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爪子撕碎了空間,露出傷痕,看得人們心驚膽戰。

可是,這樣的攻擊面對方昊天,卻什麼都不是。

冷冷掃了一眼青龍,方昊天一劍抬起,在蔣毅寄予厚望的目光中,一聲金鐵交鳴傳來。

方昊天退了!退了三步,手中劍一挑,將青龍的利爪格擋開,隨後眉頭緊皺起來,上下打量著血色青龍。

蔣毅握緊拳頭,激動的垂在女牆上方,看向方昊天的目光中充斥著生的希望。

方昊天被青龍擊退了,足足退了三步之遠!而且,他的眉頭皺了起來,一定是因為忌憚了!

一定是血祭之後的陣靈能夠傷到他,所以他才會忌憚!

看來,青龍是能夠擊敗他的!

蔣毅想著,卻沒有發現方昊天原本被擊退之後而緊皺的眉頭,在此時鬆開了。

他搖搖頭,釋然的微微一笑:「終究是小瞧你的力量了。」

「哈哈!」聽到了方昊天的話,城樓眾人幾乎癲狂,他們屠戮了那麼多的生靈,造了那麼多的殺孽,最後換來的結果,是香甜的。

只是,真是這樣嗎?

方昊天瞥了一眼城樓上的眾人一眼,隨後自顧自的朝著血染的青龍走去,一劍抬起,聲音漸漸冷漠:「本王方才確實輕敵了,低估了你的力氣。但是就算這樣有如何?你不過是一個沒有意識的陣靈,無法自主戰鬥!這樣的你,在本王面前不過是條爬蟲而已。」

「所以說,你還是死吧!一點價值都沒有的犧牲,真是令人無奈。」

方昊天冷笑一聲,這話傳進了蔣毅的耳朵中,頓時讓他臉色大變。

正如方昊天所言,沒有意識的陣靈是通過特殊的手段,藉助靈物塑造出來的。這樣的陣靈是根本不可能跟天地自我誕生的陣靈相比的。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東西,力量上自然不能相提並論。

所以,方昊天打心眼裡瞧不起這個什麼牢子的青龍。

就算他利用血祭獲得了身體又如何,無法自主戰鬥,終究還是要依靠操縱者的實力。

而蔣毅的陣法,根本沒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再強,也不可能是方昊天的對手。

所以,這話一出,蔣毅心中暗自說道:「必須要速戰速決!」

連忙一揮手中的陣旗,青龍在度咆哮沖了過來。

這一次,方昊天收回了以前的輕視之心,面對一條爬蟲而已,但還是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的。

來了!

還沒有絲毫動作的方昊天,眼睜睜看著青龍利爪撕來,而整個人像是呆住了,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靜。

城樓上的將軍們除了蔣毅外,所有人看的心中大為痛快!

在他們看來,方昊天明顯是被嚇傻了!這一定是被血祭之後的青龍威勢嚇傻的,要不然怎麼會紋絲不動呢?

面對死亡,人們從來只有兩種動作。

一是,明知道打不過,可是卻抱有僥倖的心理,想要搏一搏。

二就是眼前的場景,方昊天明知道根本不是對手,就站在原地,任人屠戮。只有這樣,才能提前解脫。

可是,真是這樣嗎?

誰知道呢?

轟!

利爪轟在方昊天的身上,隨後將之砸進地里,巨大的爪子壓在地上,將大地都擊沉了一片。足足五十米深的坑四周,全是龜裂的地面,靈氣震蕩著將煙塵激起,滾滾濃煙覆蓋了眾人的視線,就連青龍也跟著看不見了。

遠處,蔣毅也只能隱隱看到濃煙中時不時出現紅光,那紅光忽閃忽閃,就如同一盞霓燈。

「方昊天死了!」

不知道誰吼了一聲,頓時整個城樓沸騰了。

抱頭痛哭的聲音接連不斷,還有人狀若瘋狂,形似癲狂,心中大喜。

吵鬧了一陣,就連遠處的拒北軍都聽到了,他們面面相覷,臉色十分古怪。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方昊天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很強!真的很強!那條青龍再強,也不過是永恆不滅境三重天的實力,根本不足以給方昊天造成威脅才對,為什麼方昊天會被打中呢?

