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的魔鬼訓練早已壓的學生喘不過氣,他們的神經一直緊繃著。

方微雨看似一切正常,在家裡也極力掩飾著自己的情緒,楊慧還是感覺到了女兒的變化,她心急如焚,以為女兒是學習壓力過大才變成這般沉默寡言的。

楊慧看著躺在床上快要睡著的方正懷,她就在心裡犯嘀咕:「女兒情緒低落成這樣,他竟然一點兒都沒察覺!」

方正懷近日公司事物繁多,回到家裡就是吃飯睡覺,方微雨也是早出晚歸,父女倆確實很少交流了。除了問過幾次她的學習之外,他確實沒注意到女兒情緒的變化。

「正懷,你沒發現女兒最近情緒很低落嗎?回到家幾乎都不怎麼說話!」楊慧用胳膊肘搗了一下方正懷。方正懷哼哼了兩聲,又沒了反應。

楊慧生氣到:「方正懷!你醒醒!」

「發生什麼事了,一驚一乍的!」他睜開疲憊的眼睛看著楊慧到。

楊慧知道他累了,可是她也擔心女兒啊,她不得不與方正懷說說此事了。

「語語最近情緒很低落,我有問過她,可是她只說過兩天就好,我很擔心她,你都多久沒關心過女兒了?」

方正懷腦袋漸漸清醒了,他慢慢做起身,「她可能是學習太累了吧?」

「誰知道有沒有別的什麼事!」楊慧滿面愁容。

夫妻倆穿著睡衣,去了方微雨的卧室。

楊慧輕輕敲了敲門,「語語,是媽媽!」

「進來吧!」

方微雨轉頭後有些驚訝到:「爸,媽,你們……有什麼事嗎?」她有些詫異,不知道這個點了爸媽同時進她屋是怎麼回事。

夫妻倆坐在了床邊,目光緊緊盯著方微雨看。方微雨被看的有些不大自然。

「你最近學習都順利嗎……」方正懷徐徐問到。

「還行,就是物理上有點吃不消!」

「這不離高考還有兩個月嘛,你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和狀態,千萬不要太著急了!爸爸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大學的!」

「爸,你這是在擔心我會考不上?」

「沒有!爸一直都相信你!我最近公司比較忙,沒有多關心你,這不和你媽一起過來找你聊聊。」

方微雨心裡涌動出一股股暖流,她注視著爸爸,感動的說:「爸爸,您對我已經很好了!您一天忙公司的事已經很辛苦了,還要為我操勞,我會好好努力的,爸爸您就放心好了!」

方正懷握住女兒的手放在自己手心裡,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永遠是爸爸媽媽的驕傲!」楊慧也握住了女兒的手,擔憂的說:「語語,媽媽看你最近心情一直不好,回到家都是少言寡語的,我很擔心!」

「媽,我沒事的,您不用擔心我!」

「那就好!明天媽媽多給你做些好吃的,這營養啊我們一樣都不能落下!」

「媽,我吃的夠好了!再吃都成胖墩了!一個高考結束同學們都瘦了就我胖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楊慧笑到:「怎麼會不好意思,別怕胖,胖了才會更好看!」

「好了好了,我們回屋吧,別影響孩子學習了!」方正懷拉著楊慧出去了。

剛分手的那幾天,方微雨幾乎是度日如年,她日日憧憬著的未來就在燕飛飛說出分手的那一瞬間全部化為泡影。她是真正痛徹心扉了。

如果不愛他或者少喜歡一點,她也不會如此難過。只可惜她生來就是執拗之人,只要認定的事就不會輕易放棄。她以為她沒有看錯人,可現實還是欺騙了她,騙得她再害怕去相信,再去喜歡某個人了。

相戀了好幾年,原來也會在一朝一夕間就會結束。這真的像是在拍偶像劇一樣,導演喊完「咔!」,所有的人和物都各歸各路,都沒有像劇情里的那般恩愛了。

他們的愛情真的就像拍偶像劇嗎?說停就停呢?

