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速度很快,在地鼠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便將一群地鼠給滅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之解決了!

紫夜雖說沒有看到他們是怎麼動手的,但是身體還是處在繃緊狀態之中。

而此時紫夜的模樣,完全落在了龍訣三人的眼中。

「紫夜,你沒事吧?」龍訣竄上大樹,看到紫夜眼中的恐慌后,眼中滿是關切之色。

這樣的紫夜,還真不多見,他似乎從未看到紫夜有這樣一幕過。

「我…」話未說完,紫夜便覺得一陣頭暈,立馬將身體靠在大樹枝上,但是臉色依舊是慘白一片,尤其是在聞到龍訣身上的血腥味后,她忍不住嘔吐起來。

「嘔…」紫夜實在是忍不住了,就這麼吐了出來。

她一吐,頓時讓龍訣的俊眉皺了起來,倒不是因為紫夜對著他嘔吐,而是他覺得奇怪。

「紫夜,出了什麼事?」看到紫夜這副模樣,龍訣更加靠近紫夜。

他一靠近,紫夜吐得更加歡快了!

「難道她聞不了血腥味?」路展鵬和花無言此時也竄山了大樹,一竄上大樹,紫夜吐得更加歡快了。

「不會啊,她殺人的時候那血腥味多濃啊,沒見她嘔吐啊!難道…莫非…」花無言說話間,眼神突然化為利刃,射向龍訣。

「幹嘛看我?」花無言的眼神太過犀利,讓龍訣有些怪異,一時間倒是沒有反應過來。

龍訣沒有反應過來,不代表路展鵬沒有反應,聽到花無言的話后,他的眼神也變得詭異起來。

「你個人渣!」路展鵬突然間暴起,朝著龍訣攻擊而去。

路展鵬的突然暴起,讓龍訣有些莫名其妙,人渣?他哪裡像了!

對於路展鵬的攻擊,龍訣當然出手抵擋,路展鵬此時可沒有任何留手,那攻擊的速度可是又快又狠,要不是龍訣反應靈敏,說不定就被他攻擊重了。

「路展鵬,你發什麼瘋?」龍訣擋住路展鵬的攻擊后,眼中也有了怒火。

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但是現在,卻在不知所以的情況下,他向他攻擊,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再者,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可不是平時,就算有仇,也要出了鳳凰谷再報。

「龍訣,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對紫夜…」伸出魔爪,這四個字,他實在是無法說出口。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龍訣會是這樣的人,紫夜還只有十三歲,在他們的眼中,她還是一個小女孩,雖說在這個大陸上,不乏有十三歲當娘的,但是他們卻不一樣。

修鍊之人,如果在沒有及第之前,被破身的話,修為很難長進,這才是路展鵬發飆的真正緣由。

當看到紫夜嘔吐不止時,他們的聯想力就開始發揮了,在他們的印象中,紫夜可不是被一些東西能夠嚇到的,自然地,能夠讓紫夜嘔吐不止的原因,便是龍訣了。


不得不說,這兩人的聯想能力是一絕的!

她只是嘔吐不止而已,他們居然聯想到了這一塊,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對紫夜怎麼了?我怎麼了?」龍訣被路展鵬的話,說得莫名其妙,直到此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實在是,他根本沒有往那一方面去想。

倒是一旁嘔吐不止的紫夜聽出了他們的話外之音,一聽這話,她真是哭笑不得了。

她是真的沒有想過,他們的聯想能力會那麼好。

「我只是身體不舒服罷了,和龍訣沒有任何一點關係!」紫夜怕自己再不解釋的話,這三個小夥伴就要大打出手了。

「什麼?你身體怎麼了?」一聽到和龍訣沒有關係,花無言頓時就放棄了龍訣來到紫夜身旁。

可惜,還不等他靠近,紫夜的嘔吐聲便響了起來。

這一下子,讓花無言愣住了!

難道他的靠近讓她難受,以至於她都要嘔吐了!

「你們身上的味道讓我難受!」終於紫夜說出了關鍵的一句話,而這句話落,大樹上便沒有三個人的蹤影。

與此同時,紫夜祭出了身體內的焚世金焱朝著底下揚去,揮手之間,底下的地鼠全部灰飛煙滅,一點渣都沒有剩下!

終於,空氣變得潔凈起來,她也不再有任何嘔吐現象。

只是,良久過後,紫夜未見到龍訣三人回來。

一個時辰后,三個男人終於出現在紫夜的視線之中,只是,他們臉上那一塊又一塊的青紫是怎麼回事?

「哼!」三個男人齜牙咧嘴,一副仇視的模樣,似乎在他們的眼中,他們再也不是親密無間的朋友,而是畢生的仇人般。

這短短一小時所發生的事情,倒是讓紫夜好奇。

雖說好奇,不過,她也不會化身為好奇寶寶,詢問發生之事。

「紫夜,你沒事了吧?」路展鵬看到紫夜的臉色已經恢復過來,雖說還是有那麼一絲蒼白,但是這白里卻有了一絲紅暈,讓紫夜整個人看上去更加漂亮了。

「她會有什麼事,只是嘔吐而已,又不是懷…唔…」龍訣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花無言的手給堵住了,那急切的模樣,正是印證了此地無銀三百兩!

