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極冷,一極熱。

都是混沌境十層招數。

「咯咯咯……」左邊半邊身體,冰冷無比,似乎每一個細胞粒子都欲要停止波動,冰冷下,一切欲要靜止。

「嗤嗤嗤……」右邊半邊身體,太熱,剛開始覺得身體要融化,跟著這股恐怖的熾熱和體內另一股極冷就碰撞在了一起。

「嗡。」

「好傢夥,這樣還沒死?」不管是操縱時光之域的熾風殿下,還是其他高手,乃至遙遙觀戰的黑袍強者、雷霆王莫潮都覺得有些吃驚。因為一極冷一極熱,又儘是十層招數,在無法反抗下完全承受,對身體的傷害太恐怖,比單純抵抗極冷或者極熱,要恐怖十倍,便是南雲聖體大圓滿都應該直接崩潰掉。

可東伯雪鷹抗住了。

「冷,熱。」

身體受到截然相反的刺激,東伯雪鷹都覺得很難受,可他身體卻抗住了。

「破。」

他甚至依舊能強行控制身體,刺出手中長槍,怒刺虛空。

轟——

破蒼穹!

雖隱隱裂開一道極小縫隙,逸散出神秘氣息,可那縫隙瞬間癒合,整個時光之域震顫了下依舊穩定。

「楚護將軍。」那位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開口。

「雨塵行者。」樊楚護也坦然的很,他從第一次古國戰爭到如今,經歷多少殺戮,這種場合對他而言就是『玩玩』而已。

轟,轟。

他們倆同時出手了。

黑披風短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柄深青色大鎚,大鎚悄無聲息揮動,所過之處,沒有引起任何波動,風未動,連塵埃都未動,大鎚就這麼悄無聲息砸向了東伯雪鷹。

而樊楚護卻是直接一伸手,手掌暴漲,巨大的赤銅色手掌直接怒砸了過去,轟隆隆,虛空撕裂,周圍掀起無數浪潮,這威勢比之前任何一招都要狂暴兇猛,怕是尋常宇宙神的威勢都遠不及這恐怖的一掌,百戰魔神的霸道威名……那是無數殺戮鑄就的。

兩位聲名赫赫的存在,同時出了自己一大殺招。

一悄無聲息,一威勢滔天,同時降臨。

**(未完待續。) 「不好。」

東伯雪鷹面對襲擊來的看似普普通通的大鎚,以及威勢滔天的赤紅色巨大手掌,都情不自禁心中一緊,冥冥中都升起威脅感,像之前雖然先受『時光之域』影響,又遭截然相反的水火兩大十層級數招數圍攻,身體雖承受,可他實際上並沒有感覺到威脅。

此刻,他感覺到了。

這才是這次襲擊的真正殺手鐧。

「是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漂泊者』門下的雨塵行者,那是百戰魔神之一樊楚護?」東伯雪鷹也認出對方,甚至立即傳音求救:「師傅,我遇到暗中襲擊。」

周圍早在時光之域降臨的剎那,就已經完全隔絕周圍上億里空間,就像血祭火烈城時一樣,完全隔絕了火烈城,這等能隔絕封禁的秘寶都非常昂貴,尋常宇宙神都買不起,是專門這次行動,『天劍國主』暫時賜下的。

顯然防止東伯雪鷹靠『破界傳送術』遁逃。

當然,東伯雪鷹終究有分身留在國都,依舊能求救!

「轟隆隆~~~」

兩種恐怖威勢同時降臨,東伯雪鷹雖竭力施展槍法欲要抵擋,可自己的時間流速太慢,動作太慢,那大鎚輕易避開了東伯雪鷹的長槍,穿透了體表環繞的三道虛空漩渦階梯,砸在了東伯雪鷹的身上。這赤雲戰法的『護身法』時刻遭受著水火兩大殺招衝擊,本身威力都大減。

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錘,僅僅被護身法削弱了三四成,其他都砸在東伯雪鷹身上。

「嗯?」雨塵行者也感覺到砸在虛無中的感覺,「虛化?」

「蓬。」

幾乎同時。

赤銅色大手掌拍擊下,護體漩渦階梯盡皆潰散,手中的長槍直接被砸的撞擊在身上,跟著大手掌盡皆拍在身體上,身體一陣轟鳴……

雨塵行者的大鎚,輕飄飄,卻有著重重力道衝擊在身體內乃至靈魂中,讓原本就被水火衝擊的身體很是難受,跟著就是碾壓性的赤銅色大手掌一擊!作為百戰魔神,『樊楚護』屬於身體被改造出的超級強者,而並非真正靠自己修行到混沌境十層。

