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了!

就沖江緋色這嫌棄他的話,他賴定了,沒商量。

「喂。」

穆夜池閉起眼睛,挺拔修長的身軀倨傲橫在一米八的沙發,顯得有點不倫不類的委屈。

還耍無賴了。

真要命。

江緋色盯著鳥都不鳥她的穆大爺,咬牙切齒。

叫也不應,說話也不搭理,他還想怎麼著。

「喂,你給我起來,快點,別裝死,很無恥知道嗎——」

穆夜池咂咂性感的薄唇,那好看菲薄的唇角勾起一個焉壞焉壞的邪氣弧度,故意氣她的。

江緋色黑臉,想錯了雙眼。

哼,以為這樣她就拿他沒辦法了?

氣呼呼的往下彎身,她迅速伸出小手,目標對準穆大爺的耳朵,用力,拉扯,旋轉,跳躍——

那雙假寐閉起來的綠眸,瞬間被她360度蹂躪,疼得立刻睜開。

小樣!搞定你。

江緋色得意囂張的沖穆夜池齜牙,口氣不爽地低喝:「給我滾出去。」

「一起滾!」

不妙。

江緋色大腦猛然拉響警告,她反應很靈敏,要不是遇到很厲害的人,一般情況下逃命不成問題。

可人家穆大爺什麼人?人家可是從小跟著出生入死上過戰場帶過兵的老爺子混,魔鬼訓練營都是家常便飯。

對江緋色這點比普通人利索上丁點半兒的行動力,在穆夜池眼中壓根看不上眼。

凌厲的氣勢打開,他大長手攬住江緋色柔軟纖細小蠻腰,用力往懷裡一拽。

「啊……你個不要臉的卑鄙小人!」後面的聲音,變成了她壓在穆夜池身上傳出來的曖昧磨蹭。

江緋色反應過來,一巴掌攻擊穆夜池的臉。

讓你要臉,就要你丫的不要臉。

「真火爆,這小性子火辣辣的,特別帶勁兒,夠味。」穆夜池魔爪摸住江緋色小手,邊點著她掌心撩痒痒,邊邪肆的笑:「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喜歡你……唔!」

穆夜池捂住江緋色的小嘴,綠眸閃爍著危險亮光,壞壞的舔了她唇角一下,恍然大悟的說:「原來你喜歡我,你這是在跟我表白嗎?」

表白?

江緋色小腦袋一翁,如雷貫耳。

該死的,誰要跟他表白,八輩子也打不著一桿。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你喜歡我,在跟我表白了啊。」穆夜池大手貼到江緋色臉面上,驕傲的揚起下巴:「可惜,我拒絕你哦。」

這傲嬌味,丫腦子有病。

大老爺們的捂住一個她的嘴巴不讓人說話,斷章取義逼自己自編自演別人對自己表白,這也算男女之間相互喜歡,是愛情來了?

就他會演。

「呵,你不要激動,你想說的話我都理解。但今天晚上不行,咱們的洞房花燭夜一定要等到那天,你說成不?」

激動個毛線,她現在就想親手一巴掌把他給拍成肉泥!

江緋色眼睛恨恨瞪著壞笑的穆夜池,小臉發出暈色紅潮,看起來還真有點……

「來,我們來自拍一張怎麼樣?」穆夜池拿出手機,很有興趣的樣子:「我長這麼大還沒有拿手機玩過自拍,跟別人抱著拍情侶照也是頭一回新鮮事。」

情侶照?瘋了。

江緋色絕望,瞪大眼睛看著穆夜池舉起手機,調整好角度,然後大手托住她下巴。嗯,他總算捨得放開手。

「穆夜池你丫個xxx……」

『卡擦』——

江緋色紅唇微啟,罵穆夜池時小臉暈開的樣子被拍下來,看起來就好像經歷了一場情事,正跟穆夜池撒嬌般,那種嬌羞嫵媚的模樣,看得穆夜池心又痒痒了起來。

他盯著手機上他們兩人的自拍,綠眸深深,「這就是自拍啊,你看你,怎麼擺出你剛把我上了那樣激動興奮。看看你這小臉,紅得下半輩子都不用化妝了。」

怎麼不去死去死去死!

