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全身都充斥着這些力量,李帥感覺到自己充滿了戰鬥的yu望。這就是它們的副作用,李帥一直不敢借用它們的原因也是因爲這點,一旦運用之後就會產生不可遏制的強大殺意。

現在這個時候是逼不得已,李帥能夠覺着天上的那些流行距離自己更近了,現在已經由不得自己再隱藏這些力量了。

赤紅色火焰般的光芒從李帥的身體上噴發出來,雙目也完全變成了一片火紅,這個時候李帥的雙目中已經看不見瞳孔了,紅芒向利劍般透了出來。

帶起一道火紅色的光柱,李帥飛出了防禦陣法。

天空中已經落下了數以百計的隕石,它們拖着火紅的尾巴的衝了下來。

水波一樣的紅色火焰散開,以火對火,李帥身體發出強大的紅光。朝向飛機衝來的隕石被他身體所發出的力量完全擊碎,它們直接在空中化成了塵埃四散開去。


然而這些隕石只是前奏,密集的流星已經從空中降了下來。

李帥雙手揮動,帶着了巨大的紅色的殘影,被他擊中的隕石大多都被隔擋開來,少數體積較小的直接就被震碎了。

啊的一聲大叫,聲波在空中傳開,天空震盪了一下,隨即一雙巨大的紅色拳頭從李帥手上飛了出去。流星遮擋的天空立刻被穿出了一個大洞,不過片刻時間這個缺口就被其他落下的隕石添補上了。

噼裏啪啦的聲響出現在環繞飛機的防禦陣法上面,淡淡的光幕激起細碎的光亮。

李帥在空中輕呼了一口氣,白霧從他的口裏吞吐出去。氣霧繚繞,李帥手裏的天罰出現。喝了一聲,一道紅白相間的刀勁擊向了空中飛射下來的百米大小的隕石。隕石被刀勁分開,隨後餘下的勁氣繼續向後飛了出去,不少阻擋刀氣的隕石也被擊碎了。

分開後的巨大隕石,險險貼着防禦陣側滑出去,然而隨之而來的還有數量總多的隕石,李帥在這裏獨自抵擋它們心裏苦不堪言。

體內的真氣不斷被掏空,還有異空間的力量總是能夠及時補充進來,李帥勉強的擋下一波又一波的星雨。

可是面對源源不斷飛射下來的隕石,李帥的抵擋還是非常微弱的,後面的隕石體積更加巨大,李帥無暇去想之後如何繼續下去,他只知道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盡全力抵擋所有迎面衝來的隕石。密集的流星雨容不得自己抽身閃躲,現在已經是隕石最多的時候了,所有的石頭都堆積在一起砸了下來。

眼看李帥全部的真氣都被消磨乾淨,就後續的力量也要支撐不住的時候,一個金色的光甲出現在李帥身前。


李帥面對的只是那人的背部,可是他卻能夠感覺到面前這人強大無匹的力量。知曉面前的傢伙對自己沒有惡意,既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又對自己不存歹意,那麼自然就是前來幫助自己的人了,李帥終於可以透口氣歇息一下。

面前的傢伙根本不屑漫天的隕石,他大手一會,漫天飛舞的隕石就被清理掉了一大片。對能量的感應讓李帥知道這人的力量是高一級別的,它不同於天地靈氣的存在,而透出的屬性又是光明正大般的存在,李帥猜測不出面前的高手是從那裏來的,這讓他覺得非常好奇。

可是不管怎麼說,對方也是救下了自己的性命,所以李帥對他自然是萬分感激。

那人手臂連揮數下,漫天的星石就被他完全擊潰。他面超李帥轉了過來,李帥卻發現根本看不清楚這人的長相,他的全身都被包裹在金光當中,刺目的光芒也隱藏了他的長相。


突的光芒收斂,一張中年人古拙的臉形出現在李帥的眼前。他的雙目中射出的是威嚴肅穆的神情,好似看透一切的目光讓李帥感覺到強大的威勢。

他的頭上插着一柄金色的小劍,長髮盤起,一副古人的打扮。目光在李帥身上掃視,李帥知曉對方是感應到自己的領域,清楚對方沒有惡意,李帥趕快加緊調息起來,剛纔連續超負荷的運轉身體裏面的力量,帶給自己身體的損傷還是很嚴重的,至少在他停頓下來以後覺着全身麻木動彈不得。

