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絕對要支持自己男人的事業。

李紅沒有在說什麼,而是把鄭立的待會兒要換的衣服給準備好,接著等鄭立在洗澡的時候,穿好自己的衣服褲子,然後到樓下去煲海鮮粥去了。

鄭立沐浴更衣完以後,來到靜室裡面給三清上了三炷香,接著就開始選擇抽獎了。

提示框一共一次60點抽獎,兩次50點抽獎,是否要融合到一起為130點抽獎。

「真黑!百分之二十給我扣掉了。」

抱怨完以後的鄭立說道:「抽獎。」

熟悉的虛空轉盤開始不停地旋轉起來,最後在一顆丹藥前停了下來。

提示框:人元丹。

此丹一爐有一百八十六顆,乃是上界修行之人必備的恢復靈力丹藥。

看著手中的乳白色的人元丹,鄭立先是聞了聞,頓時覺得體內的靈力都活躍了幾分。

果然是要130天壽命換取了好東西,鄭立把人元丹往嘴裡一放,丹藥就如同一股清氣一樣進入了身體裡面,同時鄭立只覺得全身發熱,同時頭也開始發暈。

強忍住這股暈眩感,鄭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房間里,準備先睡一覺再說。

這時李紅拿著海鮮粥也來到了房間里,看著鄭立專入到了被子裡面。

「鄭哥,我粥煮好了,你要不要吃一點?鄭哥、鄭哥你睡著了嗎?」

把粥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李紅走到了床邊掀開被子就見到了滿臉通紅的鄭立。

「鄭哥你怎麼了,」說完李紅立刻就把手放到了鄭立的額頭,「好燙。」

全身燥熱無比的鄭立感覺到額頭的一片冰涼,立刻緊緊的抓住了李紅的手,接著想要更多涼意的他一把把李紅拉進了被子裡面。 阮湘趁著早飯時間,和二老商議好,就急匆匆的出了門。

柳氏看見阮湘出門,關上門,便也立即扭頭去了後院。

王滿囤蹲坐在井邊,磨著鋤頭,身子有節奏的前後晃動著。

昨日下午他把後院的地都翻了一遍,打算種些菜。

青丫撅著小屁股也蹲坐在一旁,拿了一把小砍刀,在樹墩上剁著雞食,都是她挖的野菜,東東一臉嚴肅的在一旁打著下手。

「要小心些,別切了手!」柳氏雖說擔心,卻也沒有阻止,只是不停的叮囑道。

莊戶人家的閨女,長大了就指著能得個精明能幹的好名聲,好找婆家。

阮家小院,陽光溫暖,春風和煦,就是院子里光禿禿的。

之前原身精力有限,就開了不到一半地種菜,王滿囤兩口子昨日一口氣把中間剩餘的地都刨開了。

這後院極大,差不多有七八分,這前後院子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畝八分地,就是屋子少了些,當時路里正想著以後添丁進口的,就買了隔壁破舊老屋,兩家合作一家,沒想到,後來出了點事,一家子又搬到了東頭去了!

這屋子他是沒打算賣的,不然放出聲,怎麼也能賣個二十多兩。

王滿囤是泥瓦匠出身,這丈量尺寸自然不在話下。

後院還得加蓋三間屋子,兒媳婦一間,孫女一間。孫子一間,他和老妻就住在前院。

他抬起頭,雞窩和柴房往後牆底下挪挪,他轉到后牆底下,后牆被阮湘加補的比兩個鄰居還高了一些,他用手摸了摸,又推了推,很結實。

明日他就去找幾個老夥計借借人手,十天半個月就好了,這幾日正好是春耕,村裡不好找人手,天氣越發熱了,一家子這樣住著也越發不方便了!

他打定主意,接過柳氏手裡的釘耙,把土快細細的敲碎。

「明日,我去找唐老哥,你看看銀錢湊不湊手!」

王滿囤知道兩口子的體己不多了,可他為人要強,拉不下來臉跟小輩要銀子,琢磨著從哪裡借借。

柳氏嗔怪著:「你呀,就是性子急!」

隨即又感嘆道:「阿湘心細,說是這兩日她忙的有些腳不沾地,家裡的事情就交給我們老兩口了!昨日睡覺前,給我塞了二十兩銀子。」

王滿囤眉頭緊皺:「你怎麼能要孩子的錢?」

柳氏沒好氣的說:「你以為我沒推辭,孩子說來日方長,咱且要住一輩子的,總是分你的我的,沒得把情分看輕!」

王滿囤聽著也對,當下也不言語。

「奶奶!」東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一把抱住柳氏的腿,語氣里有抑不住的驚喜,「我和姐姐把雞喂好了!還撿了兩個雞蛋!」

他這份歡喜感染了兩位老人,兩位老人心裡此刻什麼憂愁似是都沒了,都笑了起來。

「那可真好,正好明早,奶奶給你和姐姐蒸雞蛋糕吃!」

東東想起香噴噴的雞蛋糕,忙咽著口水。

青丫從廚房找來一個水瓢:「奶奶,現在可以種菜了嗎?」

柳氏看著田壟,行,奶奶去把秧苗搬過來,秧苗是從村裡要好的老姐妹那裡拿的,本來想買,可人家說不值幾個錢硬是沒收。

王滿囤心疼老妻,我去。

翻過的菜地土很鬆軟,王滿囤在前面負責刨菜坑,青丫跟在身後,用水瓢往裡澆水,東東手裡攥著秧苗,每個坑裡放一大一小兩顆菜苗,最後等水坑的水滲進泥土裡,柳氏就蹲下來用手一個個的掩埋起來。