方微雨站在窗戶前,輕輕掀開窗帘,看見了明如白晝的夜晚,她情不自禁地抬頭看著天空,那輪圓月通白剔透,照得大地上的一切都閃著銀光,像是披上了一件薄紗的少女,在緩緩向她走來。

這一切,多麼美好啊!

看了片刻,方微雨嘆了口氣,伸了個懶腰,對著外面的世界微微一笑。然後眼角的愁緒和悲涼又隱隱地掩蓋了那一絲歡樂。

她又想起了燕飛飛。

方微雨轉身關了燈,月光透過玻璃照了進來。她獨坐在書桌前,眼裡的哀愁爬上了眉梢。

燕飛飛,你在哪裡,你過的好不好,有沒有想起我……

自從那天和方微雨吵了一架,燕飛飛狠心跟她分手后,他的日子就變得一片漆黑。他已經一個多月沒去學校了,去與不去,也沒有哪個老師會過問他。他不在,有些老師還暗自高興了。

燕明對他的期望全變成了失望,看著他日日這麼頹廢,他心裡也是萬般無奈。這究竟是怎麼了,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他如此垂頭喪氣?燕明也快要放棄他了。

方微雨班裡的一個女生過生日,私底下邀請了她,剛好在星期日,也不耽誤學習,她就答應了。

到了那位女同學家裡,碰見了劉亮,他和這位女同學以前就相識。

生日會結束后,她和劉亮同路。

「你……和燕飛飛最近有聯繫過嗎?」方微雨放低了聲音,小聲問到。

劉亮瞥了一眼方微雨,「你和他都分手了,他過得怎樣你也就不用關心了吧!」他說話怎麼會這麼陌生,陌生到讓方微雨覺得她是個罪人一樣。

方微雨沒有再說話,空氣里凝結的都是尷尬,他們走了一段,方微雨就要告別了,她說她得趕緊回家就要坐計程車回去了。

「方微雨,你真的愛他嗎?」

方微雨觸電般地愣住了,「愛與不愛都不重要了……」她嘆了一口氣,就想去攔車。

「你知道他為什麼和你分手嗎?」

這個問題也一直困擾著方微雨,她很想知道。「你知道?」她疑惑地看著劉亮。她的心裡亮起了一點光,劉亮和他關係一直那麼好,或許他真的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他提出分手的。

「你和楊雲一起去吃飯那天你還記得吧?」

「記得啊……」

「那天他就在校門口等你,他看見你和楊雲一起進了餐館!之後你接到的那個電話是他故意打給你的,結果你沒跟他說你和楊雲一起去吃的飯!那天我們一起喝酒,他快喝醉的時候跟我說的……我從來沒見他哭過,說到他跟你分手的事情時,他竟然哭了!」

方微雨的心針扎一般的疼痛,「他就是個傻瓜,十足的大傻瓜!」她想衝過去找他。

「他在學校嗎?」

「他已經一個多月沒去過學校了!」

「你說什麼?」方微雨難以置信,她真的沒想到燕飛飛會一個多月沒去學校。「那你知道他現在有可能在哪裡嗎?」

燕飛飛曾經警告過劉亮,叫他一個字都不要在方微雨面前說起,可是多嘴的劉亮怎麼能忍住呢?何況他們兩人明明還牽挂著對方,明明還在意對方,他一時沒忍住就跟方微雨說了。現在已經把不該說的都說了,還怕什麼呢?

他索性告訴了方微雨,燕飛飛此刻就在銀海網吧。他已經泡了幾夜的網吧了!

