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各自都有太多的羈絆。

只要秦烈一句話,秦炎和羅峰都可以豁出去自己的性命,但是顧冥和鐵手,自認為辦不到。

顧冥和鐵手覺得,友誼很珍貴,但是自己的生命,更加寶貴。

所以秦烈,秦炎,羅峰三人是最親密的兄弟,跟親人一樣,他們三人跟顧冥、鐵手,卻只能成為朋友。

極劍宮內,顧冥和鐵手離開之後,極劍宮內,秦炎和羅峰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大荒神拳,真的沒有了?」秦炎疑惑道,眼中明顯露出懷疑之色。

「我沒有說謊,但是也沒有把真話全部說出來,我們在做的五人,才是榮譽與共的一個團體,而顧冥和鐵手,是我們的親密盟友。」秦烈坦然道。

「那真相是什麼?」羅峰問道。

「我練成了大荒神拳,秘籍便消失了,姬嫵媚給我的是第一部,她沒有什麼好心,此法是福是禍,現在難以斷言,但很明顯的一點是,它限定了只能一個人修鍊。」秦烈道出了真相,在坐的秦炎,羅峰,夏雲溪,以及荻翠,都是可以絕對信任的人。

秦炎和羅峰是生死與共的兄弟,而夏雲溪和荻翠,則是秦烈的女人。

其中荻翠,已經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獻給了秦烈。

夏雲溪的紅丸,也只是時間問題,雙方都心照不宣,只等合適的時機出現,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對於他們,秦烈沒有任何隱瞞。

「原來如此,那你可要認真修鍊,咱們以後的安全,全靠你一個人庇佑!」羅峰恍然大悟道,朝秦烈打拱手。

「你們自己也要努力,三個月後后開峰大典,爭取突破到真元境,加上雲溪的陣法,極劍峰的險峻地勢,到時候咱們便有了自保之力。」秦烈冷冷道。

「三個月,真元境,秦大哥,你太高看我們了,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是修鍊天才啊?」秦炎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心驚膽顫道。

現在他是築基二重天,三個月後,能夠突破到三重天,就要拜天謝地了。

「只要聽我的話,包你們成功,但有一個前提,是要能吃苦!」秦烈微笑道,天下功法,詭異者多,其中便有一些功法,可以速成,自己正好知道一兩種。

速成功法的好處是短期內,快速提升實力,壞處是根基不穩。

但是如果有天才地寶,夯實根基,偶爾為之,對於以後的修鍊,反而有好處,能夠充分激發生命潛能,就跟「破而後立」是一個道理。

破,就是破壞原有的身體結構,立,便是重組。

不過「破而後立」這種東西,可一不可再,否則極容易走火入魔。

武者也是人,人的本性難移,一旦嘗到了速成的甜頭,很少有人願意在後續的修鍊中,繼續踏踏實實的龜速前行,這才是速成者的最大隱患。

如果有巨大的毅力,克服自己的劣根本性,在某些特殊時期,速成是最好的選擇。

秦烈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短短半年,從築基飛速晉陞到真元三重天。

重生之蘇湛 很多人都會說,他的根基不穩,對他日後的修鍊,留下巨大的隱患。

不過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實際上秦烈的根基,比任何一個武者都更加渾厚,各種奇遇,完全化解了速成的隱患。

「秦大哥,那就靠你了!」秦炎和羅峰興奮道,雙眼放光。

吃飽喝足,秦炎和羅峰主動離開,繼續修鍊。

極劍宮裡面,剩下秦烈,夏雲溪,荻翠三人。

秦烈微笑看著兩人,欣賞著她們的美貌,心曠神怡。

夏雲溪心中甜蜜,卻忽然眉頭微皺,借口說陣法尚未完成,盈盈起身離開,順手關上了宮殿的大門。

等到偌大的極劍宮裡面,只剩下秦烈和荻翠,他不再客氣,伸出咸豬手,抓向荻翠高聳的胸部。

數日不見,如隔三秋。

嘗過魚水之樂的荻翠,身體發育的更加飽滿,渾身上下,充滿了驚人的活力。

荻翠任憑秦烈握住自己的大白兔,修長的雙腿綳直,橫在秦烈面前。

一陣山風吹進大殿,撩起褲管,秘處若隱若現。

細膩纖柔的小蠻腰,順勢倒在秦烈的手臂上面,玉臂纏繞,秀髮披散,瑤鼻高聳,紅唇微張,潔白如雪的肌膚,凹凸有致的胸部曲線,完美呈現在秦烈面前。

春風雨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秦烈再不猶豫,翻身把荻翠壓在下面,極劍宮頓時響起陣陣銷魂蝕骨的聲音……

