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

那阿彪就在碰到沈義的一瞬間,沈義直接一個華麗的轉身,一掌拍在了阿彪的拳頭上。

只聽“嘎吱”一聲。

見阿彪的手腕,便是以九十度的方式朝後翻了個朝天肚!

“啊!!!”

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響徹整個包間。

斷了!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不是震撼沈義的手段多麼高明。

而是震撼於沈義打斷了阿彪的手腕!

現場姚齊晟可還是有十幾個人呢!

他們怎麼跑?!

果然。


下一秒,包間的門口便是被五六個大漢給堵住了。

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沈義!你個王八蛋!”

龍翔宇當即就嚇尿了褲子。

沈義這樣做,無疑是把姚齊晟的怒火徹底點燃。

帝王一怒,他們都得陪葬!

“好!很好!”

姚齊晟殘忍的笑着點了點頭,“你很有種!”

wωw• ttk an• c o

“你準備好,怎麼死了嗎?”

….. 姚齊晟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感毛骨悚然。

然而沈義卻是絲毫不以爲然。

以前,他爲了其他事情,比如母親他可以暫時隱忍。

但是眼下形勢,已經不允許他隱忍了。

夏靜竹不值得自己庇護。

但是李馨是個好女孩。

前世暗戀自己無果,自己不能把她交給這羣畜生。

“你們一起上吧!”

沈義拉開架勢,目光炯炯。

“好!很好!好久沒有見到過你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姚齊晟陰狠的笑了笑,然後擡手示意,一羣大漢齊齊的朝沈義圍了過來。

“躲進去,別出來。”

沈義給了李馨一個眼神,示意讓她躲到桌子底下。

李馨自然是不願意,當即就抄起一個酒瓶要幫襯沈義。

然而卻是被沈義擋了回去,直接將他摁在了酒桌下面。

剛一擡頭,那些大漢的拳頭就已經朝着他飛過來了。

沈義不慌不忙,直接歪頭躲過。

然後一把抓住另一個打來的拳頭,利用太極的力量,化解力道,然後直接將他丟了出去。

轟。

砸倒了四五個人。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

其他人也是朝着沈義撲了上來。

沈義邊跑邊打,這個包間還算寬敞。

空暇之餘,沈義也曾向夏靜竹方向撇過一兩眼。

果然。

夏靜竹完全沒有在關注她的生死,甚至已經悄悄地解開了自己上億的拉鍊,意圖事後去勾引姚齊晟。

這一刻,沈義的心死了。

接着這怒火。

沈義直接抓住了一個大漢的頭髮。

全身爆發出了一股子剛猛之力。

太極的硬性功夫噴涌而出,直接將那人的頭皮撕爛。

緊接着,三拳兩腳,又將旁邊的兩人解決掉。

此刻,屋內站着的打手,只剩下了五六個人。

但是他們此刻都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啪!”

“啪!”

“啪!”

姚齊晟方向傳來了一陣鼓掌聲,見姚齊晟非但沒有害怕,甚至還邪笑的鼓起了掌。

“不錯不錯!身手着實了得!”

他讚歎着,指了指沈義背後的方向,“你保護得了你自己,但是你顧得了她們嗎?”

沈義聞聲猛然回頭望去。

見夏靜竹已經被一個大漢給嘞住了脖子。

“沈義!救我!救我!!”

夏靜竹嗷嗷嚎叫,但是她那領口的花白也是露了出來,落在沈義眼中極其的刺眼。

呵呵。

女人。

姚齊晟見沈義不表態,也是冷冷的笑了,“好!是個男人!她你可以不在乎,但是另外一個人呢?”

他說着,又指了指沈義另一個邊的方向。

只見李馨已經被另一個大漢給挾持在了手中。

伴隨着的是一聲慘叫,李馨直接用一個碎了的啤酒瓶扎破了那人的手。

鮮血淋漓。

“沈義!你不用管我!快走!”

李馨嘴角含着鮮血,一身英姿。

這與她日後在娛樂圈的形象簡直是天差地別。

誰也不敢相信,日後娛樂圈出了名的當家小花旦,居然此刻硬的像一個英雄。

“媽的臭**!再亂動我弄死你!”

阿彪惱火的直接把一個碎玻璃卡在了李馨的喉嚨上,絲絲鮮血溢了出來,只要再稍稍用力一寸,李馨的喉嚨便就會被割破,命喪黃泉。

“怎麼?怕了?”

姚齊晟殘忍的走到了沈義的面前,一身狼性,笑的很是恐怖。


“你如果不想讓她死,就乖乖跪下,把我的鞋底舔乾淨!”

“勸你不要亂動!敢亂動,她就死了!”

阿彪說着手中碎片更近了一點。

沈義面色緊繃,沒有說話。


“弄死他!弄死他!”

此刻龍翔宇一羣人也在這幸災樂禍,幾人已經偷偷地爬到了房間門口,只要機會合適,他們會第一時間逃出這裏。

“哈哈哈,跟我鬥?!你還太嫩了點!老子可是姚齊晟!”

就在姚齊晟張口大笑得意的時刻。

沈義直接一個漂亮的轉身,手中藏好的紅酒木塞直接應聲飛出。

“咚!”

木塞以至少一百斤的力道,直接砸在了阿彪的手腕上!

噶擦!

阿彪另一隻手腕也是斷了!

他手中玻璃碎片還未落地,沈義便已經轉身回去,持一把水果刀,將姚齊晟挾持在了手中。


“別動!”

沈義冷聲,全場都是驚了。

風雲變幻太過迅速,現場他們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