方微雨一個迅疾的轉身,攔下出租后一頭扎了進去,「師傅,銀海網吧!」

如果有一點點機會擺在方微雨的面前,她都不會放過!現在是她該主動的時候了。

晚上人少車卻很多,在路上走走停停了很久才到了銀海網吧門口。

方微雨匆匆忙忙推開車門衝進了銀海網吧,她四下里瞅著燕飛飛。

突然,她眼前一亮,終於找見他了。

看見他的那一刻,她的腳下卻變得沉重了,望見那個熟悉的背影,她的心開始顫抖。她輕輕走到他身後,只聽見他的手敲擊鍵盤的聲音。

方微雨伸手按住了燕飛飛的手,「別玩了……」

那手撫上燕飛飛手的那一刻,伴隨著那熟悉的聲音同時向他傳來,燕飛飛的不可置信地猛然回頭,他日思夜想的那個人真的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你怎麼來了……」他結巴到,舌頭在嘴裡都變得僵硬了。

他的眼窩深陷進眼眶裡,面色微微泛著黃,眉頭緊鎖,鼻子和額頭周圍在燈光的反射下油光發亮。他的模樣頹廢至極,沒有半點兒陽光少年的感覺了。

看來人再帥氣,也要精神抖擻。人的精神一旦頹廢了,那再好的外表也會失去光彩。

方微雨發著愣,鼻子里一陣陣地泛著酸,她的眼淚差點兒又蹦出眼眶。「我們走吧!」她拉了拉他的手。

燕飛飛不知為何,他明明那麼想她,可他腦袋裡竟然蹦出一個聲音告訴他:「你想反悔嗎?又想和她糾纏下去,又要拖她的後腿了,是嗎……」

他猶豫了片刻,另一隻手拿開了方微雨的手,「你走吧,我們已經分手了!我怎樣都與你沒關係!」他帶上耳機,又開始打遊戲了。

方微雨心裡「噌」的一下就冒出了一團火,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她一把拿掉燕飛飛的耳機摔在了桌子上,抓著他就拽出了網吧。

周圍的話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一跳,紛紛向這邊投來目光。 方微雨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燕飛飛拽出了網吧,嚴聲以到:「你玩夠了嗎?你看看你自己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

燕飛飛甩開她的手,「我是什麼樣子與你有關係嗎?」

「燕飛飛,你怎麼那麼過分!用那樣的借口和理由就把我推開了,這樣推開我你不後悔嗎?還是說你不喜歡我了,討厭我了?」方微雨震愣著,眼底泛出了淚。

「……」看著她這般悲傷的模樣,燕飛飛的心快要融化了。他的雙手不自覺地攥緊,他很想抱她……

「燕飛飛,我那天沒跟你說我和楊雲在一起吃飯,就是怕在電話里說不清楚,怕你誤會,本想之後再跟你說的,可沒想我再見到你時你卻要跟我分手……」

「那你的意思是我誤會你了?」

「不是……這明明就是一件小事,不足以影響我們的。可是你卻要因為它和我提分手,這裡面沒有其他事嗎?」

燕飛飛突然抬眼看著方微雨,「有又怎樣,沒有又怎樣,我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

步雲衢:大清最後的格格 「可我還是想要弄明白!」她的語氣很堅決,「你究竟為什麼跟我提分手!」

跟她說吧,說清楚了也就不用再糾纏了。

老婆麻煩靠近點 「你以後會考上你理想的大學,而我不可能考上的!我們只會離的越來越遠,到最後各走各的!那現在還有什麼堅持的必要?趁早放手不就是趁早解脫!」

方微雨幡然醒悟,原來這傢伙心裡一直在為此事糾纏。她的腦袋裡忽的冒出一個想法:「那以後你報哪裡我就報哪裡,我和你一起上!」

「我不上你也會不上嗎?你越是這樣,我心裡越不安你知道嗎?我始終會拉你的後腿,與其這樣,還不如早點兒放開!你身邊站著的那個人可能真的應該是他!」

「誰?楊雲嗎?你就這樣把我推給他,我是商品,還是什麼東西?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推開!」方微雨眼裡的淚終於滑出了眼眶,她忽然靠近燕飛飛,輕輕踮腳吻上了他的唇。

