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低調示人的李唯,也沒想到自己偶爾高調一下,逼格竟瞬間突破了天際,甚至可以說,這個逼裝的連他自己都害怕!

江楚楚滿眼興奮,臉頰紅的像天邊的晚霞,小心肝撲通直跳,眼中婆娑迷離,彷彿看到了一個無所不能的白馬王子,橫身天地之間,腳踏七彩祥雲,來娶她了。

陳語晗、張酩艾和崔曉雄幾人,皆一臉獃滯,兩眼石化,她們突然回想到,剛才受眾人排擠時李唯說過的話——

「沒關係,我開直升機過去。」

當時大家都以為李唯開玩笑,死要面子活受罪,沒想到這傢伙……居然真的有直升機啊啊啊!

有那麼一瞬間,幾個人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快要崩塌了,一個開著麵包車的傢伙突然開起了直升機……

這畫風太跳躍了啊!

而顧超,則是全場最崩潰的那個人!

自己引以為豪的價值三百萬的頂配卡宴,在價值六千萬的私人直升機面前,簡直就和玩具車一樣不值一提!

居然在比財力的環節輸給了李唯……

原本想讓李唯尷尬丟臉,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那感覺就好像是被一巴掌,不,是被如來神掌,一掌甩在了臉上。

英俊的臉龐一瞬間腫成了豬頭,甚至快要引發腦溢血,心中悔恨與怒火彼此激蕩在一起,整個人已接近崩潰的邊緣。

豪門絕戀 .

咖啡廳前。

直升機穩穩落在停車場上。

隨著等級的不斷升高,像直升機這種積分不高的道具,李唯開起來所消耗的狀態值,也會越來越少。

因此李唯才稍稍裝了一逼。

此刻,他打開卡宴的車門,很紳士的牽著江楚楚的手,將她迎下了車,再一起踏入直升機的艙門。

關上艙門,直升機直接起飛!

很快消失在天空……

只剩張酩艾和陳語晗二人四眼懵逼,心中五味雜陳,不是個滋味。

張酩艾撇了撇嘴:

「這李唯也是摳門啊,那麼大機艙,就帶楚楚一個人,把我們撂在車裡喝西北風。」

顧超一聽,想撞牆的心都有了。

陳語晗微微嘆了口氣,心中滿是後悔:

「也不能完全怪李唯,剛才在那種情況下,我們這麼多人只有楚楚幫他說話了,他也有尊嚴的。」

張酩艾仍心有不服:

「可他就不知道避嫌嗎?楚楚明明是顧超的男朋友哎,被他拐進了直升機算什麼?」

顧超一口鮮血提到了嗓子眼,又硬生生憋了下去。

車內頓時尷尬起來……

許久之後,崔曉雄安慰顧超:

「直升機有啥了不起的,前段時間我們武館擊敗了仁格武館,一時名動江南,接下來我們馬上可能就要擴招了,到時候發了大財,我買台私人噴氣機!」

「我聽說仁格武館很厲害,你們到底怎麼贏下來的?」

「多虧了李……李……李什麼來著?酩艾你記得嗎?」

「李教練……說起來頁真是陌生,居然沒人知道他的名字,那天之後武館里也再沒見到他的身影了……」

「真是奇怪……」

……

和江楚楚在機艙裡面對面坐著。

李唯只覺鼻尖飄來了淡淡的薔薇香味,雖然是明顯的香水味,但是很淡,夾雜著一絲細汗,彷彿如體香一般真實……

這讓他多少有些緊張起來。

這也是正常現象,實際上李唯和江楚楚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24小時,甚至還沒正式約會過,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一步到位,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可一旦穿上衣服,陌生與新奇,幸福與忐忑一齊湧上心來。

晚宴之後,江楚楚換了一身輕鬆一點的打扮,一改往日休閑的蘿莉風,變得精緻有女人味起來。

紅白條紋短袖,剪裁精緻的黑色圓領下,露出漂亮潔白的鎖骨,顯得身形小巧玲瓏;淡藍色的迷你短褲露出白皙修長的大腿,一雙紅色布鞋簡約大方。

頭髮蓬鬆盤起,只是化了淡妝,嘴唇上塗了淡粉唇彩,卷翹的眼睫毛忽閃忽閃,可愛又不乏女人味。

見李唯看直了的眼睛,江楚楚睫毛跳動,笑著問道:

「怎麼,你不認識我了?」

李唯尷尬。

「只是以前沒太注意……」

「那也不能看呆了啊!」

「咳咳,說正事,你讓我來,不會是想要在今晚和顧超分手吧?」

「我也想啊,可在雙方父母費心費力為我辦的生日宴會,我若今晚就和顧超分手,爸媽肯定會打死我的……今晚,你只要讓顧超的各種浪漫計劃泡湯就可以了。」

「我該怎麼做?」

「你剛才不是做的很好嘛?如果不是你給我送頭獅子,顧超很可能要送我什麼大禮呢?如果不是你開直升機過來……等等,你上哪兒租的直升機啊!」

「我說這是我的你信嗎?」

「嗯嗯,雖然我心裡懷疑,但嘴上還是相信你的。」

「滾滾滾!」

「哈哈,我都沒賣萌,你還傲嬌啊?」

武動乾坤 「咳咳,接下來呢怎麼辦?」

「這得考驗你的真心呀,我說出來有什麼意思?」

「你們女人怎麼都一個樣!」

「哦?這麼一說,你有過很多女人咯。」

「說來話長,不說也罷。」

「哼。」

……

與此同時。

江南西郊,葉家私人武館。

葉嵐在葉紅章的要求下,正在接受武館教練的特訓。

教練是一名老者。

看上去五六十歲的樣子,一頭髮暗的黑色短髮熠熠生輝,臉上皺紋已顯,表情不苟言笑,氣勢明顯要比一層武者高上一個境界,看上去深不可測的樣子。

一個小時下來,葉嵐早已大汗淋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說不出來。

補充飲料之後,她一邊擦著汗,一邊藉機問道:

「江師父,我一個朋友能在葉朗哥哥跳機的時候,一拳打飛哥哥,你說這樣的人會有二層武者的實力嗎?」

「有這種事?」

老者微微一怔,撫須沉吟,許久才道:

「雖然你哥哥號稱一層之王,但我個人覺得可能因為他的身份,多少有些恭維的成分在,而且他從天而降,在半空中防護不足,只要是同級別的全力一擊,應該都能打飛他。」

葉嵐似有所悟:

「也就是說這個人不一定是二層武者咯?」

「但也不排除二層武者的可能。」

「您說,一個二層武者可以同時打十個一層武者嗎?」

「不如試試看吧。」

老者撫須笑道。

這樣說著,老者隨即找來十個徒弟,準備以一挑十。

這十個人全部都是一層武者,年紀從25歲到45歲不等,戰鬥力都不在何家勁之下。

對戰就要開始,葉嵐覺得還不夠穩當,便又道:

「等等,我怕您這些徒弟對您不敢出力,這樣吧,我個人出一百萬獎金,你們哪邊贏了誰就拿這獎金,如何?」

老者微微一笑:

「如此甚好。」

.

對戰開始!

哼哼哈嘿……

五分鐘后,葉嵐目瞪口呆!

場下一片哀鴻遍野,只剩一人屹立不倒,正是老者!

也就是說,老者只花了五分鐘,便無傷擊敗了十名練氣一層的武者,而且為了避免徒弟們受重傷,老者在戰鬥過程中還有留手不少,若以生死格鬥算,也許只要兩分鐘就能無傷殺掉十名一層武者!

想到這裡,葉嵐倒吸一口冷氣:

「原來武者之間的差距……是這麼大啊!」

豪門天后 老者凜凜獨立,負手笑道:

「所以你爺爺才厲害,我們九大教練加一起,都不夠他老人家一人打的。」

葉嵐似有所獲,恭敬抱拳:

「多謝江師傅。」

—————————————

預告:第0063章,大河向東流

PS:葉嵐似有所獲,恭敬抱拳道:「投票的都是帥哥!」 北城區是江南市老牌的娛樂重地,皇朝唱吧更是當年首屈一指的K歌聖地,唱吧里雖然設備比較古董,但是品質和裝修都極為上乘,看上去不但沒有落伍,反而更顯奢華。

去皇朝唱吧唱歌娛樂的,也大多都是本地有身份的人,富一代,富二代,官二代,官三代,甚至偶爾還有明星駐足……

李唯和江楚楚抵達之後,等了好幾分鐘,才等到陳語晗一群人,兩撥人尷尬匯合,一齊走進了皇朝唱吧。

此時的唱吧早已經燈火輝煌。

輝宏的大廳裡面,一排穿著女僕制服的公主,朝六人一齊躬身問好,這些公主皆精心打扮,容貌精緻,清純可人,很多都是附近學校的***生。

一進大廳,顧超迅速領頭,瀟洒的走到前台:

「我是顧超,之前預約的2號廳。」

前台經理顯然也認識顧超:

「真的很抱歉,顧少,今天老闆招待貴客,2號已經被訂了,要不給訂您3號廳吧。」

「什麼?!」

顧超頓時火了!

「是的。」

前台經理神色如常。

皇朝唱吧里1-9號廳乃是裝修最豪華的帝王廳,序號越靠前容納人數越多,最低消費也越高。

1號廳常年空置,是老闆親自迎接政界貴賓用的。

2號廳乃是顧客可以預定的最大包廳,偶爾也被老闆用來迎接商界貴賓。

顧超家在江南市的餐飲業有著不俗的份額,因為電視台經常播放其廣告的緣故,顧家在江南市也算小有名聲。

提前一周預定的2號廳,臨時被擠掉,前台經理態度又如此淡漠,這讓顧超面子上多少有些掛不住。

於是直接怒懟:

「開玩笑吧?預定的也能被換,你當我顧超是什麼人?」

前台經理面不改色:

「先生要我叫老闆嗎?」

場面頓時有些火藥味。

前台經理那淡淡的威脅之意溢於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