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啊,按理說武老的修爲那麼高了,應該看的出來的啊?”如玉也是不明白武老到底是什麼意思。

兩兄妹愣愣的想了半天,沒有猜出來武老的意思,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武老的意思是要若雨和葉琅搞好關係,不然也不會說多幫助他的!

“希望褚無邪這次不要做蠢事了!”想到這裏,若雨臉色難得的冰冷了下來,深邃的眼神裏泛起一陣幽光!

“我們回宮!”再次看了下祭壇後,若雨揮揮手,帶着如玉上馬車離開了。

葉琅在傳送陣中看着眼前的光暈,突然的就強盛起來,緊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拉扯着自己,進到了一個明亮的通道中!

通道呈圓形,通道里面寂靜無聲,兩邊有零星的光芒,圓形的通道外面則是一片的黑暗。在這裏面不需要自己的飛行,一股無形的力量會拉扯着自己前行!這種定位傳送陣的好處就在這裏,使用元石定位好座標後,就能和目的地構建單向傳送了,等於是被元石轉化的能量送到去目的地了!

葉琅在裏面就這樣漂浮着的向前急速的掠去,在這寂靜無聲的通道里面,悶聲不響的趕路是件很折磨人的事情,而且還不是幾天就能到達的,據若雨說大概二十天左右就應該能到達東邪域的!

長時間的飛行,葉琅慢慢學會了閉眼休息,全靠靈魂力控制身體的平衡了。在這枯燥的旅行中,葉琅卻沒有半分的不適,反而還很享受這種安靜的時刻!從小就在家族被唾棄,除了紫魚和蕭凡,以及自己父母就沒有其他的人能看的起自己了,所以也慢慢養成一種孤獨的性格,喜歡獨自沉默!

自從離開家族後,就一直在爭鬥,廝殺中度過,也沒有多少的時間來讓自己安靜的休息過!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葉琅自然是樂享其中了!

“算算時間,應該也快到了啊!”一直緊閉着雙眼的葉琅,緩緩的睜開眼皮,盯着前面喃喃自語道。

突然葉琅的目光一凝!前面的光亮越來越強了!按照以前使用傳送陣的經驗來看,這種跡象是快到出口了!而且明顯的感覺到飛行速度也加快了些!

“呼!”原本環抱着雙臂休息的手也放了下來,吐了口氣,調整好狀態準備出去了!


“嗡!嗡!嗡!”隨着前面光亮的清晰,出現了一個在緩緩旋轉着的圓形光暈!越臨近光暈,速度越快,葉琅剛剛調息好狀態,就被一股極強的吸力扯進了光暈裏面,一陣耳鳴的嗡響聲瞬間塞滿了兩耳!前行的身體也變成了急速的旋轉而下!

東邪域中一座巨大的廣場中間,數十米的高臺上光暈不停的閃爍,不時的有人從光暈裏面出來,看這情形應該就是傳送陣了!高臺出口的兩邊站立着數十位鮮衣亮甲的軍士,每一個從傳送陣出來下高臺的時候,都要繳納二塊元石,價格很是不菲的,但是對於修煉的武者來說還是能勉強拿的出來。

高臺上的光暈再度劇烈的閃爍,葉琅的身影慢慢浮現出來,站在這個巨大的傳送陣上,映入眼簾的是一處高臺,矗立在一個有點誇張大的廣場中間,廣場四周高樓林立,遠處的山脈也是清晰可見!

跟隨着前面的人流來到出口,排隊一個個繳納元石出去。下了高臺,廣場更顯得巨大了!擡眼四處看了一下,跟着前面的人進內城去了。這個傳送陣建在東邪域城裏面,所以出來就在城裏了。

順着街道上的人流慢慢往前走去,要找個落腳的地方先安頓下來,順便打聽清楚去人域的路怎麼走了!天風閣賣給自己的地圖只標明瞭汝陽皇朝的地界,出了汝陽皇朝就沒有標註了,所以在沒有地圖的前提下,亂竄也是不明智的!