這一吻,燕飛飛徹底慌亂了,他全身像是電觸一樣,顫抖不已。他在網吧里呆了幾天了,渾身都是一股煙味兒。他輕輕用力推開了她。

「我身上有味道……」他有些尷尬。

方微雨卻喃喃到:「因為這個想要跟我分手,我不同意!」她又靠近他,摟著他的脖子吻上了他。

「不行!我真的要去洗把臉!」燕飛飛猛地推開她,快速從她面前跑開了。

他衝進網吧的衛生間,洗了把臉,又用一次性牙刷刷了牙,對著鏡子梳理了一下頭髮,又奔出了網吧。他的心在胸膛里胡亂撞擊,「砰砰」亂跳。

「你再洗臉也掩蓋不了你的黑眼圈和浮腫啊!」方微雨嘴角向上一彎。

「沒事,睡一覺就好!」

「幾天沒睡覺了?」

「三天了,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

「你爸沒找過你?」

「他打電話了,我說在上網,他一生氣就不讓我再回家了!」

「你爸恐怕被你傷透心了吧……」

「那你呢,有沒有被我傷透心?」

方微雨一時語塞,半晌她才說:「你覺得你那麼做也是讓我傷心了,對嗎?」

「我……」

「燕飛飛,如果我說沒有了?分手的這些天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嗎……」她的淚水就像崩塌的堤壩泄出了洪水,洶湧而出。

燕飛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壓抑著的那些感情又噴薄了出來。他的手顫抖著輕輕拭去了她眼角的淚,溫柔的摸著她的臉:「這些日子,我很恨自己,恨自己仍然做了那個傷害你的人,我想懲罰自己,所以我就過得這麼狼狽!」

方微雨猛地投入他的懷抱,「你這個傻瓜你為什麼要推開我!你以為你推開我,我就會回到別人身邊去嗎?」她啜泣到。

「是我不對,我不該對你說那些話的,我是想長痛不如短痛,與其一直拖你的後腿,還不如早點放手,讓你擁有更大的世界,走的更遠!」

「你個傻瓜,我不許你那麼說!你只是放棄了自己,如果不放棄,你比誰都聰明,都有學習的潛質!」

燕飛飛甚感欣慰,只有方微雨,一直這麼默默地支持他,守護他。這樣一個女生不知道以前他是怎麼想的,怎麼會用那麼慘不忍睹的方式推開她呢?他確定他的腦袋可能是進水了。

方微雨埋在他頸間的頭慢慢抬起來,一道兩三厘米的疤痕顯眼地入了她的眼。

「這疤痕是怎麼回事?」她的指尖輕輕撫摸著那道疤痕。

燕飛飛的脖子里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引得他全身顫慄了幾下。

「被人打了一頓,留下的疤!現在沒事了!」

「誰敢打你啊!」

「你就別問了,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吧!」

他心裡還是忌憚她知道打了他一頓的那個人,他們雖然水火不容,可是燕飛飛也不是卑鄙小人,他不會給人背後穿小鞋。他不想跟她提那件事。

方微雨心裡又湧出一股很不踏實的感覺,他越隱瞞,她越想知道。

「到底是誰把你打了一頓,你為什麼不還手?」

「那天我喝醉了,就被人堵在路口莫名其妙打了一頓!」

「燕飛飛,你還不跟我說實話,是吧?」

這下可好,燕飛飛越想掩蓋,她越發想要知道了。那就對她全盤托出吧。

「是楊雲!」

「楊雲!他為什麼打你?他瘋了嗎?下手這麼重!」方微雨陷入了一陣震驚中。

燕飛飛拉著她的手,他們邊走邊聊。

楊雲陪方微雨在街邊坐了一個晚自習的時間,他親眼目睹了她的撕心裂肺,她的傷心俞烈,他對燕飛飛的厭惡和嫉妒就會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