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何,等到了中午的時候,以往都是暖陽,今天的太陽卻變得有些毒辣。

見此情況,鳳凰炎站起身,先是拍落了自己身上的梨花花瓣,隨後替珈藍整理了花瓣,然後彎腰抱起珈藍。

珈藍的睡眠並不沉,反之,很淺,鳳凰炎替她整理花瓣的時候她就知道了,但是因為是他,所以她也難得的撒嬌,裝作沒有醒來一般,任由他抱著!

鳳凰炎看了看懷裡的珈藍,嘴角勾起一抹淺笑,然後抬步朝著梨花林外面而去。 等鳳凰炎抱著珈藍回到府邸裡面的時候,卻惹來了鳳千羽曖昧的目光。

直到進入屋子以後,鳳凰炎才將珈藍放在了床上,然後提她拉上了被子,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她。

許久,鳳凰炎才微微彎腰,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微微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珈藍,你知道天罰的等級越高越難突破,所以接下來的幾天不要來打擾我,不要一個人出去,畢竟樓珈對你虎視眈眈,等我突破了七十六重之後,立刻出來見你。」

鳳凰炎說完,就站起身子快步離開了原地。

鳳凰炎出來的時候,差點和忘川撞在一起。

兩人各自後退了一步,忘川看著鳳凰炎說道,「捨得回來了?」

鳳凰炎神色如常,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只是拍了拍忘川的肩膀,平靜的說道,「雪女人不錯。」

這句話,讓忘川臉色一紅,但是鳳凰炎卻沒有多說就從忘川的身邊走了過去,留下莫名其妙的忘川一個人站在原地。

回到房間裡面之後,鳳凰炎就召喚出了光源。

光源站在房間裡面,看著冷漠的主人,蹙眉問道,「主人,有什麼事情嗎?」


不比珈藍,鳳凰炎大多數時間都是和光源切斷聯繫的,所以光源並不知道鳳凰炎有什麼事情。

「光源,你出去,在房間外面築起結界,我要突破,等你築起結界之後,就去找個地方療傷。」

光源雖然有些疑惑,卻還點點頭,按照鳳凰炎說的去做。

等光源築起結界離開之後,鳳凰炎才從召喚出了勾憶。

坐在鳳凰炎的手掌心裡,勾憶看著鳳凰炎,問道,「主人,有什麼事情嗎?」

鳳凰炎聞言,神色緩和了一些,說道,「勾憶,將我腦海裡面今天的記憶記錄下來。」

勾憶點點頭,就旋轉了起來,然後消失在了原地,等勾憶再次出現的時候,鳳凰炎的臉色就變得有些蒼白了。

勾憶見此,蹙眉問道,「主人,你是不是又出什麼事情了?」

勾憶不傻,當初在極北之地,主人也曾讓它記錄過他的記憶,那時候主人說,如果他渡劫失敗死掉的話,就把那些記憶給珈藍看,可是如今主人又要它這麼做,一定是因為又出了什麼事情。

鳳凰炎聞言,笑著說道,「勾憶,當初你可沒有這麼多愁善感。」

勾憶嘟著嘴,沒有說話。

「好了,你先回去吧。」鳳凰炎原本有些柔和的神色一下子嚴肅了起來,看著勾憶說道,「就像是你說的,如果我有什麼事情,把那些記憶當做我最後的告別,你告訴她,我不要她的生死相隨,只要她安好無憂。」

「我……!」 臭小子,我是你媽咪! ,只說出了一個字。

等勾憶消失,鳳凰炎將衣服褪到腰間,看著自己胸膛之上,已經慢慢擴散的黑色,眉宇深深的蹙起。

隨後將衣服穿上,鳳凰炎雙手結印,開始想辦法用那些力量去拖后黑色力量的擴散! 哪怕這些天不能見她,但是能感受到她的氣息也好……

時間緩緩流逝,這些天,珈藍也沒有去打擾鳳凰炎,而是讓他安心突破。

房間裡面,鳳凰炎痛苦的倒在床邊,整個上身都被黑色蔓延,唯獨心臟那裡還是原本的膚色,沒有被黑色力量吞噬。

臉色蒼白,鳳凰炎用盡最後的力量召喚出了勾憶。

勾憶出來之後看著鳳凰炎的樣子嚇了一大跳,隨後在鳳凰炎的身邊著急的喊道,「主人,主人,你怎麼了。」

看見勾憶著急的樣子,鳳凰炎扯出一抹微笑,安慰著勾憶。

「勾憶,等告訴珈藍以後,你就回到荒古幻林去吧。」

「我不要,我不要。」勾起的眼淚掉了下來,看著鳳凰炎說道,「主人是大騙子,把我從家鄉帶出來,卻不送我回去,騙子。」

鳳凰炎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眼眸緩緩閉上。

騙子就騙子吧,他騙了珈藍,騙了勾憶,騙了好多人,是名副其實的騙子。

都無所謂了,可是珈藍,我依舊不放心你……

王城宮殿裡面,樓珈站在偏殿裡面,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玄爅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背負雙手站在大殿裡面的樓珈,輕笑著說道,「他中了噬毒已經十一天了,就算是在強大,今天也是他最後的期限了,可你還是沒有等到她來求你,你讓我煉製的失心忘情丹也沒有用了吧。」

樓珈緩緩轉身,看著玄爅說道,「不是我要你煉製失心忘情丹,而是因為之前我受傷才會交給你,至於她,一定會來的。」

玄爅聞言,無所謂的聳聳肩,「隨你便,但是你別忘了那個男人的強大,你真的要把噬毒的解藥給他?」

樓珈蹙了蹙眉,沉默了好一會才說道,「恩,如果不把真正的解藥給她,她不會答應我的要求,而且失心忘情丹要兩天之後才會發揮效果,但是噬毒卻會在一天之內解除,所以我不可能給她假的。」

玄爅的眼眸閃了閃,沒有多說什麼,腦海裡面卻想起了光源說的話。

微微蹙眉,玄爅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對光源手下留情,那一天,他明明就可以殺了她的。

覺察到玄爅的不對勁,樓珈看著他說道,「鳳凰炎的召喚獸寵似乎認識你,你難道不應該跟我說說嗎?」


玄爅的眸子沒有任何情緒,淡漠的說道,「你之前不是也聽到了嗎?她認識我都是數萬年前的事情了,那麼久遠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記得住。」

倒不是他記不住,而是時間太過久遠,他又沉睡了那麼久,很多事情,都忘記了!

