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白衣女人回應,爺爺繼續說道:「護我孫子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之後,契約解除,鎮魂棺送你,我親自助你,如何?」

白衣女人沉吟了一番,伸出手接過爺爺手中的那張紙,看了我一眼,然後對爺爺說道:「三個月之後,你若是不能履行承諾的話,我會親手殺了他的!」 季寒驍額頭上再次滑下幾顆黑線,沒好氣的揉了一下歐洛微的頭,依舊寵溺的說道:「放心,我不會那麼做的。」

如果季寒驍知道歐洛微心裡想的問題是什麼之後,肯定不會打這個電話。

他恨不得,把自己跟她的距離拉近一些,又怎麼可能會錯過這個機會?

歐洛微淡淡的抿了抿唇,視線從季寒驍身上移了開來。

該死,這雙眼睛該死的好看!

一個大男人的眼睛,長的比女生還好看是什麼意思?

戰錘神座 歐洛微不禁有些氣餒,一時間便不理會季寒驍了。

季寒驍有些摸不著東南西北,在歐洛微身上再一次的碰了一鼻子灰。

剛要跟歐洛微找找話題聊聊的時候,突然身後響起一個節奏非常不對的聲音。

「老闆,我的那個瓶子好沒好?今天可是我爺爺七十大壽,他老人家最喜歡古董花瓶了。」方程美一襲紅色連衣裙,臉上化著濃妝,漂亮是漂亮,但漂亮的不自然。

老闆一看是方程美,立馬迎接了上去:「呦,方小姐,我正等著你來,你的古董早就給你留著了,來看看,適不適合,不適合可以再挑。」

方程美跟隨老闆去了櫃檯,從他手裡接過了古董,打探了一番。

並不懂古董的她,也只是裝裝樣子,於是便說道:「行了,就這個,這是卡。」

老闆眼睛一亮:「哎,哎哎,我這就給你打包好來。」旋即,老闆的視線掃到了一旁角落處的歐洛微和季寒驍,不由的變了臉色,沒好氣的冷哼一聲,故意放大了聲音說道。

「還是方小姐大方,出手闊綽,不像某些人,窮的連面子都不要了。」

方程美從一開始進來就沒有注意到歐洛微這邊,被老闆這麼一提,便問:「老闆,誰惹你了?這麼大火氣?」

老闆冷哼:「還能有誰?就是一些來砸場子的小嘍啰,哪能跟你方小姐比?」

「小嘍啰?」方程美輕皺了皺眉,隨後在老闆的眼神示意下,看向了歐洛微那邊。

看到歐洛微那張臉,方程美先是驚了一下,隨後就輕鬆了一些。

剛剛老闆說的那些,估計就是指的歐洛微。

從昨天晚上離開之後,她還以為,歐洛微變了,沒想到再次遇見,歐洛微還是以前的歐洛微,一點都沒變。

不由得,方程美嘲諷了幾句:「呵,老闆,這種人也就你會生氣,聽我的,別生氣,像這種人,只有用錢才能告訴她什麼叫做差別。」

老闆不嫌事大的在一旁附和著:「確實,那小透明哪能跟方小姐這種豪門家的人比?哎,我聽說方小姐好像下個禮拜要去A市上課,這是真的么?」

木葉之最強古介 方程美一聽,心裡不由的誇讚了老闆幾句,臉上故作鎮定的說:「哎呀,去哪讀書都一樣,總比那些那些沒書讀的人好。」

老闆驚了驚:「是么?我還以為某人是學生開著,沒想到……哎,這年頭,什麼人都有。」

在角落處站著的歐洛微和季寒驍兩兩不禁冷笑起來。 白衣女人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我很疑惑,忍不住問道:「爺爺,您這是……」

「你先別說話,聽我說!」爺爺直接打斷我的話,從小木箱子里拿出一個小小的布包,塞到我的懷中,語氣急促,壓低聲音說道:「明天早上就離開這裡,去杭城東區碧波路找一家中醫館,那家中醫館的牌匾上面有三葉草的標記,就說是我讓你去的就行了。還有,這包里是一本書,記載了一些比較特別的東西,不能給任何人看,也不能讓人知道你有這本書,切記!」

「爺爺,我……」

「三個月,等我三個月!」爺爺再次打斷我的話,眸中閃過些許複雜的神色,輕聲說道:「三個月之後,若是我沒有去找你,你就一直在那中醫館待著,永遠都不要回來了!本來想著搬家就是搬去那家中醫館的,現在也只能你自己去了……」