“練氣閣?”走到一處高大的建築羣前,一座寬廣的宮殿型建築物呈現在眼前。龍飛鳳舞的店牌上寫着練氣閣三個字!


上下打量了一下,門前有不少進出的人,葉琅慢慢走了進去,裏面的大廳很寬,葉琅剛剛進來就有位侍者模樣的人迎上前來了。

“請問少爺需要什麼服務嗎?”那侍者年齡不大,眉清目秀的,一臉機靈像。

“我還不是很清楚你們這裏的服務項目,能麻煩你介紹一下吧?”葉琅四處打量了一下大廳。對侍者問道。

“您是剛來到這裏的吧?”聽到葉琅問詢這裏的服務項目,侍者遲疑的問道。

“算是吧!”葉琅收回四處打量的目光,對侍者回道。

“呵呵,我給少爺介紹一下吧,我們這裏是專門提供元氣修煉的地方,每位客人繳納了一定的費用後,就可以選擇一間獨立的房間修煉,客人在修煉的過程中都有陣法保護的,不會受到任何人的打擾的!當然了,費用不同,房間的等級也不同的。最好的房間在三樓,只有五個房間,每天的費用也是不菲的,二樓有二十個房間,比三樓稍微差點,其次就一樓了,有五十個房間,價格也相對便宜些。”侍者一副伶牙俐齒的把服務內容介紹了一遍。

“我要三樓的吧!”葉琅聽到侍者的介紹,想了一下後,開口說道。

“好的,今天少爺運氣很好,三樓剛好還有個空餘的房間,平時一般訂不到的,都是需要提前預定好的,請隨我去繳費。”侍者見葉琅定下來房間了,臉色有點興奮的帶着葉琅去櫃檯繳費去了,這位少爺定了個三樓最好的,自己這次的提成又能多拿了。

葉琅繳納了一天的費用,三樓的費用是每天一百塊元石,也可以連着續費的。繳納完費用後在侍者的帶領下,葉琅上到了三樓,三樓的空間也很大,五個房間並排着,在靠窗臺邊有零散的幾個人在低聲的討論着什麼,見侍者帶人上來了,都回頭看了過來,沒有再說話了。

“少爺,這個就是你的房間了!啓動陣法的法訣就在這塊晶片裏面,你現在就可以進去修煉了,時間到了我們會提醒你的!”在最末端的一個房間門前,侍者拿了塊小晶片給葉琅。拿起晶片貼在額頭上,幾個呼吸間葉琅就拿下來還給侍者了,裏面的信息都記住了。

“好了,沒事不要打擾我,有什麼需要我再叫你吧!”把門打開後,葉琅扔了一塊元石給侍者,吩咐完就關門進去了。

“謝謝少爺!”看着手上的元石,侍者臉色更興奮了,這可是差不多自己一個月薪酬啊!這次遇到個大方的客人了。見葉琅進去了,侍者也轉身就下樓去了。

“你說,剛纔那個像不像他?”站在窗臺邊上聊天的幾個人中,看着葉琅進去了,其中有位白衫少年臉露思索之色的對邊上的同伴問道。

“很像!但是不敢肯定,要不我們去叫冷師兄過來確認一下吧?”邊上的同伴也是不敢肯定的說道。 葉琅進到房間裏面,外面看起來不大,但是進到裏面的時候卻顯得很寬敞的,在中間地面有個黝黑的蒲團,無其它雜物。裏面的元氣比外面的稍微濃厚一點點,但是也沒有什麼很奇特的地方,如果沒有其它特別點的地方估計這一百塊元石有點虧了!

在蒲團上靜靜的坐了會兒,按照晶片的方法,擡手捏了個手印,一絲靈魂力飄散出來,揮手出去粘附在了門上。晶片上顯示這個房間的門就是陣法的陣眼,只要按照晶片上告訴的發訣,打入靈魂力就可以啓動這個陣法了。

靈魂力粘附在了門上後,就像海綿吸水似的,一下就不見了。只見吸入了靈魂力的門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一陣水紋狀的光暈亮起來,迅速的擴大,眨眼就把整個房間內部的空間包圍起來了,形成了一個透明的光罩!

