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暴喝,四號候選人腳掌狠狠一跺地面,陡然間,一根紅色鐵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四號候選人雙手握棍,凌空飛躍而起,在半空中開始舞動起來,而隨著他的這般揮舞,滾滾天地神力,如同江河決堤般向著他手中鐵棍暴涌而去。

嗡!

霎那間,一陣劇烈的嗡鳴聲響起,空氣開始扭曲,百道棍影陡然顯露天際,旋即,在四號候選人手臂的揮動下,向著風天涯怒砸而下。

吼!

就在同時,風天涯手中的印法也是陡然結成,只聽一聲驚天巨吟,五條霸道無比的金龍,自他的掌中暴涌而出,金龍仰天長嘯,對著那怒砸而來的百道棍影,當即席捲而出。

轟隆!

片刻間,兩者在半空相遇,風天涯凝聚出的五條金龍,瞬間將百道棍影給圍了起來,開始不停的擠壓著百道棍影,而隨著五條金龍的瘋狂擠壓纏繞,一道道刺耳的爆破聲,陡然響徹了起來。

見著這般情形,四號候選人眉頭一挑,臉色當下便是陰沉了下來,他沒想到,已經受傷不淺的風天涯,居然還有著如此強橫的戰鬥力。

「你確實不簡單,不過,你已受傷不淺,再加上你修為本就弱於我,這場比試,你輸定了。」四號候選人當即大喝一聲,「兄弟,你投降吧,不然,你在我手下必然重傷無疑……」

「呵……在我的字典里,可沒有投降二字。」

「冥頑不靈……既然如此,就休怪我手下無情……」眼神一凝,四號候選人手中印法陡然變幻起來,下一霎,見得那被五條金龍纏繞壓迫的百道棍影,開始扭曲變形,最後幻化成一根巨大無比的紅色鐵棍。

「破!」

一指點出,紅色鐵棍再度開始膨脹起來,眨眼間,便是衝破了五條金龍的束縛,隨著一聲驚天巨響,五條金龍頓時化為一縷金光,消失於天地間。


「真是可惜了……天涯所施展的那門金龍功法,極其不弱,但由於他先前受傷,此時根本不能將這套金龍功法的力量徹底發揮出來……」

「看來……他要止步於此了。」席位上錢盟帥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

黎盟帥此刻也是眼神凝重,他也看出,局面似乎對風天涯極為不利,但是不知為何,他總是覺得風天涯不會就此落敗,他總覺得風天涯似乎還有別的手段未曾施展出來。

「此子不簡單……以化神境小成居然能堅持到現在,怪不得能在黑煞大人派出強者的追殺下,連番逃脫……」萬盟趙副盟主心中不禁輕喃一聲,旋即,微微側身,附在其身旁的一名青衣男子耳邊,小聲嘀咕起來。

砰!

紅色鐵棍重重的撞擊在了風天涯的身體之上,在這般狠辣撞擊下,風天涯的身體也是開始不斷的搖擺了起來,他身體上原來被長槍刺穿的傷口,鮮血也是再度的瘋狂四溢起來。

「如果你在不把你的神元玄寶亮出來,你可就沒有機會了。」四號候選人緩緩落到了演武台上,手掌一抓,那根插入地面的紅色鐵棍,快速的回到了他的手中。

「我怕亮出神元玄寶,你會敗的更慘……」風天涯手掌抬起,輕輕擦拭了下唇角的血跡,手臂猛然一顫,手中印法再度開始變幻起來。

見著還在做無謂掙扎的風天涯,四號候選人眼神當即閃過一抹不屑。

「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能耐……」嘴角翹起一抹弧度,四號候選人索性抱著手臂,一雙眸子,旁若無人般的在演武台下開始掃視起來,直接將正在醞釀新一波攻擊的風天涯當成了空氣。

對於四號候選人的這種無視,風天涯並未有絲毫的神色異動,倒是,台下觀看的眾人,立刻露出了一副惱怒不耐煩的面孔。

「我說……別浪費時間了……趕緊結束戰鬥,準備下一輪的比試吧……」

「就是……別故意拖時間了……再不打我們可沒耐性看下去了……」

「……」

人群頓時便是七嘴八舌的喊了起來,那種極端不滿的情緒,在此刻表露無疑。

「殺了他……」這時,一道只有四號候選人能聽到的聲音,快速傳入了他的心神,聽聞此聲,四號候選人的面部表情,陡然變了變。

「小子……台下的各路朋友可是等不及了……你的印法究竟結成沒有啊?」四號候選人當下譏諷一句,其實他如此做也是有自己的用意,之所以沒有立刻將風天涯擊敗,只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恢復他消耗的力量,不過,在那道聲音傳來之後,他知道,他不能在留手了。

