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青衣濃濃的懷疑,鎮元在和神逆了解了何為洪荒五島之後,大聲擔保道:「師尊放心,徒兒必定將五島全部找到!」

正如神逆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名號,神逆也沒有告訴鎮元子蓬萊已經有了主人。

看着鎮元子這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神逆素卿相視一笑。

神逆倒也沒有打擊鎮元子,有些苦頭只有自己吞下去咽肚子裏,才能成長,才會突破。

這時,只聽鎮元子遲疑的說道:「敢問師尊,這西部在何方?」

神逆奇怪道:「你不知曉洪荒西部?」

說來也奇,冥河同樣不知何為西部?

究竟是巧合,還是……

鎮元子小心翼翼道:「師尊是指洪荒西荒?」

「西荒?」神逆雙眼一眯,有意思,看來這又是天道的傳承!

鎮元子解釋道:「正是西荒,天道傳承中,洪荒大陸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大荒,也可稱五大方。」

神逆第一次聽聞天道規定下的洪荒,來了興緻,笑道:「天道傳承還有什麼,你且說來聽聽!」

「天道傳承中,洪荒有四海和四大遠海之分!亦有蒼穹與大陸之別!大陸分為五大荒,蒼穹分為五大域。」

青衣忍不住插嘴道:「竟然敢在姐夫的地盤上私自劃分勢力!」

青衣雖然沒有明說,但神逆素卿都知道他說的是天道。

大陸五大荒!

其實不管是五部,還是五荒,亦或是五方,都是代指方位的詞語。

天道治世,改幾個名稱,不算大事。

但是天道劃分蒼穹五大域!

這非同尋常!

神逆在蒼穹之上的部署可是絲毫不弱於洪荒四部。

在一統蒼穹后,神逆不僅封諸多凶獸為星宿,還多次造星,就連如今的紫薇帝星,都是神逆一手創造出來的。

天道劃分蒼穹五域,說明天道已經開始佈局!

神逆當即問道:「徒兒,你來給為師講講,何為蒼穹五域!」

鎮元子不敢怠慢,將天道傳承一股腦合盤托出:「回稟師尊,天道傳承告訴徒兒,天道全知全能!天道將蒼穹分為五域!分別是:

中——太古天域,

東——君之陽域,

西——母之陰域,

南——皇宿星域,

北——斗殺亂域。」

「呵……」神逆輕笑。

大陸五部中,神逆所在中部,天道就在中域太古。

這太古的稱號,來源於先天五太。

先天五太第一次在皇庭眾生面前亮相時,便說當時是洪荒太古時代!

可見天道自有一套不同於皇庭的時代演演算法。

太古天域!意味深長!

東域名號為君之陽,西域名號為母之陰。

君,為皇,為帝。陽,太陽。

這不是暗指帝俊么!

可是在整個洪荒只有一位主皇的前提下,神逆沒發話,天道也不敢隨隨便便賜下「皇」與「帝」的名號。

所以只好以「君」來代稱。

南域號「皇宿」。

現今洪荒,但凡「皇」字開頭,都和神逆有關。

這皇宿星域中的星辰,便是神逆創造的星辰,和一眾凶獸星宿了。

最後的北域,神逆笑了,天道和他總算有了一個共通點。

那就是這兩位大佬一致認為洪荒眾生需要磨練!

歷經殺戮,淬鍊道心!

神逆將先天生靈的試煉殺戮場設在了洪荒北部!

這也是神逆要求冥河前去北部的原因!北部可是有着五大戰場遺跡。

而天道,則是將後天生靈的試煉殺戮場設在了蒼穹北域!

這就是天道的第一手落子,蒼穹五域!

神逆心中給天道點個贊,可以,不錯!

饒是如此,神逆也不急於破局。

如果說諸強爭霸時的神逆是主動出擊,道魔三族時的神逆是幕後操控。

那麼在這巫妖量劫中,天道必須主動出擊,盤古則是幕後操控!

至於神逆?且行且看!