領域裏面傳進來的力量雖然很強,但是療傷起來卻沒有一點優勢,反而帶給李帥非常痛苦的感覺。猛烈的真氣四處蹂虐,雖然是在療傷,可是比起被人用利器擊砍也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這些疼痛在李帥這樣的修真者看來,也還是可以接受的,他們的身體和精神允許承受如此程度的傷痛。

一股精純的力量傳進李帥身體裏面,全身一陣舒暢,比起先前的感受好了太多。不過片刻,李帥的傷勢就穩定下來,至少蒼白的面色已經隱了下去,面上又有了些許血色。

“多謝你的幫忙。”李帥恢復過來朝向那人說道。

那人面上顯出了些許慚愧的模樣,讓李帥覺着很是奇怪。只見那人說道:“你不用謝我,倒是我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李帥很是疑惑,可是那人隨即便解答了他的疑問。

“剛纔的流星雨是我施展星空挪移的時候牽引出來的,沒有想到正好來到這裏,星石被引力吸了下來結果便被你撞上了。”

李帥鬱悶了一把,但是不管怎麼說對方還是在最重要的關頭出現搭救了自己,要是面前這人撒手不管的話自己肯定只有死路一條。這次面對的隕石數量實在太多了,就看後面仍然不斷飛下的石頭也是可以看出它們的危險。

李帥想了一下說道:“終歸你還是出現幫了我一把,不然只是我一個人是應付不下後面的隕石。”

那人說道:“這些隕石不過只是一些小麻煩,星空挪移的時候要是不慎遇見扭曲的空間裂縫纔是最糟糕的事情。”

李帥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是修行者嗎?”

那人傲然的說道:“我是仙人。”

“仙人?”李帥愣了一下,雖然知道存在仙界,不過他自己認爲和那些地方還很遙遠,按照現在修煉的功法自己也未必就會去到那裏,對待自己面前這個自稱仙人的傢伙,李帥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想了一會,李帥才說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的,仙界又是什麼樣子的?你是不是從這一界修煉過去的啊?”

李帥見到這個仙人性情還算不錯,所以也就大膽提出了這些問題。

“仙界,”那人沉吟了一會,對李帥的問題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解說,過了半天才擠出了一句,“那裏其實和修真界沒有什麼兩樣,不過就是能量結構上比這裏要高級一些。作爲一個修行者,功力修煉到達了一定程度之後,只有去到那裏才能夠繼續提升。在修真界裏修煉會有一個瓶頸,到了那裏纔有機會突破。”

那人突然慎重的說道:“雖然修煉到了大乘之後便能夠飛昇過去,不過想要渡過天劫卻不是輕鬆的事情。”

李帥見到過天劫的威力,自然對它心有餘悸。他不禁問道:“那麼有多少人能夠成功渡劫呢?”

“大概十個裏面會有一個能夠成功吧。”估計是想到了他自己渡劫時候的樣子,那人的臉上稍有一些變色。

李帥突然想起還沒有詢問對方的姓名,“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那人說道:“啊,我都忘記了,我叫做星蹤,曾經是天藍星的修真者。”

李帥沒有想到遇見的這個人竟然是外星人,他好奇的大量了一下對方,發現和自己的樣貌很差不了多少,仔細觀察以後才從他的耳朵上面找到了一些與地球人不同的地方。在星蹤耳朵的下側各有一道細長的裂口,它們不時的張開,並從中呼出一些氣流,好像是鰓一樣的器官。

星蹤看見李帥的目光注視到自己耳朵下面的裂口,他說道:“我們天藍星百分之九十的地方都是海洋,所以那裏的生物多半都是海洋裏面的。我們天藍星人就是大海的種族。”

李帥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這個星球上面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海洋,爲什麼沒有在海里衍生智慧的生命呢?”

