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房間里的人都開始聲討葉子晨。尤其是蘇逸雲,那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他,彷彿在說……你必須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

葉子晨真沒想到他這一句話,竟然能引起這麼多的連鎖反應來。

沒辦法,他只能選擇死亡!

讓房間里的眾室友追問了半天,葉子晨也沒崩出來個屁來。

咚咚。

好在這時病房外傳來敲門聲,蘇逸雲挑了挑眉看了葉子晨一眼哼道。

「葉子,你必須給我個解釋。」

隨後走到門口將病房門打開。

「石校長。」

敲門的是石校長,在他旁邊還跟著一位帶著墨鏡的男子。

房間里的都是科技大的學生,看到石校長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葉子晨也不例外。

可就在這時,病房外又走進來個女孩。

「卧槽,楊雨詩!」張睿驚呼。

「張睿,你掐我一下,真的是楊雨詩吧。」朱雲柏也是一臉興奮。

蘇逸雲、康鵬、白羽三人也都懵住了。

楊雨詩竟然來他們這裡了。

「你們好。」

楊雨詩朝著病房裡的眾人揮了揮手,尤其在葉子晨的身上頓了一下后,走到那個帶墨鏡男人的身邊。

「我去,真的是楊雨詩。」

「老天,她怎麼會到這裡來?」

病房裡的驚呼聲楊雨詩顯然早就見怪不怪,他安安靜靜的站在墨鏡男的旁邊,不再言語。

「你們這群小子,看到大明星就忘了我這大校長了是不是?」

石校長搖頭一笑,病房裡的幾人都是面露窘態。

蘇逸雲嘿嘿一笑,跑到石校長面前咧嘴道。

「石校長,您來這應該不是來罵我們的吧。」

石校長看到蘇逸雲之後不禁搖頭輕笑,看樣子倆人是認識,不過想到蘇逸雲的家世,認識石校長也沒什麼好稀奇的。

「我來這裡是來找葉子晨的,準確來說是這位!胡總找葉子晨!」

石校長指了一下旁邊戴墨鏡的男人,那男人也在這時將墨鏡摘了下來,輕笑道。

「你好,葉子晨同學,我是引夢公司的胡宏。」

「引夢!那不是國內最大的藝人公司么?」張睿推了推眼鏡看著胡宏低呼,道,「對了,楊雨詩就是引夢的。」

葉子晨朝著胡宏點了點頭,簡單握手之後,胡宏開口道。

「我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我想邀請葉子晨同學加入我們公司。」

病房裡的人都愣住了。

「其實那天葉同學在學校周年慶晚會的表演,我都看到了。真的,你是天生當明星的料,我誠摯的邀請你加入我們公司。我可以在這裡承諾給你最好的的製作、公關團隊,為你鋪路……我只需要你的嗓子,就夠了。」

胡宏可以說開出的條件豐厚的讓人難以拒絕。

還是在校的大學生,受到經紀公司老總來親自邀請,給出的承諾也是高的離譜。

「葉子,你要當明星啦。」

「葉子,是不是得給哥幾個來個簽名?」

「葉子,厲害了哈。」

病房裡的其他室友都開始出言恭喜,胡宏也面帶笑容的看著葉子晨。

在聽了他的那幾首歌之後,他就感覺到這絕對是一塊璞玉。

也下定了決心要將他收到公司,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還親自來了這裡。

可是……

「抱歉,我拒絕。」

葉子晨抿著嘴角微微一笑,病房裡的人聽到之後都愣住了。

一直站在胡宏旁邊的楊雨詩也瞪大了眼睛,胡宏更是錯愕不堪的開口道。

「你說……」

葉子晨抬起頭輕聲一笑,目光直直看著他旁邊的楊雨詩!

「我說,抱歉,我拒絕!」 第80章白胖子認慫

「葉子,你瘋了吧。」

「多好的機會!」

「葉子,你別犯傻。」

房間里的其他室友開始在吹耳邊風,葉子晨從始至終都看著胡宏旁邊的楊雨詩。

「抱歉,讓你們白跑一趟。」

女王經紀人 深深的鞠躬,葉子晨推開張睿等人直接從病房中離開。

出了病房,葉子晨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靜。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再度打開,只見楊雨詩跑到了葉子晨的身邊。

