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龍魂知道逍瑩瑩不是那個男子的對手,此時見自己女人危急便大吼一聲,落在了良人 中間。

男人之間無需多說什麼,直接一拳硬碰硬,結果再次令衆人大吃一驚,龍魂直接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而反觀那男子只是後退了幾步,誰輸誰贏一目瞭然。

在衆人驚愕中,又一個人更是感到後怕,他便是蝶戀花。他原本還想自己等幾人去對付那男子,可如今看見逍瑩瑩和龍魂均拜在其手裏,後背一片冷汗就冒了出來。

龍魂悶哼一聲,準備再上,卻不料一旁觀戰的無雙突然大聲喊道:“可兒!”

可兒是誰,龍魂不知道。

可兒是誰,衣衣腦中一片混沌。

可兒是誰,胡君儀難得去想。

可兒是誰,那男子卻是渾身一震,動作明顯一緩。

“長河落日!”

胡君儀見對方愣住,心知就是這個機會,當下毫不猶豫一個火球丟了過去,落在對方身上,瞬間爆炸! 再說就在那神祕男子一愣間,胡君儀瞄準時機一個火球丟了過去,火球在對方身上爆炸並隨之產生大量火光,而龍魂趁着火光遮天下意識地給了對方一掌後隨即飛身離開!

火光來的快也去的快,就在無雙認出那男子而閃電來到對方身邊時火已經滅了,不過那男子也隨之倒了下去。

無雙愣了一下,隨即失聲喊道:“可兒,你是可兒?”

那男子的頭髮被燒沒了,露出一張只看的見兩顆眼珠子黑漆漆的臉。

“無……無雙。”那男子喉間再次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後勉強吐出了兩個字來。

但就是這簡簡單單兩個字卻讓在場衆人大吃一驚,原來這男子竟是無雙的朋友。

無雙得到確認之後一下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一邊哭還不忘一邊說:“我是無雙,你的雙兒,可兒你堅持一下,不光我在這裏,瑩瑩姐和衣衣姐也在這裏。”

無雙隨即向逍瑩瑩和龍衣衣喊道:“瑩瑩姐,衣衣姐你們快過來,他是可兒,我們的老公啊!”

衆人一臉黑線,盡些無語。

無雙見逍瑩瑩和龍衣衣不爲所動,忍不住哭着喊道:“我求你們,求你們過來一下,讓他看看你們可好。”

逍瑩瑩與龍衣衣對視一眼點點頭,隨即快速來到那男子身前。

那男子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忽然留下了淚來,及其微弱地說道:“你們都回來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們會回來的。”

逍瑩瑩:“你傷成這樣就別說話了。”

陳可:“我的元神被擊中了,活不成了,你們聽我說,能在臨死前看見你們我死而無憾,有一件事需要麻煩你們。”

無雙哭道:“你不會死的,你的事必須你自己去完成啊。”

陳可:“對不起,雙兒,這次真的不行了,我要你們告訴我後人一句話,‘愛之心’從未丟失過,因爲我們本身就是愛之心!”

逍瑩瑩聞言詫異道:“原來爸爸要找的東西從未丟失,怪不得一直找不到。”

陳可看了一眼逍瑩瑩,以極其微弱的聲音問:“你爸爸是誰?”

逍瑩瑩沒有說話,但卻以意念傳入了男子大腦:“我爸爸是你一個後人。”

那男子笑了,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一隻手伸到懷裏想摸什麼,但伸進去卻再也沒有伸出來,因爲就在這時他夫人氣息斷了,眼睛也閉了。

無雙立馬以神識掃視對方大腦體內,發現體內五臟六腑均已燒焦,而元神不知所蹤,她知道肯定是被擊碎了。

“可兒!”

