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鎚子砸開一個大洞,鎚頭說道:「我們出去了!」這是一面冰壁,給他一錘砸開,狂風呼嘯的聲音頓時傳來。

眾人跟隨著鎚頭走了出去,在冰洞中,眾人已經繫上繩索,外面的大雪依舊狂暴,氣溫甚至比昨天還要低。


雷星峰跨出冰洞,就感覺到刺骨的風透入皮袍,哪怕他貼身穿著蠻牛皮甲,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股酷寒,他說道:「好冷!」

今天的溫度極低,雷星峰沒有辦法測量溫度到底有多低,但是他現在發現,自己都不敢睜大眼睛,只能眯縫著眼,就算這樣,那寒風過來,眼珠子都有點刺疼,他不得不將輪印力布滿臉部。

眾人低著頭,努力向前,這次雷星峰依舊拿著一面鋼製盾牌,抵擋迎面而來的雪片。

這一路非常的辛苦,期間又休息了幾次,直到天黑才找到休息的地方,而這次休息地點和冰大廳差遠了,勉強度過一夜,雷星峰感覺自己都要凍成冰棍了,必須不時的運用防禦罩,來抵擋酷寒,一直熬到第二天天明,按照辛兆侖的說法,還剩下半天的路途就能抵達目的地了。

一直走到下午,辛兆侖才說道:「好了,馬上就到了……他媽的,每次出來,都是如此的煎熬,再堅持一下。」

路上的有大塊大塊的冰,雷星峰這一路幾乎是跌跌撞撞的過來,他和其他人不同,鎚頭和狂斧是本地土著,早就習慣了這種地勢,其他人都是超過六環的真身,他們每一個人都會飛,就算這裡不能飛到高空中,可是他們踏空,腳就不會落下去,而是像踩在無形的地面上,直接就邁過去了。

雷星峰可沒有這種本事,他一腳踏空,立即就踩下去,所以深一腳淺一腳,無形中也拖累了整個隊伍的速度,瘋鷹想要背他,這次他沒有答應,這裡行走太難了,哪怕是八環真身的真人,也一樣不輕鬆,所以雷星峰寧願自己吃苦。

很快一行七人就來到一處山崖下,辛兆侖舉手示意眾人放慢腳步,他開始沿著山崖探查。

雷星峰道:「好像要到了。」

瘋鷹點頭道:「應該差不多了。」

沒多久就聽辛兆侖道:「我找到了……」

山崖有一道裂隙,整個山崖全都掛著層層冰凌,就算是山崖的裂隙,也同樣掛滿了冰凌,不注意看,根本就發現不了這道山崖裂縫。

辛兆侖道:「砸開!」

鎚頭和狂斧一起上前,輪起巨錘和巨斧開始砸裂隙掛著的冰凌。

很快兩人就砸出一條通道來。

雷星峰笑道:「哎,終於又找到避風的地方了,我真的有點怕這裡的風了。」他恨不得鑽到地下去,這裡的寒風的確讓人受不了,刺的全身都痛,他已經記不清用了多少次電弧,讓自己稍稍暖和點。

金大亞在後面突然冒了一句:「我也怕這裡的風!」

辛兆侖說道:「快點進來……這裡的風,嘿嘿,有個綽號,叫做穿頭風,透骨風,又叫殺人風!」

這道山崖裂縫中間是空的,只是無處下腳,因為下方的裂縫越來越窄,不小心就會將腳卡住,必須會飛才行,或者兩手支撐崖壁,才可能前進,當然,他們不用那麼麻煩,瘋鷹拉著雷星峰就飛懸在其中,鎚頭和狂斧也有辛兆侖和金大亞帶著,都不用落腳就可以前進。

