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得罪了羅成一次,他們趙家就已經做出了天價的賠償,這次趙強竟然還死性不改!

察覺到了趙天龍的目光,趙強無奈的擡頭:“爸,我真沒幹什麼……”

趙天龍狠狠的瞪了趙強一眼,這才走進了包房裏面。

嘴角慢慢浮現一抹和善的笑容,輕聲問道:“羅先生,不知道犬子這次怎麼得罪您了?”

“有什麼事情羅先生但說無妨,我一定給羅先生一個完美的交代。”

上次合作的事情趙天龍已經拖到了現在,本來還抱着僥倖心理。

可沒想到……


羅成平淡的開口:“沒什麼跟我老婆說的麼。”

曲筱雅俏臉一紅,並沒有反駁,不過心中卻有些疑惑。

趙天龍跟她說什麼?

趙天龍一愣,很快便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的表情。

隨後輕笑着對着曲筱雅說道:“羅夫人,上次的事情實在是抱歉,是鄙人失職!真的對不起!”

話語,很是誠懇。

不過他也不敢有什麼不好的態度。

曲筱雅懵了,跟慕詩涵對視了一眼這才輕輕開口:“你……你對不起我什麼啊?”

趙天龍臉上愈發的尷尬:“上次那個……陳生,本來是我派去跟貴公司合作的,可是沒想到那個畜生……”

話沒有說完,曲筱雅也已經明白了。

那天的記憶雖然並不完整,但是也大概記得一些,俏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怒意。

不過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多說無益。

但是對於趙天龍說合作的事情卻有些詫異。

“你是鼎豐集團的?”

曲筱雅疑惑的問道,黛眉微蹙。

慕詩涵同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明白這裏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盧聘婷心中更加的疑惑。

鼎豐集團她也聽說過,只是沒想到羅成竟然跟這種大公司還有來往。


心中對於羅成愈發的好奇。

怎麼看羅成也並不像是有錢人,可羅成卻始終給人一種 非常神祕的感覺。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 盧聘婷嘴角緩緩露出了一抹皎潔的笑容,心裏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趙天龍無比汗顏,說了半天沒想到曲筱雅竟然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對着曲筱雅輕輕抱拳,客氣的說道:“曲小姐,鄙人就是鼎豐集團的董事長。”

“也就是趙家的家主,趙天龍。” 此話一出,曲筱雅瞬間呆愣。

慕詩涵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震驚的表情。

鼎豐集團她們自然無比熟悉,可是沒想到眼前的竟然就是鼎豐集團的董事長!

而且,趙天龍怎麼會跟羅成有交集?

曲筱雅剛想開口,卻猛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跟慕詩涵對視了一眼, 慕詩涵的眼神裏面同樣閃爍着驚訝的光芒。

趙天龍跟羅成……合作?

二女這才反應了過來。

本來她們還在疑惑爲什麼這種時候會忽然有個公司跟雅緻集團合作。

不過她們想到了所有原因也沒想到竟然是羅成聯繫的。

曲筱雅更加的愧疚,慕詩涵臉上也不自然了起來。

想到那天自己說羅成甩手掌櫃的事情,心裏面就忍不住一陣汗顏。

二女心中複雜,不過臉上卻並沒有表露什麼。

曲筱雅嘴角露出了一絲輕笑:“原來是趙先生,您好。”

趙天龍心中滿意,還是客氣的說道:“曲小姐客氣了,只要您不怪罪就好。”

“那個畜生也已經被羅先生……狠狠的懲罰了, 下半輩子應該只能在病牀上度過了,還望曲小姐能夠消消氣。”

這句話,再次在二女的腦海之中炸響。

心中愧疚的感覺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

羅成不但找到了合作伙伴,那天還將陳生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可笑的是她們竟然還以爲羅成去跟盧聘婷開房去了!

