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干擾,展開!」

「反光束爆雷,準備!」

隨著哈爾巴頓的一聲令下,整個兒第八艦隊也開始進入了最終的迎戰狀態,大批大批的MA從戰艦之中飛出,除了留下部分護衛本艦外,其餘的都飛到了前方,等待著扎夫特的機動戰士的到來。

雖然敵艦隻有兩艘,但卻都是擁有著比納斯卡級更大的格納庫,也就是能夠搭載更多的機動戰士,所以,雖然僅僅只是兩艘戰艦,但是它們實際帶給第八艦隊的威脅,卻並不比四架高達機要小。

雖說高達系列機體憑藉著它那強悍的性能,能夠做到以一敵十,可是如果對手的數量更多了呢?就算是林天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夠使用強襲高達打敗這兩艘戰艦中的所有MS,因為無論性能再如何優秀,卻仍然無法做到絕對的差異。比如能源就是目前高達系列的一個很大的短板。

在敵我雙方都使用吉恩的情況下,林天保證自己能夠做到以一敵十;在雙方都使用高達系列的情況下,林天能保證自己做到以一敵二十;可是,如果在雙方都使用自由高達那個等級的機動戰士時,林天卻保證自己能夠做到以一敵五十。

可見,隨著機體的性能的越來越高,駕駛員之間的差距也就越發地能夠明顯地體現出來了!

「多管自動炮台啟動!克林特斯(宇宙對空導彈)裝填!高能光線炮、陽電子破城炮,發射準備!」

儘管哈爾巴頓嚴格禁止大天使號參加戰鬥,但是,瑪琉還是擔心第八艦隊的情況,負責CIC指揮的巴吉露爾也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就算是不能夠參戰,一大天使號的火力程度,哪怕能夠在關鍵時刻給予扎夫特一定程度的威脅也是可以的。

「目標只有『木馬』一個!不要在小嘍羅身上浪費時間!」

羅拉西亞級的艦橋上,克魯澤高坐在座位上,看著像自己等人迎擊而來的大批的第八艦隊MA,一臉陰森地說著大反派的台詞。

「對方MS已經出擊!總共數量:十六!」

觀測員報出的數量讓整個兒第八艦隊陷入了一片沉寂,十六台吉恩、兩艘羅拉西亞級戰艦,再加上調整者與自然人之間的那中差距,這已經足以將這支艦隊給擊潰了,更何況。。。

「啊!這是。。。GAT-X303、GAT-X1022、GAT-X103,聖盾、決鬥、暴風三架高達!」

此刻,第八艦隊的氣勢已經完全陷入了低谷,三架高達機體的出現對於此刻的他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可惡啊!」饒是哈爾巴頓早有心理準備,此刻也不由地氣憤地一拳砸在座位扶手上,「用被搶走武器來對付自己,真是諷刺啊!」

「唉?!怎麼會,聖盾高達不是。。。」大天使號的艦橋上,瑪琉的聲音中充滿了驚訝,聖盾高達應該已經被林天在之前的戰鬥中給重創了才對啊!為什麼此刻還會出現在這裡?難道它已經被修復了?

「不,我想,應該是他們不僅僅已經採集完了四台高達機體的數據,甚至已經將它們給實際地完成了吧!」

因為吉恩被毀而無所事事的林天,此刻已經不像基拉那樣還需要呆在強襲高達中待機了,完全是一副我只是來看看的模樣在大天使號的艦橋上隨意走動著。

不過誰都不會選擇去制止他,就算是嚴謹到眼中揉不得半點兒沙子的巴吉露爾,也同樣希望林天能夠儘可能地呆在這裡,甚至讓她讓出自己CIC指揮官的位置也未嘗不可。因為,他們需要他的幫助。

「完成了?你的意思是說,羅拉西亞級中已經有了這四台高達機體的零件準備隨時更換了?!」聽到林天這麼一說,瑪琉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起來。

「不,要知道,羅拉西亞級可不是納斯卡級那樣的高速戰艦,在大天使號全速的情況下,他們還能夠緊隨其後地跟上,證明對方的這兩艘戰艦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們的身後,那麼它們也必定沒有時間回Plant去取四台高達的更換部件,所以,這想必應該是根據那些提取出來的數據臨時拼湊而成的。」

