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溫不熱的聲音,透著那份獨屬於成功女士的成熟和淡然,人群里又是一陣喧嘩。

「宋總謙虛了,是我們應該仰望宋總提攜才對。」

宋晴暖臉上的微笑一直不動聲色地保持著,這麼久以來,恭維奉承的話早就聽夠了。

她好看的眉宇輕輕皺了皺,心裡只想著怎麼快點擺脫這群人。

猛地,她突然打了一個冷噤,嘈雜的人群中好像有什麼異樣的目光,在盯著自己。

她敏銳又迅速地,憑著直覺向人群之後看了過去。

那是個很不起眼的小角落,隱約有一雙迸發著寒光的眼睛,裡面彷彿藏了深仇大恨。

就在她想要更仔細去看清楚時,一個清秀的臉龐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宋總,可以請教一下您之前是在哪裡高就嗎?」

眼前的女孩大約二十齣頭,興奮又緊張的小聲問著。

大概是因為剛來職場,那張小臉上青澀未褪,看向宋晴暖的眼神清澈明亮,只有純粹的崇拜。

她笑了笑,對女孩並不排斥,反而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恍惚間,她彷彿看到了當初那個對一切美好事物充滿憧憬和好奇的自己。

唇角一勾,她的笑也溫暖起來,「我在……」

話還沒說完,就被身後一道淳厚響亮的男聲打斷。

「你們都在幹什麼呢,都沒有事做么,工作都做完了?」

許漾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後面,一臉嚴肅,眼神里略帶著些蘊怒之色。

眾人紛紛安靜下來,怯怯地看了一眼許漾,窸窸窣窣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剛才還興奮不已的女孩,此刻竟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她沒敢再說話,只捨不得的撇了一眼,默默退到一旁的印表機開始工作。

宋晴暖略微歉意的搖了搖頭,再次向著剛才的角落看去。

沒有人……

可是,那雙眸里的狠毒,她明明看的清楚。

一股淡淡的不安隱隱湧上心頭,她開始有些思緒不寧。

「我看最近你們的都太閑了,一群人圍在這裡議論紛紛,還不快回去工作!」

耳邊許漾嚴厲的聲音再次響起,一時間,場面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看得出來,大家對這位秦總身邊的大紅人都心存敬畏。

總算也是幫自己解決了一個小麻煩,也該道個謝才對。

不動聲色地,宋晴暖慢慢轉身。

女人突然回頭,許漾盯著她的眼神明顯躲閃了一下。

「謝謝。」

宋晴暖率先開口,真誠的。

許漾沒有接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禮貌又疏離。

「宋總,秦總交代我帶你去辦公室。」

他站在那,清冷的嗓音聽不出任何情緒。

宋晴暖走過來后,他才緩緩打開身後的門,做了請的手勢,「這裡就是了。」

她的新辦公室就在總裁辦公室隔壁。

寬大明亮,整潔有序,完全按照了她喜歡的風格來裝修。

明凈的奶白玻璃桌面上,還靜靜擺著一家三口的照片。

那是上次帶安之去遊樂園照的,照片上的每一個人都笑的幸福。

她看了一眼,又溫柔地放了回去。

「謝謝,你去忙吧。」

她看著眼前的人,輕聲再次道了一聲謝。

謝謝這個男人在秦騁最低谷的時候一直陪在他身邊。

許漾離開的身影頓了頓,複雜地撇了她一眼,低低說道,「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那嗓音里的客套和疏遠,彷彿只是再說著一件不相干的事情。

許漾並不歡迎她,這一點宋晴暖再清楚不過,只是她一點也不怪罪他。

她收了收心思,沒忘記趕緊坐下來整理秦騁交代的工作。

畢竟第一天,總不能被那個男人看自己笑話吧。

不一會兒,門外突然傳來,「叩叩叩」的敲門聲。

宋晴暖抬頭看了一眼。

眉頭輕輕一蹙,她不禁有些疑惑起來,自己剛來,會是誰?

秦騁?這個名字閃過腦海,宋晴暖忽而覺得有些莫名的緊張。

「進來。」 透視小包工頭 她輕輕道了一聲。

門開,一股淡淡的花香漸漸席捲至空氣里。

來人並不是秦騁。

那雙明亮的茶褐色眸子漸漸放大,滿是驚訝。

「顏,桑?」

她驚訝著叫出女人的名字,手裡的筆也停了下來。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老朋友,宋晴暖面露一絲喜色。

顏桑端著一盆嬌艷的一品紅,笑盈盈地站在門口,「宋總,別來無恙啊。」

「顏桑,你怎麼會在這裡?」

宋晴暖靜靜地坐在那裡,沒有起身,語氣里聽不出驚喜的感覺,只是示意她:「快進來說吧。」

她的聲音拉回顏桑的思緒,顏桑慢慢走進來,臉上仍舊堆著笑。

將手中的盆栽放在宋晴暖的辦公桌上,火紅的顏色,在這隻有黑白灰的房間里,格外耀眼。

「這是剛剛開花的一品紅,耐生長,放在這種剛剛裝修出來的房間,最能凈化空氣。」

顏桑坐下,柔柔地說著,眼神有意無意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這個女人才剛來,秦騁哥哥就給了這麼一間氣派的辦公室。

而她,卻只能坐在那個幾十個人同時擁有的小隔間里!