「五龍破天決!」

霎那間,五條金光閃閃的巨大金龍,陡然自風天涯的掌中印法凝聚而成。

四號候選人,以及演武台下眾人在看到五條金龍再次出現后,眼睛瞬間眯成一條黑線,「尼瑪……搞了半天,居然又是這招……」

「哈哈……看來你真是黔驢技窮了啊……」四號候選人當即大笑一聲,手中紅色鐵棍再次的凌空揮舞起來,一股微不可察的殺意悄然涌動而起。

當眾人戲虐的目光,全部凝聚在演武台時候,在席位上,笑盟兩大盟帥,以及萬盟的兩位副盟主,臉色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見得他們皆是快速抬起頭,看向了隱約開始變紫的天際,眼瞳閃過一抹驚駭。

此時,四號候選人的身形,已經是向著席捲而來的五條金色巨龍暴沖而去了。


「轟天風神掌,九紫歸真!」

下一霎,整個天際被染成了紫色,所有人的眼球頓時眩暈起來,一道百丈之大的紫色掌印,夾帶著無比駭人的威壓,快如閃電般般的向著四號候選人狠拍而下。 轟!

天地頓時顫抖起來,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瞬間自百丈紫色掌印中席捲而出,使得演武台周圍的巨大石柱,陡然傳出了『咔擦』的斷裂之聲。

四號候選人臉色大變,他萬萬沒有想到,風天涯在同一時間能施展出兩撥駭人攻勢來,此時,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了應對五條金龍上,而紫色掌印的出現,使得他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爆獄棍盾!」

倉促之下,四號候選人只得調轉方向,向著那攻勢更加霸道的百丈紫色掌印衝去,在這同時,他手中的紅色鐵棍,也是極有規律的開始旋轉起來,幾息間,見得一道無比耀眼的紅色棍盾,快速在他身體周圍凝聚而成。

紫色掌印眨眼而至,直接重重的拍在了四號候選人的紅色鐵棍之上,陡然間,紅色鐵棍開始顫抖起來,四號候選人的身體,也是在紫色掌印的壓迫下開始急速的向著地面滑落。

砰砰!

在這同時,五條金龍也是狠狠的轟擊在了那紅色棍盾上,霎那間,紅色棍盾開始扭曲,逐漸在五條金龍的瘋狂纏繞下開始縮小,不過,卻是並未破裂。

「這四號候選人可真是厲害,居然在如此強悍的兩撥攻勢的攻擊下,還未落敗……」席位上一名來自萬盟的老者當即感嘆一聲。

萬盟趙副盟主眼神一凝,閃過一道陰狠,沉聲道:「這小子好深的算計……」聲音中有著些許的不甘。

唰!

就在趙副盟主最後一個字兒落下的時候,那一直凝視著四號候選人的風天涯,身形陡然開始閃動起來,眨眼間,便出現在了四號候選人的身前,見得他雙拳狠狠一握,直接兩拳轟擊在了扭曲的紅色棍盾上。


「咔擦!」

兩拳之下,紅色棍盾瞬間破裂,風天涯的拳頭,也是重重的轟在了四號候選人的身體上。

轟!

下一霎,被四號候選人阻擋的紫色掌印,頓時狠拍而下,隨著一聲驚天巨響,演武台頓時塵土肆起,堅石橫飛,一股無匹的掌風,陡然自四面八方席捲而開。

「我認……」隱約間,被塵土堅石瀰漫的演武台上,兩個極其細微的字兒快速響起,也就在同一時間,眾人只隱約看見一隻高高倫起的拳頭,向著演武台暴轟而下。

咚!

巨響過後,演武台逐漸清晰,看著狼藉無比的演武台,眾人全部呆住了,尤其是看見在演武台中央的深坑內蜷縮著的四號候選人的屍體時,眾人皆是忍不住抽了口涼氣。

「好狠的手段……比試而已……用的著這麼痛下殺手么?」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自席位上猛然站立而起的錢盟帥。

「這等狠辣手段……錢盟帥可要當心了……」萬盟趙副盟主緊握的拳頭緩緩鬆開,臉龐湧出一抹冷笑。

「呵呵……這倒不用趙副盟主擔心……沒點狠手段,如何能在玄域角立足,不過,痛失一員大將,黎某心裡真是有些痛苦難當……」

「趙副盟主……這種痛苦,你這個外人是無法理解的……」黎盟帥緩緩搖著頭,然後又在席位上坐了下來。

「第五位候選人上演武台……」錢盟帥左右看了看錶情極為古怪的黎盟帥、趙副盟主二人,然後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聽聞此話,一臉悠然的五號候選人谷飛言,眼眸閃過一道亮光,猛然向著演武台踏步而去。