“這個應該是個微型陣法吧?”有點目瞪口呆的看着光暈擴散,形成一個光罩把自己包圍住,葉琅用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光暈,感覺自己手指就像點在水面似的,只是起了一點波皺盪漾開來。眼神有點驚訝的看着光暈自語道。

再度好奇的看了會兒後,葉琅開始閉目打坐了。來了就不要浪費了那一百塊元石,宗派大戰後,葉琅就感覺到久久不動的境界有點鬆動了,本來想在城裏打聽清楚了去人域的路線後,就出去尋個地方試試看能不能突破。

元氣順着筋脈循環了幾周天後,葉琅感覺地上的蒲團有點發熱。一股股精純的元氣自下面往上涌來,這股元氣很規整,不會大不會小的,始終保持着大小源源不斷的來!

蒲團涌入的元氣匯合着體內的元氣,按照《葵天心法》的行功路線不停的遊走,葉琅也感覺到渾身有點熱起來的,靈魂力全部調集起來控制着這股元氣不停的衝向關口!那層關口就像一個很堅韌的薄膜,元氣衝過去又反彈回來,元氣被四處溢掉。又再次調集元氣再衝擊!就這樣周而復始的不停的做這個動作!

修煉的時間過的很快,葉琅在這裏面已經打坐修煉快五六個時辰了。每一次調集元氣衝擊後就會出一身的汗水,體力,元氣,靈魂力都要集中起來,絲毫不能大意。因爲長時間的衝擊,葉琅的臉色都通紅了,脖子上冒起的青筋也像虯龍般的鼓動着,渾身汗水溼透了!蒲團四周都淌下了一圈的水漬!

“給我衝!!!”葉琅臉色扭曲着,這次調集了一股更粗大精純的元氣,化作威龍般的朝那堅韌的關口衝去!隨着葉琅口中的低喝,元氣化作的威龍呼嘯而去!對着那已經有點鬆動的關口直直的撞擊過去!

“轟!”一聲轟鳴聲在體內響起!元氣威龍就像海水決堤般,直衝了過去,衝破關口!

一陣間隙性的元氣枯竭感過後,這副身體就像是海綿吸水般,拼命的吸收着蒲團下涌來的元氣!剛剛突破到地元境圓滿,需要龐大的元氣來恢復了!

足足吸收了數個時辰,葉琅才停下來,坐在蒲團上細細的感應着地元境圓滿的強大!元氣自然是比以前雄厚了很多,握了握拳,感覺全身都充盈着彭拜的力量!砸砸嘴暗自估摸了一下,以現在的力量對付昨天的自己,估計搞定三個自己都不成問題了!

再度修煉了一會兒,外面響起了侍者的叫聲。算算時辰,一天的時間應該快過去了,侍者纔會來叫喚的!

捏了個手印再融入了一絲靈魂力,揮到那透明的光罩上。光罩慢慢的退縮回去,又消失不見了。

“進來!”整理好衣服,葉琅出聲道。

片刻,門就輕輕的推開來了,侍者探頭進來了。

“少爺,時辰已經到了,請問你還要再續天數嗎?”見葉琅盤坐在蒲團上,侍者滿臉堆笑的問道。

“不了,我等下就離開,能向你打聽個事嗎?”葉琅擡頭淡淡的問道,說完又扔過去了一塊元石。

“少爺,你有什麼事情請吩咐,我知道的一定會說!”伸手接住元石,侍者收進懷裏,臉色有點激動的哈腰說道。

“你知道怎麼去人域嗎?”葉琅見侍者收起了元石,再度開口問道。

“少爺你要去人域!?”聽到葉琅的問話,侍者遲疑了一下問道。

“是的,有問題嗎?”見侍者好像很吃驚自己的問話,葉琅有點疑惑的問道。

“沒問題,我只是奇怪少爺怎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這裏不能直接到達人域的,要穿過城外的那片山脈,到一個叫雷家堡的小鎮,再從雷家堡過去就到了人域了。”侍者見葉琅有點疑惑,趕緊解釋道。