所以他有些類似於魔仆,當然,他終究還是修行者,不需要認主。

可他的招數,一般境界都不算高,大概八層九層水準,可單純的力量速度卻極恐怖,都超過尋常宇宙神。再加上他那一具身軀,在戰爭中最是擅長衝殺。

「嗡。」

連續多重攻擊下,東伯雪鷹感覺腦海在轟鳴。

「什麼,還沒死?」

「怎麼可能?」

熾風殿下、雨塵行者、樊楚護、水火二使,以及暗中觀戰的黑袍強者、雷霆王莫潮他們都震驚萬分。

這是他們計劃中認定,足以將應山雪鷹幹掉的聯合招數了。

時光之域下,東伯雪鷹速度極慢,幾乎無法反抗,只能被動承受。

水火聯手一擊,二者都是十層招數,又截然相反,配合起來威力非常可怕,他們甚至猜測,這一下就可能讓應山雪鷹殞命。

之後百戰魔神『樊楚護』、雨塵行者聯手就更厲害了,他們倆都是以正面碾壓出名的,在他們看來,之前就算不死,相比身體也脆弱的很,面對碾壓般的兩大攻擊,身體定會崩潰湮滅。

「轟隆隆~~~~」

街道地面早就被拍擊出了巨大的深坑,深坑中一道身影彎著腰,抬起頭,一雙眼眸中滿是怒火。

「該死。」

東伯雪鷹憤怒而憋屈。

好久沒這麼憋屈了,明明擁有一身實力,可時光之域下,速度比對方慢太多,都無法抵擋對方招數。

重重力道波動不斷在體內回蕩。

「噗。」東伯雪鷹嘴中吐出鮮血,連身體表面都有血絲滲出。

擁有赤雲戰法的護身法、十層圓滿的南雲聖體,在這樣的圍攻下怕也得丟掉性命,幸好自己將虛化已經推演到匪夷所思之境,超出所有混沌極致的虛空一脈蟲獸,都能和師傅古亓相當了。離真正的虛化極致圓滿也只差最後一線。

如此虛化能力,將遭到的一切攻擊,卸去了太多太多,最終依舊受傷。

「殺。」

「繼續殺,他已經重傷。」

「快。」

他們雖然震驚聯手竟然失敗,但是他們明白時間珍貴。

「轟~~~」

「死!」

熾風殿下一直操縱著時光之域,水火二使繼續聯合攻擊,而樊楚護和雨塵行者卻感到了羞辱,完全震怒。

「撕天爪。」樊楚護咆哮著,一雙手掌都成爪狀,天地都撕裂,這乃是他的主人『撕天大尊者』專門為他們這些百戰魔神創造的戰法中的一套極狠辣爪法。

「塵歸塵,土歸土,湮滅吧。」雨塵行者也怒了,作為漂泊者門下的行者,他有他的驕傲。

大鎚揮出。

嗡——

劃過虛空氣流產生了奇特的彷彿笛子吹奏的聲音,聲音甚至帶著些許魅惑,讓人沉睡,讓人隱隱有陷入永恆黑暗之感。

……

轟隆隆~~~

五大強者連續出手,連續攻了三輪。

「他身體氣息沒有明顯衰弱,至少生命力還存在超過一半,來不及了,趕緊走。」一直操縱時光之域的熾風殿下當即喝道。

「走。」「走。」「走。」

一個個雖然不甘,但是都毫不猶豫。

嗖嗖嗖。

盡皆消失離去。

他們都很清楚自己弟子面臨隕落之危,南雲國主雖然地位夠高,但是依舊會插手來救。這插手時隨手『掃』一下他們五個,他們可就慘了。那種情況下可不算『以大欺小』,只能算是略微泄憤罷了。

而如果逃掉了,南雲國主還去追著動手,那就丟臉了。

在界心大陸真正最巔峰行列的強者,也是有著一些潛在規則的,畢竟各方都是有超級強者在,像眾界古國、夏風古國可比南雲國主強勢多了!這還是各方都有些顧忌才會有潛規則,如果是真正的弱小勢力,直接橫掃即可,哪有資格和眾界古國等勢力談什麼『潛在規則』。

