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想着,她也是偷偷的望了望林坤修長而勻稱的軀體,和他英氣逼人的側臉,不由的,俏臉之上,泛起了朵朵紅暈。

“嘿嘿,難道,今日老孃我不但可以手刃仇人,還要交桃花運了?!”

她一邊臆想着,旋即輕咳一聲,玉手攏了攏如瀑的秀髮,就欲走上前去,與林坤套近乎。

不過,還未等她邁步,就聽到前方傳來一道極其細微的聲響。

“嗝——”


這是?

她滾燙的心,微微一顫,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咯嘣咯嘣……”

而在她停下腳步的同時,又是一道奇怪的響聲,在前方響起。

她駭然的擡頭,就見高空之中的一個個原本焦急不安的神仙,此刻突然都極爲統一的雙目圓瞪,就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齊齊的望着林坤和躺着的王母“屍體”。

而那“咯嘣咯嘣”的聲音,卻正是從那裏發出的。

隨着那咯嘣咯嘣聲音的響起,林坤身前的各種仙藥,也是漸漸的減少。

終於,那足足數十味藥物,都是被林坤灌入了王母口中。


而隨着藥物被完全的灌入,那咯嘣之聲,也是終於停止了響動。

就在百花仙子看的一頭霧水,不知所措之時,突然,又是一道響亮的聲音,再次的在林坤之處,陡然間響徹而起,很是響亮。

“嗝——”

在那悠長的嗝聲響起的同時,肉眼可見的,王母那原本紙一般慘白的俏臉之上,居然漸漸的有了些許的紅暈。

而此刻的林坤,同樣是看呆了。

等他反應過來後,也是急忙的抱起王母,開始仔細的探查起來。

這一番折騰下來,王母不但臉色漸漸的紅潤起來,就連原本冰冷如玉的軀體,也是漸漸變得溫熱起來。

“難道,這些仙藥,真的可以這樣胡亂的吃?”

林坤眉頭輕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臉的驚異。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就感覺懷中王母的嬌軀,變得越來越燙,然後,居然一點點的發起光來。

林坤驚異的睜大了眼睛,眼看着自己和王母,被一團耀眼的白光,漸漸的包裹而進,遠遠望去,就彷彿一個巨大的白熾燈一般。 原本柔和明亮的光圈,將林坤和王母“屍體”,完全的包裹而進,漸漸的發出熾烈的光芒,直照的雲海之上的各方神仙,和不遠處的嫦娥、波波等人,都是一陣頭暈目眩。

一些境界稍弱者,都是眼前一黑,險些直接一頭栽下雲端去。

而那蓮步輕移,欲上前搭訕林坤的百花仙子,此刻也是陡然感覺到一陣頭重腳輕。

而且,她身體之中的三魂七魄,都彷彿是被什麼詭異的東西,給完全掌控了一般,居然隱隱的,有一種即將散開的趨勢。

“王母的八荒六合功之勾魂奪魄?!”

“難道,王母被治癒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按照方纔這小子的仙藥配比,她應該徹底被腐蝕,進而完全消散纔對呀?”

百花仙子見狀,一面急忙屏息凝神,開始竭力穩住自身,一面死死的盯着那刺目的光圈,滿臉的不可置信。

“嘿嘿,這下,可是有好戲看了……”

“居然是混沌彩虹橋?這小子,還真是氣運大爆炸啊……”

“陸壓道兄,看來,你這是找了個好苗子啊!”

不知何時,身着寬袍大袖麻布衣,足蹬耐克運動鞋的赤腳大仙,已然是來到了瑤池偏殿上空。

當他的目光,觸及那耀眼奪目的光圈,和驚慌失措的百花仙子時,不由的微微一笑,喃喃自語道。


各路神仙聞言,一個個都滿臉疑惑的望了一眼滿臉帶笑的赤腳大仙,又看了看八卦輪盤之上的刺眼光圈,頓時,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這……明明就是一巨大的夜明珠,和老頭你說的什麼彩虹橋有半毛錢關係嗎?

這赤腳老兒,莫不是老糊塗了吧?

不過,就在衆人都滿臉疑惑之時,突然,就見不遠處驚慌失措的百花仙子,居然整個的身體,一點點的分解開來,須臾之間,化爲了一個個奼紫嫣紅的花朵,在八卦輪盤之上,輕輕的飄蕩而起。

“天吶!這……”

衆人見狀,盡皆大驚。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貴爲百花界界主,修爲達到恐怖的太乙境巔峯的百花仙子,居然被那小小的光圈,直接分解掉了。

“咱天界之中,這樣宏大的場面,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

“看來這小子,還真是咱天庭的變數啊!”

赤腳大仙見狀,卻是輕輕的捻了捻稀疏的鬍鬚,一臉微笑的喃喃自語道。

而在那百花飄散的同時,立於光圈之中的林坤,也是心念一動,一道清新悅耳的系統之聲,在他的耳畔緩緩響起。

“恭喜宿主徹底激活混沌彩虹橋!”

“此橋是一種極其玄奧的傳送設施,並且,在橋上穿行之人,可以獲得極其珍貴的修煉機緣,不但可自發的修補傷勢和法器,並且可以以七色祥瑞,洗練自身。”

混沌彩虹橋?!

難道,此刻我激活的,正是那廣寒宮上空,以功德之眼換取的另一種法器?

這特麼來的還真是時候啊!