「也就是說,聖盾高達無法發揮出它應有的實力嗎?」

「嘛,這個要看駕駛員的能力嘍!」林天很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繼續說道:「如果是我的話,想要發揮其性能的99%還是沒問題的,不過那個駕駛員,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瑪琉的臉色瞬間低沉了下來,林天最後好意地補充道:「不過,臨時拼湊的裝備畢竟不會太保險,它是絕對不敢進行單體降落的。也就是說,如果大天使號進入地球的引力圈兒之內,在近地球軌道準備降落的話,那麼聖盾高達的威脅就可以忽視了!」.. 「不過,還是要小心為妙,畢竟聖盾高達的MA形態的那個『海妖』580毫米複列位相能量炮實在是有夠討厭的,威力大,作為光束炮的射程也相當遠。」看到幾人臉上的慶幸之色,林天又忍不住有些心有餘悸地提醒道。

「況且,不要忘記了,雖然聖盾高達無法對大天使號產生太大影響,但是還有決鬥高達和暴風高達呢!」

「呃。。。」

聽到林天的話,瑪琉再一次面露猶豫之色。

「如果你想要去救第八艦隊的話,我覺得可以派強襲高達去。」似乎看出了她的猶豫,林天這一次卻出乎意料地並沒有選擇去阻止瑪琉,而是十分好心地在一旁提醒道:「不過,強襲高達必須做好單體降落的準備,同時也要做好降落方位偏差的準備。」

「什麼?!」

聽到林天的話,瑪琉還沒有什麼表示,巴吉露爾就馬上急了:「為什麼。。。」

「對方十分清楚,在失去了迅雷高達和半台聖盾高達的戰鬥力后,它們已經無法在第八艦隊的掩護下對我們做些什麼了,就算是有數量相當多的吉恩也一樣。可是他們這一次仍然出動了大部分的兵力,甚至連用於作為大氣圈突入膠囊用的吉恩都派了出來,為的目的就只有一個。」

「強襲高達?」巴吉露爾咬牙切齒地說道。

「不準確!」林天伸出一根手指,朝她搖了搖,用一副龍傲天的樣子說道:「強襲高達在他們的目標中排不在最前面,所以如果只是單純地毀滅強襲高達,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有些不值得。所以,對方真正的目的,應該是迫使強襲高達進行單體降落,同時將降落的地點盡量偏差到扎夫特的境內。而一旦強襲高達的降落角度偏差,大天使號就。。。」

「就必然會選擇去救助強襲高達!」還沒等林天說完,巴吉露爾就搶先說道。

看來這位御姐對於林天之前那副瞧不起自己的樣子是相當的不感冒啊,就連這句話說出口,都有些不甘地瞪了他一眼。

經過了這麼久的相處,巴吉露爾十分了解瑪琉拉米亞斯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如果強襲高達脫離的話,那麼這位天真的可愛的艦長是一定會選擇去救它的。

「那強襲高達就不能。。。」

「你認為可能嗎?」

林天十分粗暴地打斷了巴吉露爾隨後的話,同時向她瞥了瞥眼睛,示意她看向自己身邊已經無意識地咬住大拇指甲,面露糾結之色的瑪琉。

「強襲高達,準備出擊!」

在巴吉露爾的一聲失望的嘆息聲中,瑪琉最終還是選擇了讓強襲高達進行出擊。

瑪琉這猶猶豫豫,又怎麼也無法捨棄的性格,巴吉露爾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在她看來,怎麼說都應該是任務至上,既然自己等人的真正目的是回到阿拉斯加,將大天使號和強襲高達的數據帶回給地球聯軍,那麼,已經做出了隨時準備犧牲的巴爾哈頓就不應該讓他的努力白費。

在林天看來,瑪琉的這般好似聖母的性格卻又和很多動漫中的主角十分的相似,或許如果她不是一位女性的話,就真的有可能會得到相當恐怖的主角光環,恐怕也已經和某隻把妹手一般妻妾成群了吧!

「強襲高達只要防禦好大天使號就好了,不需要上前去幫忙。」

正當瑪琉想要讓基拉去幫助第八艦隊攔截住決鬥高達和暴風高達的時候,林天卻突然出聲制止了她。

「唉?!為什麼?」

聽到林天的話,瑪琉頓時有些不解了起來,如果不讓強襲高達前去攔下兩台X系列的高達機體,那麼又如何能夠保護好第八艦隊呢?