星蹤看了李帥一樣說道:“看來你對你們的星球並不瞭解啊,在你們的星球的海洋裏面也是有智慧生命存在的,比如你們傳說中的天龍,它們就是非常強大的智慧生命,不過現在好像也都已經在比仙界更加高級的空間裏面了。”

“再拿和我們相似的生命爲例子,你們的星球上面還曾經出現過半人半魚的海族,只不過他們爲了避免和陸地生物的戰爭,多數都轉移到其他星球,還有一些則是隱匿在海洋的深處。”

“在仙界裏面你有見到過從我們這個星球上飛昇過去的仙人嗎?”

星蹤答道:“你們這個星球上飛昇過去的仙人都是最頂級的仙人,在仙界裏面他們有很大的勢力,雖然數量不是很多,但是卻把持了仙界半數的力量。”

李帥沒有想到自己星球上飛昇過去的修行者還真是強大,按說一個宇宙這麼大的空間,能夠成功到達仙界的人也不在少數,能夠佔據半數的力量,那已經是不可想象的勢力了。

“對了,還沒有問過你回到這一界是有什麼事情呢?”

星蹤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其實是異魔界和修真界的通道出現了問題,雖然及時的修補過來,可是還有一些強大的魔界生物從那邊過來了,我和其他許多仙人都被派了出來,就是爲了找尋他們並將其全部消滅。修真界是仙界的根本,我們必須要保證這裏的生命不被其他生物迫害。”

李帥對星蹤口裏說到的異魔界很是好奇,不禁再次問道:“異魔界,那裏是什麼地方?”

星蹤既然已經說到了出來,也就不再隱瞞什麼。“宇宙是有許多空間組成的,其中有些地方的生命本身就具有強力而且怪異的殺傷力量,而異魔界就是我們給存在這類生命的那些空間的總稱呼。它們和魔界還不相同,魔界裏面的生命多半都是從修真界這邊修煉過去的,他們至少也懂得什麼叫做收斂,異魔界要是肆虐起來造成的破壞力可是非常恐怖的。他們那界的力量帶有明顯的腐蝕性,對任何生命的殺傷力都是致命的。就算他們被殺死,身體也會形成非常大的破壞力,存在他們屍體上面還會出現奇異的病毒,讓周圍的生命發成異變,變成嗜殺成性的怪物。”

李帥沒有見過這類的東西,自然也不能給他一些提示,但是李帥還是認真的說道:“那些東西會不會在這裏出現呢。”

星蹤不太肯定的說道:“應該不會吧,我能夠感覺到這個星球上面還是覆蓋有許多強大的陣法,他們就算出現在這裏也估計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失。”

“那麼他們有多強,我能不能應付的了?”

星蹤說道:“憑着你剛纔展現出來的力量,應該能夠單挑最弱的那些傢伙,再強些的就應該沒有辦法了。”

李帥估測了一下剛纔發出的能量,差不多已經是分神期的威力,就這樣也才只能與最弱的異魔界生物相較量,對於那些生命強大的威力,李帥終於得出了一些評價。

難怪要派出許多仙人來收拾他們,一般的修真者要是派出來尋找甚至消滅他們簡直就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如果要是他們真的在這裏出現了我又能夠做些什麼呢?”