無雙跪爬在男子身上仰天大喊一聲,隨即放聲痛哭起來。


在場衆人盡些沉默,沒有誰去打擾。

良久胡君儀慢慢走了過去,向無雙道歉道:“無雙,對不起。”

不聽還好,一聽無雙頓時跳了起來,擦了一把眼淚,冷聲道:“難道一聲對不起就算了。”

胡君儀:“是我不對,那你想讓我怎樣?”

無雙:“想讓你死!”

胡君儀:“無雙,我死了,他可以復活嗎?”

無雙:“那不是你管的問題,現在我只想讓你死,死你知道嗎!”

胡君儀:“你冷靜一點,這樣做沒有一點實際意義,或許以我妖界的力量可以幫你做點什麼。”

無雙冷笑道:“我不稀罕你什麼幫忙,既然你不動手,那便由我來!”

無雙語畢,突然一掌打向胡君儀,胡君儀被對方強大的神識所罩住根本無法動纏,死亡的陰影一下籠罩了她心頭。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胡君儀就要命喪黃泉,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旁的逍瑩瑩突然出手一把把胡君儀拉到了自己身後,而無雙哪裏肯依衝上來又與及時趕到的龍魂硬碰硬的對了幾掌,半斤八兩各自退了五六米。

無雙怒火中燒,雙眼突然睜開,藍色的海洋瞬間把在場所有人都包圍了,無盡的殺意籠罩在半空。

無雙那深藍色的眼眸好多人還是第一次看見,但萬萬沒想到這或許是用命換來的。

逍瑩瑩不爲殺氣所動,大聲喊道:“無雙你冷靜一點!”

此時的暴怒中的無雙又哪裏聽的進去一分,紫紅色的眼睛突然出現在海水上空,併發射出無數的紫紅色的光芒。衆人心頭一片哇涼,知道這次可能真沒救了。

逍瑩瑩的力量在於御靈衣的反擊,主動攻擊力量十分有限,所以此時她也只能眼睜睜看着衆人被殺。

逍瑩瑩嘆了口氣,傳音道:“龍魂出手吧。”

逍瑩瑩話音剛落,就在衆人絕望時,海水突然翻起了驚濤駭浪,浪花中一條巨大的龍昂首而立,對着那紫紅色的眼睛就是一道水箭吐了出去。

水箭去勢之威絲毫不弱於那些紫紅色的光芒,衆人再次驚愕,特別是龍衣衣和龍飛做夢都沒有想到對方竟也是一條龍,而且還是修爲如此高深的龍。

龍首與那眼睛在半空鬥了十來回合,突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而與此同時藍色的海水消失了。

等到光芒散盡,半空卻什麼也沒有,衆人詫異地看向那兩人,龍魂嘴角趟着鮮血,而那無雙眼角也流出了一滴鮮血,半斤八兩誰也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經過這短暫卻十分火爆的交手,無雙總算冷靜了下來。而正因爲冷靜她感到心好疼,好涼!

無雙看着逍瑩瑩不帶一份感情地說道:“她殺的是我們老公,你也要護着她。”

逍瑩瑩:“他的死我也感到悲哀,但這並不是要君儀死的理由。”

無雙:“他是你老公,難道那個女子在你心中的位置比你老公還要重!”

逍瑩瑩:“我想我需要重申一遍,我和他並無認識,所以說他是我老公是很慌繆的,無雙不管你怎麼想,我的老公只有一個,那便是龍魂!”

無雙聞言忽然笑了,很淒涼,很悲哀,血淚任它而流……

良久,無雙止住笑,哭道:“對不起可兒,我錯了,死人怎麼可以復活,姐姐們早就死了。”

隨即又看了一眼逍瑩瑩和龍魂,說:“姐姐,這是最後一次叫你,也順便在給你最後一次面子,胡君儀,不殺了,不殺了……”

哭了,累了,無雙抱起了那男子的屍體。

“等一下,寶貝還在那男子身上。”眼看無雙要走,蝶戀花突然出聲喊道。

無雙冷笑道:“你想要啊,過來拿。”