紫夜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姑娘,其實,先前龍訣未領悟到的意思,她早已領悟到了,只是沒有說出來,而現在,顯然龍訣也察覺到了,這或許就是他們大打出手的原因。

不過,倒是讓紫夜好奇的是,他們三人都是修鍊之人,這傷可不是一般修鍊之人所會造成的,顯然,他們三人是沒有用上靈力,而是直接拳打腳踢。

也怪不得,龍訣受傷這麼眼中了,這一張俊臉上,可是沒有一處完好,可見,路展鵬二人是卯足了勁,儘是往龍訣的臉上揍去。

他們現在這副模樣,如果讓其他女子看到的話,或許還真的會將隔夜飯都嘔吐出來。


這青青紫紫的樣子,實在是不忍直視!

「拿去擦擦!」為了眼睛不受荼毒,紫夜拿出了一瓶裝有仙湖水的玉瓶,當然,這仙湖水是被紫夜稀釋過的,如果是沒有稀釋的仙湖水,那效果不要太神奇。

為了不引人注意,她將仙湖水稀釋,即使這樣,仙湖水強大的功效還是顯示出來。

用仙湖水擦拭過的地方,他們便感到一陣清涼,繼而他們便發現先前的紅腫很快就消失了,一張俊臉也慢慢恢復過來。

「你們說誰有那麼大本事可以驅動地鼠,要在地鼠之中,投放下致幻毒藥?」休息了一陣后,龍訣將問題說了出來。


這事情太古怪了,如果不將事情弄清楚的話,恐怕寢食難安。

「其他三國之人應該不會!」路展鵬也是皺著眉頭,這一次發生的事情太過讓他們訝異,如果不是紫夜所說,他們定然不會往這一方面去想。

雖說他們也看出地鼠的怪異之處,但是絕對不會想到有人控制了地鼠,而控制地鼠的原因是致幻毒藥!

「為什麼三國之人不會?」這句話出自紫夜之口,難道三國之人就有這麼好的品種?

「一般而言,被挑選出來的人,絕對不會是邪修,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誅之,一旦被發現的話,那麼天下必會舉起之力,將之滅殺,所以,其他三國之人中,不會有邪修。

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麼這個國家也會被其他國家聯合起來,誅殺!我相信,三國的皇者都不是沒有腦子的人,所以,這一次,斷然不會有邪修混入到這些人中!」龍訣自我分析道。

「你就認定是邪修所為嗎?」要知道,她可是從未說過這些是邪修所為。

「什麼?」紫夜的話,讓在場三個男人一愣,眼中滿是怪異之色。

「難道下毒,就一定是邪修嗎?」這三個男人的思想倒是簡單,難道會下毒的人就一定是邪修嗎?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似乎她也可以被認定為邪修。

「這一次,難道不是嗎?」紫夜的話,讓龍訣三人的眉頭微微皺著,如果不是邪修所為,而是其他三國之人的話,那麼這一次,他們青龍帝國危急了。

「不是,這一次不是邪修所為,是人為!」這不是第一次紫夜如此之說,似乎一開始紫夜便是說人為。

邪修,在眾人的定義中,已經不是人類了,雖說他們也是人類,但是自古正邪不兩立,這些墮入邪道之人,不再稱之人!

「怎麼會這樣?」花無言有些震驚地看著紫夜,對於紫夜的話,他倒是無條件相信著,這不,在聽到紫夜的話后,他久久不敢相信。

「這次的鳳凰谷之行,很兇殘哈!」紫夜看到三人震驚的樣子,眼中閃過一抹好笑。

如果是路展鵬和花無言這般震驚,她倒是沒有任何感覺,畢竟,他們不是殺伐果斷之人,但是龍訣這副樣子,就值得深思了。

龍訣,一個被稱之為戰神的男人,在戰場之上,可是所向披靡,調兵遣將,揮斥方遒,那絕對是一人物,對於人性,應該早已摸透,但是現在,他卻是被一副被震驚到的模樣。

顯然,他是沒有意識到這一次歷練,根本就是無形的戰鬥,如果此時,還沒有領悟到這一次歷練的深層次含義的話,那麼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紫夜這句話,可是有很多重意思,聰明如他們,根本不需要她多說,他們就可以領悟到。

果不其然,幾分鐘后,他們的情緒就恢復過來,不過,龍訣的神情還是有些怪異的。

「龍訣,四國爭霸賽,應該不止是為了證明哪一國強吧,還有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作為青龍帝國的高層,龍訣一定是知道一些他們所不知道的事情。

「秘境,神龍秘境!」龍訣看著紫夜,幽幽地吐出了六個字,六個讓他們引人深思的字。

秘境,一般都是強者隕落之地,那裡充滿危機以及契機,如果運氣好,或許會得到強者傳承,當然如此運氣不好的話,死亡是必須的,而且去最為主要的是灰飛煙滅,連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怪不得那麼兇殘了,原來是為了爭奪名額!」紫夜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相反,有些事情,她或許比他們懂得多。