片刻工夫,眾人就進入山腹,這時候已經可以行走了。


一團火焰飄浮在眾人前面,將四周照耀的一片通明,一路向下,雷星峰估計最少走了幾十分鐘,四周不時響起滴答聲,那是滴水的聲音,溫度也逐漸升高。

辛兆侖笑道:「終於到了。」

轉過一道彎口,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隱隱有紅光泛出,耳邊傳來低沉的轟鳴聲。

雷星峰道:「我,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呃,好熱!」


………………

第二更,我最怕就是上傳的那一刻,瀏覽器崩潰,那我也崩潰,哎,老天保佑,第二更,求票哦。 紅光大盛,雷星峰驚訝道:「岩漿流?」

辛兆侖道:「沒錯,這裡有一條地下岩漿流,呵呵,這條岩漿流可是通向四面八方,放心好了,這條岩漿流很安全,只要注意點,就不會有事,嗯,這裡有各種珍奇的材料,就看你的運氣了,有很多材料,都不是真人可以使用的,或者真人使用就浪費了。」

金大亞很難得的說道:「老辛,你是高階真人,眼光高……其實這裡還是有很多材料是阿峰他們需要的,只是……呵呵,阿峰不用到這裡來,也能換到或者買到這些材料。」

辛兆侖點點頭,他伸手拿出一張獸皮來,遞給雷星峰道:「傳給大家看看,這是這一帶產出的各種材料,能找到一樣算一樣,不過,其中這個材料……是需要大家重點關注的,也是我需要的材料。」

雷星峰對於材料的重要還沒有太大的認知,因為他很少需要,當然處於本能,他也收集能夠找到的任何材料,由於有輪藏空間,所以有很大的空間存放,不需要花費心思尋找放置物品地方,有東西就收起來,就因為此,等到他需要大量材料的時候,才沒有手忙腳亂。

碧牙絲?

雷星峰道:「這是什麼玩意?」在他的認知中,從來就沒有這種東西。

辛兆侖道:「就是這個!是一種材料,也就是這裡才有,產在這崖壁上,你們要幫我慢慢尋找,待會兒,我找到后,你們看一下就明白了。」

眾人答應了一聲。

岩漿流在深溝中,上方有岩漿凝結成的硬殼,其中有一部分坍塌后,露出下方緩緩流淌的岩漿。

也就是說眾人就行走在硬化了岩漿殼上,稍不小心也許就踩碎硬殼,掉入岩漿流中,所以眾人都是虛踩著,其實都飄浮在空中,當然,雷星峰,鎚頭和狂斧都有人拉著。

很快,辛兆侖就找到一處結實的地方,讓雷星峰三人站住,基本上距離岩漿流遠點的地方,大都是實地,辛兆侖說道:「順著這裡走,問題不大。」

沿著洞壁有一條挺寬的邊,都是岩石構成,不是岩漿硬殼,辛兆侖向前走了不遠就站住了,他說道:「有了! 至尊紅娘 。」

雷星峰快步上前,他來到辛兆侖身邊,說道:「在哪裡?」

辛兆侖等眾人圍攏過來,他指著石壁道:「這就是……」

黑色的岩石上,透出一絲絲的綠意,只是一眼,雷星峰就覺得很舒服,他說道:「有意思,有意思……很舒服的感覺,這就是碧牙絲?」

辛兆侖道:「不是,這是礦石,提煉后才有碧牙絲,大家記住這個感覺,順著感覺找,找到后……嗯,我挖出來給大家看看,就算是示範吧。」

取出一個不大的鎚子,輕輕敲擊,片刻,岩壁上碎石滾落,一個不規則的石頭落入辛兆侖的手中,他遞給雷星峰說道:「這就是礦石,比邊上的石頭堅硬多了,所以只要敲擊幾次,將四周的石頭震碎,就可以挖出這塊礦石了。」

這是一塊拳頭大的深綠色礦石,入手極其沉重,給雷星峰的感覺,絕對比黃金還要重,就那麼小小一塊礦石,足夠十來斤重,他說道:「好重!」

辛兆侖道:「提純了,更重。」

雷星峰點點頭道:「嗯,那我去找。」

辛兆侖說道:「如果你能找到一百斤到三百斤……就可以了,多餘的……你自己收起來吧,這玩意很難得,我相信你會需要的。」

雷星峰明白這也是自己的一次機會,他說道:「好,沒問題。」

瘋鷹和嗜虎都明白,自己是沒有機會用這種材料的,兩人都表示幫著雷星峰去挖掘。

至於鎚頭和狂斧是辛兆侖帶來的,所以他們兩人不管挖了多少,都是給辛兆侖的,兩人和辛兆侖早就達成協議了,金大亞同樣是幫助辛兆侖挖掘的,不過他和雷星峰一樣,一旦挖掘出足夠的碧牙絲,其餘部分是可以自己收藏的。