接下來的時間,秦烈給秦炎,羅峰,荻翠,以及夏雲溪,分別制訂了一個修鍊計劃。

其實也不算計劃,就是配置藥液,強化體質,不計成本的消耗元石和各種資源,再挑選合適的功法,全力提升實力。

秦烈斬殺了上百名武者,不乏龔海洋,姬寒那樣的超級高手,血龍玉戒裡面的資源堆積如山,放在那裡發霉,還不如花出去,轉化成實力。

四人的資質,都屬於上上之選,築基九重天,有了海量的資源輔助,提升起來,難度不大。

關鍵還是渡天脈的過程,需要感悟天地,光有資源也沒用。

修鍊過程中,四人的境界,接連突破,很快晉陞到築基九重天。

與此同時,四人的資質差異,也顯露無遺。

夏雲溪提升的速度最慢,但是非常穩定,從築基五重天突破到築基九重天,花了四十天,平均下來,不多不少正好是十天一個境界。

當然,夏雲溪所謂的慢,是跟其他三人相比,如果和藏茗山的相比,則只能用「神速」二字來形容。

荻翠的突破,則具有跳躍性,有時候三天一突破,但是接下來的突破,可能需要花費半個月。

不過,荻翠有秦烈這個作弊器,每次遇到瓶頸,只要跟秦烈共赴巫山雲雨,總能順利突破,體內的湛藍火焰,威力提升。

幾次三番之後,荻翠意識到自己突破的關鍵,並非真元,而是湛藍火焰,秦烈身懷本命精焱,大日真火,是她的福星,也是她的剋星。

秦炎改修槍法,秦烈把幽火離魂訣傳給他,進境一日千里,實力的提升,遠超境界。

羅峰的情況,跟秦炎差不多,實力每天都在變化。

四十天後,四人先後晉陞到築基九重天,平均算下來,每人消耗的元石,高達五百萬塊。

可以說你,他們的修鍊,完全是海量的資源堆積而成。

突破到築基九重天之後,開始渡天脈。

夏雲溪的優勢開始出現,她最晚進入築基九重天,但依然是十天後,順利晉陞到真元一重天。

似乎對她來說,只要認真修鍊,根本不存在什麼瓶頸。

成為真元境武者之後,夏雲溪的實力突飛猛進,尋靈訣落寶訣出現異變,整個人的氣質,越發的超凡脫俗。

荻翠,秦炎,羅峰三人,則陷在渡天脈的過程中,找不到突破的方向。

這時候,秦烈勸他們不要心急,慢慢來,他當初要求眾人突破到真元境,但是也知道,個人的情況不同,修鍊不能勉強。

好在築基九重天的實力,足以自保,即使開峰大典上面發生激戰,藉助陣法的掩護,可以爆發出不亞於真元境武者的驚人戰力。

秦烈自己的修鍊,也沒有落下。

他還是真元三重天,每天三分之一的時間跟大力古猿切磋拳法。

另一個三分之一的時間,參悟劍法。

最後還剩三分之一的時間,則是修鍊大日不滅經等其他功法,增強自己的綜合實力。

三國呂布之女 三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秦烈見秦炎,羅峰,荻翠三人尚未突破,臨時決定,把開峰大典的時間,推遲一個月。

此舉遭到藏茗山其他峰主無情嘲諷,斷言極劍峰的成立,就是一個笑話。

秦烈對於這些雜音,一縷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在他心目中,極劍峰其實早就成立了,時間點就是上山的那一刻。

況且新峰成立,又不是新門派。

文明之萬界領主 極劍峰也沒有什麼朋友,就連邀請參加開峰大典的請帖,也只發給楠竹峰,金蓮峰,獅子峰,神農峰,鐵拳峰等五位峰主。

以及看在夏雲溪的面子上,給落日峰也發了一個請帖。

秦烈跟藏茗山三十六峰的其餘峰主,沒啥交情,也不屑去跟他們套近乎,連請帖都懶得發了。

你可以說他幼稚,不通人情世故,也可以說他狂傲,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無論如何,這就是秦烈,率性而為,只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情,不理會世俗的偏見。