「爺爺,你去哪?」我很是緊張焦急的問道。

爺爺揉了揉我的頭,目光中帶著深深的無奈之色,輕聲說道:「解決一些陳年舊事,躲了這麼多年,本以為他們不會再追究了,現在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本想跟你說一些你父母的事情,沒想到那邊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你暫時還是不知道為好!等三個月,如果我能活著回來找你的話,會告訴你這些事的來龍去脈。若是我不能回來,你……唉!」

爺爺越是這樣說,我心中的疑惑越重,剛要再開口詢問的時候,爺爺的大手突然按在了我的後頸上。

剎那間,我的後頸傳來一陣酸麻感覺,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悠悠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微亮。

一整夜過去了,房間里只剩我自己了,爺爺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搖搖頭,揉了揉後頸,那地方還有點酸麻,爺爺下手挺重的。大腦清醒一點之後,我急忙下床,朝樓下跑去。

樓下壽衣店裡,那口黑棺材已經不見了。

爺爺、白衣女人、紅衣小女孩都不見了!

一時間,我有些六神無主了,獃獃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短短的幾天發生的事情,顛覆了我多年的常識,世界觀有種要崩塌的感覺了。

這一切都讓我感覺很詭異,腦袋裡稀里糊塗的。

最終,決定還是按照爺爺的吩咐去做,到樓上收拾了一些東西,將爺爺給我的那個布包貼身收好,背著我的背包,匆匆的離開了家。

快穿女王:男神,求黑化! 我們鎮上離杭城不是太遠,坐車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就是在杭城上的,所以對於杭城我並不陌生。

在車上的時候,我腦海里始終想著昨晚的事情,心裡總感覺不踏實。

雖然我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這些事的原因,但是昨晚爺爺所說的那些話,讓我明顯的察覺到爺爺肯定是遇到了很大的危機了。

千萬別出事啊!

自幼跟著爺爺,對爺爺的感情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若是爺爺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那樣的打擊了。

到了杭城之後,我打車前往了杭城東區的碧波路。

在杭城上了三年學,碧波路這邊我沒來過,畢竟杭城太大了,不可能所有地方都去過。

來到碧波路之後,我愣了一下。

酒吧、夜店在這條街道上比比皆是,洗腳城、ktv之類的也不少,簡直就是一條娛樂街啊!

爺爺所說的那個中醫館真的在這裡?

心懷疑惑,我在這條街道上找了起來,二十多分鐘后,一直走到街尾,才找到了那家中醫館。

百草堂!

這家中醫館的牌匾上,有一個小小的三葉草的標誌,若是不注意看的話,真的不容易看到。

在這繁華的街道上,這家中醫館有點不起眼了,顯得有點老舊,這真的是爺爺讓我找的地方?

這家中醫館大門緊閉,敲了敲門也沒有人理會,無奈之下,我只能坐在門前的台階上等了。

這一等,就是一天的時間。

一直等到傍晚,這家中醫館都沒有開門。

跟個傻子似的在這坐了一天了,我無奈起身,走出了這條娛樂街。

隨便在路邊攤吃了點東西,在娛樂街附近找了一家旅館住宿,準備等明天再去那中醫館。

找的這家旅館還算不錯,雖然房間簡陋了一點,但是至少有獨立的衛生間。

一整天的時間,我也想明白了,不管事態怎麼發展,我都幫不上什麼忙,與其瞎擔心,還不如按照爺爺的吩咐,老老實實的在中醫館待上三個月的時間。

三個月後爺爺來找我,自然就會明白一切了,若是爺爺不能回來了,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大婚晚辰 沖了個冷水澡,稍稍衝散了一些心中的抑鬱,洗漱一番之後,正準備離開衛生間的時候,衛生間的燈光突然閃爍了一下。

我的心在這時候莫名的咯噔了一下,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若是在以前,遇到燈光閃爍這樣的情況,或許我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但是經歷了之前的那些事之後,我心中都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了。

「滋滋滋……」

衛生間的燈光劇烈閃爍起來,發出陣陣輕微的電流聲,時明時暗。

這絕對有問題了!

我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有些驚恐的四處張望,腿腳有些發顫的往衛生間門那邊挪去。

就在此時,我眼角的餘光瞥到了洗漱台上的鏡子上。

驀地,鏡子中的『我』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眸中閃爍著幽綠的光芒。

緊跟著,他扭動一下脖子,竟然從鏡子中緩緩的爬了出來,就像是午夜凶鈴中的貞子似的。這樣的畫面,讓我頭皮發麻,差點嚇暈過去。

「找不到你爺爺,找到你也一樣!」鏡子中的『我』詭異的笑著,陰測測的說道:「抓了你,就不信那老不死的不露面!」

「啊~」我尖叫一聲,拉開衛生間的門就往外跑。

跑出了衛生間,也顧不得拿自己的包了,就想往房外衝去。

但是,令我絕望的事情發生了……

房門卡死了!