進入秘境,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去的,必須有選擇,而四國爭霸賽,剛好給了他們一個借口,一個可以有選擇地進入到秘境之中的人。

「貌似,必須是年輕人啊!」紫夜又開口,這一開口,頓時讓龍訣臉色大變,有些驚詫地看著紫夜,顯然,紫夜這話是說道了關鍵點上。

「你怎麼知道?」既然這裡都是他的朋友,有些事情,他也不想瞞著,話已經說開了,那麼也不需要藏著掖著了。

「猜的,這不是很容易嘛,如果不是年輕人,那麼那些長老、老不死的,早已自己沖入到了神龍秘境之中,哪裡還會將機會留給我們!」紫夜,特意加重了「我們」二字,顯然是對神龍秘境很好奇。

要知道,機遇和挑戰並存,而她也正是需要這種機遇和挑戰。

她的實力必須要通過一次次戰鬥才能夠突破,所以,她需要這種刺激驚險的生活。

紫夜的「老不死」三個字,讓龍訣三人嘴角直抽,也就紫夜說的出這般的話,這種話,可是相當大逆不道,不過,為何他們會覺得這般暢快。

老不死,三個男人在心中暗暗說了一句,雖說無法說出口,但是卻覺得異常舒暢。

「進入到神龍秘境中,有幾個名額?」名額有限,他們必須要好好把握。

「二十個!」龍訣這一次,倒是沒有任何保留,在他說出神龍秘境后,他就不想有所隱瞞。

「還是挺多的嘛!」紫夜在說這句話時,唇角揚起,眼中滿是晶亮之光。

看到紫夜唇角之上的微笑,三個男人的身體不自覺地往旁邊挪移了開去……

「紫夜,天色不早了,我們洗洗睡吧!」

「花無言,你只是人話嗎?什麼叫洗洗睡吧!」

「就是,賤嘴,該打!」

……

花無言的一句話,頓時引來眾怒,紫夜看著扭打在一起的三人,眼中笑意更深了。

這般的打鬧真好!

曾幾何時,她也有過這般青蔥歲月,只是,那是建立在有目的之上!

想到這裡,紫夜放鬆的身體繃緊了,眼中的笑容不再,換上了一抹深沉,那濃重的黑色,比起夜空來說,有過之無不及。

好在,夜色比較濃重,三個男人並沒有注意到紫夜眼底閃過的那抹澎湃的殺意,以及淡淡的失落。

當初的一切一切,現在回想起來,是那麼不堪!

好在,上天待她不薄,又給了她一次重活的機會!

打鬧之後,四人便安靜下來,彼此找了一個地方,休息起來。

翌日,在一聲鳥叫后,四人睜開了雙眼,這一夜,其實四人都沒有睡著,他們只是安靜地在樹上打坐!

「紫夜,這個給你!」龍訣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包乾糧,遞給紫夜,他可是在空間戒指中準備了好多吃食。

「謝謝!」對於龍訣遞過來的乾糧,紫夜也沒有拒絕,雖說她自己也有準備,不過,不吃白不吃,吃了也不會變白痴。

正當四人吃得歡快時,一道慘叫聲從不遠處傳來,聲音之中的凄厲,讓人聽得毛骨悚人,不過,對於正在吃食的四人而言,倒是沒有任何影響,還是該幹嘛幹嘛,完全沒有去在意遠處發生的事情。

當他們將所有東西都吃入肚中,遠處的慘叫聲還是沒有停止,這麼經久不息的慘叫聲,恐怕戰況也是相當慘烈的。

只是,這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四人對視一眼,再度無動於衷,當他們從大樹上走下來后,便選擇了一個相反方向走去,完全避開了慘叫聲所傳遞過來的地方。

「叫得那麼慘,是為了引人注意還是其他呢?」雖說四人的年齡都不大,但是都是聰明的人,這不,花無言話一出口,其他三人便連連點頭。

其實,在聽到慘叫聲響起時,他們四人的腦海中皆是有這種想法的。

在鳳凰谷中,如果只有青龍帝國的人,那麼他們或許還會出手,至少龍訣不會這般放任慘叫聲持續的。

可惜,在鳳凰谷中,並不是只有青龍帝國的人,再者,此刻,恐怕青龍帝國的人還未走進鳳凰谷,所以,此刻,發出慘叫聲的並不是青龍帝國的人,既然如此,他們為何還要出手相救呢?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競爭對手,作為競爭對手,那真是少一個是一個,再者,就算要出手,也輪不到他們,其他國家可是派出了不少高手,隨行保護。

「嗷嗷嗷…」突然之間,在他們說話之際,狼聲響起。

在狼聲響起的那一瞬間,紫夜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身體也止不住地顫抖了一下。

「紫夜,你怎麼了?」龍訣沒有錯過紫夜身體顫抖,頓時,伸出手,握住了紫夜的手。

這一握,讓他的臉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好冷!

紫夜的手異常冰冷,一握上去,就好似握著一塊冰塊般。

這一剎那,龍訣的身體也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