不僅僅是他們,就連蔣毅都覺得有古怪。

青龍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跟宣道子相提並論,而方昊天斬殺宣道子如同屠戮豬狗,面對這樣的青龍,理論上應該好好的打上一場才對。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想到這裡,他不免有點臉紅,畢竟之前他太理所當然的想了,以為方昊天打不過青龍而被碾壓致死。

但想到這裡,他又覺得不對勁,沉吟了一下,連忙揮動旗幟,讓青龍回來。

青龍咆哮一聲,正欲離開,忽然天空傳來了一陣輕笑,驟然讓所有人的目光中充滿了驚駭。

「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啊!」

紫袍袞服的方昊天,在說話的時候反手一劍落下,劍氣衝冠蒼穹,一劍天地逆轉,乾坤顛倒,無盡靈氣瞬間被合入劍氣中,方圓十萬里內靈氣全都被抽幹了。

乾坤一擊!

一劍落下,劍氣縱橫,血色青龍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或者說蔣毅都沒有反應過來,偌大的血色青龍頓時被劍氣劈碎,血雨飄搖,無數龍鱗碎肉灑落在地上,劍氣卻絲毫不見減弱。

轟!

劃過了地面,犁出了令人震撼的溝壑,旋即沖向了青龍城。

青龍一死,陣旗破碎自燃,驚醒了蔣毅。

他盯著那道劍氣,臉色大變,連忙雙手一揮,陣法驟然快速運轉起來,在城池上方形成了一道壁壘。

方才形成,劍氣已至,蔣毅還未反應過來,狂暴的劍氣撕裂了壁壘,隨後斬在他的身上,犁過整座青龍城。

轟轟轟!

一聲聲爆炸接連傳來,偌大的青龍城內城已然被分成兩半,沒有被劍氣波及到以及實力強悍的人,好不容易掙紮起來,看著被分成兩半的內城,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這不可能!」又人驚恐的喊了一聲,隨後整個城池所有大炎人紛紛跌坐在上,失魂落魄。

蔣毅死了,他睜大的眼睛盯著方昊天,化成兩半的他,每一隻眼睛都深深映著方昊天的身影。

一劍,劈開了有著青龍炎天陣庇護的青龍城內城,讓敵人根本毫無還擊之力。

「恐怖如斯啊!」方昊天還未走進城市,一道黑袍袞服中年人跳了出來,讓方昊天眸子中充斥著殺意。

「顧天縱,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方昊天盯著那人,冷冷說道。

來人正是顧天縱,雖然只是一個傀儡,但實力上卻也達到了顧天縱在大武擔任天南郡王時的巔峰。

這個傀儡不是一般的重要,不過在方昊天面前還是不夠看。

顧天縱聳聳肩:「陰魂不散?好像不是我吧!每次我花費了大力氣準備給大齊弄點元氣,給大武使點絆子,結果次次都被你破壞了,要說這個陰魂不散,應該是你吧。」

「哼!」方昊天冷哼一聲,手中赤霄炎龍劍頓時閃爍氣一道滅世火焰!

顧天縱看的眼皮直跳,連連擺手道:「哎哎哎!我這次主動出來,當然是要跟商量點事,而不是找你干架的。」

「商量?你有什麼資格?如果是你的本體來,或許還有資本,你不過是一具傀儡,算不了什麼。」方昊天冷笑著回答。

顧天縱連連擺手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說的這個事情,你一定會答應的。」

「哦?」方昊天聞言不屑一笑,輕挑眉頭問道:「你就這麼自信?」

「倒不是自信,而是有點想法。」顧天縱長嘆一聲,但是看方昊天沒有絲毫鬆懈,只能小心的說道:「我們大齊找到了造大陸的辦法,但是我們沒有原料。」

「而你手中有原料,只要你給我提供一片瀛洲的原料,我就收手,撤離玄天大陸。你看這個商量不錯吧。」

顧天縱看著面色古怪的方昊天,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大武大齊,都是人族,我們之間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魔族。所以我想我們沒有必要浪費時間跟經歷在內鬥上,給我們原料,我大齊會帶著子民離開玄天大陸,去外域建立一方屬於自己的懸浮大陸。這樣,就不用為了生存空間而爭鬥了。同樣的,你完全可以省下大量的力氣。」