雷星峰還是第一次親自去挖掘地下礦石,等找到碧牙絲礦石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沒有合適的工具,他取出一根鋼矛,開始敲擊岩壁,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力量極大,根本就沒有費勁,就將岩石敲碎,很快就挖出第一塊碧牙絲礦石。

只有核桃大小的礦石,泛著綠色的光芒,雷星峰估計這麼一小塊礦石,足有兩三斤重。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尋找礦石,兩人比雷星峰能夠找的地方多,比如洞穴頂部,雷星峰就絕對上不去,他只能沿著洞穴邊,順著岩壁向前一點點摸索。

石洞中不停的傳來敲擊聲,眾人默默的尋找。

由於洞穴中極其炎熱,雷星峰只穿了一條褲衩和小背心,其他衣物全都收入輪藏空間中。

雷星峰偶然低頭,突然發現地面上有一串泛著綠意的石頭,他蹲下身來,不由得驚喜交集,他可以斷定,這裡最少也有十幾塊碧牙絲礦石。

叮叮噹噹的敲擊了一會兒,雷星峰就收穫了十七塊碧牙絲礦石,最大一塊足有蘋果那麼大,一塊就有二十來斤重,最小的一塊也有指肚大,一次收穫,最少一百多斤,喜得雷星峰眉開眼笑。

瘋鷹也挖掘到幾塊,只有嗜虎,有點愁眉苦臉,他找了幾處都是錯的。

雷星峰越挖越是興奮,他發現自己似乎有當礦工的潛力,別人找半天也找不到,他憑著直覺就能順利找到,也就是片刻時間,他又找到一處礦石所在,就在嗜虎挖到第一塊礦石的時候,雷星峰又找到七八塊。


碧牙絲礦石,說容易找也很容易,說難找那就真的很難,到目前為止,收穫最大的竟然是雷星峰,其他人,包括辛兆侖,也就挖掘到五六塊,最少的鎚頭和狂斧兩人,竟然一塊碧牙絲礦石也沒有找到。

慢慢的雷星峰就已經走出很遠了,這是一條很深的石洞,一路下去,雷星峰不時的發現,他暗自思忖:「奇怪了,不難找啊,我都已經完成了師兄交給的任務。」也就是短短几個小時,他就挖到了幾百斤礦石,沒有任何難度。

這時候,雷星峰發現了另外一種礦石,紅金。

紅金不是黃金,而是一種特別的金屬,有一些黃金的特性,但是比黃金珍貴多了,尤其是用在製造武器上面,紅金和碧牙絲不同,紅金在很多地方有產出,但是數量稀少,紅金是無法提純的,天然純度就是它的純度,看上去像是晶體,卻可以像金屬一般錘鍊。

紅金的天然體積很小,以砂礫狀存在岩石中。

所以雷星峰發現紅金后,顯得很高興,他將岩石敲碎,拿起一塊來仔細查看,就可以看到石頭外層顯出來的紅金,一粒粒的密集的出現碎裂石頭的表面。


紅金不用提純,只要將礦石放入鋼製的罐子內,用鋼杵用力捶打,紅金就會粘合在一起,只要漂去石粉,剩下的就是紅金。

雷星峰發現的紅金,是一條長達三米的礦帶,他一點點將岩石採集下來,直接收入輪藏空間中,花費了一個多小時,才算將這三米的礦帶採集乾淨,在岩壁上留下一條大石縫,足夠躺下兩個人了。