「你們看著就知道了!」

不過,林天卻並沒有回答,而是神秘地一笑,向他們賣了一個關子。

借著地球反射出的蔚藍色光芒可以看到,黑暗的宇宙真空中,綻放著一朵朵的火焰之花。

此時,第八艦隊的前方戰艦已經和扎夫特的兩艘羅拉西亞級戰艦有了接觸,雙方都同時打開了炮門。

而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交戰雙方的素質了,只見羅拉西亞級戰艦在打開炮門后的第一時間卻並沒有選擇開炮,而是整個兒艦身刻意地進行了一次傾斜,卻恰到好處地閃過了對方發射出的飛彈。接著,才向著還沒完成裝填的戰艦射出了自己的火箭炮。

登時,一艘戰艦就被對方毫髮無損地擊毀了。

無視於身邊不斷爆炸開來的MA,有一架紅色的機體正在戰線之中不斷地遊走穿梭著。它所過之處,MA紛紛被其毀滅,戰艦的推進裝置也會被其所摧毀。

靈活地在MA和MS中進行著轉換,集機動性、防禦性、破壞力於一身的聖盾高達在此刻的混戰之中,彷彿就是戰場上的紅色死神,不斷地收割著大片大片的生命,每當它的複列位相能量炮開炮,就必然代表著幾台MA的毀滅。

而「暴風高達」與「決鬥高達」也以其機動力和壓倒性火力,接二連三地擊落了地球聯合軍的MA,向艦隊的後方逼近。

「可惡。。。X系列!」

在「米涅拉奧斯號」的艦橋上,一直看著這一切的哈爾巴頓不禁發出了倍感惋嘆的嘆聲。

「的確是令人刮目相看的機動戰士啊!只不過,在此刻卻已經變成了敵人,就顯得異常棘手了。」他的副官霍夫曼在一旁冷冷的說道。

「『塞琉卡斯』中彈,無法戰鬥!『卡山得』沉默!」

「『安提哥那』、『托勒密』被擊沉!」

「米涅拉奧斯號」的艦橋中,不斷響起操作員驚慌的聲音。起初冷笑的霍夫曼,這時也愕然的站了起來。

「什麼?戰鬥開始才六分鐘……就失去了四艘?!」

雖然並不認為自己等人能夠攔下這兩艘羅拉西亞級,可是,這般快速的崩潰速度,卻著實讓人有些吃驚。

「唉!這就是我們與調整者之間的差距啊!」巴爾哈頓神情悲哀地低聲嘆息了一聲。

「這就是現狀!我說過的吧,你一定會答應這個交易的!」這時一個並不屬於「米涅拉奧斯號」艦橋上操作員的清冷聲音驟然響起。

而對於她的出現,巴爾哈頓似乎並不感到驚訝。

「我明白了!我同意了!請閣下出手吧!讓我看一看,那能夠讓大天使號在碎星帶中飛馳的技術!」

聽到他的妥協,一直都靜靜地呆在一旁沒有說話的艾爾埃爾夫嘴角微微彎起,露出了一抹意料之中的得意笑容。

「你會看到的!」.. 靈活地變形成MA形態,閃過了三台MA對自己的圍攻,趁著它們還沒有來得及分散開來,一發複列位相能量炮瞬間發射,將三台MA同時摧毀。

每當聖盾高達滑過,都會帶起大片大片的爆炸,每一發複列位相能量炮,都能夠做到讓複數的MA或者一台戰艦的推進器毀滅。

受了傷的聖盾高達尚且如此,另外兩台相比於此刻的它來說性能更加優秀的高達機體就更不用說了。

暴風高達與決鬥高達也以其相較於MA來說更加給力的機動力和壓倒性火力,接二連三地擊落了地球聯合軍的MA,在兩艘羅拉西亞級的前方開路,逐漸向著向第八艦隊的後方逼近著。

「真是可惡啊!X系列!」

在第八艦隊的旗艦米涅拉奧斯號的艦橋上,一直觀看著這一切發生的哈爾巴頓不禁惋嘆著。

「的確是令人刮目相看的MS啊!只不過,既然此刻已經變成了敵人,就顯得非常的棘手了。」他的副官霍夫曼少校在一旁冷冷的說道。

以看似十分優雅的動作閃過一艘戰艦的炮擊,衝進了戰艦的中段,用鉤爪一把扣住炮台,近距離地給它來了一發複列位相能量炮。在一陣猛列的連續爆炸后,這艘倒霉的驅逐艦便從戰線上脫離了出去。所有的武器都被摧毀的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戰鬥能力可言了。