「而且我們一旦離開,瀛洲也會成為你們的據點,至於上方的魔族什麼的,我們兩家合力剿滅,然後瓜分一切如何?」

聽到這話,方昊天不得不承認自己心動了。 深吸一口氣,方昊天看向顧天縱問道:「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沒有為什麼啊!」顧天縱指了指腳下的城池,嘆息道,「強,你太強了!你的成長速度簡直令人髮指。」

「原本,我以為你是一個天才,但也就是一個天才而已。可誰曾想,你會是一個妖孽,一個令人忌憚而又無奈的妖孽。」

「跟你對著干,我大齊這一些年的布置,損失了不知多少。所以,現在我必須要給大齊止損。」

顧天縱看著方昊天長長嘆息一聲,表示無奈,更多的是疲憊。

「只要有一座大陸,我們在外邊另外建立王朝,而你存在的玄天大陸,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

「而且,西域跟域外,那裡都是些什麼人啊!」顧天縱搔了搔頭髮,苦著一張臉,有點頹喪,「本來以為依靠自己的實力,完全能夠將偌大的大武顛覆,但現在才發現,根本就是自己的遐想而已。」

「東大陸,根本不是大武的核心所在。西邊才是。」顧天縱說著,將目光投向了西方,眼底閃過一抹忌憚,「那裡的天才是妖孽,那裡的兵馬實力遠在東大陸之上,一支偏師,就有你們三鎮大軍的實力。若是派出一支主力,我們大齊就滅了。」

「我的本體方才突破不久,就在西域逛了一圈,這才發現大武遠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顧天縱將目光投向方昊天,帶著一絲期待說,「感情我在朝廷混了一個郡王,帶著大軍意氣風發,其實是小孩子過家家啊!」

「所以現在,我不想跟大武為敵了,也不想跟你鬧騰,只要你提供一批材料,我立馬帶著大齊遺民,立刻離開玄天大陸。」

仔細聽完了,方昊天微微一笑,心中卻是透露一絲欣喜。

顧天縱這個麻煩要是離開了,那麼自己就能用最快速度將東大陸整合,然後前往西大陸,準備對抗魔族。

畢竟前朝餘孽跟大武之間的關係,他才懶得管,只是對方一直在背後給自己下黑手,弄得有點惱火了,要是不徹底的解決,到時候對抗魔族,很容易出現意外。正是如此,方昊天才不得不全力處理顧天縱的事情。

眼下,對方示好,自己也不能不給面子。

不過,怎麼弄,可要談談了。

「我考慮一下,等我平了大炎你再來找本王。」方昊天說道。

顧天縱點了點頭,沒有廢話:「到時候我回來找你。」

說罷,他縱身一躍,離開了。

方昊天沉吟了一下,沒有猶豫的招呼軍隊北上,順便清理一下青龍城,日後這裡將作為一處學院鎮壓南北。

只是才說完,顧天縱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這一具傀儡身上濕漉漉的,而且還殘缺不全,就連腦袋都只剩下半邊,整一個狼狽不堪。

他趕忙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正當此時,一道詭異的冰冷氣息傳來,讓方昊天目光頓時冷了,他一劍揮出,火龍咆哮怒吼,穿透空間,縱橫百萬里之遠,瞬間擊破了那一道氣息。

「哼!」只聽到空間深處傳來一聲悶哼,隨後那不知名的存在氣息驟降。

方昊天不想給對方逃跑的機會,隨即撕碎了空間,正欲追出去,忽然耳邊傳來一道細弱蚊吟的傳音:「等等,那是海族,對方有埋伏。」

聽到傳音,方昊天收回了腳步,然後反手一道帝印拍出,順著氣息離開的方向,轟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方昊天才轉身回來,走到了顧天縱殘缺不缺的傀儡身上,問道:「海族為何殺你?」

「很簡單,海族找上我,要我跟他們合作,將大武打下來,然後由他們接手海域跟東大陸,他們會將西大陸給大齊當做酬謝,隨後兩家瓜分東西大陸。」顧天縱一五一十的說道,聽得方昊天一愣一愣的。

