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增加自己和阮韻瑤的好感度!

步顏在精心挑選了合適衣服后拉著阮韻瑤也走近了一間試衣間,只留下聞人希一個人呆在外面。

窺視無果后,聞人希賭氣的跺了跺腳,轉身又開始選起了衣服。

當然不是給自己選的。

這家店的風格可不適合自己。

倒是很期待乾陽出來時的樣子。

「喂,穿衣服就認真點,別毛手毛腳的!」

「妹妹,哎嘿嘿~」

「坤月你夠了,我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我了!」

「我可不會輸!」

……

坤月和乾陽所處的試衣間突然變得嘈雜,內部不斷發出肢體碰撞在牆壁木門上的聲音,引的幾位店員和聞人希一同看了過來。

這是在打架?

狹窄的試衣間內,坤月乾陽兩具赤裸的身體緊緊纏繞在一起。兩人相互鎖死了對方的關節誰也不讓誰。

僵局持續了很久。

聞人希見試衣間突然安靜好奇的走了過來。

乾陽發現聞人希有打開門一看究竟的舉動,連忙掙扎了起來慌張說道:「快放手,母上大人要來了!」

「要放你先放,再說了不是有鎖嗎。」

「我可不覺得那鎖有用,還不快放手!」乾陽率先放開了自己的手,坤月也在之後放開了。

母上大人不過一門之隔,再鬧下去只怕會出事。

「咚咚咚。」聞人希敲了敲門詢問道:「陽陽,小月,怎麼了?」

「沒什麼!」

乾陽坤月兩人異口同聲道。

「真的嗎?」聞人希手已經搭在了換衣間的大門上。

區區門鎖而已。

矢量力場一閃而過,門鎖就被打開了,

不過聞人希並未看見自己想想的一幕,而是見到了兩隻換好衣服的蘿莉。

「ok,系好了。」坤月拍了拍乾陽的肩膀道。

乾陽活動著身子,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不錯,蠻合身的。

如此複雜的洋裙他還是第一次穿。

意外的舒服。

從換衣間走出的乾陽讓店員,以及有幸從此路過的人眼前一亮。

「咔嚓」的快門聲吸引了乾陽的注意。

店員小姐姐正將腕錶對準了乾陽,見乾陽轉過頭她又一次摁下了快門。

完全是下意識的。

「額,抱歉,沒經過允許就拍照了。」店長小姐姐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的,別用於商業就是了。」

乾陽晃了晃腦袋,一張照片而已,他還不至於為這點小事和漂亮小姐姐生氣。

「對了,有成套的鞋子和襪子嗎?」說著乾陽提起了裙擺,露出了兩隻赤裸的雙腳。色氣十足,本人卻毫不自知。

聞人希連忙抱著乾陽放在了一邊的沙發上:「怎麼光腳踩在地上啊,也不怕傷到。」

「我還沒有那麼嬌氣。」乾陽白了一眼,轉而看向坤月。

坤月則要機智許多,早在進來之前就已經拿上了全套。

等等!

坤月瞪大眼睛,傻傻的看著聞人希親自為乾陽套上了白絲。

屬於妹妹的大腿!她能玩上一整年!

不行,這樣難得的機會不能讓別人奪取,哪怕只有一條也好。

在聞人希詫異的目光中,坤月光速奪走了一隻襪子,並半蹲在了乾陽的腿前。

如獲至寶的迷戀目光,緊緊盯著手中捧起的赤足。

好想舔啊prprprpr

乾陽:很怪。

坤月趁著為其穿戴絲襪的機會肆無忌憚的撫摸著大腿,更是在絲襪穿好后還不放棄的向著更深處探去。

乾陽猛地抓住了坤月的手,在眼神警告后自己動手穿起了鞋子。

鬼知道放任坤月繼續,究竟會在這公共場合做出什麼。

聞人希揉了揉坤月的腦袋,詭異的微笑浮現在臉上。

姐妹關係很「好」呢。

乾陽穿戴整齊后,站起蹦了蹦又原地轉了幾個圈。

聞人希為其選的衣服無論是大小、顏色都很合適,就連鞋子大小也是正好。

「喜歡嗎?」聞人希問道。

乾陽發自內心的點了點頭:「很喜歡。」

「我的眼光不錯吧?」

明明是第一次逛街,卻顯露出老練的眼光,只能說不愧是女性嗎?

