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出現討伐她的水軍都不錯了!

還有那麼一剎那秦菲在想,越是這個時候,越是需要沉著冷靜。

倘若連秦菲也自亂分寸的話,那她接下來還怎麼應付外面的記者,再說她秦菲總不至於躲在這個狹小的值班室里一輩子吧?

「聽說那裡也有一幫記者在蹲守,不過大部分還是圍繞在我們這裡,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瘋子!」

「看樣子我今天要錯過比賽了。」秦菲輕嘆一聲,唇邊泛著尷尬而又無奈的笑意。

「……」秦瓊緊蹙眉頭,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秦菲。

話說秦菲和秦瓊兩人正生無可戀地對望著,值班室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

秦菲和秦瓊像是驚弓之鳥猛然站起身,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秦瓊剛才念叨的援軍—東方豪宇。

視線中的東方豪宇穿著一身寶藍色西裝,將他襯托得更加挺拔英俊。

秦菲愣在當場。

很顯然,東方豪宇的到來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我靠,總算有援軍來了?」

秦瓊似乎也沒想到進來的會是東方豪宇,愣愣地看著他,那表情就像是看著從天而降的東方玉卿。

直到這一刻,秦瓊才願意承認東方豪宇還是靠譜的……但某人似乎禁不住誇獎!

絕妙江山 「抱歉,我來晚了。」東方豪宇大步走上前,毫不避諱地攬過秦菲的肩膀。

秦菲微微有些吃驚,但也沒有表現出太過明顯的抗拒,任由東方豪宇那灼熱的眼神打量著自己。 老嫗白髮。

蘇青璇隱約能看到老嫗在對她笑,她輕輕點頭以示回應。

若是平時,方昊天定能察覺蘇青璇與老嫗之間的微妙,但他看到白髮老嫗后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虛夜月。

「前輩。」方昊天傳音過去,「今年新兵王大賽跟以前有了變動,不單純是滄瀾郡,而是整個屠魔軍都派代表在這皇城比,您是知道了。現在我肯定能拿到前三,當初你的條件我這一條算是完成了。」

「知道,所以我才現身見你。」白髮老嫗說道,「你做的比我想象中要好許多。」

方昊天笑了笑,但沒有接話。

他知道對方現身不是為了稱讚他的。

白髮老嫗突然問道:「你還記得我當初跟你說過的話嗎?」

方昊天趕緊道:「前輩之言,晚輩每一句都牢記於心。」

「那就好。」白髮老嫗輕輕點頭,語氣卻是變得嚴肅起來,「你當初答應過我,要無條件幫我做一件事。」

方昊天點頭:「前輩是要我現在兌現嗎?那就請前輩直言。」

「嗯,這就是我來皇城的目的。」白髮老嫗道,「你拿到比賽的前三,軍部肯定會給你獎勵,你主動提出要進封魔境。」

「封魔境?」

方昊天神色微愕。

億萬年來,魔族不知道入侵過這方世界多少次了,每一次都失敗告終。

每一次失敗,人族都將抓搏的惡魔分等次囚禁在封魔境中不同層次的地方。

方昊天在元武門時進去的正是封魔境最低層次的地方。

「是的,封魔境。」白髮老嫗說道,「但你這一次進的地方跟你之前元武門進的地方可不一樣,現在進的地方主要囚禁虛丹境和金丹境的惡魔。」

方昊天臉色頓時變了:「那裡面豈不是有許多金丹仙人層次的惡魔?前輩,晚輩的實力雖然較在蠻獸荒境時進步了許多,但現在也只是勉強可以抗衡一些金丹境一重的仙人,遇到二重的仙人跑得快還有命,要是遇到三重我估計只有死路一條。」

白髮老嫗輕輕一嘆,「我知道這一點,但我沒有辦法,因為沒有時間了。」

方昊天很驚訝的看著白髮老嫗,不明白沒時間是什麼意思。

白髮老嫗不需要方昊天問便說道:「我要你進封魔境是要你幫我救一個人出來。」

「什麼?」

方昊天嚇了一大跳。

讓他進封魔境救一個惡魔,這位前輩不是在開玩笑吧?

「你別大驚小怪,她是人類,是一個很善良的女人。」白髮老嫗說道:「她年輕的時候有一個魔帝殘識想奪舍時她,但反被她煉化了那魔帝的殘識。之後她一時控制不了自已而修鍊了那魔帝的絕世魔功,曾經有一段時間迷失了心智殺了很多的人。最後引起皇朝的注意而派人抓捕她,她重傷之際無奈逃到……無奈逃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隱世,但最後還是被抓回來囚進了封魔境中。」

方昊天眉頭微皺道:「既然是皇朝將她囚進封魔境的,我救她的話隨時都有可能會被軍部說我背叛人族啊!還有,我就算將她救出來,皇朝一旦知道不還是會派人將她爪走再送進去甚至會殺死她嗎?」

