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辰過後軒轅博睜開眼,龍辰感受到軒轅博的實力又增加了笑道「感覺怎麼樣?」

軒轅博道「還不錯,體內的雜質都被排出來了,我先去清洗一下身體。」

龍辰點了點頭,軒轅博走向另一個方向清洗身體,很快軒轅博就出來了,這次換了一身白色的衣服,龍辰是黑色,兩人一黑一白。

兩人坐在椅子上靜靜的喝著茶,龍辰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水笑了一聲「哼,還敢下毒。「

「你知不知道你被哪個葉家家主監視了?」

軒轅博點了點頭「我知道他一直在監視我,只是沒有做出動作而已。」

龍辰道「剛剛你身上的氣息提升,他就派人來被我趕走了,同時我釋放出神識將他震走了。」

軒轅博笑了笑,龍辰問道「話說,你為什麼待在這裡?我聽羅家的人說葉家的人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軒轅博點了點頭「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想的是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遇到你們,結果只碰到了你一個。」

軒轅博道「在休息一會兒就走吧,我不喜歡被人監視的感覺。」

龍辰道「那麼現在走吧,咱們去羅家,劉默默還在那裡等著我呢。」

軒轅博點了點頭,龍辰道「先等一下。」

龍辰從空間戒指內拿出兩顆墨綠色的藥丸,一顆自己吃下一顆遞給了軒轅博。

軒轅博接過藥丸「這是什麼?」

龍辰道「有人在茶水裡面下毒,我修鍊的功法對這一類的東西有特殊的感覺。」

龍辰兩人剛準備站起來,葉三胖就帶著自己的兒子葉問天進來了。

葉三胖笑道「兩位公子這是怎麼去什麼地方啊!」

兩人坐在椅子上沒有動彈,軒轅博道「我們正準備離去,沒想到葉家主你就來了。」

葉三胖坐到了軒轅博的旁邊,他的兒子葉問天和他一樣都是一個胖子。

葉三胖看向龍辰,對著軒轅博道「軒轅博公子這位就是昨天擊殺山賊的人吧。」

軒轅博點了點頭「沒錯,他就是我的朋友,龍辰。」

龍辰嗯了一聲就沒有說話了只是靜靜的看著三人,葉三胖道「那麼,兩位是準備離開了嗎?」

軒轅博道「恩,我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葉三胖剛想說什麼,龍辰就站起來打斷了他的話「好了,葉家主不必廢話了,你心裡的那點小算盤我都知道,鑒於你這幾日照顧軒轅博我就不對你動手了,軒轅博走吧。」

葉問天怒道「大膽,膽敢對父親如此無力,吃我一招。」

葉問天沖向龍辰,葉三胖並沒有阻止反而露出一抹壞笑。

龍辰冷哼一聲「愚昧。」

葉問天的實力是和武五級,龍辰的實力和武九級,接下來葉問天完美的詮釋了以卵擊石的後果,蛋碎人亡。

龍辰推掌而出,打出破星掌,葉問天正面吃下這招身上多出一個洞,葉三胖連忙跑到葉問天身邊「兒子,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葉問天道「父親,孩兒的身上好疼,救救我。」

