麼保密的要求,是很有些前言不搭后語,自相矛盾的了。

於是又追加了好幾句有分量的話。

「你不覺得,我們這樣時時刻刻地當著眾人的面,站著神情曖昧地說話聊天,會是不太好的嗎?」

「而且,你自己都說過了。你還不想讓其他的同事知道我們的事情。」

「要是你真的還想保守住這個秘密的話,通過Facebook,私底下的交流就是很有必要的了。」

她就有些無可奈何地說到,

「我倒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

「而且即使是這裡有了電腦,我也沒有什麼時間來使用的啊。」

「所以就是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悄悄帶到這裡,也都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而如果要使用你的筆記本電腦的話,那不就更會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了嗎?」

「所以呢,我們最好還是堅持一段時間之前的做法好了。」

「不過呢,你剛才那麼樣地誇獎我,我也還是很高興的。」

說著,她就停頓了一下,像是考慮要怎麼樣來獎賞他的溢美之詞似的。

「嗯,要不就這樣吧,我們就說好了,每個星期我休息日的時候,見面一次。」

「其他的時間,都通過簡訊或者電話聯繫吧。」

「我可以答應你,平時上班的時候,再怎麼忙,我都保證儘可能地及時回復你的簡訊,接聽你的電話。」

「這樣做的話,你覺得好不好?」

他覺得這樣的承諾,和當前的情形比較起來,根本就不算是做出了什麼改變的啊?

不過,也有些無語於她的固執了。

就是不知道再說些什麼的了。

但她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裡面。

兀自陳述著離他的主張很有些的主意。

「哦,對了,你覺得簡訊和電話不太方便的話,為什麼不給我買一部智能手機呢?」

「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隨時都用手機,連著酒店的WiFi,在Facebook上面來聊天的好了。」

「儘管我在上班的時候,空閑的時間不是太多。但是偶爾看一下手機還是可以的呢。」

「嗯,還要買數據流量哦。那樣就算是我回到了家,也可以和你保持在線聯絡的了。」

她現在是越說越起勁,就差是沒有一邊搖晃著腦袋,一邊扳起手指頭來一樣一樣的計算。

呵呵,這算是開口對自己提出上面物質上面的要求了嗎?

說起智能手機來,那在這城市也不是什麼難得一見的稀罕物事。

這裡的手機店,他偶爾也去逛過。不過都是順路或者走馬觀花的那種。

還從來都沒有認認真真地挑選過。

就是在旁邊的SMCity購物中心的四樓,就是手機和通訊商的大本營了。

裡面各個大品牌的手機都有。

但都是有著一個共同點。就是非常的昂貴。

所以,如果是自己想要買什麼手機的話,是鐵定了的回C國還有某港那邊去買的。

而且,他現在可是沒有打算,要在她的身上花費更多的金錢呢。

因為根據她的暗示,還有曲曲折折輾轉傳達到的指示,自己可是要花一大筆錢在那什麼護照上面的了。

那可是對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大的作用。

要勉強說是有,也還得是等拿到了手以後,在她的真心配合之下,才能發揮出一些來呢。

與其說是為了自己什麼好,還不如說就是應她的要求那樣去做,為著她想要的未來,做出的鋪路搭橋之舉啊。

這樣一來,現在就再要在她身上追加什麼投資,便是真的有些操之過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