「你的顧慮不會發生。」白髮老嫗道,「你直接提出進封魔境就是為了救她,只要軍方同意你進去,你若真能將她救出來,皇朝就不會再有人找她的麻煩了。」

方昊天撓了撓頭,感覺無法理解。

「她被送進封魔境時其實已經清醒,已經成功將魔障完全清掉。」白髮老嫗道,「只是她之前殺了太多的人,所以皇朝不得不懲罰她而將她囚了進去。但將她送進去的人跟我說過,那裡有個專門囚禁勾結惡魔的人,那地方叫鎖魔塔。二十年後如果……如果她有親人……或是有朋友進封魔境而且又能滿足進鎖魔塔的條件將她帶出來,然後她不再做出損害人族的事皇朝不會再追究於她。這一點,實際上對所有被囚進鎖魔塔的人類都一樣。」

「原來如此。」方昊天總算有些明白了,說道:「前輩的意思就是讓我以那位女前輩的朋友的身份進鎖魔塔。」

「正是。」白髮老嫗點頭道:「因為封魔境的存在是為了磨練人族天才的,是有年紀限制,必須五十歲以下的人才能進,所以現在能救她的人只有你了。」

方昊天認真想了想,道:「前輩,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軍方能不能讓我進我可沒有把握,反正我會儘力爭取。但前輩也應該記得當初我說過的話,說如果要我做的事晚輩真的沒有能力完成的話,晚輩可以用命來償。」

「我不會要你的命。」白髮老嫗想都沒想就說道:「我知道你是擔心她仍然百惡不赦,到時你可能不會救她出來。請你相信我,我既然讓你去救自然就不會是那種人。我敢保證,只要你見了她你就一定會救她。」

方昊天道:「那晚輩儘力而為。」

白髮老嫗道:「不是儘力而為,是一定要辦到……不然你會後悔一輩子。還有,我將一件信物放在你的房間了,你帶上它進封魔境。她一看到那東西就會跟你走。」

老嫗說完就飄身遠去。

「我會後悔?」

方昊天感到很奇怪。

「昊天。」蘇青璇的聲音在方昊天的耳中響起,「那位前輩是不是要你兌現你當初的諾言了?」

「嗯。」方昊天說道:「她要我去做一件事,這件事是讓我進封魔境救一個人。但不是當初我們在元武門進去的那個層次,現在要進的是虛丹境和金丹境才能進的層次。」

蘇青璇眉頭皺起:「那進去后豈不是有機會遇到一些金丹層次的惡魔?奇怪,她怎麼會讓你進這種地方? 向你懺悔 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找上你,但按理說她不會害你才對啊……」

「不僅是惡魔,裡面可能還有一些在那裡磨鍊的金丹境仙人。」方昊天臉上浮現些許苦笑,「但我沒辦法啊,既然答應了人家無條件做一件事,現在人家提出來了我就得照辦……」

方昊天的話突然停頓,然後很驚訝的看著蘇青璇,問道:「對了,青璇,那位白髮前輩到底是什麼人?我知道你跟她很熟。」

蘇青璇沉吟片刻后輕輕一嘆,道:「論起來她也算是我蘇家的人。但她是我蘇家的一個禁忌,不提也罷,希望你能理解。」

「她是你蘇家的人?怪不得你跟她這麼熟。」

方昊天恍然大悟。

但內心中卻又多了一份好奇,好奇那位前輩為什麼會成為蘇家的禁忌。

但蘇青璇既然不想說,方昊天也不會為難蘇青璇。

他堅信蘇青璇能夠說的話肯定會告訴他。

「方昊天對徐宇!」

楊志沖的聲音突然打斷了方昊天和蘇青璇的對話。

兩人頓時對視一笑。

都差點忘了新兵王大賽還沒結束,方昊天雖然已經拿定前三的席位,但比賽還沒打完,真正的排名還沒出來。

方昊天說道:「我上台了。」

蘇青璇笑了笑道:「小心點。」

雖然叮囑,但她並不擔心方昊天與徐宇的對戰了,因為她能感覺得出現在的方昊天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就算徐宇是金丹境仙人,方昊天打不過也有認輸的機會。」

反正方昊天的目標是前三名,拿不拿第一其實不重要了。

所以要是打不過徐宇甚至方昊天不想打都可以認輸,沒必要在達到目標的情況下還跟人家拚命。

嗖!