一家四口,誰分工明確,誰也沒閑著。

一個小菜園子,被王滿囤修整出了九塊菜地,其中四塊地里,又修了一些壟。

這著地壟分別種著豆角、黃瓜、葫蘆還有蘿蔔。

四塊菜地里則種著黃瓜、西紅柿、茄子還有辣椒。

剩下的一塊,就在上面撒了一些菠薐菜種子,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菠菜。

都能幹活了!王滿囤一邊刨坑,一邊回頭看。

這日子過的可真快,兩個小小的人花蝴蝶似的穿梭在田壟里,又懂事又勤快,王滿囤打心眼裡喜歡。 此時眾多護士都被陳明的說辭驚呆了,在思考著,絲毫沒有注意到陳明搶先一步闖了進去。

再想進去攔截,卻覺得不和規矩,只得看了看關雪瑤,畢竟她是管理這個病房的第一負責人。

關雪瑤搖了搖頭,「算了,他既然願意承擔責任,還是家屬,就隨他們吧,我總感覺他有信心不會造成葉玉二次感染。」

陳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葉玉的床邊,恰好葉玉醒了過來。

「葉玉……你恢復的怎麼樣了?」

陳明一臉擔憂的說道,眼中儘是關心問切之色。

接著,他伸出右手按住葉玉的酥手,將法力輸入到葉玉的身體裡面仔細的查探起來。

葉玉氣息有些萎靡,不過體內時刻有一股暖洋洋的氣息散發到全身,好像就是從腹部散發出來的一般。

這股感覺自然就是之前喝下去的中藥的緣故,小火熬制了九十分鐘才燒開,一燒開就拿給她服下,所有的藥理一絲不散的進入到了葉玉的身體裡面。

此時正在發揮著救治的作用,而且還有陳明兩道符籙,回神符和精血符的作用。

若是一般人動了心臟手術,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恢復調理,根本不能睜眼。

「嗯?關曲那個廢物,居然少縫了一針,我見到他不拍死他。」

陳明法力進入到葉玉的身體里之後,就發現,心臟有一瓣靠近右心房的地方,居然少了一針,口子大概有個半厘米大。

若是不縫好的話,傷口不會那麼自然的痊癒,以後葉玉行動都可以扯到。

於是,陳明只得輸入法力進入到葉玉的心臟處,緩慢的縫合起來。

這種縫合,是牽動整個心臟的組織逐漸的連接在一起。

在葉玉感覺來,心臟好像變得暖洋洋的,再加上右手被陳明拉住,心裡很是害羞。

從右手牽扯到整個身體,都有些躁動。

葉玉紅著臉,一副小女兒姿態,說道:「陳明你要是想要的話,也得等我身體好了再說吧,現在還在醫院,我……」

說道這裡,葉玉都不知道怎麼繼續下去了,雖然和陳明曖昧不清好久了,可是一直都沒有進行到那一步。

從未經歷過人事的葉玉,就算是在刑事上身經百戰,終究有些嬌羞了。

陳明有些尷尬,不過手部動作沒有停,繼續輸入法力,操控葉玉心臟的肌肉組織自動癒合起來。

葉玉渾身感覺更加的*,臉色嬌羞不已,心中有些期待,但是轉眼看到了門外居然還有好幾個護士在那裡看著。

立刻就把頭調了過去,羞死人了。

不過她很快發現,好像是她想多了,陳明並不是這個意思。

「你是在?」葉玉有些疑惑的問道。

陳明好像會法術這個事情,她還是知道的,之前對付大龍幫,她也看到了陳明畫符,而後就找到了大龍幫老巢所在,救出了自己的妹妹。

本來以為陳明可能只會那一種尋蹤的符籙,沒想到現在還會修復心臟損傷的法術。

不過想想就覺得正常了,自己被周濤刺中了心臟,現在都可以感覺到很深的傷口。

一路上到醫院若是沒有陳明使用法術救治自己,早就失血過多死亡了,哪裡還輪得到醫生動手術。

「你別說話,有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了,被別人知曉了很麻煩的,我不想引起關注。

到時候搞不好被人誤認為是特異功能,被抓到科學院研究去了。」

陳明認真的說著,手中的法力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咕咕的傳入到葉玉的身體裡面,修復起他的傷勢。

之前關曲縫合好了傷口,而且還使用了陳明畫的符籙,可是終究只是治癒了一部分傷勢。

若是真得讓葉玉自己癒合完全到出院,怕是要半年多。

此時自己使用法術不過是讓她的身體更快的痊癒罷了。

這是自己心中想法的一環。

其實他完全可以不帶葉玉到醫院來,只是她被周濤刺中了心臟的事情,被西米茶餐廳很多人都看到了。

而且葉玉也不是什麼沒有一絲名氣的人物,堂堂刑偵大隊長,在整個永城也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更何況還是葉家的大小姐,又加了一層身份,而且人又長得及其漂亮,在永城一般的流量明星都比不上葉玉的地位。

在她受傷不到五分鐘時間,就已經被不少好事者傳到了網上。

所以帶她來醫院不過是給她救治搞個好的借口。

永城中心醫院外。

此時關曲被一層層記者給圍得水泄不通,他一時有些錯愕,現在早就過了下班時間,自己做完了葉玉的手術后。

還寫了個手術記錄等不少文件,現在到了醫院下面,沒想到還是被不少問詢而來的記者圍堵的不行。

「關醫生,我是永城日報的記者,據說葉玉葉大隊長心臟被刺中了,此時傷勢如何?而且根據小道消息,此次手術,不是急診科長張華敏教授主持,而是由你一手操控,請問具體細節能夠講解一下嗎?」

「關醫生,我是記者,都說英雄出少年,而且你還是名門之後,誰都知道你是關會長的孫子,請問一下手術后服中藥是不是一種新的嘗試,因為根據我的採訪經驗,還從來沒有這種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