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寒光閃過,他的咽喉便是插上了一柄鋒利的狼牙軍刀!

砰!

另外一個MS-13組織的成員也回過神來,不過這時候方逸天的身體已經是沖了過來,方逸天握著手中的AK47的直接橫掃向了他的腦袋,緊接著,方逸天自下而上的一腳直接打斷了他的下顎顎骨,這個男子悶哼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方逸天沒有絲毫的停頓,緊接著他的身體朝著那間庫房內沖了進去,不過卻是雙膝跪在了地上的直接滑了進去——

砰!砰!

方逸天雙膝跪著滑進了庫房內,目光一閃,便是看到了右側的兩個手中拿槍的MS-13組織在威脅這地面上的人質,讓他們站起來,而那一刻,方逸天手中的AK47完全當手槍來使,迅速開槍,直接點殺了這兩個MS-13組織的成員。

半秒鐘不到的時間,方逸天手中AK47的槍口一樣,朝著庫房內僅剩下的一個臉色驚愕稍稍朝這邊看來,手中的槍也朝這邊一指的MS-13組織的成員!

噠噠噠!

那一刻,方逸天手中的AK47直接冒出了一連串的火花,直接將這個MS-13組織成員的腦袋打爆打碎,一蓬蓬的血花以及白花花的腦漿宛如天女散落,灑落一地。

其中一小半灑落在了幾個人質的頭上臉面之上,他們一個個驚恐的尖叫了起來,全身都立即戰慄不已!

呸!

那一刻,方逸天朝著地面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他媽的總算是成功了,有驚無險,這樣的遊戲還真是非常的刺激啊!

現在,他已經是有點當年執行任務時所經歷的那種驚險刺激的感覺了。

而後,方逸天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深邃的目光掃視著房間內的人質,顯然是在搜尋著什麼,最後,他的目光看到最里側的那道倩影的時候,他的臉色微微愣住了!

那一刻,這道倩影一雙燦若星辰的美眸也是在怔怔的看著他,那雙美眸上慢慢地浮現出了晶瑩剔透的淚花,楚楚動人,惹人憐愛! 「娘親,我醒來時候,白貂就不見了。」

許是自個出去玩去了。

「乖兒子,千萬不要帶他們出去。」韓若樰鄭重地說道:「不然會被別人捉去了。」

「娘親,貝兒知道了。」韓小貝摸了摸肚子說道:「娘親孩兒餓了。」

「乖兒子,」韓若樰啵唧一口后說道「娘親,現在就給你做兔子肉吃。」

韓若樰從骨戒空間里找出大姜,蒜,辣椒,開始在廚房鼓搗著她的美食。

香噴噴的兔子肉味快溢出來了,韓小貝坐在石桌前忍不住流口水了。

「小饞貓,」韓若樰把最後一個菜端上來后親昵說道:「乖兒子,楞著幹嘛快吃哦。」

「娘親,你看誰來了,」韓小貝雀躍的叫道:「林叔叔來了。」

只見一俊郎男子,肩上抗著一麻袋東西,腳步輕快的走進來道:「若樰,今日去鎮上換了些口食回來。」

「林大哥,這些口食都是你辛苦狩獵換來,我怎好意思收取。」

林浩峰時不時的接濟她們母子,韓若樰對他很是尊重。

林浩峰爽朗的笑道:「若樰,跟我還客氣啥!」

「這是鎮里有名的紅棗糕,我見那些姑娘,夫人愛吃,也買了些讓你嘗嘗鮮」

說罷把一小禮方盒放在桌子旁邊。

「林叔叔偏心,只給娘親禮物,不給貝兒。」韓小貝人小鬼大的說道。

「哈哈。」林浩峰把一串油紙包好的糖人遞給韓小貝說道:「你看叔叔給你帶了什麼好玩意。」

「糖人,糖人…」韓小貝開心的把糖人拽在懷裡

「還沒吃飯吧,快坐下一起吃吧。」韓若樰添加碗筷后招呼他道:「林大哥,又讓你破費了!」這麼多年承蒙他的照顧,林浩峰對她母子一直有恩情在。

「若樰,和我還說什麼客氣話。」

「林叔叔,這是娘親做的兔子肉你嘗嘗。」

韓小貝熱情得招呼道。孩子畢竟是孩子,依稀間忘了娘親前幾日嚇唬他的話語。

林浩峰傻笑著抓抓頭,吃完后,靦腆說道:「若樰做的什麼菜,都好吃。」

料是韓若樰現代沒談過戀愛,也明白這滿滿的情意,她只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吧啦碗里的白飯。