顏桑暗暗咬牙,心裡不是滋味。

「謝謝你,顏桑,有心了……顏桑?」 宋晴暖撇了一眼桌上的花,淡淡地道了一聲謝,卻發現面前的女人眉頭緊鎖,似乎是在發獃?

「顏桑?」她盯著她,再次叫了一聲。

女人顫了一下,猛地回頭,像是才聽見她說的話。

「啊,沒關係的。」

顏桑反應過來,又迅速低眸,支吾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

「你怎麼了?」宋晴暖不咸不淡地問了一句,望著她的眼神逐漸湧現一絲戒備。

辦公桌下面,一雙做著精緻指甲的手不安地絞著。

大腦飛速運轉,顏桑搜集一切聽起來儘可能順利成當的解釋。

好一會兒,她才緩緩開口,面露為難,「我,我是怕你會介意,之前我在你手底下工作,現在突然讓你在秦氏看見我。」

「總會,不太好意思。」

她把頭埋的更低了,軟軟的語氣聽起來真的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空氣里沉默了片刻。

「噗——」

宋晴暖輕輕的一聲嗤笑,「原來你是在想這個啊,宋氏早就沒了,我現在不也在秦氏上班,沒什麼的,別太有壓力。」

她笑的輕鬆,全然沒有失去一切的悲痛之意。

顏桑這才掀眸,抽了抽鼻,尷尬地附和著笑了笑。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竟然有霧氣在氤氳。

宋晴暖不動神色的目光,迅速在這動人的雙眸上落下一眼。

臉上的笑仍舊保持著,可心裡,卻是開起了小差。

她總覺得,顏桑這雙閃著笑意的大眼睛有些熟悉。

與剛才她看到的那雙像極了。

更與那個已經消失的女人,及其的相似……

兩個女人各自斂下心事,像老朋友一樣寒暄了幾句。

沒一會兒,顏桑起身道別。

關門的那一瞬,她臉上的笑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陰沉和冷漠,與剛才陪笑討好的模樣判若兩人。

她在心底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會讓那個陰魂不散的女人徹底消失。

另一邊,許漾從總裁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對了,顏桑猛地一頓,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頭。

光顧著生氣,都忘記去看秦騁哥哥了。

心裡莫名有一股邪火在亂撞,控制不住地,她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

秦騁最討厭別人擅自進入他的辦公室,這一點,顏桑很清楚。

「叩叩叩。」

她鼓起了勇氣,滿懷希翼地輕輕敲了敲。

裡面遲遲沒有回應……

顏桑嘆了嘆氣,失望無比,看來又見不到秦騁了。

允你怦然無餘生 重生娛樂圈選擇障礙症 她惱怒地把手重重搭在房門上,原本緊閉的門,竟緩緩開了一條縫。

房門沒關!

顏桑眼裡閃過驚喜,隨即又緊張起來。

她實在沒有辦法抑制內心的渴望,就連推開房門的手,也是顫抖不已。

不僅如此,連她這個人,都止不住地發抖。

偌大的辦公室里,一個人影也沒有。

沒有看見秦騁,顏桑又忍不住失望起來,神使鬼差地,她悄悄走了進去。

原來秦騁哥哥的辦公室,和當年沒什麼兩樣……

顏桑無比迷戀地望著裡面的一切,閉上眼細細感受。

空氣中,彷彿還能聞見一股淡淡男士香水味。

「哐。」

一道不輕不重的開鎖聲立刻嚇醒了沉浸在美好里的顏桑。

「秦總,請進。」

門外許漾熟悉的聲音傳來。

顏桑一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額頭上已有密密麻麻的冷汗冒出。

來不及思考,她立刻搜尋著房間里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

「吱——」

在門大開之際,女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露台奢華的窗帘後面。

只有底下一排細細的流蘇,還在輕輕搖曳著。

許漾皺了皺眉,今天的風真是越來越大。

男人皮鞋蹬地的聲音越來越近,顏桑捂著嘴,用力屏住呼吸。

她渾身的汗毛彷彿都豎了起來,灌了鉛的雙腿不停地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