一切的一切都慢慢清晰了起來,曲筱雅的記憶也慢慢的浮現。

曲筱雅貝齒緊咬,慕詩涵臉上也滿是複雜。

羅成並沒有在意,輕輕開口:“上次的事情過去了,這次你兒子也並沒有招惹我。”

門口的趙強無比驚喜,心中狠狠的鬆了口氣。

趙天龍疑惑的開口:“那羅先生叫我來是……”

羅成平淡的說道:“想問問趙先生什麼事情耽誤,遲遲不來找我們合作。”

趙天龍心中一緊,大腦飛速運轉,故作愁容的開口:“羅先生,您是不知道啊,爲了跟雅緻集團合作我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啊。”

羅成的眼力,怎麼會看不出來呢,輕輕開口:“怎麼回事。”

趙天龍連忙開口:“上次羅先生找過我之後,朱天恩就來找我了,想要將我拉攏到他們陣營裏面。”

“羅家已經敗了,現在只能用一些特殊產業苟延殘喘。”

“如果不是因爲羅先生,現在我也只能順從朱家。”

羅成輕輕點頭:“爲什麼沒跟朱家合作。”

趙天龍露出了認真的表情:“當然是準備跟羅先生合作,不過不管怎麼說朱家實力擺在那裏,我也不敢太明目張膽。”

曲筱雅和慕詩涵暗中撇嘴。

她們這種不是很懂人情世故的都能看出趙天龍的虛僞來。

羅成並沒有理會,繼續開口:“現在羅家如何了。”

趙天龍一愣,這纔想起來羅成也是羅家的人。

沉吟片刻,這纔開口:“羅家現在四處拉攏聯盟勢力呢,不過沒有人敢跟朱家作對加入他們。”

“而且聽說……”


羅成眉頭皺起。

曲筱雅和慕詩涵也紛紛豎起了耳朵,對於這件事情還是比較好奇。

趙天龍繼續開口:“聽說羅家最近似乎跟盧家有點來往,不過以盧家的實力就算真的幫助羅家了,恐怕也不夠朱家塞牙縫的。”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寒芒。

羅家,真的找了盧家!

事情已經按照他預料的那個方向發展了,接下來的事情忽然簡單了起來。

然而還沒等羅成說些什麼,旁邊忽然想起了一道不滿的聲音:“什麼叫不夠給朱家塞牙縫的!”

“我們盧家怎麼了?我們盧家家大業大,他們朱家多大的牙能塞牙縫啊!”

衆人一驚,回頭看去發現盧聘婷俏臉上面滿是怒火,靈動的眼眸裏面也閃爍着陣陣怒意。

曲筱雅和慕詩涵露出了驚訝的目光,沒想到盧聘婷竟然是盧家的人。

很快,曲筱雅眼神裏面再次閃過了一抹複雜。

看了羅成一眼,心中那愧疚的感覺愈發濃郁。

趙天龍也非常詫異,不解的開口:“這位女士……”

盧聘婷根本沒給他機會,傲嬌的開口:“女士什麼女士!本小姐還未成年呢!”

“你個老頭會不會說話?不知道我們盧家的實力就不要胡亂開口!你問問朱家敢得罪我們盧家不!”

雖然對旌城盧家不滿,但不管怎麼說盧聘婷也是盧家的人,聽到了這種話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趙天龍懵了,沉吟了半天這才反應了過來。

盧聘婷竟然是盧家的人?

不過趙天龍倒是並沒有什麼畏懼,一個盧家還不至於讓他害怕的地步。

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朱家還真的不敢動盧家。

趙天龍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笑容,客氣的說道:“不好意思啊,鄙人不知道這裏竟然還有盧家的人。”

盧聘婷眼神中怒火更加旺盛,冷聲喝道:“不知道就可以亂說了?我要是告訴盧家,我保證你們這個什麼鼎豐集團也會消失!”

她的話並沒有吹噓,可趙天龍卻並不相信。

趙天龍的眼神也陰沉了起來,低沉的開口:“小丫頭,要記得天外有天,你們盧家還沒有強到朱家那個地步!”

盧聘婷更加的惱,指着趙天龍呼喊道:“你……”

還沒等說完,直接被羅成給打斷:“夠了。”

盧聘婷不滿的瞪了羅成一眼, 憤憤的坐在了一旁。

趙天龍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也沒敢多說什麼。

羅成再次輕輕開口:“其他消息還有沒有。”

趙天龍搖了搖頭:“羅先生,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羅成心中也清楚,輕輕開口:“合作的合同籤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