林浩峰時不時的替韓若樰夾菜,韓若樰一一吃下,韓若樰知道林浩峰是個好人,不可能一直待在她們母子身邊,耽誤他的婚事。韓若樰沒有想過男女感情之事,只想好好把韓小貝撫養成人。順便尋找那個殺千刀的負心男人。

林浩峰看著眼前這個溫婉美麗的女子,放下手中碗筷,像是鼓起勇氣說道:「若樰,我……。」

「林大哥,吃完了吧,我來收拾碗筷!」韓若樰怕是林浩峰說出什麼話來,連忙打斷道。

林浩峰知道韓若樰不想讓他難堪,所以故意打斷。

從第一次見到她,就愛上了她,他也知道自己鄉村野夫配不上韓若樰,昨日聽聞菊香春草嫂子提起此事,說韓若樰願意接納他,所以今日趕早就去趕了早市,買了些女子討喜的玩意,看來還是操之過急了。

「若樰,明日鎮上有集會,」林浩峰轉移話題道「我帶你與貝兒去逛一逛。」 「夢瑤……」

方逸天嘴邊喃喃叫喚了聲,而後便是笑了笑,眼中閃動著欣喜激動的光芒,大步流星的朝著庫房中最里側的冷夢瑤走了過去。

隨著方逸天一步步的走近,冷夢瑤的嬌軀完全是控制不住的微微輕顫了起來,一雙燦若星辰的杏眸中閃動著欣喜交加之色,眼眸中浮出的淚花朦朦朧朧,使得她看向前面的方逸天的身影也有點模糊重疊了起來。

那一刻,她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要不然,為什麼在自己想著這個混蛋的時候他就偏偏這麼及時的出現在自己的眼中?

「夢瑤……讓你受苦了!」

一聲渾厚極富磁性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接著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她那吹彈得破的白皙臉蛋,她便是心知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眼前的這個男人的確就是他——那個第一次佔據了她的身體也佔據了她的內心的男人!

冷夢瑤淚眼婆娑,竟是開始忍不住的輕輕抽泣了起來,曲線優美的嬌軀微微輕顫,口中囁嚅著,想要說什麼,可是在激動的情緒之下卻是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方、方哥……真、真的是你!我就知道,能夠這麼迅速衝殺進來的除了方哥之外沒有人能夠做得到!」

這時,一聲急促而又激動的聲音傳來。

方逸天回頭一看,臉上頓顯急切關懷之色,連忙開口問道:「王風,你受傷了?傷勢如何?小張也是受傷了?」

方逸天一看,便是連忙走過去將躺在床上的張羽扶了出來,張羽本是在昏睡中,被方逸天扶起來后便慢慢睜開了雙眼,目光睜開一看,臉色便是怔住了,他口中喃喃自語的說道:「方、方哥?我、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張羽,我們不是在做夢,方哥來救我們了。」一旁的王風語氣激動異常的說道。

「方、方哥,真的是你來救我們了?方哥,對不起,我、我跟王風都沒能保護好冷姐,這才……」張羽語氣激動而又帶著深深的歉意說道。

「說這些幹什麼?你們都儘力了,都是自家兄弟,不要自責了。你們的傷勢如何?還能撐下去嗎?」方逸天語氣一沉,問道。

「方哥,不用擔心我們,我們這點傷不礙事,反正死不了就是。」王風立即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我給你們解開繩索。」

說著,方逸天便是用手中的狼牙軍刀挑斷了王風與張羽身上的繩索,接著走到了冷夢瑤的身邊,看著她那張楚楚動人的白皙玉臉,心中泛起了一絲的疼惜之意。

「方哥,剛才我還在跟冷姐說一定是你來救我們了,果真不假。」王風激動說道。

「那當然了,我的女人出事了我豈能不管?還有你們這些兄弟,你們遇險我自然要過來。」方逸天一笑,便是將冷夢瑤身上的繩索給挑斷了。

「逸天……」

繩索挑斷的剎那,冷夢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口中嬌呼了聲,雙臂張開,直接撲入了方逸天的懷中,雙手緊緊地非常用力的抱著方逸天,生怕一鬆開手這一切就是一場夢境般的化為虛無。