聞人希二話沒說拉過姐妹兩人就是一陣揉捏。

「對不起打擾一下。」還是剛剛的拍照的店長小姐姐,她帶有一絲羨慕看著三人親密舉動,小心翼翼的詢問道:「兩位願意為我們的小店做做宣傳嗎,不是很複雜,就是使用你們的照片……」

「不行!」乾陽打斷了對方果斷的拒絕了。一想到會有人將圖片截下說這是自己老婆等等,她就感到噁心,雖然自己以前也這麼做過。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了,他甚至嚴肅的向店長表示,照片不允許交給第二個人。

「咔嚓」某個路過的路人用腕錶拍下了照片,並在這之後一聲不響的離開了。

乾陽:「……」

頭頂彷彿有烏鴉飛過。

「算了算了,隨你了。」

店長連忙鞠躬賠笑道:「那真是太謝謝了,服裝的價格我可以為你們打8折。」

八折優惠?

早說啊,早說我也不這麼抵觸了。

乾陽咧開了嘴,笑的如看到steam打折般。

那似乎也不是太吃虧。

聞人希作為不差錢的財主,本應該不在意這些打折的,可在聽到買了打折的衣服后居然也有那麼一絲絲興奮? 為了打折!

聞人希覺得有必要讓自己的女兒展示一下何為魅力!

身著純白紗裙,頭披輕紗。

乾陽看著鏡子里美的無暇的可愛「少女」。(坤月:得了吧,你就是只蘿莉,妹妹~)

原來自己也可以這麼美。

比起原來男性的身體要好太多了,如果還能名正言順的娶妻的話。

唉。

這世界上怎麼就是沒有性別叫做伊人?

乾陽不斷擺出自認可愛,實則澀情的動作,一顰一笑皆是風景。

姐姐變的開朗了啊。

坤月很開心,可也很擔心。若是自己在不強大起來,那真的沒什麼地方能夠保護她了啊。

「真是太棒了!」店長姐姐在徵得了允許后算是徹底放開了。

乾陽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用腕錶抓拍了下來。

待到一件衣服結束,她又取出了下一件。

截然不同的風格,漆黑的服飾似乎是模仿吸血鬼?

聞人希見乾陽猶豫的樣子,心領神會的低聲說道:「八折似乎有點少啊。」

聲音雖小但讓店長聽到已經夠了。

胳膊一甩,店長不帶一絲猶豫,豪爽說道:「七折,如果那邊的女孩也能加入還能更低!」

聞人希眼眉一挑,目光看向店長所指的另一隻蘿莉。

步顏:「嗯???」

剛剛走出換衣間的步顏一臉懵逼的看了過來。

想讓自己穿上那麼羞恥的衣服?

步顏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別看她做事大大咧咧的,對於自己穿著其實很傳統的。

孤立無援的她將目光轉向了阮韻瑤。

萬萬沒想到以往她最信賴的隊友,居然也很期待的樣子。

如果是阮韻瑤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步顏扭捏的接過了店長遞來的衣服。

「放心尺碼我用腕錶測過了,應該沒問題!」店長笑著拍了拍腕錶。

步顏還在猶豫。

畢竟暴露程度已經遠超她的接受。

「快點吧,我可是很期待的。」阮韻瑤拍了拍步顏的肩膀。

「既然是韻瑤姐的要求。」步顏一步一停的走進換衣間。

而這會兒的功夫乾陽則已經換好了衣服。

暴露程度的確大了一點。

布料只是遮擋了胸部,其他地方皆由網狀的繩子包裹,白皙後背被露出讓第一次穿著這種衣服的乾陽有些興奮。

什麼?羞澀?

開什麼玩笑,當年乾陽可沒少光著膀子玩遊戲。

黑色與紅色的搭配使得這個衣服偏向了黑暗風格。

「來,還得加上這個!」

店長不知從何處取來一對小翅膀。

不明材質做的蝙蝠翅膀,翼展只有幾十厘米,類似書包的穿戴方式。

穿著在身上后顯得十分精緻可愛。

果然這就是cosplay吧!

乾陽已經無力吐槽了。

不過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完全不在意女裝的問題了呢?

果然是因為時時刻刻穿著裙子的緣故,自己已經完全適應了么,潛移默化的影響還真是可怕呢。

回不去咯。

都怪那個祂啊,自己作為海霧區區改變身體……

嘁,看在你把我送來了這麼有趣的世界。

不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