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應該是她從來都沒有忘過。

「你以為那是一場夢嗎?那是真的。」慕淵臨將手機扔在一邊,「你親口說願意回到我身邊,怎麼樣?是你自己說的話,別不承認。」

童阮阮緊緊揪著被單,目光幾乎要滴出血來,「你對我做了什麼?當時我明明跟伯尼在一塊,我已經回家了,為……」

「為什麼嗎?」慕淵臨打斷他的話,「這種問題還要問嗎?我想要的女人,有得不到的嗎?」

「你無恥!」童阮阮抬起手要打他。

「你打好了,我可以讓你打個夠,你想打我一輩子都行,我不會還手也不會生氣,反正我已經做好所有的準備,我這輩子就賴上你了,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你就別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你……」童阮阮氣的手在半空中發抖,打也打不下來,最後握成拳頭狠狠的放了下來。

看到阮阮這副生氣的樣子,慕淵臨心裡也不好。

他垂下眸,失落的說道,「沒有男人比我更愛你,你再也找不到了。」

童阮阮閉上眼睛,將頭轉過一遍,不想聽他說這些屁話。

兩個人之間一陣沉默。

慕淵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就像兩條腿一樣,輕輕的走到了童阮阮的手邊,然後牽住她的手。

童阮阮用力甩開,「你別碰我。」

「孩子都生了,還不讓我碰。」慕淵臨的聲音有些埋怨。

他又湊近了童阮阮,目光深情的望著她,「我知道,我說再多,你都聽不進去。可是,你可不可以為兩個孩子想一想?他們心裡其實接受我了。他們兩個那麼可愛,你忍心讓他們沒有父親嗎?」

「你不配。」童阮阮冷冷的甩出這三個字。

「你錯了。」慕淵臨眼眶有些發紅,「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而是兩個孩子說了算,如果他們跟我這個父親在一塊能夠覺得快樂,不受委屈,那麼我就配他們當他們的父親。我知道我曾經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你無論怎麼怨我恨我,我都不會怪你,我全都承受,可是那兩個孩子,我真的沒有讓他們受過半點委屈,雖然我和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可我是他們的父親,我願意把所有的父愛都給他們,我這輩子都不會和別的女人有孩子。」 「……」

慕淵臨說了一番動情真摯的話。

童阮阮抬起眸子望向他。

她的視線在這一刻凝固,腦子裡千迴百轉,想了很多回到他身邊的理由。

比如,她答應過要幫助戴迪救出風門的人,又比如,慕淵臨的父親跟伊琳娜搞在一塊兒了,她要把他們拆散,收購伊琳娜的公司,報當年的仇,所以必須要利用慕淵臨,再比如說……

她想到了兩個孩子,心裡竟有一股恐慌,她害怕慕淵臨把他的兩個孩子搶走,兩個孩子把對她的愛,分給了慕淵臨一半,他們會對這個父親產生很多的新鮮感,而是忽略她這個母親。

這是她無法接受的。

豪門閃婚:首席老公太強勢 童阮阮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阮阮……」慕淵臨再一次開口,「我們都已經很累了,不要再這樣折騰下去了好嗎?就讓我們暫時休息一下,你也可以休息一下,和我在一起一段時間試一試,如果你覺得我夠好,那我當然開心,如果你覺得我不夠好,還想離開,那我會拼盡全力做得更好。」

童阮阮將眼睛睜開,滿眼淚光,分不清是悲傷還是感動。

慕淵臨看到她這樣的反應,心底里是開心的,因為她沒有直接拒絕他,沒有罵他,而是安靜的望著他,含著淚光。

「慕淵臨,你怎麼會這麼會騙人呢?我差一點就被你騙到了,我不想再承受一次那樣的痛苦了。」

「我沒有騙你,真的。我知道我以前混蛋,可是,我這一刻真的沒有騙你,我說的每一個字都真的。」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那昨天晚上你怎麼騙我的?我還真以為你受傷了,你就那麼喜歡玩弄我的情緒嗎?」

「昨天晚上……」慕淵臨想到了那把水果刀。

他忽然站了起來,將那把刀拿了過來,然後又坐在她身邊,將刀尖對準自己的手心,「如果你想,我現在就可以兌現,我說了我不會在騙你。」

他將刀劍輕輕刺入了自己的手心。

童阮阮心頭一跳,「你幹什麼?」

「我在做一件讓你開心的事情,如果你真覺得開心,我願意去做。」他一點點的往手心深入。

看到鮮紅的血跡順著他的手心滴落在床上,童阮阮的唇都在發抖。

「住手!」她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後將他手裡的水果刀奪了過來扔在地上。

她不需要慕淵臨這樣做,沒有意義。

她怎麼可能,會心疼他呢?