“但是我自己沒有去過,是聽那些經常來這裏修煉的強者說起過,據說路途相當的遠,而且一個人上路也很危險的,一般都是組隊去,也有些是參加那些做生意的僱傭團去,畢竟人多安全些!”侍者又接着解釋了自己知道怎麼去的原因,也提醒葉琅怎麼樣去才安全些。

“呵呵,謝謝了,走了!”聽侍者說完,葉琅笑着揮手說道。

“少爺請慢走!”見葉琅真的要去,而且還說走就走了,侍者也是趕緊彎腰回道。

出了練氣閣的大門,天色已經是到了夕陽西下了,葉琅辨別了一下方向一路朝城外去了。

“真是天意啊!這小子竟然還敢到東邪域來了!”葉琅離開練氣閣後,在街角拐彎處冒處來一幫人,每個人的袖袍上都繡着一條顏色各異的小蛇,其中站在前面的那個陰柔俊美少年,臉色興奮的說道,正是剛剛得到報訊趕來的神蛇宗大弟子冷鑑!

“冷師兄,真的是葉琅那小子嗎?”邊上站着的人開口問道。

“這小子化成灰我都能認識!”冷鑑冷哼了一聲說道。

“快去通知陸青那傢伙,再派人通知金蛇郎君師伯!這次我們就讓這小子來了就回不去了!”見葉琅快脫離視線了,冷鑑急忙吩咐道。

“跟上去,讓師伯他們按標記來接應我們!”冷鑑再接着吩咐了後面的人,說完就帶着其餘人朝葉琅離開的方向跟去了!

葉琅速度不算很快,在街上人多走的慢。等出到城外的時候,夕陽已經完全下去了,天色就像火燒雲般,紅彤彤的的。

出了城外,人煙稀少了很多,葉琅速度開始快起來了,朝遠處那連綿不斷的山脈急速掠去。葉琅現在越來越不喜歡在城池裏的生活了,人多元氣少,還加上吵鬧異常,還不如野外的安靜。雖然有點危險,有時會遇上妖獸,但是一般的妖獸對現在的葉琅構成不了多大的威脅!

再度掠行了會兒,葉琅來到了一處斷崖前,只要翻下山崖就開始進入山脈裏了,遠處山脈裏的妖獸嘶吼聲已經可以清晰的聽見了!

“呵呵,葉少爺來了東邪域也不打聲招呼就要走嗎?”就在葉琅準備下去的時候,背後傳來一道陰笑聲!

聽到那有點耳熟的笑聲,葉琅臉色有點轉冷下來。

“還是沒有躲得掉啊!。。。” 心裏暗歎了一聲,葉琅緩緩轉過身來看着對面的人。

“我們又見面了!”對面站着的數十人中,最前面的陰柔俊美少年眼色嘲弄說道。

“冷鑑?”看清楚開口說話的人正是上次那神蛇宗的冷鑑!

“能被葉少爺記住我的名字,是我冷某人的榮幸啊!”冷鑑還是一副戲耍的眼神看着葉琅說道。

“找我何事?”葉琅不理會冷鑑的冷言冷語,臉色也是冷冷問道。和對方這種人沒有什麼好講的,對方能跟蹤到自己肯定也是有準備的!所以還不如開門見山的好!

“葉少爺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們的血債還沒有好好算一下吧!”冷鑑臉色陡然的冷下來喝道。

“那你想怎麼算?”見冷鑑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葉琅皺眉反問道。

“跟我們回去,交宗門處理!”冷鑑冷喝道。

“你認爲你能把我留下?”葉琅眼皮擡擡,面無表情的問道。

“你不會天真的認爲在我們東邪域還能逃掉吧?”冷鑑眼神灼灼的看着葉琅問道。

“我們試試?”葉琅也不想和冷鑑廢話了,說完就翻身下山崖去了。沒必要和這種人耍嘴皮子,時間耽誤越久越不安全,這裏畢竟是他們的地盤!

