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脆響,子彈並沒有沒入夏悠悠的身體,而是在碰撞到夏悠悠之後,發出脆響,掉在了地上。

即便是如此,也疼的葉宇一陣揪心。

「嗎的,敢傷我的女人,找死。」

葉宇暗罵一聲,急忙再刻畫出來幾個四級陣法,把夏悠悠給護在其中。

然後才來到夏悠悠身邊,查看她的傷勢。

發現並沒有什麼大礙,這才放下心來。

站起身子,四處掃了一眼。

確定那些狙擊的位置,葉宇甩出幾道銀針,發狠之下,直接動用了靈力,把那些人盡數擊斃。

「著火了,大家快來救火啊。」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邊傳來了驚呼聲。

跟著葉宇就看到聲音傳來的地方一陣青煙冒出,甚至還伴著火光。

著火?

葉宇不由得露出輕笑,巴頌並沒有拋棄他,看來自己沒有白救龍牙啊。

「什麼人?竟然敢夜闖我們金家,不想活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沖了過來。

人還沒到,就冷冷的呵斥道。

「金勝遠?你還沒死啊?」

葉宇認出來人,冷笑著說道:「那正好,今天把你宰殺了,也省的你在生出什麼幺蛾子。」

「葉宇?怎麼是你?」

金勝遠也是一愣,沒想到竟然是華夏國天目組織的隊長。

「你來幹什麼? 軍師威武 是代表你個人?還是代表你們華夏國?」

「不過我警告你,不管是代表你個人還是代表你們國家,既然敢夜闖我們金家,都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上,廢了他。」

金勝遠一揮手,跟在他身後的那幫子人立刻就沖向了葉宇。

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出手。

葉宇也不客氣,上前一拳,就打退一人,並把那人給打飛,吐血身亡。

金勝遠怔住了,這尼瑪什麼情況?

怎麼會這麼強?

他不是只有練氣第二層嗎?

剛剛那人也是練氣第二層的高手,怎麼在葉宇面前如此不堪一擊呢?

其他人也都住手了,怔怔的看著葉宇,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怎麼不動了?」

葉宇輕蔑的說道:「既然你們不出手,那就不要怪我先出手了。」

說完之後,葉宇就上前一步,再次攻出一拳。

「等等,葉宇,你先等等。」

金勝遠急忙伸手阻攔道:「你不是只有練氣第二層嗎?怎麼會這麼強?」

「別說廢話,耽誤時間。」

葉宇淡漠的說道:「有話就趕快說,不然等會我出手,你就沒有再次開口的機會了。」

「不要這麼猖狂,這裡畢竟是我們金家。」

金勝遠氣憤的說道。

這混蛋,也太囂張了,硬闖我們金家不說,還敢如此目中無人,真把我們金家當成軟柿子了嗎?

不過金勝遠也清楚,以他現在所帶領的人應該不是葉宇的對手。

所以他必須小心的周旋,拖延時間。

「葉隊長,是這麼回事,我愛惜你是個人才,而且還是華夏國天目組織的隊長,不想跟你徹底撕破臉。」

「更不想因為你去跟華夏國為敵,所以我想問問你,深夜來我們金家究竟是為了什麼?還打傷我們金家這麼多守衛,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啊?」

「呵呵,交代?」

葉宇冷笑起來,「你們金家做了什麼事情,難道你自己心裡沒有點筆數嗎?」

「現在跟我要交代,你覺得你配嗎?」

「你!」

金勝遠一瞪眼,沒想到葉宇如此蠻橫。

不過想到葉宇的本事,也只能賠笑著說:「葉隊長,我知道自己的實力有限,不是你的對手。」

「可你現在在我們金家,重重包圍之下,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夠逃出去嗎?」

「不如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怎麼樣?」

「不怎麼樣!」

葉宇毫不客氣的說:「我實話告訴你,今天我來就是要打鬧你們金家。」

「當然,如果不讓我鬧事,就乖乖的讓你們金家管事的人出來,然後把親王的精血交出來,親自去聯合廳道歉,我或許能夠看在你們金家人誠懇的份上,饒你們一命。」

「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今天踏平你們金家。」

「小子,真夠狂的,竟然要踏平我們金家,先過我這一關再說吧。」

金勝遠帶來的人當中有人不忿了,指著葉宇冷冷的說道。

身子一躍,就跳到了葉宇的面前。

「不要以為能躲避狙擊,就可以不把我們金家放在眼中,要知道……」

「聒噪!」

壓根不等對方把話說完,葉宇就一揮手,一道勁力甩過去,直接把那人轟飛。

噗!