刺入的傷口並不深,可是血倒是流了不少,他攥著拳頭,生怕自己的血弄到了阮阮身上。

「我就知道你是心疼我的。」他剛剛已經做好所有準備了,如果阮阮不阻止,他就一直刺下去,刺穿自己的手心也無所謂。

「你別自戀,我不是心疼你,我只是不想讓兩個孩子的父親殘廢而已。」童阮阮避開他的眼睛,這麼冷漠的說。

兩個孩子的父親……

聽到她這麼說,慕淵臨欣喜若狂,他無法剋制,一把將她摟入懷中,「你終於承認我是他們的父親了。」

這一次他能夠感覺到阮阮不僅是嘴上承認,她心裡也是這麼認為了,雖然他真的是他們的父親,可是,阮阮一直覺得他不配,現在這一刻她終於覺得他配當他們的父親了。

童阮阮一動不動,身子僵著被他抱,也沒有反抗,她沒有話可說了。

童阮阮感覺到背上黏糊糊的,肯定是他手心上的血,她輕輕地將慕淵臨推開,「你把手包紮一下吧,弄得我渾身都是。」

慕淵臨這才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對不起,我拿毛巾幫你擦擦。」

慕淵臨甚至顧不上自己手上的傷口,立刻去浴室拿毛巾,然後來童阮阮身邊,為她擦身子,擦完之後他才顧上自己,用前用紗布將自己的手簡單的包紮了一下。

包紮好傷口之後,慕淵臨回到房間,童阮阮正躺在床上。

他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坐在床邊,阮阮正側對著他,閉著眼睛似乎睡著了。

慕淵臨溫柔一笑,他沒有打擾她,而是小心翼翼的鑽進她的被窩裡,躺在她身邊,在她肩膀上親了一口。

他突然覺得好安心。

「阮阮,等你醒了之後帶我回家好嗎?告訴兩個孩子,我們一家團聚了,他們心裡一定很開心。」101中文網

他輕聲在她耳邊呢喃。

他不確定她有沒有聽到,就算沒有聽到也沒關係,事實已經決定了一切。

……

深夜。

伯尼睡得很沉,突然,被子被掀開,他嚇了一跳,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

房間的燈被打開。

一看到眼前的人,伯尼鬆了一口氣,不過也覺得奇怪,「大半夜的不睡覺,你幹什麼呀?」

盧卡斯穿得一絲不苟,目光沉沉的盯著他。

伯尼疑惑的看著他,「你這是什麼眼神啊?發生什麼事了?阮阮回來了?」

他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凌晨2:00。

「伯尼,我問你件事。」

伯尼疑惑,「什麼事?幹嘛這麼嚴肅?明天不能說嗎?為什麼非得半夜。」

「我睡不著。」盧卡斯坐在他身邊,「我們聊聊天吧。」

「你跟我聊天,你沒搞錯吧?」

啪!

盧卡斯拍了一下他的腦袋,「沒搞錯,你沒做夢。」

伯尼揉了揉自己生疼的腦袋,「我可是看在阮阮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計較的,你這個老頭子。」

啪!

盧卡斯又一巴掌打過去,「這巴掌看在誰的面子上?」

「你……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到底跟我聊什麼?」

「就是對你有點好奇。」盧卡斯揚起嘴角,「你從來都沒有提過你父母的事情,他們是誰?」

伯尼微微眯了眯眼睛,「好端端的,忽然問起我父母幹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跟我的乾女兒住在一起,這樣一個男人,我我不刨根問底,就是對我女兒不負責任。」

盧卡斯的回答奇怪,但又讓人挑不出毛病。

伯尼說,「我父母在美國,住在德克薩斯州,父親是牙醫,母親是護士。」

「不不。」盧卡斯搖了搖手指,「你在騙我。」

「你為什麼認為我會騙你?」伯尼你的表情變得嚴肅。

「德克薩斯州的確有這麼兩個人,他們是你的父母,可是,他們應該不是你的親生父母吧?」

「……」伯尼臉上的表情逐漸凝固,「我困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伯尼躺在床上,轉過身子背對著他。