事實上,極劍星的所有人,都是天極劍的寄生蟲,如果他們不能及時離開,轉移到北倉域的其他星球,等到天極劍出世的那一天,都會成為炮灰。

隨著秦烈的修為提升,他們的死期,正在快速臨近。

在秦烈眼中,他們都是將死之人,又何須客氣呢? 姜天涯那邊的人,秦烈從來沒想過發請帖。

他們要來,會不請自來;他們不來,請也請不來。

但不管他們是來,還是不來,可想而知,姜天涯都絕不會讓極劍峰順順利利的建立,背後肯定在謀划著陰險的算計。

秦烈如果發出請帖,要麼是引狼入室,要麼就是被人拒絕,把臉蛋伸出去送給姜天涯狠狠抽一耳光,他才不會做這麼傻的事情。

該來的都會來,不該來的請也請不來。

比如龔家,少爺和長老死了一大片,就連家主也折在秦烈手中,那是肯定要來搗亂的。

極劍峰孤懸藏茗山之外,處於邊緣地帶,甚至沒有得到宗門的護山大陣,藏鋒天罡陣的守護,危險係數極大。

姜天涯等人,跟秦烈是敵對關係,巴不得別人來大鬧極劍峰,不會阻攔。

開峰大典,就是一塊試金石,是秦烈面臨的一道坎。

以前秦烈叱吒風雲,殺人無數,那是因為他孤身一人,靈活多變,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別人抓不住他。

現在建立極劍峰,秦烈不可能再逃跑了,必須老老實實呆在山上,被動挨打。

秦烈的敵人,必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前來挑戰。

可是開峰大典,卻不得不做。

秦炎,羅峰,夏雲溪,荻翠等人也有心理準備,他們都知道,重要的不是日期,而是修為,必須在開峰大典的那一天,擁有應付任何敵人的實力。

不過,開峰大典的時間,可以推遲一次,但不能無限期的推遲。

那樣做的話,對極劍峰的名聲,將產生難以挽回的負面影響。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人都知道,一個巨大的風暴,以極劍峰為中心,正在迅速成形。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第一聲炸雷,卻來自藏茗山內部。

距離極劍峰開峰大典還有十餘天的時候,楠竹峰主成磊突然宣布,解散楠竹峰,主動加入極劍峰。

楠竹峰的弟子,如果願意跟著成磊,極劍峰歡迎他們的加入,如果不願意的話,成磊分給他們一部分元石和丹藥,自謀出路。

秦烈事先毫不知情,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但他很快答應了成磊的要求,任命他為極劍峰的第一副峰主,開創了藏茗山三十六峰的歷史,尚未正式開山,就吞併了一個老牌的山峰。

藏茗山上下,一片嘩然,完全想不通成磊堂堂一峰之主,竟然自降身份,屈就極劍峰的副峰主。

要知道,每一個武者,都天生就有一股子傲氣,寧為雞頭,不為鳳尾,即使極劍峰實力強大,峰主秦烈卻太年輕了,而且樹敵極多,天知道什麼時候就橫死在敵人的屠刀之下。

姜天涯氣得吐血,但是無可奈何,在沒有解決秦烈之前,他根本不可能對成磊下手。

成磊開了一個很不好的先例,就在眾人等著看他笑話的時候,緊接著發生的事情,狠狠扇了這些人兩個耳光。

第二天,獅子峰主羅驚喉和金蓮峰主衛蘭同時宣布,以自願為原則,率領麾下大部分弟子,集體加入極劍峰。

秦烈自然不會拒絕,分別安排羅驚喉和衛蘭為第二,第三副峰主。

如果說成磊「叛變」,只是一顆小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雖然產生了波瀾,但是還在眾人的理解範圍之內。

畢竟人各有志,有的人非要自甘墮落,別人也沒辦法說什麼。

可是獅子峰和金蓮峰先手「淪陷」,令楠竹峰掀起的小波瀾,瞬間化作滔天巨浪。

包括顧麒麟和鐵奇功在內,所有峰主級的人物,完全無法理解成磊,衛蘭,羅驚喉三人的行為。

秦烈則笑開了花,極劍峰實力大漲,明面上的真元境武者,增加到四人,加上隱藏在暗中的大力古猿和火鴉,極劍峰的真正實力,已經超越了講武堂,跟以姜天涯為核心的講武堂聯盟,也不遑多讓。

築基九重天的武者,多達二十人,全部來自其餘三峰。

每一座山峰,都給了極劍峰帶來大約三百人的精銳弟子,總人數接近千人。

秦烈沒有虧待他們,每一個加入極劍峰的弟子,以修為為基礎發放入門紅包,築基一重天十塊元石,築基二重天二十塊……築基九重天九十塊。

千餘弟子,發出去的元石,總計五萬多塊。

以後每個月,按照同樣的標準,領取元石,表現突出者,獎勵翻倍,如果對極劍峰做出特別貢獻,額外重獎。

數萬塊元石砸出去,效果立竿見影。

極劍峰到處生機勃勃,新老弟子,全都熱情洋溢。

秦烈的威望,達到了全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