「能聊聊么?」

醫院附近的一家小咖啡廳。

楊雨詩刻意壓低著鴨舌帽帽檐坐在比較角落的位置,可縱使如此,咖啡廳里也有不少人看出了是楊雨詩。

一時間,兩人的位置成了咖啡廳的焦點。

「楊小姐,您的咖啡。」

「謝謝。」

「那個……您能給我簽個名么?」

服務生拿著楊雨詩的簽名欣喜若狂的離開,葉子晨端坐在椅子上,輕輕攪拌著杯中的咖啡,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人氣很高呀?」

「葉子晨,久別重逢不應該是高興的事么?為什麼說話感覺這麼刺耳?」

楊雨詩眼帘微垂,眉宇間帶著淡淡的苦澀。

葉子晨就跟聽不懂似的挑眉一笑,將咖啡杯中連奶昔都沒有加的咖啡一飲而盡。

「有點苦。」

「葉子晨,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楊雨詩將聲音提到了一些。

「嗷,在聽。」葉子晨眉毛輕挑,身體靠在椅背上,「我剛才那話可不是針對你,說的都是實話,你現在是炙手可熱的影星,我這小白人表示很羨慕,不行么?」

「葉子晨!」

當楊雨詩大聲的將他的名字喊出來的時候,葉子晨沉默了。

賴上鬼魅冷殿下 棋盤巖 許久……

「我看我還是走吧,你公眾人物跟我這種小人物待在一起,保不齊會有人抓拍,對你造成負面影響。」

葉子晨起身準備離開,楊雨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叫住了他。

「為什麼胡宏給你機會,你不要。」

「我不想進娛樂圈。」

「你說謊,你三年前明明告訴過我,你想當歌星。」

……

「你根本沒有資格跟我女兒站在一起,你們倆不是一路人。」

「這裡是一百萬,你拿著錢離開我女兒。」

「別在糾纏我女兒了,考慮一下你的母親。」

咯吱。

葉子晨的拳頭猛的握緊,他反覆的呼了好幾口氣……

「現在不想了。」

楊雨詩抬起頭,明亮的美眸緊緊的盯著葉子晨的眼睛。

「好,那我問你,以前你說過的話還都算數么?」

嗡……

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眼上面的來電顯示是肖語媚。

「我女朋友給我打電話,我要走了。」

「女朋友?」

「對不起,以前的話都是騙你的。」

啪。

楊雨詩抬起手一巴掌打在葉子晨的臉上。

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臉頰,葉子晨朝著楊雨詩微微一笑,將咖啡的錢付過之後就從咖啡廳離開。

「葉子晨,你跟楊雨詩是不是認識呀?她貌似在我活著的時候就很出名了誒,你怎麼會跟她認識。」

劉晴飄在半空中問來問去,葉子晨蹙了蹙眉毛道。

「你怎麼那麼多問題。」

「我這不是好奇嘛!」劉晴繞在葉子晨頭頂道,「我感覺你倆有故事。」

「你煩不煩呀。」

葉子晨猛的停了下來,朝著飄在半空的劉晴挑眉道。

「別在跟我提她,要是你在跟我提她,我就找白無常給你帶地府去。」

瞬間,劉晴消停了。

可葉子晨的心卻是讓劉晴的幾句話給盪起了漣漪。

認識!

豈止認識!

「肖總,我可以出高價買,您高抬貴手,給條活路吧。」

白大海站在肖語媚珠寶店的門口苦苦哀求著,他的行為也直接影響了在這期間內幾乎沒有顧客光臨店鋪。

肖語媚眉頭輕蹙,看著白大海道。

「白總,您能不能別擋在我們門口,這影響我做生意呀。」

「肖總,您就答應賣我點原石吧。」

白大海這也是無奈之舉,他們干珠寶生意的需要隨時關注賭石場的情況,需要有足夠的翡翠才能支撐起珠寶店的日常運轉。

可由於前一陣葉子晨的瘋狂橫掃,直接讓市面上幾乎很難在找到能賭漲的原石。

一些小的珠寶商還可以挺一下,可他不行。

他也是圈裡數一數二的珠寶大亨,需要足夠翡翠源來進行支撐。

葉子晨這一手,直接將他的路全都給斷了。

「白大海,你這唱的哪一出呀?」

從計程車上走了下來,葉子晨就看到攔在店門口苦苦哀求的白大海。

肖語媚在看到葉子晨之後眼睛頓時一輛,跑了過來。

「子晨。」

「語媚。」

悄然拉住肖語媚的手,葉子晨走到白大海的面前。

「白老闆,咱們都是開門做生意的。你這麼擋在人店門口,這算怎麼回事。」

「葉少……葉先生!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