江緋色聽得惱羞成怒,直接撲過去把穆夜池壓在身下,小手抓起他手機用力的摔向對面,小臉紅到了耳根子。

「你這個壞蛋,我揍死你。」

穆大爺很配合的動動強勁有力的蜂腰,笑容邪邪,染了幾分曖昧不明,「看不出來你喜歡在上面,來,自己動,我給你你錄個小視頻。」

舉起手機,他煞有介事要拍兩人xo小電影。

江緋色目瞪口呆,坐在穆夜池蜂腰上,都忘記了動一下,「你……你哪裡來的手機,剛才我都丟了。」

穆夜池似笑非笑,一手壓住江緋色小蠻腰,一手按下小視頻錄製。

「穆夜池,你敢!」看他真敢錄,江緋色氣得飆了一身冷汗。

可想而知,穆夜池真錄下什麼證據,往後還不知道他會用來怎麼威脅她。

「躺好,來,趴在我胸膛上,或者在我腰上自己動,選一個。」

江緋色小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剛才只顧著生氣,壓根沒有時間來臉紅心跳。

這會兒被穆夜池大手揉了她pp一下,又對著她直勾勾說,她就害臊得恨不得把穆夜池的腰給坐斷。

想歸想,江緋色是不敢這麼做的。

現在這姿勢,她要真敢在穆夜池身上磨來蹭去,他這人還不知道會不會狼性大發。

賭五毛,穆夜池一定會獸心兇殘反攻她。

「兩個都不選?」

誰敢選啊,不想混了。

江緋色識相閉嘴,眼睛飄向窗外暗黑的夜色,動作麻利地想從穆夜池身上垮下來。

反正看穆大爺這狀態,精神蓬勃,隨時都很有可能對她來一發,這種洶湧狂潮的第六感讓她覺得應該主動離他遠一點。

「想幹什麼去,別在我那裡動來動去,一不小心就走火,安分點!」穆夜池大手收緊江緋色的腰肢,也不錄小視頻了,注意力集中在江緋色壓在她腰上的位置,笑容邪妄張狂。

看什麼看!像個沒有見過女人的毛躁小子。

江緋色被他上下打量,一惱火,猛的用力坐下去。

讓你丫的抬頭,讓你丫的不老實,既然敢起壞心思,那就滿足他,把他那不要臉的東西壓斷省心。

「啊……好棒,用力一點!」

「……」

江緋色被穆大爺兩手扣住纖腰,要下不下的,他還惡作劇往下移動一點,位置恰好就在他……

江緋色的臉色羞臊得厲害,小拳頭不要命往穆夜池身上招呼,「你要敢戳上來我跟你拼了!給我放手——啊。」

穆夜池放手了,江緋色坐下去了。

空氣中除了江緋色又羞又怒的罵聲,還有穆夜池很配合的粗喘聲,充滿了令人臉紅心跳的氣息。

「江緋色,不如咱們假戲真做吧。你也老大不小,老單著當單身狗,生活多枯燥無味,不如跟我搭夥過日子。」穆夜池沒動,淡然如菊的說。

他知道他要動了,不只無法控制,江緋色會真殺了他。

利用天時地利人和製造機會,才是真實力假紈絝。

「放開!」江緋色才不會回答他的話,冷冷的嬌喝穆大爺不要太放肆。

她兩手撐在穆夜池胸肌上,盡量避開某些容易受驚的部位,也控制著自己不要去注意他們這樣羞人的姿勢。

「回答我。」穆夜池坐起來,身上的江緋色也隨著他舉動一下從他腿上滑下去,跨坐在他身上,緊密的面對面抱坐。

卧了個槽!