不論怎麼拉扯,房門就是紋絲不動,我使勁的拍打狠踹,一點用處都沒有。

房間內氣溫驟降,燈光閃爍變得暗淡無比,衛生間內,那個身影已經完全從鏡子里鑽出來了。

我顫顫巍巍的退到床邊,驚恐的看著那個漸漸逼近的身影。

他已經變了一個樣貌,中年男人的樣子,面色蒼白,嘴角掛著一抹森然的笑容。 方程美趁老闆在打包古董期間,故意走到了歐洛微那邊。

看到季寒驍,方程美的心還是控制不住的顫抖。

因為這個男生,是真的帥!但是轉眼一想,這個男生也只是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

根據剛剛老闆的話,歐洛微付不起錢也合情合理,但是這個看著渾身上下都散發貴族氣質的男生還沒有錢買一個小古董花瓶,那就有些尷尬了。

方程美諷刺的說道:「哎呀,歐洛微同學,真是好巧,竟然能在這裡遇上你,話說昨天晚上的事情,還真是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歐洛微不著痕迹的躲開了自己跟她的距離,淡淡道:「沒什麼,畢竟跟狗計較,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話落,方程美的臉色瞬間僵硬了起來。

「該死的歐洛微!你竟然罵我是狗!」

歐洛微佯裝出一副非常懵懂的表情出來說道:「我什麼時候罵你是狗了?請不要對號入座OK?而且,你自己也挺有自知之明的啊,還知道對號入座,不錯,值得表揚。」

方程美前一秒臉上的喜色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歐洛微的嘴皮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她不是從來都是逆來順受的么?

方程美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一下,輕咳了一聲,視線撇到了季寒驍身上,笑了幾聲。

「呦,這位帥哥,你何必貪戀歐洛微這支殘花敗柳?」方程美往季寒驍那個方向移了移。

季寒驍發覺到了她的動作,下意識的往歐洛微那邊湊了過去。

方程美的臉再一次的被季寒驍無形中給打了幾巴掌。

「這位小姐,我跟你不熟。不管你跟小微微之前有什麼矛盾,但是現在,她是我的人!如果要是讓我發現,你在背後欺負她,就算你是女生我照樣替小微微出氣!」季寒驍毫不客氣的把自己的心底話給說了出來。

歐洛微的放在身側的手捏緊了一些。

她不知道,季寒驍說的是真,還是假,但是方程美,肯定是當真了。

方程美突然沖著歐洛微笑了笑,是那種極為不屑的笑意。

「歐洛微,想不到你現在交男朋友的眼光還真是好啊,能找到這樣的男朋友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優秀?可是再優秀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沒錢?我聽說,你連這裡最便宜的古董都買不起,說吧,你看上哪個了,我替你付錢,畢竟,這點小錢我還是有的。」方程美毫不掩藏的諷刺著歐洛微。

歐洛微輕輕搖頭:「那還真是謝謝了,我怕,我一開口你就反悔了,畢竟好人卡這種東西,可不是誰都能拿的,至少你這種人是不可以的。」

方程美很不耐煩的冷哼一聲:「竟然你這麼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歐洛微沒有接話,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方程美的動作。

方程美雖踩著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但也只比歐洛微高出那麼一兩厘米左右。

方程美從老闆手裡接過古董之後,便對老闆說了什麼,然後老闆看了過來。 「你……你是誰?」我結結巴巴的顫聲說道。

他臉上那抹森然的笑容更盛了,說道:「想知道我是誰很簡單,跟我走一趟就行了!」

話音落,他的身影猛地飄忽了一下,瞬間越過了大床,大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沒有回過神來,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

他的手很涼,力道很強,我掙扎著對他拳打腳踢,但是一點用都沒有。

同時,近距離接觸下,他身上傳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道,和那鬼婆身上的氣味很相似,只不過沒有鬼婆身上的那股氣味濃郁罷了。

「別掙扎了,沒用的!」

他嘿嘿一笑,眯著眼睛對我說道:「你最好祈禱你爺爺真的關心你,能儘快來找你,要不然的話,我……」

「砰~」一聲悶響,打斷了他的話。

房間內的窗戶,被一股狂風吹開了,窗帘飄飛。

一道身影突兀出現在窗檯邊,一襲白衣,赤足而立。

是那個白衣女人!

她目光平靜的看著中年男人,輕聲說道:「滾!」

看到白衣女人出現在這裡,中年男人明顯愣了一下,隨後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陰鷙。

「唐靈,這是我們和孟家的事情,你最好別插手……」

「給你三息的時間放了他!」白衣女人直接打斷中年男人的話,淡聲說道:「不同意的話……滅了你!」

「你……」中年男人氣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