有資格談潛在規則,已經夠值得驕傲了。

南雲國主自然也得遵循潛在規則。

「轟~~~」

戰場所在,余**及四面八方。

天空降下重重光芒,那是火炤國鎮守國都的法陣運轉的光芒,抵抗那些餘波。

「咳,咳。」東伯雪鷹喉嚨中又咳出了些鮮血,從深坑中飛了起來,懸浮當空看向周圍,周圍波及範圍不算大,可依舊有一些修行者府邸被毀掉。

「在國都內動手,都如此不收斂?」東伯雪鷹見狀愈加憤怒。

這次太憋屈了。

從頭到尾,自己都沒能反抗。當然時間也是太快,混沌境十層級數高手,每個都僅僅出三招,是何等快的速度?自己還是處在時光之域內,動作就更慢了。

「雪鷹,你且回去歇息,這天劍道竟然調動如此多高手對付你,很好,我若是不反擊,倒是被小瞧了。」南雲國主的聲音在東伯雪鷹耳邊響起,聲音中帶著怒意。

「師傅,我過些時日,自會找他們。」東伯雪鷹連道。

「這你就無需管了,你先好好歇息。」南雲國主屹立在界心大陸巔峰行列,自然有自己的做事準則。

話音剛落。

東伯雪鷹就感到無形氣息離去。

「師傅要插手了。」東伯雪鷹暗道,應對天劍道進軍火炤國的事,一直自己來應對,數十萬年了,南雲國主都淡然看著事情進展。如果吃了虧,他自然插手!顯然他認為僅僅憑藉徒弟一人,面對天劍道一方已經完全不夠了。

……(未完待續。) 火炤國國都,南雲聖殿殿門外,曲明侯以及其他一些弟子早就在這等著了。

因為完全隔絕封禁了戰場,遭到襲擊時並未產生大波動,可對方逃走後,那戰鬥餘波卻反而驚動了大半個城池的高手。

「雪鷹師兄。」一群弟子們都恭敬道。

曲明侯則關切看著東伯雪鷹。

「我沒事。」

東伯雪鷹說了句,則步入南雲聖殿內,看著東伯雪鷹的背影,曲明侯他們沒敢多說,他們都感覺到此刻這位絕世天才『應山雪鷹』心情並不怎麼好。

靜室內,東伯雪鷹獨自一人,盤膝而坐。

雖然這次來襲的五大高手都很震驚沒能殺死這應山雪鷹,覺得這應山雪鷹也太能抗了,可東伯雪鷹自身卻感到憋屈,因為從頭到尾他都是在挨打,想要給敵人來一招『破蒼穹』或者來一招『穿虛空』,都因為時間流速緣故沒來得及。

「以我的實力,竟一直被困在時光之域內沒能破開。」東伯雪鷹也很吃驚,一般時光一道的混沌境十層高手不至於如此逆天,「熾風殿下,眾界古國兩大家族之一『熾氏一族』核心子弟?」

東伯雪鷹自然認出了那位耀眼紅髮青年,對方眉心的一縷火焰太顯眼了。

熾氏一族核心子弟,血脈足夠濃郁,都能覺醒逆天天賦,配合天賦再修行相應的絕學典籍,戰力自然也恐怖。

至於無法覺醒的?就算不上核心了。

之所以能有逆天天賦,是因為熾氏一族族長,是眾界古國五祖中唯一一個靠煉體達到無敵之境的。

「百戰魔神?雨塵行者?」

東伯雪鷹剛才真的有接近死亡感。

每一輪襲擊,他身體損耗都近一成。估計只要十一二輪襲擊他就得殞命!那擅長水火的兩位強者看似最弱,可他們來結合起來,截然相反的力量也讓自己的南雲聖體變得虛弱。就像一件兵器遭到水火,變得脆了,再遭受重擊更容易崩解一個道理。

受水火之威,他雖沒損失生命力,但身體變弱,令百戰魔神、雨塵行者的攻擊效果更好。

每一擊讓他都『聞到』了死亡的味道,也讓他竭力『虛化』,讓更多力量引入虛無。若是能夠達到虛化極致,自身和虛空本質一體,那麼這些攻擊將絲毫傷不到自己。

「和虛空本質融合,就差一點?」

東伯雪鷹凝心思索。

……

師傅南雲國主動手的確非常快,僅僅自己遭到暗中襲擊的第二天白天,便有一群高手直接殺進了天劍道殿內部。

因為熾風殿下、雨塵行者等一眾人等也清楚,可能會有反撲,自然一個個躲在天劍道殿內!如果不是背後勢力吩咐要幫助天劍道,他們恐怕早就一個個逃之夭夭了。

「什麼結果?」東伯雪鷹還特地出關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