那天光源說的話他確實聽到了,沉默了一會,樓珈才說道,「你去忙你的事吧,我還要等她來。」

玄爅點頭,什麼話都沒說,轉身離開了偏殿。

而此刻的府邸裡面,珈藍坐在無心的身邊,看著無心和忘川說道,「無心,忘川,你們說炎突破要這麼久嗎?」

無心微微搖頭,沉默了一會才說道,「他要突破的是天罰七十六重,我並不清楚。」

珈藍正準備問話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心口疼痛了起來,一股不好的預感開始蔓延,心慌,就像是要失去什麼了一樣!

———

請不要打我,我是無辜的! 想到這裡,珈藍迅速站起身子,朝著鳳凰炎所在的房間而去。

無心看著珈藍慌張的背影,微微蹙眉,隨即快速跟了上去。

鳳千羽幾人也跟了上去。


等珈藍趕到鳳凰炎的房間外面時,卻被那結界阻攔了。

看著那結界,無心二話不說,上前一步,手覆蓋在結界上面,黑色的力量從手中溢出,破碎了結界。


等結界破碎以後,珈藍就推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

進入房間,珈藍就往屏風後面走去。

當幾人進入屏風後面的時候,就愣在了原地。

珈藍看著倒在地上的鳳凰炎,一下子跑到了他的身邊,跪坐在他的身邊,將他抱在懷裡。

「女主人。」勾憶微弱的聲音響起。

珈藍聞言,偏頭朝著勾憶看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珈藍的眼裡有淚水隱忍,「勾憶,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曾以為你是餘生

鳳千羽忘川無心望月站在那裡,不敢上前一步。

勾憶沒有說話,只是雙手合在前面,一道道綠色的光芒緩緩出現,一道道畫面轉換了出來。

夕月林,第一次相遇,她跳上馬車,再次相遇,他玩味的逗著她。

神秘之地,她讓他先行離開,自己獨自對付九頭蛇,結界海水裡,他抱著她突破結界,然後離開。

十面獄海,他踏入魔界,以血城城主的身份為了救她前往。

點點滴滴,就像是電影一樣慢慢播放著。

那些都是勾憶在極北之地那一次記錄下來的,後來的畫面慢慢轉換,梨花林中,漫步的兩人,她的笑容,那面對著他的輕笑,還有那一句我愛你。

畫面最後定格在他抱起她往梨花林外面走去的時刻。

當那些畫面消失之後,珈藍安靜的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那一雙靈眸之中卻布滿了淚水,就像是斷線的珍珠,一顆顆往下滴落……

無心蹙了蹙眉,看完那些畫面,他明白了珈藍對鳳凰炎來說是什麼。

是命,是執念,哪怕是他亡,也要留存下來的執念。


看著珈藍的眼淚,勾憶輕聲說道,「有一句話,主人讓我告訴你。」

珈藍聞言,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緊緊的抱著鳳凰炎。

「他說,我不要你的生死相隨,只要你安好無憂。」

鳳千羽站在帝夜軒的身邊,微微偏頭,不去看珈藍的樣子。

她沒有想到,她經歷過的,珈藍也會經歷。

忘川伸手,緊緊握住了雪女的手,他突然明白了鳳凰炎的那一句話,他為什麼會對他說那句話。

珈藍將頭放在鳳凰炎的肩膀上,滴落的眼淚打濕了他的衣裳,如果他還有意識,一定會很心疼,只可惜,懷裡的人卻沒有一點反應!

「為什麼要騙我呢?」珈藍輕聲呢喃道,「你說過你不會騙我的。」

什麼突破,都是騙人的,那樣的感覺她已經嘗試過一次了,為什麼還要她嘗試第二次,為什麼?

越想,珈藍的淚水就越流的洶湧,停都停不下來。 「珈藍。」望月緩步走到珈藍的面前,說道,「你讓我看看他。」

海賊之BABY5傾世之戀 ,沒有任何反應。

看著她如此樣子,望月嘆息一聲,說道,「你讓我看看他,說不定他還有救。」

珈藍聞言,抬眸看向望月,然後低頭看了看懷裡的鳳凰炎,微微放開了鳳凰炎。

望月見此,伸手將鳳凰炎的衣袍卷了上去,果然看見整隻手從手腕往上都是黑色的。

微微蹙眉,望月將鳳凰炎的衣服扒開,這才看到他整個胸膛都是黑色!

就在望月準備說話的時候,眼睛一轉,卻看到那黑色當中,竟然有一點原本皮膚的顏色。

見此情況,望月伸手,將鳳凰炎的衣袍完全扒開,這才看到鳳凰炎的心臟處沒有被黑色的力量吞噬。

望月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珈藍,他還有救。」

珈藍聞言,看著望月問道,「怎麼救他,你告訴我!」

望月指了指鳳凰炎的心臟位置,說道,「他是天地孕育的神王,蘊含光之靈力,那些靈力護住了他的心臟,只要心臟沒有被吞噬,就還有機會救他,但是……!」

說道這裡,望月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換上了為難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