蝶戀花看了眼衆人見並沒有人願意幫忙,心裏堵的慌正尷尬時忽然聽胡君儀輕聲道:“我已經錯在先,那寶貝我們自然不能再搶,無雙寶貝是你的,你走吧。”

無雙:“哦,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你男人可跟我上了好幾次牀呢。”說完也不管胡君儀那錯愕的表情,抱着自己男人快速消失的雲際。

無雙走了,但最後留下的那句話卻像一顆**,炸得胡君儀內焦外嫰。

胡君儀難以置信地看着蝶戀花,道:“她說的可是真的?”

蝶戀花:“那瘋女人的話你也行,我們相處了近一千年,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

胡君儀:“我諒你也不敢。”

一旁的龍魂聞言忍不住嘲諷道:“不敢,他有什麼不敢,飄渺御風閣後山那激情一幕,我可瞧在眼裏。”

蝶戀花大驚失色,怒道:“沒有的事,你別胡說。”

龍魂:“有沒有你心裏還不清楚,胡君儀你也不想一想,雷莎修羅爲什麼會死,爲什麼雷莎修羅一死修爲平平地位低低的他卻可以毫不費力地坐到妖界之主這個位置。”

龍魂一番話又是一番轟炸,衆人的腦子都快不能用了。

胡君儀難以置信地看着蝶戀花,求證似得問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蝶戀花:“哪有,要不是你一直幫我,我那能坐上這個位置,君儀你可別被人家挑撥了。”

龍魂:“蝶戀花男子漢大丈夫,你是想讓我當場拿出證據嗎?”

胡君儀顫聲道:“什麼證據,你拿出來。”


逍瑩瑩:“君儀,龍魂他胡說的,根本沒那回事,這裏也沒什麼事了,龍魂我們走。”

胡君儀:“等一下,龍魂證據呢,請拿出來好嗎?”

龍魂笑道:“好啊。”

“夠了!”蝶戀花惱羞成怒,大吼道:“要什麼證據,胡君儀我實話告訴你,剛纔無雙和龍魂說的都是真的,一點也不假。龍魂你是不是還想說我與混沌勾結,謀殺了雷莎修羅,對,胡君儀你就該那種眼神看着我,我在你們眼中本來就什麼也不是。胡君儀你也和逍遙上過牀,你以爲我不知道,我們這算扯平了。”

衆人沉默,空氣瞬間凝固,靜,靜的能夠清晰地聽見一個人,一個女人劇烈的心跳聲,她便是胡君儀!

胡君儀怔怔地看着蝶戀花,一字一詞地道:“我在你眼裏就是那麼不要臉的女人嗎!”

胡君儀說完右手一擡就欲打去,但這次卻沒能成功,因爲她的手被蝶戀花後來居上拿住了。

胡君儀也不掙扎,只是那麼冷冷地看着蝶戀花,說:“你功力精進了不少,不知是無雙的功勞還是寒輝的功勞。”

蝶戀花:“兩者皆有。”

胡君儀:“我母親是你派人殺的。”

蝶戀花:“刺殺你母親的事全是寒輝一手策劃的,那時我和你都在御風閣,根本無法參與。”

胡君儀:“沒有參與是不是很後悔。”

蝶戀花:“君儀我這麼做都是爲了你!”

胡君儀:“承受不起,你要把我的手拿到什麼時候?”

蝶戀花:“一輩子,你是我的女人,我絕不會再放開的!”


龍魂笑道:“你最好放了她,不然你待會兒會死的很難看!”

“住嘴!”


令龍魂詫異的是胡君儀和蝶戀花竟同時怒吼出聲。

胡君儀:“龍魂謝謝你告訴我真相,但是我不想再看見你們,你們都走。”

龍魂不解道:“我是好意,難道你還不想離開他。”

胡君儀:“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不要外人來管。”

龍魂急道:“怎麼算是外人呢,你可是瑩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