星蹤想了一下,手裏遞過了一個玉符,說道:“你先拿着,要是遇見了那些傢伙它就會發出碧綠的暗光,你立刻把它捏破,我就會知道你那裏出現異常。”

“本來我到這裏就是爲了探察這個星球上面到底有沒有他們的存在,也還要在這裏待上一段時間的。”

李帥收下了玉符,點頭說道:“我會注意一下的,畢竟現在存在着的高手已經少了許多,要是他們真的在這裏肆虐起來,肯定會造成很大範圍的傷害。“

星蹤手臂上面的碧綠色光石亮了一下,一個人影出現在空中,只見那人全身是傷,在那裏吼叫到:“所有仙人都過來這邊,我們這裏遇見了許多異魔界的傢伙。”一句話說完,圖像就中止了。

星蹤聽見那人的話以後,面上數變,取出一個玉質手鐲對李帥說道:“這個手鐲給你吧,裏面有一些煉製法寶戰甲的材料,我也見到你還沒有戰甲,這樣打鬥起來很是吃虧的,有了戰甲之後遇見強大一些的異魔界生物你也能夠支撐的更就一些。”

李帥知道他說的是實話,所以把玉鐲接了下來,他也是想要煉製一件戰甲的,只是材料一直收集不到,而且這些東西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收集的。既然對方大方的給了自己這些東西,自然不能錯過。

有了戰甲,自己的防禦力量少數也要增強十倍以上,那時候自己保命起來也要強傷許多。至少再次先前的流星雨,自己也能自保有餘,不至於像剛纔那般必須要硬挺下去,只爲求得逆境中一線生機。

星蹤不再多說,身體立刻消失在李帥的面前。 回到機艙裏面,飛機裏面凌亂不堪,乘客和機組人員也全都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李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全身痠痛無比的他現在是一點也不想動彈。

過了好一會,劫後餘生的人全都歡呼起來,他們爲自己能夠在這樣一場災難下面倖存無比激動。

當飛機停在機場的時候,那裏已經有許多人圍在了那裏。這次事件的發生來的非常突然,慶幸的是沒有一個人受傷,飛機也安全的行駛到了波士頓。不少新聞媒體都聞訊趕來,像是經歷這樣事件還能夠倖存的飛機,也是極其罕見的

飛機的機體上面全是坑坑窪窪的地方,不少碎石也深陷進飛機的機身上面。衆多乘客下了飛機,當他們看到這副破爛不堪的樣子,都是難以把它同原來那般白色嶄新的飛機模樣聯繫在一起。衆人無不慶幸自己能夠倖存下來。

出了機場,李帥搭乘了一輛巴士,讓司機行駛到最近的旅店,他急於要休息一下,剛纔的幾次調息不過只是將體內素亂的真氣壓下去而已。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李帥才從深度休眠中醒了過來。掏空的真氣全部都被補充回來,境界沒有提升可是功力卻精純了許多。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李帥首先給家裏打了個電話報報平安。這次的經歷也使李帥認識到自然的真正威力,他雖然一個修行者,可是經歷的事情卻不甚多,這次也讓他再次體會到接近死亡的滋味,每時每刻都在爲生存拼鬥,稍有不慎就是性命之危。

聽到母親熟悉的聲音以後,李帥有些慌亂的心情就被理順過來,只是簡單的報了一下平安,卻沒有敢向母親提及自己剛剛經歷的險情。

掛下電話以後,李帥這纔想起了星蹤送給自己的那些物件。他將手鐲和玉符都取了出來,仔細的研究了起來。


玉牌小巧玲瓏,裏面疊加有數個陣法,其繁瑣的圖案讓李帥大爲驚歎。不愧爲仙人煉製的物品,光滑玉牌上面奇異紋路構建而成無數細微的陣圖。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玉牌,李帥卻只能夠認出當中十之二三的陣法。

看到那個儲物手鐲的時候,李帥則更是心動。裏面少說也存有數百中煉器的材料,李帥估摸裏面的材料足以讓自己煉出個十來套的極品護甲,剩餘的一些邊角也能用來把天罰的等級給提升一下。這些材料實在罕有,每一件在地球上拍賣的話也都是無價之寶。