光是聽這名字,就已經可見其非比尋常。

林坤聞言,精神大震,望着腳下俏臉緋紅,在五彩光芒的照耀下,傷口一點點癒合的王母,心中不由的樂開了花。

他沒有任何的猶豫,急忙自大褲衩中拿出手機,在那屏幕之上,狠狠的一指點下。

就在他一指點下的瞬間。

四周的時間流逝,都彷彿猛地停頓了一般。

而那已然五彩斑斕的光圈之上,則是光芒大盛,一縷縷色彩繽紛的光芒,開始急速的向四周擴散而去。

隨後……

林坤似有所感的抱起王母,猛地擡頭,望向上空。

就在他擡頭遙望的瞬間,腳下,璀璨光華陡然綻放!

一道七色的彩虹橋,自他腳下,陡然伸出,開始迅速的向着遠處蔓延而去。

就見它越過瑤池偏殿、越過瑤池仙宮、越過兜率宮、向着凌霄寶殿的方向,直掠而去。

而在它不斷延展的同時,橫抱王母,丰神如玉的林坤,也是翩翩而起,開始沿着這彩虹之橋,急速飛躍。

此刻。

剛剛晉升到太乙境初期的嫦娥、扶瑩等人,陡然間體內靈氣奔騰,剛剛穩定的修爲境界,居然隱隱的有了再次飆升的趨勢。

而云海之上,漢鍾離那被長眉真人刺穿的芭蕉扇,此刻,居然剎那間完好如初,而且,隱隱的泛出淡淡的紫色光芒,貌似連品級,都已然得到了提升。

不但是他,就連壽星的壽桃、風伯的吹風筒、雨師的行雲布雨法器、鐵柺李的柺杖,都是在這百花飄散,彩虹飛躍的感染下,變得錚明瓦亮,熠熠生輝起來。

如今,在這混沌彩虹橋架起的瞬間,就彷彿這天庭之中的所有物體,都開始潛移默化的發生改變。

而且,貌似這種改變,還要一直的繼續下去……

蒼茫的雲海之上,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各方神仙,都滿臉驚駭的望着這一幕,一時間,都不知該如何形容。

他們一個個雖然都是雄踞一方的神仙,對於各種特異景象和功能的道法,也都如數家珍,見怪不怪。

但是,如今眼前出現的這目眩神離的一幕,卻還是頭一次見到。

而此刻駕馭白毛獅子,自瑤池偏殿飛躍而起的多聞天王,遙遙的望着天際中不斷延伸的彩虹橋,臉龐之上,不由流露出驚駭之色,喃喃道:“這,這莫非就是……陸壓上神破去四大誅仙法陣,然後將它們融合,而煉製的混沌彩虹橋?!”

他畢竟曾經是如來坐前的大護法,見多識廣,雖然沒有親眼見到過,但對此也是有所耳聞。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彩虹橋之上,飛速前進的人影,滿臉的震撼:“這位少年,難道真的是昔日的陸壓上神?”

“他不但闖仙殿、滅金鑾衛、敗增長天王、收天帝道體,如今更是擄王母、滅百花、架虹橋。”

“這每一件,都是驚動天地的大事件。而他,居然在短短的一日之內,全都做了?!”

“難道……”

“他是不滿如今天庭的秩序,因此自九霄之上穿越而來,要重整天庭,再選天帝,進而掌御諸天?” 聽着耳邊傳來的呼呼風聲,感受着懷中身軀因呼吸急促,而起伏不定的顫抖,林坤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有一種溫潤之感,漸漸的自身體各處傳來。

混沌洗練?!

剎那間,林坤回過神來,心中不由驚詫的喃喃自語道!

於此同時,那之前被蟠桃仙果、瓊漿玉液、以及數十顆仙丹塞滿的身體,也是在這一刻,自發的開始淬鍊。

就見那被華麗青龍套裝包裹,修長而瘦弱的身體,居然漸漸的強壯起來,就彷彿那久旱的小樹苗,突然的被甘霖滋養一般。

而青龍袍包裹着的白皙軀體,也漸漸成了古銅色,並且,周身有刺目的光華閃耀而起。

林坤腳下速度不減,感受着身體之中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凝神靜氣,並且將那靈犀決二層的精神力,釋放到了最大,開始細細的探查起這身體之中的變化。

他知道,自己之前在身體之中攝入了大量的曠世仙寶,每一個,都是極其珍貴,如果長期在身體之中淤積,不但無法消化,反而會因爲滋補過剩,而引起上火、代謝紊亂等問題。

這種狀況如果長期下去,只怕會徹底的將這幅身軀,完全的摧毀掉,讓自己變成飄蕩在天界的幽魂。

而此刻混沌彩虹橋的自我錘鍊功能,卻是恰好可以將這些無上仙物,幫助自己很好的消化掉,直接的淬鍊到身體的四肢百脈中去。

這要是不出意外,經過此次的淬鍊,自己的這具身體,以後也會如五百年前的猴哥一般,火眼金睛、銅頭鐵臂都不在話下。

這可是大機緣啊!

必須要好好的抓住這機會。

林坤一邊想着,一邊以浩瀚的精神力,導引着穿胸而過的一縷縷彩虹,每一次的虹光映照全身,都是讓林坤的體魄,強健一分。

漸漸的,那修長而瘦弱的身體,胸廓隆起,正面和背面,都呈出V字型壘塊腹肌,大腿健壯,小腿腓部稍稍突出,在纖薄青龍套裝的包裹下,急速前進的林坤,愈發顯得陽光帥氣,英氣逼人。

就連一直假裝睡着,任由林坤橫抱着的王母,此刻都感覺四周青春氣息浩蕩,不由的秀目微微睜開,細細的打量起這個變得愈發英俊陽剛的少年來。

就在這片刻之後……

嘭!

伴隨着一聲不知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林坤的雙目之中,瑞彩綻放,有電芒迸射而出!

火眼金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