葉三胖趕忙拿出一枚丹藥喂入葉問天的口中「你為什麼對我兒子大打出手!」

軒轅博道「葉家主是不是好奇為什麼你派人下的毒藥沒有用?」

葉三胖看著兩人怒道「你們都知道了!」

葉三胖說完釋放出了自己的元力,房子外面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和武八級的人。

龍辰笑道「軒轅博,看樣子他是有備而來啊。」

軒轅博手指上的空間戒指化為金焰熾雷槍,金藍色的雷電圍繞著軒轅博全身,龍辰也將血剎拿了出來。

「嘻嘻,有架可以打咯!」小天的笑聲伴隨著他的聲音出來了,同時蒼茫劍靈也出現在出來的身邊。

軒轅博指向小天和蒼茫劍靈問道「龍辰,他們是誰?」

龍辰道「小天是上次在禁斷山脈里的通天塔,蒼老是劍靈。」

驚世琴音︰逆天大小姐 小天和蒼老點了點頭,龍辰道「蒼老,小天外面的就交給你們了,我們來應付這個最大的。」

小天回答了一個是就砸開門窗對著外面的一群人開始攻擊,蒼老拿著蒼茫劍本體擊殺外面的人。

葉三胖展現出自己地武二級的實力,手中多了一把長鞭「小子,你身上的寶貝還挺多,今天誰也別想離開!」

軒轅博和龍辰兩人同時動了起來,面對地武二級的對手兩人都要全力以赴。

龍辰身上貪狼鎧附體,光神庇佑施展龍辰和軒轅博實力得到提升,軒轅博暫時突破到地武一級,龍辰也提升到了地武一級。

葉三胖揮起鞭子抽向兩人,龍辰拿血剎抵擋攻擊,軒轅博則用金焰熾雷槍纏繞住了鞭子,軒轅博看向龍辰,龍辰領意沖向葉三胖。

「父親,小心!」

葉問天突然出現擋住了龍辰的一擊,葉問天的胸膛多出一道劍傷,生命力飛逝。

葉三胖看到自己的兒子為了幫助自己抵擋住了龍辰的攻擊,怒吼道「你們都去死吧,給我兒子陪葬!燃燒吧,我的靈魂之火!」

葉三胖身上的氣息猛增,地武三級,地武四級,地武五級,一直提升到了地武五級巔峰才停下來。

葉三胖身邊火元力升騰,鞭子抽動掙脫了軒轅博的束縛。

龍辰道「好像玩大了。」

軒轅博將金焰熾雷槍的槍尖指向屋頂,金藍色的雷電衝破屋頂雷雲籠聚。

軒轅博身上的雷元力升騰起來「神臨!」

軒轅博的眼眸化為金藍色,同時他整個人都化成了金藍色的雷霆戰神。

雷爆!

軒轅博一瞬間的功夫出現在了葉三胖的面前,一槍槍刺出都被狂暴的火元力抵擋。

小天和蒼老都解決完了外面的敵人,龍辰道「蒼老,來!」

蒼茫劍靈化為蒼茫劍回到了龍辰的手中「蒼茫三劍,炎之審判!」

小天化為通天塔束縛住了葉三胖的行動,龍辰一劍捅在了葉三胖的身上,白色的火炎燃燒起來。

軒轅博再次刺出一槍,打入了葉三胖的胸膛。

葉三胖的氣息開始微弱「哼,就算是死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

通天塔白色的光芒驟放將龍辰和軒轅博收入塔內,葉三胖自爆,整個城主府夷為平地。

城主府留下的只有一堆廢墟和一座高大的通天塔。

羅祥已經帶著人來到了城主府看到的只有一片廢墟。

爆炸平息小天將龍辰和軒轅博兩人放了出來,兩人都恢復了正常的樣子。

軒轅博吐出一口血,龍辰運轉木神訣給軒轅博療傷。

羅祥等人來到了龍辰兩人的面前,劉默默看到龍辰跑上去道「龍辰,你沒事吧。」

龍辰點了點頭「我沒事,我兄弟受傷了,城主府也夷為平地了。」

未完待續。 姜雲卿想了想,照著那狗崽子的性情。

他向來狠得下心,當年爭奪皇位之時哪怕親近之人,只要阻了他的路,背著她殺起來也毫不留情。

如今這個李願只是他身邊的奴才而已,而且他私下將周姑姑的屍體運出宮,甚至放過了她家人,這些事情已經攔了他的路,給他留了隱患,李廣延恐怕已經對李願生出了殺心。

只是那狗崽子最是謹慎,也心眼極多,想來不會直接殺了李願,反而說不準會拿著李願來釣魚……

姜雲卿哼了哼,低聲道:「他估計會拿李願當餌,想要找出之前坑了七皇子的人來。」

「你是說……」

「李願畢竟是他心腹,他就算有殺意,也要物盡其用。」

君璟墨懂了姜雲卿的意思,他摸了摸下巴:「如果李廣延真的和你說的一樣多疑謹慎,那咱們說不定還能再坑他一把……」

越是多疑之人,就越是顧忌,而有的時候顧忌並不會為自己帶來好處。

雖然能讓人察覺到真相,可是當以為自己知道真相,以為全局在握,甚至想要拿這件事情來做餌,去當漁翁之時,就已經註定他會失敗。

君璟墨看著姜雲卿。

姜雲卿回視著他。

兩人之間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中間卻流轉著默契之色,幾乎不用言語,兩人就知道彼此心中在想著什麼。

他們對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

穗兒站在暖簾外面,透過窗戶瞧見裡面相視而笑的姜雲卿和君璟墨,不由納悶道:「徽羽,你說小姐他們是什麼意思?」

就這麼笑啊笑的,他們到底怎麼再坑三皇子一把?