“追!”見葉琅還真的說走就走了,冷鑑有點惱怒的喝道。

葉琅落地的速度極快,從山崖上直直的落下,快臨近地面的時候應該漂亮的翻身,雙腳落地後,再次急速朝山脈裏面掠去!


冷鑑帶着數十人在後面也是怒喝不斷的追下山崖,見葉琅落地就跑,而且速度奇快,也不由的臉色有點焦急了。後面的援兵還沒有到,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丟了,以後就再也難抓住這小子了!

“砰!”就在冷鑑焦急異常的時候,後面山崖上空竄起一道響箭,響箭炸開後,紅色的煙火散開,照亮着傍晚的天空!

“砰!”看見後面的緊急信號彈!冷鑑臉色驚喜,是金蛇郎君師伯來了!同時也揮出一道響箭在上空炸響!接連兩道紅色信號彈炸開,紅色的亮光把這個區域的山脈都照的清晰起來!

葉琅轉頭看着上空的紅色亮光,臉色有點鐵青,這次估計是被盯上了的!不然不可能對方的援兵來的這麼快了,冷鑑是不敢對自己出手的!

看了一下,轉身再度急速掠行,前面就是一片連綿的樹林了,只要進去,對方就不一定能找到自己了!

“纏住他!”在火光的照耀下,一次奔跑着的葉琅身影清晰可見,再不留住就會進密林去了,冷鑑急忙怒吼出聲。

身後數十人聽到冷鑑的怒吼後,都掏出自己的法寶朝不遠的葉琅砸去!剎那間,空中五顏六色的法寶都呼嘯着飛過去了!

“哼!”感覺到背後勁風襲來,葉琅冷哼了一聲,袖袍輕揮,火龍槍閃現在了手中!提氣沉腰,火龍槍寒芒吞吐着,虛眯着眼神看着那流星雨般越來越近的法寶!

“滾!”葉琅嘴脣冷喝出聲,火龍槍一圈一旋帶起一輪紅光橫掃而出!

“砰!砰!砰!”光芒相接,立馬就有法寶炸碎落地上了!


“這次看你怎麼跑了?”見抵擋了一下法寶攻擊,耽誤了時間,冷鑑追上前來了,舉起手中的長劍如毒蛇般朝葉琅胸口刺去!

“叮!”見長劍刺來,葉琅火龍槍橫握,劍尖刺在了槍身上發出一聲響,同時閃現出一溜火星!

火龍槍不利於近戰,想拉開點距離!所以接了冷鑑一劍後,葉琅身體借勢飄然後退!

“還想跑?”冷鑑也不是省油的燈,見葉琅退後,以爲葉琅還想再跑,揮劍去勢不減朝葉琅直刺過去!

葉琅連退了數十步後,腳跟一跺,穩住身形掄起火龍槍比退的速度更快上一分的朝冷鑑砸了過去!

冷鑑沒有料到葉琅會不退反進!見火龍槍怒砸下來,想抽身已經來不急了,咬牙橫劍急擋!

“噹!”一道更響的聲音響起,火龍槍砸在了冷鑑橫在頭頂上的長劍上!

被怒砸了一槍,冷鑑只感覺一股大力從槍體傳來,一直衝進了自己的體內!身體被生生的砸進了地面!泥土都已經掩蓋到了冷鑑的膝下,灰塵瀰漫間傳出一聲悶哼,一陣山風吹過,灰塵飄散,陷在泥土中的冷鑑灰頭土臉的,嘴角還流出了一股殷虹的血跡!

至此冷鑑才真的感覺到葉琅的強大,在結界裏面兩次遭遇都沒有真正的交手,第一次是逃跑走的,第二次是三個人圍攻葉琅,自己受的壓力也小,這次和葉琅剛剛交手就受到內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