江緋色想罵天。

尤其剛才的穆大爺已經獸心大發,她尷尬得不行,現在這麼一來,他雄性荷爾蒙有多麼活躍兇殘,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她想起來,穆夜池大手挑起她下巴,強迫她與他咄咄逼人的危險綠眸對視。

「回答我啊,不答應你可以拒絕,我不喜歡你這種曖昧的猶豫不決。」

「拒絕!」

毫不拖泥帶水,江緋色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立刻給他答案。只不過這個答案,簡直是最壞的結果。

尤其江緋色想都沒想過脫口而出,這是多大的仇才能回答得那麼爭分奪秒啊。

穆夜池的手放開了。

放開她的下巴,放開了她的身子,臉上邪氣的壞笑繃緊拉直,薄唇冷冷的勾了勾,綠眸里冰氣橫生,在沒有半點溫存。

「下去!」他居高臨下的命令她。

江緋色身子僵硬了幾秒,感受來自穆夜池獸心的反應徹底沒有了野蠻,她知道,這次穆夜池不會在做什麼了。

就像是玩膩了新鮮感,他隨手一扔,她就是他不要的垃圾。

她從穆夜池身上下來,緊緊攥著的小拳頭慢慢放開,不是輕鬆,而是覺得僵硬冰冷,不放開會窒息。

空氣很薄情,因為穆夜池冰冷的氣息凝固在上方,堆積不散,令房間內的氣壓悶悶的,怎麼也無法釋放。

江緋色有些受不了,走到床邊把窗戶全推出,陽台的門也被她大大敞開。

深秋的涼氣竄進來,陽台上盛開的花香隨風潛入。

呼——

江緋色心口鬱郁消散,房間內也沒有那麼沉冗。

她下意識抬眼去看一句話都不說,冷冷默默坐在沙發上的穆夜池。

幽幽暗暗的綠眸與她小心翼翼的視線相撞,江緋色被刺得心頭一震,急忙別開。

好……冷,好無情。

「很晚了。」江緋色不知道說什麼,低著頭下意識的開口趕人。

她心跳很快很快,她也知道這句話說出來之後,等著她的,可能是另一場狂風暴雨……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站起身。

他挺拔偉岸的身軀在冷夜下透著陌生的疏離,綠眸透過冷空氣,凌厲落向靠著牆,有些手足無措的江緋色身上。

「你隨意,想走我留不住你,想留我攔不住你。」

江緋色話音落下,穆夜池墨眉微微一沉,轉身離開。

沉沉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房門,江緋色猶豫了幾秒,追出去的時候穆夜池已經消失在轉角。

她用力掐了掐手心,強迫自己腳步穩住,不能跑出去追他。

待穆夜池完全消失,她才走回房間,從落地窗邊看著穆夜池強大倨傲的身子融入黑夜,像是孤獨的王者。

他上了車,頭也不回,離開了。

江緋色鬆了口氣,機械地關好門,澡都沒洗,無力的把自己投到床上,蒙上頭就睡。

隔日,她是從恐怖噩夢裡被手機鈴聲震醒的。

她滿頭大汗,長發黏濕在臉上,眼睛睜得大大的,還沒有從夢中回過神來。

抓著手機,她也沒有接聽。

來電鈴聲響了好幾次,江緋色才蒼白著臉下了地,走到沒有關門的陽台上接起電話。

「江總。」是助理的來電。

穆夜池來了以後,她的助理m李對她就格外尊敬,稱呼也從了江總代變成正兒八經的江總。

「什麼事。」江緋色冷靜反問。

「是這樣的,今天總裁要召開董事會議,江總您在忙也得過來參與。」

「嗯。」

「那……」

「你去準備一下總裁的資料,我就不用了。」江緋色簡單利落交代好助理的工作,掛掉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