整整忙碌了一整天,餓了就啃點乾糧,渴了喝點冷水,一直到鎚頭和狂斧不停的喊餓,辛兆侖才召集眾人一起。

找到一個平整的地方,辛兆侖笑著問道:「收穫如何?」他心裡很滿意,僅僅一天時間,就挖到十幾塊碧牙絲礦石,還有其他兩種礦石,那都是偶然挖掘到的。

金大亞道:「我挖到八塊,差不多七十多斤吧,還算不錯。」

鎚頭很不好意思道:「我,我挖到三塊……都不大,呵呵。」他有點尷尬的笑著。

狂斧就更加不好意思了,他說道:「這個,那個,我挖到一塊……」

辛兆侖倒是沒有什麼不滿的,他說道:「這就不錯了,呵呵,阿峰,你挖了多少?」

雷星峰同樣不好意思,他不是不好意思挖少了,而是不好意思挖的好像比別人多的多,這要說出來,會不會被人打啊,他很是靦腆道:「成績不錯的……完成任務,沒有問題。」

至於瘋鷹和嗜虎是不用彙報的,他兩人是雷星峰的護衛,一切收穫都是雷星峰的,和辛兆侖沒有什麼關係。

辛兆侖鬆口氣,他說道:「我們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所以盡量多挖吧。」

雷星峰道:「我們帶了足夠的食物,在這裡停留久一點,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吧。」

辛兆侖道:「嗯,我知道,什麼時候回去,還要聽從鎚頭和狂斧意見。」

鎚頭道:「沒事,多停留一段時間沒事,只要不超過三十天,就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絕對不要超過三十天,最好二十天後就走,氣候要轉冷了……」

雷星峰不由得叫道:「什麼叫氣候要轉冷了?已經很冷了好不好!」

狂斧道:「氣候轉冷的意思,就是你受不了,那時候,你會凍死的。」

雷星峰道:「你們可以沒事?」

………………

重新上傳,太折騰人了,剛才傳上去,結果有被卡死,好不容易上來,發現果然沒有。第三更,求票。 鎚頭笑道:「我們可以四十天,甚至四十五天後走,但是你不行,所以這日期就是二十天走剛好。」

雷星峰立即就明白了,自己是最差的那個,這就是所謂的木桶理論,最短的那塊板子,決定了木桶可以放多少水,他無奈點頭道:「好吧,我拖累大家了。」

辛兆侖笑道:「二十天足夠了,其實有十天左右,我就可以收集到足夠的碧牙絲,你不用道歉。」

簡單的吃了一頓飯後,辛兆侖讓大家休息,不過,雷星峰依舊出去尋找礦石,就著短短大半天時間,他已經喜歡上了挖礦,能夠多挖一點算一點,以後未必有這個機會。

順著岩漿流一直向下,雷星峰也不知道這條地下岩漿流通向何處,也不知道有多深,好在沒有什麼岔道,就算有也不深,走幾十米就到底了,必須回頭重新回到岔路去,繼續順著走下去。

很快,雷星峰就發現走不過去了,洞穴邊的路突然消失,十幾米外才有路,這一段是空的,可以清楚的看到下方的炙熱火紅的岩漿,雷星峰苦笑,他不能飛,如果強行跳過去,他不是不行,而是怕出意外,他不知道自己的防護罩,可不可以抵擋岩漿,嘆口氣,他只能回頭。

沒走幾步路,就看到瘋鷹過來,他笑道:「怎麼了?」

雷星峰攤開兩手道:「過不去了……唔,鷹叔背我過去吧。」

瘋鷹上前幾步查看,不由得笑道:「好,沒想到路會斷掉。」

嗜虎說道:「我來背吧,找礦挖礦,我實在不擅長。」

瘋鷹點頭道:「好,你來,我去頂部挖,呵呵,我發現上面反而容易找。」

嗜虎蹲下身來背起雷星峰,他說道:「我就在你身邊吧,若是發現礦石,我來挖。」

雷星峰笑道:「其實挖礦……很有成就感的。」

嗜虎帶著雷星峰飛了過去,一段空著的缺口,一股炙熱的氣息,讓雷星峰不得不稍稍放出防禦,好在嗜虎的速度極快,幾秒鐘后,就已經越了過去。

才過來,雷星峰就發現了一條礦帶,長約七米,又是一條紅金礦帶,雷星峰笑道:「運氣真好,是紅金,虎叔,你來挖,我到前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