那人摔落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昏迷不醒。

金勝遠更加傻眼了,忙賠笑著說:「葉隊長,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咱們……」

「廢話少說,不服就戰。」

葉宇淡漠的說:「我的條件已經說出來了,你如果是個聰明的人,就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先那你們來暖暖身子。」

偏執總裁替罪妻 「我……」

金勝遠一滯,苦澀的說:「那行,我回去商討一下。」

說完之後,他就轉身要離開。

可葉宇並沒有打算放過他,一個閃身,就把他給控制住了,淡漠的說道:「你離開的話,萬一帶著金家的人逃走,我去哪裡找你們?」

「這樣吧,你留下來做人質,讓他們去通知。」

「放下我們少爺。」

然而那些人並沒有離開,反而在看到金勝遠被擒獲之後,猛的就撲向了葉宇,打算救人。

可惜他們最高也就是練氣第二層的實力,哪裡能從葉宇手中搶人呢。

才剛剛撲上去,就被葉宇一腳一個給踹飛。

「給你們五秒鐘的時間滾回去請人,不然老子不介意把你們都留下來。」

「還不快去通知我爸。」

金勝遠急切的呵斥道。

開玩笑,被葉宇這個仇家控制著,讓金勝遠心理很不舒服。

不過他並沒有服氣,畢竟這裡是金家。

若是以往的金家,只有金錢的力量,金勝遠還不敢如此想。

可現在的金家早已經今非昔比了,有國家做為依仗,還有各方勢力在背後支持,讓他有了底氣,敢去跟葉宇叫板。

那些人彼此看了一眼,只得聽從金勝遠的吩咐,轉身離開。

「葉隊長,你把我鬆開吧,這樣拎著我多麻煩啊。」

金勝遠諂媚的說道:「多日不見,葉隊長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啊,實力恐怕已經到了臉器第三層吧?」

「真的是年少有為,是天才,妖孽啊。」

「我們金家現在正是用人之際,要不你留下來給我們金家打工?」

「你放心,待遇方面絕對比華夏國給你的優厚。」

「在那邊,你不就是一個天目組織的隊長嗎?充其量就是一個部長,可若是到了我們金家,我可以把你推薦給總統,讓你成為他的貼身保鏢。」

「而且我們金家有親王精血,對於修鍊者相當有益處。只要你答應從此為我們金家效力,我就可以讓你拿親王精血來修鍊,如何?」

「親王精血?在什麼地方?」

報告前妻,申請復婚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地上的夏悠悠醒了過來。

猛然聽到這四個字眼,身子嗖的一下子就坐了起來,大聲的質問道。 「悠悠,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葉宇沒有理會金勝遠,立刻衝到夏悠悠身邊,關切的問道。

「宇哥哥?你怎麼在這裡?」

夏悠悠一愣,跟著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趴在葉宇的肩頭,斷斷續續的說:「宇哥哥,我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

「傻丫頭,怎麼會呢?」

葉宇輕拍著夏悠悠的後背,憐愛的說道:「都怪是,放任你一個人離開,差點釀成了大錯。」

「你放心,以後我會一直守在你的身邊,保證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宇哥哥,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夏悠悠破涕為笑,「你肩膀上肩負著拯救藍星的重任,每天都有那麼多事情要忙,我怎麼可以去打攪你呢。」

「你們卿卿我我夠了沒有?」

金勝遠看不下去了,厲聲暴喝道:「想親熱的話,回家好好親熱,不要在我們金家。」

「而且這周圍還那麼多的血跡,你們在這裡親熱,不感覺到噁心嗎?」

夏悠悠這才反應過來,此刻他們還身處險境,急忙從葉宇的懷中起來,擦乾眼淚,環視了一眼周圍的情形。

只見這邊被很多人包圍著,而且地面上還橫七豎八的躺著很多人,不是斷胳膊就是斷腿,一個個口鼻出血,地面上可謂是血流成河也不為過。

好在夏悠悠見過苗家的慘烈情形,不然的話,指不定就吐了出來。

這個時候她也想起來之前的過往,在跟葉宇分開之後,她便跟隨著秦雷昌去北省取親王精血。

可是到地方之後,發現親王精血被茅家借走了。

夏悠悠就憑藉自己對精血的感應,找到了茅家的位置。

他們去索要精血,自然要被拒絕。

話不投機就打了起來,兩人不是人家的對手,秦雷昌被擒獲,而她則受傷逃走。

本來想彙報給葉宇的,卻聽聞葉宇在燕都舉辦訂婚宴。

內心苦澀,不願意去打擾,就找個地方療傷。

只是傷還沒有好呢,她就聽到了傳聞,說泡菜國有親王精血,便只身前來泡菜國。

經過多番打聽,才知道親王精血在金家,這才會夜闖金家,打算吸收親王精血,治療自己的傷勢。

卻不曾想金家的守衛森嚴,她連精血都還沒有找到,就被別人發現,圍攏起來。

經過一番血戰,再加上她原本身上就有傷,累的精疲力盡。

如果不是葉宇及時趕到,恐怕她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想通這些,她急忙推了一把葉宇,急切的說:「宇哥哥,你趕快逃走,他們人多,我們恐怕不是對手。」

「傻丫頭,你好好在這裡療傷,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行。」

葉宇愛憐的說,輕輕拍了拍夏悠悠的額頭,便起身走向了金勝遠。

「剛剛你說什麼?要收攏我?」

葉宇沖著金勝遠淡漠的說道:「還要讓我使用親王精血進行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