穗兒心中跟有根羽毛一直撓似的,好奇的不得了。

徽羽穿著青色長裙,腰間和裙擺都是改良過的,下身看起來更加乾淨利落,她身前擺著個碳盆,裡頭的熱氣倒是讓得站在碳盆邊的穗兒臉頰紅撲撲的。

見穗兒滿臉的求知慾,她聳聳肩說道:「我也不清楚,不然你去問問小姐和王爺?」

穗兒翻了個白眼:「我才不去呢。」

小姐和王爺正黏糊著,她這會兒進去簡直比那蠟燭還亮。

壞人姻緣耽誤人談情說愛,那可是要遭雷劈的。

穗兒伸手揉了揉臉頰說道:「對了,小姐說要去大長公主府,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去,這幾天在府里待得悶死了。」

「應該就這兩天吧。」

徽羽想了想說道:「大長公主來京也有小半個月了,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完,這眼下馬上就到年節了,她想來是要回陽城那邊去和言郡王他們一起守歲團年。」

「算算日子,如果真要走,也就在這幾日,小姐要去拜訪大長公主也就在這幾天,趕在大長公主離京之前。」

穗兒聞言頓時露出個笑臉:「太好了,我聽玉霞說,城裡頭剛開了一家酒樓,裡頭的荷葉雞特別好吃,這次趁著出去一定要買回來嘗嘗。」

辛巴與肖恩 徽羽聽著她這話頓時哭笑不得:「你就知道吃,怎麼不瞧瞧你自己,臉都圓了一圈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抵達巨岩城。

劉默默道「龍辰,你朋友受傷嚴重嗎?」

軒轅博道「沒事的,只是一些情傷,龍辰已經在幫我治療了。」

羅晉指著眼前的一片廢墟「這,這都是你們兩個乾的嗎?」

龍辰道「沒錯,我們兩個乾的,葉家的人已經死完了,你妹妹也安全了。」

羅祥道「龍辰你們兩人真是厲害啊,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你們剛剛戰鬥過一定累了。」

龍辰點了點頭,羅祥帶著龍辰兩人回去,羅晉和一眾部下在一旁守護。

青森城外,樹林。

一名白髮男子對著身邊的神獸道「十二,感受到他們的氣息了嗎?強大了很多。」

神獸朱厭道「你不去見見他們嗎?」

男子搖頭轉身離開,朱厭也跟在後面沒有說話。

龍辰和軒轅博坐在房間內休息,劉默默則在隔壁房間休息。

砰!砰!砰!

羅祥打開門就來了,龍辰道「羅家主,有什麼事嗎?」

羅祥道「沒什麼,只是來看看你們有沒有休息好。」

龍辰道「我們休息的很好,對了羅家主我聽朋友說這裡有一種特殊的玄獸可以載人飛行。」

羅祥點了點頭「沒錯,這種玄獸的名字叫岩鷹,他們身體巨大,背部還馱著房子,你要去什麼地方?」

龍辰道「我們要去迦迪學院,你知道怎麼去嗎?」

羅祥道「知道,如果我算的時間不錯的話我估計兩日後迦迪學院也會開啟新一次的招生了,坐岩鷹需要一日,你們是現在走還是什麼時候走?」

龍辰看向軒轅博,軒轅博道「就現在吧,早一些過去說不定也能早一些遇到另外三人。」

羅祥道「好,那麼兩位跟我來吧。」

龍辰兩人站了起來跟著羅祥走,龍辰去把劉默默叫了出來,四人一起走了。

在羅祥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了這裡,眼前是一隻只巨大的岩鷹,這裡的岩鷹正在享受服務人員帶給他們的服務。

很快就要一名管理人員來了「請問,四位來這裡是乘坐還是觀賞呢?」

羅祥道「是他們三個要乘坐的,我只是來帶路的。」

羅祥道「龍辰,我就送到這裡了,有機會還要來我們這裡坐坐。」

龍辰道「恩,我會的,再見。」

管理人員問道「根據三位的著裝來看,兩位不是本國人吧。」

龍辰點了點頭「我和他是龍吟帝國的,我們要去迦迪學院,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