「老黎……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著我?」錢盟帥坐下身來,一臉好奇。

「老錢啊……你還不明白?」黎盟帥笑道。

「呃……」錢盟帥神情一怔,沉思片刻,緩緩側首,有些自責道:「笑盟多虧有你老黎啊,不然,非得斷送在我手上不可……」

「你啊……」黎盟帥笑著搖了搖頭,眼神微微抬起,看向了正在演武台上的二人。

五號候選人谷飛言上台之後,並沒有直接對風天涯展開攻擊,而是極為有興趣的盯著風天涯看了起來。

「其實我不想爭奪十盟王的寶座……是我大哥非讓我來的。」谷飛言道。

「那你就讓開,別擋路。」風天涯語氣平靜淡然。

「嘿……真囂張,本來還說認輸呢,既然如此,我還真要跟你打上一場,雖然你的戰鬥力比尋常的化神境大成強者都強悍不少,但是,你別忘了,我可不是尋常的化神境大成。」

「廢話真多……動手吧。」說話間,風天涯隔空一抓,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旋即,將丹藥快速放入口中,剎那間,身體上的之前被長槍刺穿的傷口,便開始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癒合起來,就連氣息都是急速開始攀升。

見著風天涯身體的變化,谷飛言眉頭陡然一皺,「尼瑪……這是什麼丹藥,居然有如此逆天的恢復速度!」

有這種驚駭的不僅僅是谷飛言,幾乎所有演武台下,以及席位上穩坐的強者,都是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當即,所有人齊刷刷轉頭,看向了在席位上正在聊天的藍音與丹聖古逸。

顯然,所有人都認為這丹藥是丹聖古逸送給風天涯的!

「呃……」丹聖古逸自然感受到了這些火辣辣的目光,當即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確實送給過藍音幾顆八品丹藥作為見面禮,但是,他非常確信,他所送的八品丹藥,並沒有如此神速的恢復能力。

既然這樣,那麼問題來了,風天涯的傷勢為何會恢復的這麼快?丹聖古逸一頭霧水,眼神瞟向了旁邊淡淡然的藍音。

「小藍音……你不考慮給咱老人家解釋下?」

「有什麼好解釋的……只能說你送的八品丹藥,在我夫君服用后產生了變異……所以,我夫君才……」藍音嘻嘻一笑。

冥界都城的召喚 你這丫頭……騙鬼呢……」古逸老臉一拉。

轟!

就在所有人議論紛紛之際,一股極其驚人的氣息波動,陡然自演武台上瀰漫而開,雙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的全部聚集在了演武台上。

這時,風天涯的傷勢,竟然是已經全部恢復,而且,隱隱感覺這股氣息的波動,比之前都是要強大了不少。

咚!

風天涯腳掌猛然一踏,地面陡然開始龜裂,一道道無比深厚的裂痕,快速的向著谷飛言蔓延而去,同時間,風天涯的身形也是掠動而起,向著有些愣神的谷飛言暴沖而去。

見著急速飛射而來的風天涯,谷飛言眼神陡然一動,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瞬間便是掠向天際,當所有人滿懷期待的要看兩人的驚天大戰時,一道讓人有種吐血衝動的聲音,陡然自天際響徹起來。

「我認輸……」悠長的聲音,緩緩回蕩而起,下一霎,飛掠天際的谷飛言,身形陡然後撤起來,最後,非常得意的一屁股座到演武台下的席位之上。 「哎…這…」

「走了……生氣了……這是弄啥么……」

「……」

谷飛言剛剛坐穩席位,人群中一道道無比憤慨的聲音,隨之響徹了起來,話說,比試到今他們真就沒見過真正的龍爭虎鬥,唯一讓他們有些小激動的,也就是風天涯與四號候選人那場比試,但是,那場比試也極為暫短,人群根本是沒有過癮,這倒好,好不容易等奪冠最熱門的谷飛言上場,卻是等來了谷飛言的認輸。

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到了第六名候選人,笑盟大執事沈康寧的身上,似乎是想看看這沈康寧是不是會與谷飛言一樣,來個直截了當的認輸。

許久之後,眾人深深吐了一口氣,在大執事沈康寧身上,他們並沒有感覺到有絲毫認輸的跡象,反而是感受到了濃濃的戰意。

「六號候選人沈康寧上演武台……」一聲高亢的吼聲,隨之響徹了起來,聽聞此聲,沈康寧緩緩站起身來,一步踏出,向著演武台暴掠而去。

「感謝你為我除去了一個最大的競爭對手,你的擂主之位,到此終結。」沈康寧剛一上台,便對著站立在殘缺不開的演武台上的風天涯淡淡的說了一句。

風天涯臉色同樣淡然,「那的看你夠不夠資格……」

「虎嘯拳!」

一聲暴喝,身形暴掠,一頭白色巨虎陡然自風天涯拳頭上涌動而出。

見著風天涯主動發起攻擊,沈康寧邁出一步,手臂一震,一股驚人拳風,陡然席捲而出。

嘭!

拳風巨虎瞬間交觸,地面顫動,演武台上的碎石,再次飛掠起來,第一番攻擊,兩人都採取了試探性攻擊,但是,看著那肆虐而開的碎石,與演武台上驚人的能量波動,依舊是讓台下觀看的眾人,心神小小的激動了一下。

「這還差不多……」演武台下一名男子點了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