在知曉了蒼穹五域后,神逆準備離開了。

此番出遊,血海收徒冥河,萬壽山收徒鎮元子。得了業火紅蓮和人蔘果樹枝條,又給兩個徒弟留下了傳承和靈寶。

最關鍵的是得到了天道傳承中的訊息。

神逆看向素卿:是該離開啦!

老夫老妻的素卿自然通曉神逆之意,於是囑咐鎮元子道:「鎮元子,你且好生修鍊,吾等去也。」

鎮元子畢竟與冥河不同,前腳拜師,師尊後腳就要離去,鎮元子一時不舍:「徒兒拜送師尊、師母、族長。」

神逆笑着沖鎮元子點點頭:「西荒就是西部,一定要前往西部歷練!」

話音剛落,神逆一行消失在鎮元子面前。

鎮元子的本體一陣搖動,致敬神逆的離去。

從萬壽山出來后,神逆一行徑直飛向北部。

這時,素卿忍不住道:「夫君,你如此收徒,究竟何意?先是化名,又是定下強者為尊的規矩。你甚至沒有傳下你的《道元法》和《逆道法》,這是否……太過古怪。」

《太始諸天無量道元法》和《玄戰逆道法》是神逆獨創的兩大道法!在神逆初次講道時收穫了大道功德!

其他諸如殺戮大道、空間大道是大道法則傳承,兩大獨門道法才是神逆的真傳!

收了徒弟,又是諄諄教導,又是賜下諸多靈寶,甚至連化形之後的歷練都安排好了,這可不是棋子的待遇。

神逆卻偏偏不傳授真正的兩大道法,讓素卿完全摸不著頭腦。

「沒想到一向才智過人的素卿娘娘也滿腹疑惑的一天啊!」神逆調笑道。

素卿白了神逆一眼,「皇上的意圖太過深奧,佈局太過縝密,妾身看不懂,行了吧!」

神逆呵呵一笑,問道青衣:「青衣,你怎麼看?」

素卿都不知道,青衣就更不知道了,只好說道:「皇上,臣弟不知皇上謀划,只是那鎮元子,雖然比較愚笨,但道心還是不錯的。」

素卿接話道:「不錯,鎮元子對你這個便宜師尊可是上心的緊,不像冥河,那小子可是隱藏了很多秘密。」

神逆與素卿對視,意味深長地笑了。

冥河與鎮元子不同,道不同,心不同。

「那小子對我們的身份已經有所懷疑!」

素卿很意外:「他有這麼大能耐?」

神逆搖頭苦笑:「恐怕他是想歪了,以為我們是天道派來的。」

素卿聞言無語,這個冥河……

在神逆收徒冥河時,表現出來的無所不知,確實會造成誤會。

這也和冥河的道心有關。

如果說鎮元子是正義,堅決反對邪惡。那冥河就是不分正邪。

跟在神逆後邊的青衣好奇地說道:「皇上,娘娘,冥河就是皇上的大弟子?」

「算不上!想要成為朕的大弟子,他還差的遠呢!」神逆伸出一根手指頭左右搖擺

「冥河和鎮元子頂多算是朕的記名弟子!朕不告訴他們朕的名號也是為了他們好。

說實話,若只是為了收徒,朕會選擇收徒三清!」

神逆說着,看向東部。

東部,有崑崙,昆崙山上有三清!

拋開道心來說,三清的跟腳和資質冠絕洪荒!

神逆完全可以收徒三清,天道不反對,盤古也默許了。

但是神逆最終選擇了冥河和鎮元子!

「夫人,小弟,收徒鎮元子的原因不用朕多說了吧。」

素卿和青衣盡皆點頭,人蔘果樹乃是極品靈根,有着十大靈根的氣運牽扯,更是和靈族、和御苣都有關聯。

唯獨冥河,怎麼看這小子都不是省心的主兒啊!

神逆看出他們心中所想,淡笑道:「朕就是要他不省心!你們可知異數?」

「異數?」

神逆雙目放光,津津有味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