「夢瑤,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不要怕,我就在你身邊。我說過,絕不會讓你出現任何的事,絕不會!」方逸天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冷夢瑤的後背,在她的耳畔柔聲說道。

冷夢瑤禁不住抽泣起來,緊緊地抱著方逸天,一張臉滿是淚痕,心中感覺到激動而又溫暖,就這麼的緊緊地抱著方逸天,都不願意鬆開手了。

這下,現場中的其他人質已經是反應過來,方逸天是來救人的,當即他們一個個便是臉色激動亢奮不已,紛紛開口說道:

「這位先生,您是來救我們的嗎?那真是太好了,能幫我把身上的繩索解開嗎?」

「哦,Mygod,終於有人來救我們了,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妻子跟孩子了……」

「感謝上帝,終於能夠獲救了!絕望中終於是見到了光明,我真是太激動了……」

…………

一個個人質便是紛紛激動無比的說著,有些人甚至是流出了眼淚。

本來他們已經是處在了絕望的深淵中,以為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光明,然而,卻是峰迴路轉,驟然之間方逸天宛如天神般的沖了進來,瞬間殺死了那些恐怖組織的人,讓他們一個個從絕望中看到了自由的曙光,他們心中自然是激動無比。

「喂,你怎麼還不過來解開我的繩索?你是美國軍方行動組的成員吧?你應該先把我們的繩子解開,護送我們出去。你的職責應該是保護我們的安全,還不明白嗎?」這時,方逸天後面的一個男子便是張口大嚷了起來。

方逸天的臉色立即一沉,轉頭冷冷的看向了這個男子,說道:「你說什麼?你他媽的再說一遍?我憑什麼要救你?我又不是美國軍方的人,你居然還訓斥我起來了?信不信我顯然就讓你永遠都開不了口?」

這個男子的話讓方逸天著實惱火萬分,他跟著他的兄弟冒險衝殺過來,這個男子竟然用這樣的口吻說話,彷彿方逸天有著什麼義務要救他一樣。

方逸天此言一出,現場中的一個個人質臉色都瞬間變色起來。

而那個男子接觸到方逸天那凌厲的目光后完全沒了脾氣,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整個臉面無力的聳拉下去,不敢與方逸天對視。

要知道剛才方逸天可是一路衝殺進來,當著他們的面將三個MS-13組織的人直接點殺,可以說,方逸天完全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他自然不敢多嘴說什麼。

而且方逸天表面了態度他並非是美國軍方的人,那麼方逸天更是沒有任何的義務要救他們,這一切就看方逸天樂不樂意了。

「逸天,還是把他們的繩索解開吧。他們都是被劫持的人質,救了他們也有好處的。」冷夢瑤已經是止住了抽泣聲,一雙眼眸看著方逸天,輕聲說道。

「既然你都開口了,那麼我就大發慈悲一次吧。」方逸天一笑,而後便是站起身,走過去將一個個人質身上的繩索解開了。

頓時,那些人質一個個便是對他感恩戴德起來,口中感激不已,那都是發自肺腑的真誠感激!

「你們跟在我背後,我護送你們出去,看我的手勢行動,我揮手讓你們走你們再走。」方逸天對著這十幾個被解救的人質說著,而後目光一轉,看向了王風與張羽,用華語問道,「王風張羽,你們兩個還可以走動吧?」

「可以,方哥不用擔心我們,現在我們說不定還能跟這個組織的人干一場呢。」王風一笑,說道。

方逸天一笑,而後看向了身旁的冷夢瑤,說道:「跟在我身後,明白嗎?」

冷夢瑤點了點頭,臉上泛著一絲甜美的笑意,這一刻她的內心踏實而又溫暖之極,有方逸天在身邊,她感覺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踏實安全,一點也不會擔心什麼。 「好耶,好耶,貝兒最喜歡玩了。」韓小貝捏著糖人捨不得吃道。