盧卡斯忽然嘆了一口氣,「唉,小伯尼呀,你可藏得挺深的,你認為我為什麼忽然回來?是為了你。」

「你說什麼?啊……」伯尼的話還沒有落音,脖子上面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他伸手一摸,脖子上面多了一滴血珠。

盧卡斯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根針。

瞬間,伯尼覺得頭昏腦脹,「你對我做了什麼?你為什麼這麼做?」

盧卡斯沒有回答他,站在床邊,看著伯尼,直到伯尼昏過去,失去了意識。

…… 翌日。

慕淵臨今天的打扮,帥的驚為天人,就連童阮阮明明恨死他,可是一看到慕淵臨這麼帥的樣子,她突然有點恨不起來了。

驚情:野蠻千金很妖嬈 下車之前,慕淵臨還在照鏡子,每根頭髮都井井有條,千萬不能凌亂。

童阮阮瞥了他一眼,「得了吧,裝什麼樣啊?再怎麼打扮,還是個無恥之徒而已。」

慕淵臨臉色一僵,隨後陪著一臉笑容,「但是,我是最帥的無恥之徒,誰還能比我帥?」

慕淵臨朝她放了個電。

童阮阮忽然打了個哆嗦。

這個該死的傢伙長得的確帥,他要是長得丑就好了,她就會恨他恨得更徹底了。

「走吧,我們下車,孩子還在這等著呢。」

阮阮要帶他回去正式見兩個小傢伙了,雖然之前已經見過很多次了,可是,這一次是最正式的,就像媳婦第一次見公婆一樣。

童阮阮解開安全帶,剛要下車,慕淵臨握住她的手,「等一下。」

隨後,慕淵臨下車,在車旁繞了一圈,來到副駕駛將偷來的車門打開,非常有紳士風度的彎腰伸手,「請。」

童阮阮無奈的搖搖頭,握住慕淵臨的手,從車上下來。

慕淵臨關上車門之後,大手摟著她要,「你別碰我。」

童阮阮和她拉開距離,「動手動腳的幹什麼?好好走路。」

「慕淵臨愣目光有些傷,他苦澀一笑,「我知道了。」

看到慕淵臨這副委屈的模樣,童阮阮心裡不太舒服。

這個男人可真會裝。

童阮阮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率先往前走。

「凱伊小姐你回來了。」僕人上前迎接。

童阮阮「嗯」了一聲。

僕人看到慕淵臨,立刻說,「慕先生您也來了。」

童阮阮腳步一停,轉過頭,「慕先生,叫的挺順口的。」她的目光有些銳利,似乎察覺了什麼。

僕人嚇了一跳,連忙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童阮阮看了一眼慕淵臨,又看了眼僕人,他們之間肯定有交易,要不然慕淵臨之前怎麼溜進來的。

「阮阮,我們進去吧。」慕淵臨摟住她的腰。

童阮阮剛要讓他放開,慕淵臨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我們是他們的父母,親熱一點不是很正常嗎?」

「……」

童阮阮也懶得多說什麼,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於是她就任由著慕淵臨摟著她腰走了進去。

「嘯卿,喬喬,媽咪回來了。」

「哇塞媽咪。」童蘇喬立刻丟掉了手裡的娃娃,邁著兩條短腿,拚命的往童阮阮面前跑。

「寶貝跑慢點,別著急。」童阮阮怕她摔倒,趕緊迎了上去將她抱住。

「媽咪你回來了,想死寶寶了,快讓寶寶親一下。」喬喬撅著小嘴,不停的在原地跳。

童阮阮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蹲下身子將自己的臉湊了過去。

童蘇喬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這才滿足,「媽咪。」

她的視線看到慕淵臨,「為什麼大壞蛋也來了?」她在童阮阮耳邊小聲的問道,「是不是大壞蛋又纏著你?跟寶寶說,寶寶把他趕走。」

這時,童嘯卿也走了過來,「媽咪,好奇怪哦。」

童嘯卿來到她身邊,疑惑的目光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