想到這裏,李帥就禁不住技癢起來,修煉一件好的護甲,也是一種增長功力的方法。取出當中最珍貴的幾種材料,李帥即刻着手煉製起來。他準備先作出一個原型,之後在繼續修改。

一件好的法寶想要成型,需要一段吸收外界力量的過程,李帥的領域裏面正好可以提供這個條件,當法寶修煉完成以後也能夠更好的和自己的身體相融合。

шшш ★ttk an ★¢ 〇

領域擴展開來,李帥用真氣包裹住了這個房間。修煉的時間雖然不過,但是卻容不得其他人隨意打擾的。

真氣凝結成的青色火焰從李帥的雙手噴了出來,半空中浮動的材料在緩緩的融化。李帥使用全部力量融化那些材料,這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過了約莫一個小時的樣子,材料終於溶解開來,李帥的頭上也已經滿是汗珠。

看着空中浮動的液體狀態的各色材料,李帥一咬舌尖,噴出了一口帶有金色的血液。

金色的血液在空中化成一個五角形狀的圖案,液態的材料分別順着五個邊角添補到陣法當中去。就見到光芒連續閃動,李帥雙手不斷的將真氣灌注進去,青色的光芒掩蓋住了原先金色的亮光。流動着的液體材料從五邊朝向中間匯攏。中心一點處閃爍起來,五條邊角向中心壓縮過來,最終形成了一個半米大小的光繭,而閃爍的頻率也增加起來。

再次噴出一口金色的鮮血,李帥眼看着面前的光繭終於停止了劇烈的閃爍。

大功告成,李帥激動不已,浮動在空中的光繭,柔和青色的光暈不時從裏面隱隱透出,接下來就是孕甲了。

李帥把自己的努力成果放進了領域裏面,在那裏才能夠吸收強大的能量,接下就是等待了。按照煉器典籍上面記載的,想要成功製造出一件戰甲,需要大量的靈氣,領域裏面的能量就最精純的天地靈氣,放在那裏纔是最合適的地方。

ωwш¸ttkan¸CΟ

從房間裏面出來的以後,李帥才知道自己已經待在房間兩天了,要不是李帥提前在服務檯那裏要了三天的伙食,他們真會以爲李帥在房間裏面出了什麼問題。

當他們詢問自己有沒有麻煩的時候,李帥自然不能和他們說起自己在修煉戰甲,於是隨便編造了一個理由搪塞過去。

既然已經到了波士頓,李帥也就不太着急了,先買了一份地圖弄清楚這裏城市的分佈,李帥纔去到哈佛大學申請面試。

進到學校裏面,李帥只是把報名申請遞交給了接待室裏面的工作人員,過了幾分鐘就被安排去面試了。李帥開始還以爲只是隨便招來幾個老師應付一下,那裏想到招來面試的老師都是學院裏面最頂尖的教授級別的學者。

李帥在他們的面前自然要恭敬一些,面前這些看似普通的傢伙都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他們代表的也是現時裏面最尖端領域的學科。

所以學院會這麼慎重的對李帥進行審覈,就是爲了確實當初他遞交的那份申請裏面附帶的課題是不是真的由他獨自完成。作爲最頂尖的學院,他們自然能夠從那些資料裏面發掘出有用的信息,李帥附帶的課題是關於新能源轉變的。

時下最熱門的學科也就是這類的,但是還沒有人能夠真正研發出一種可以大量利用的新興能源。李帥在自己的附帶的文件上面就列出了許多中方案,而且其中着中的寫出了一種新能源的開發課題,在哈佛裏面也有一個研究這種課題的小組,前段時間他們遇見了一個瓶頸,還是通過李帥的報告受到啓發,所以又得以順利進行,李帥因此很被他們看重。

面試進行了約有一個小時,李帥胸有成竹的走了出去。剩下的事情就是他們來處理了,對自己李帥還是有十二萬分的信心。

直接回到旅店,就當李帥坐在沙發上面的時候,身上的一塊玉符發出了綠色的光芒。李帥雙目神光一現,心裏駭然,難道那些異魔界的生物真的來到地球上上面了。身體在原地扭曲了一下,李帥握着手裏的玉符感受空氣裏面的異樣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