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 「這是好事啊!你沒有答應?」 靈獸寵物店 方昊天蹲著,將顧天縱傀儡的頭撿起來搖了搖,一臉挪瑜的問道。

顧天縱的傀儡苦笑著說道:「要是答應了,我這具傀儡會這樣的狼狽嗎?」

「也是。」方昊天點點頭,笑道,「既然跑回來求助,就代表你有計劃,或者是打算作為合作的投名狀。說吧,海族的計劃是什麼。」

「哈哈……跟聰明說話永遠不會太累。」這時候,顧天縱的聲音從南邊傳來,讓方昊天楞了一下。

下一瞬,顧天縱出現了,而他手中的傀儡頭顱就落到了顧天縱手中。

將手指點在頭顱上,不多時顧天縱睜開了眼,笑著說道:「消息很勁爆,我保證你聽了還想問。」

「嘿嘿,居然敢在我面前本體親至,不怕死嗎?」方昊天站起來,臉上帶著壞笑。

顧天縱聳聳肩,不以為然道:」你是聰明人,我敢來,就代表我有倚仗不是嗎?更何況,你也不想把握推到海族那裡去吧!」

「誰知道呢?海族態度不明朗,說不定給他們一座瀛洲,它們就不鬧騰了呢。」方昊天說著,說出一句讓顧天縱都忍不住翻白眼的話。

「行了行了,我的傀儡不合作,都被打成這樣了,你覺得對方透露了什麼樣的信息,才讓他們下手這麼狠呢?」顧天縱反問著,賤賤的笑容讓方昊天充滿鄙視。

「愛說不說。」言罷,方昊天轉身欲走。

顧天縱趕緊閃身攔住方昊天,說道:「哎!別著急走嘛!給你一個開胃菜,江南郡的事情,是海族搞出來的。」

此言一出,方昊天果然頓住了腳步,看向顧天縱的目光中帶著懷疑。

顧天縱一看方昊天不相信的模樣,十分無奈的解釋道:「不要用這一種眼神看著我嘛!雖然我一直是在給大武使絆子,但是江南郡那裡我一直沒有滲透進去,畢竟那裡的家族,沒有任何一家是吃素的。加上江南郡以東三百萬里的江口郡,是天下良港,你若是海族會怎麼樣?」

聽到解釋。方昊天點點頭說道:「照你這麼說,海族開始鬧事了?」

「何止是鬧事啊!根本就是想要滅絕人類啊!」顧天縱長嘆一聲道,「玄天大陸建立之初,並不是一塊大陸,而是好幾塊的懸浮大陸。」

「而大陸之上,不止是人族,還有還幾個其他的種族,其中人族海族一開始甚至可以說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顧天縱說著,還未說完,方昊天點點頭道:「因為魔族的緣故?」

聽到方昊天插話,顧天縱怪異的看了一眼方昊天,接著說:「沒錯。那個護盾失效了,導致了這座大陸的生靈遭到了魔族的毀滅打擊。尤其是強悍的種族。」

娛樂圈頭條 「海族作為大陸上最強的種族,差一點沒有被滅亡,被逼無奈之下,他們逃到了混沌海,也就是東海。」

「那個時候的混沌海可不是現在的大海,而是一處充滿混沌之氣,跟破碎空間的海洋。進入的人,都是九死一生,可想而知海族跑進去了,會怎麼樣。」

方昊天點點頭,會怎麼樣他自然也是清楚,九死一生之地啊!必定萬分兇險,只是海族為什麼會那麼憎恨人類呢?他不明白。

帶著疑惑,他看向了顧天縱。

顧天縱也彷彿知道方昊天的疑惑一般,說道:「魔族佔領四方大陸之後,他們做了一件算是功德無量的事情,那就是造陸。」

聽到了這話,方昊天眉頭輕挑,十分意外。

「你沒聽錯,是造陸,不過過程也相當血腥。」顧天縱長嘆一聲道:「為了將四方大陸連在一起,它們拿著玄天大陸的生靈做苦力,那一些嬌貴的種族就因為他們的殘暴奴役消亡了。就算沒有滅亡,也元氣大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