韓若樰放下碗筷,擦試著雙手說道:「也好,順便這裡有點多餘吃食,明日看看能不能換取些銀兩。」

韓若樰知道,自己沒有田地種植莊稼,光靠平時狩獵只能是勉強維持生計,若想要有格外收支,得另尋其他法子了。

翌日一大早村頭王大漢的馬車上就坐滿了前往郁林鎮趕會的村民,上車后韓若樰給了二十文錢,每人十文,王大漢也是靠這個維持生計。

怕顧及若樰名聲,林浩峰先一趟去了郁林鎮約好在某處等著。

韓若樰帶著韓小貝,尋了一處角落坐下。

郁林鎮地理位置極好,四通八達,離上京城不過百來里路,這裡每到初一十五都有大型集會,吸引附近很多村民前來此地逛會,交易。

韓小貝第一次來鎮上,不時的從掀開帘子從外張望,滿眼止不住的歡雀。韓若樰不時替他擦拭額頭上的汗液,愛戀滿滿的和他一一解釋著過往。

約莫半盞茶水功夫,馬車停在了一處酒樓旁,待大家下車約定好集合時間,就分頭去趕集會了。

韓若樰牽著韓小貝,憑著以往的記憶力,很快就找到了與林浩峰約定的地方。

遠遠的就看見一獵人模樣的男子不時地張望著。

「林叔叔,我們在這。」 位面之狩獵萬界 韓小貝親熱的叫道。

林浩峰迴頭頓時移不開眼睛了。

只見韓若樰頭上隨意挽一根木質簪子,身上穿得也是粗布衣裳,卻難以掩蓋韓若樰的天生麗質,令林浩峰不由得看待呆了,這是多麼美麗的女子呀。

「林大哥,你…你看我做什麼?」

韓若樰紅了一下臉,而後轉移話題道,「林大哥你今天把獸皮都賣出去了吧。」

自知失了禮數,林浩峰連忙回過神說道:「今日逛集人極多,不到半晌,都已賣完了的。」

「娘親,那是什麼?」

順著韓小貝手指地方,韓若樰看見一老翁,坐在木凳子上。旁邊擺一木箱,箱子上面用竹籤插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動物造型。

「乖兒子,這是面人。」

韓若樰走過去溫柔的說道:「你想要爺爺幫你捏什麼呢?」

「我要爺爺幫小貝捏一個可愛的小老虎……」

韓小貝說后。

老翁取一彩色麵糰,置於一竹籤上,開始靈活的捏試著,不小一會兒,一個威風鼑鼑栩栩如生的老虎誕生了,可把小貝兒開心壞了。

付了五文銀子后便變離開攤位。

走到一個賣女子飾品的攤位上,韓若樰簇步停足了幾秒,此攤位髮式全是手工製作,而且價格也不低。若是在現代必定價值不菲。

林浩峰停步,看見一翡翠簪子,只有像韓若樰這樣的女子配的上。

林浩峰偷摸著買下付錢了。

韓若樰一路走走逛逛,觀察這邊的格局,和商業模式。

「若樰,逛了這麼久,我肚子都餓了,咱們一起去吃東西吧。」

林浩峰拘謹道:「請不起吃你們大酒樓,只能請你們吃餃子。」 方逸天手中持著一把AK47,冷峻的臉上面無表情,眼中精芒閃動。

王風與張羽兩人則是從現場中被殺死的MS-13組織成員的屍體旁將他們的武器拿了起來,跟在方逸天的旁邊。

方逸天一見,便是忍不住的問道:「王風張羽,你們的傷勢怎麼樣?行不行?」

「方哥,你放心吧,我們沒事!」張羽一笑,說道。

「沒事就好。你們跟在我身後,我們一起衝殺上去,這一次龍大哥也過來了,還有我的兩個兄弟,他們正在上面殺敵。」方逸天緩緩說道。

「龍大哥也來了?那真是太好了。」王風當即一臉激動興奮的說道。

「那當然。你們出事後還是龍大哥找到了我,我就跟他一起過來了。兄弟永遠是兄弟,兄弟有難我跟龍大哥豈能不管?更何況這裡面還有夢瑤。」方逸天說著便是看向了冷夢瑤。

冷夢瑤一雙明亮的美眸也是看著方逸天,朱唇輕啟,展顏微微一笑,輕輕地的顧盼間,眼中便是流露出了萬千的情意。

方逸天笑了笑,接著目光看向了後面那些其他的人質,開口說道:「你們聽好了,一會兒跟在我的身後,腳步放輕點,看我的手勢行動!」

方逸天說著便是揮了揮手,他一馬當先的在前面走著,直到確認前方是安全的后才讓後面的人質跟上。

這些人質完全是將方逸天當成了主心骨,他們對於方逸天的話自然是唯命是從。

這一次可以說是方逸天給了他們重獲自由的機會,給了他們新的生機,他們心中對方逸天自然是無比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