方昊天飛身上台。

幾乎是方昊天雙腳剛落到台上,徐宇也已經站到了台上。

「方昊天,加油!」

「徐宇,加油!」

雲胡不喜 廣場吶喊聲聲。

這可是新兵王大賽的最後一場了,同時也是最強大的兩人對決。

一開始賭坊並不看好方昊天,將他列到了第四熱門。

但隨著他戰勝高俊洪,更是將白穆殺得連骨頭都不剩一塊,所以賭坊已經將他列為了第一大熱鬧,現在他和徐宇對戰的賭局,他的賠率還在徐宇之下。

現在誰都知道,方昊天和高俊洪一戰,誰贏誰就是這一次新兵王大賽的第一名。

就沖這一點,這兩個最強大的兵王定然會全力以赴,這一戰註定也也是一場龍爭虎鬥。

「你說他們兩個誰會拿到第一名?」

「這個不好說啊,兩個都厲害。」

「方昊天機會大點。」

「現在賭坊是看好方昊天,但徐宇的表現有點讓人摸不透,深不可測啊!」

「反正我買了方昊天勝出。媽的,賠率雖然低點,但感覺穩妥。」

「我也買方昊天。」

「切,買方昊天就算贏了也沒有多少賺,我還是買徐宇贏,反正之前我買他的都全贏了。」

「小心前面贏的在這一場全輸光。」

「我要是能好好說話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

當方昊天和徐宇都站到台上后,廣場上吶喊聲更加響亮,其中又夾雜著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只是讓大家意外的是感覺上方昊天和徐宇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火爆,兩人都很淡定,很從容,完全沒有要打個你死我活的樣子。

不等方昊天開口說話,徐宇突然直問道:「你真的是玄魂雙修武者?」

徐宇的聲音醇厚,溫和,他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隱隱透著一絲好奇。 秦菲本想故作輕鬆地回應東方豪宇,然而她還是忍不住緊蹙眉頭,快速瞥看了秦瓊一眼。

說實話對於東方豪宇這略顯輕挑的舉止,秦菲是有些反感的,但考慮到此刻的處境,最終還是沒有表現出太過明顯的抗拒。

畢竟秦菲被圍困在這裡已經很久了,不管是誰前來幫她脫困,想必她都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更何況她此刻只想儘快趕去比賽現場。

跟著東方豪宇的腳步走出去沒多遠,秦菲突然頓住了腳步:「先等一下,我們走了,秦……我的經紀人怎麼辦?」

秦瓊跟東方豪宇默契地對視一眼,又不著痕迹地錯開了視線。

「別擔心,我已經安排人手帶他離開這裡。」東方豪宇改為牽著秦菲的手,拉著她往前走去。

秦菲還是有些不放心地扭過頭,安撫道:「秦海,你不要擔心,我在外面等你……隨時保持聯繫。」

「秦海?」

秦瓊有些懵然,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而且他的頭像是小雞啄米似的一個勁點個不停,「嗯,我沒事!你們先走……」

值得欣慰的是秦菲還是蠻在乎他的,否則剛才就直接跟著東方豪宇離開了。

秦菲的眼睫毛微微顫抖著,很顯然被秦瓊這幅呆萌可愛的模樣給搞笑了,唇邊泛著淡淡的笑意。

東方豪宇凝視著秦菲,眼神多少泛起些許無奈,這個小女人,她現在是自身難保,卻還有心惦記著她的冒牌經紀人?

走出值班室,秦菲瞬間被眼前壯觀的一幕給驚嚇到了,下意識地往東方豪宇的身邊靠近。

餘光瞥見了秦菲的反應,自然是給東方豪宇平添了幾分無法言喻的成就感。

不知何時,從值班室的門口一直延伸到這棟大廈的門口,東方豪宇竟然安排了眾多的黑衣保鏢守在過道的兩旁。

放眼望去,各個都是一襲黑色西裝,只需要看上一眼就會給人一種兵臨城下的窘迫感。

這還不算什麼,凡是圍觀的工作人員都被攔在了大廳的一個角落裡,而大門口的記者們全都被保鏢們給控制了起來。

毫不誇張的是秦菲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看這些保鏢的架勢,估計不會低於五六十個吧?

「嫂子,只要有我在,就會保你安然無恙!」東方豪宇對秦菲寵溺一笑,電子式的玻璃門應聲敞開。

突如其來的冷空氣讓秦菲禁不住地瑟縮了一下,下一刻就感受到東方豪宇那件帶著溫暖氣息的西裝外套披在了她的肩頭。

秦菲心懷感激地看著眼前的高大男人。

此刻東方豪宇唇邊的笑是如此溫潤,猶如帶給她溫暖的西裝一樣,還有來自他身上淡淡麝香的氣味。

倘若不是這淡雅的麝香氣味提醒著她,秦菲都會恍惚地以為是東方玉卿在充當護花使者的角色……兄弟倆笑起來的神情還真是如出一轍。

微風拂過,吹亂了秦菲的長發,遮擋住一側的臉頰。

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秦菲慌亂地錯開自己盯在東方豪宇臉頰上的視線,假裝去整理頭髮。

恰巧東方豪宇也伸出了手,因此兩人的手就這樣不期而遇在秦菲的臉頰上。

觸碰到的那一刻,讓東方豪宇忍不住喟嘆,簡直是個勾人魂魄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