「『塞琉卡斯』中彈,無法戰鬥!『卡山得』沉默!」

「『安提哥那』、『托勒密』被擊沉!」

米涅拉奧斯號的艦橋中,操作員驚慌的聲音不斷響起,連帶著整片空間的氣氛也凝重了幾分。

而起初冷笑著的霍夫曼少校,這時也愕然地站了起來,他的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什麼?!戰鬥開始才僅僅六分鐘,就失去了四艘戰艦?!」

「唉!」

看到這一幕,巴爾哈頓卻並沒有感到太過吃驚,因為他十分清楚,自然人與調整者的差異到底有多麼的巨大。

「敵艦接近中!」

「『塞琉卡斯』、『卡山得』被雷射給瞄準了!」

「什麼?!」

監控員的報告,讓哈爾巴頓幾乎懷疑起自己的耳朵。

對方以雷射瞄準兩艘剛剛才因中彈而失卻戰鬥能力的戰艦,這就表示他們完全準備將這兩艘戰艦給擊墜了!

「阿斯蘭實在是太天真了。」在羅拉西亞級戰艦的艦橋上,看著這一切的克魯澤獰笑著自言自語道:「只是消除了武器和推進器又有什麼用呢?只要留下了活口,他們就會去拿新的武器來對付我們啊!」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兩台羅拉西亞級戰艦的炮火同時開啟,將那兩艘被聖盾高達給刻意放過的戰艦直接擊毀了。

「竟攻擊脫離了戰線的戰艦嗎?可惡的克魯澤!這是要趕盡殺絕啊!」

而與此同時,決鬥高達和暴風高達的駕駛員顯然不像聖盾高達那樣好說話了,他們都是選擇直接將戰艦給摧毀這樣的簡單粗暴的方法。

暴風高達將裝置在左右手的350mm火箭炮和94mm高能量光束火線來複槍在中央接合起來,然後架起。兩種武器在這種情況下結合后,搖身一變成了長射程的超長距離狙擊炮或者反艦榴彈炮。它以右手扛著來複槍,炮口噴出火光。被光束直接擊中的船艦,瞬間就爆炸了。

這一次的作戰,決鬥高達作為主角兒當仍不讓地配上了最好的裝備,它的肩、腕、腰、踝部,如今全都覆蓋著宛如鎧甲般的追加裝備——「突擊護甲」,這套裝備可以大幅強化「決鬥高達」的火力與推進力,現在它右肩裝載著115mm磁軌炮「破壞神」,左肩則是220mm五連裝飛彈夾艙。

只見它不斷的發射著「破壞神」和加農炮,將一艘驅逐艦的側腹漸漸開了一個大洞。讓這個破洞之中噴出紅色的烈焰,最終宣告了它的沉沒。

不過,對於這般已經不屬於戰鬥,而是屬於屠殺的場面,整個兒第八艦隊卻是仍然不為所動,堅守在自己的崗位。

大天使號,也像之前那樣,被一直護在整支艦隊的最後方,幾艘戰艦還一直擋在它的前面,甚至不給他們瞄準它進行遠距離狙擊的機會。

「看來不論如何,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哈爾巴頓都還是想讓『木馬』降落在地球上啊!看他把它像個寶貝一樣地藏在最深處,甚至都不讓它動一下。」

「托他的福,我們這邊倒是輕鬆了不少。這下子,對方的那台強襲高達也不會出來了,也就沒有人能夠當得下聖盾、決鬥、暴風三台機動戰士了。」

這艘羅拉西亞級的戰艦艦長塞爾曼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回應著克魯澤的話。

而聽了他的話,克魯澤頓時笑了起來。

「他知道光靠自然人現有的戰艦和MA已經贏不了我軍了,真是深謀遠慮啊!是個好將領!也不愧那『智將哈爾巴頓』之名。」說著,他似乎驟然響起了什麼,語氣中的笑意更加濃重了幾分,同時也帶上了幾分嘲諷的意味,「似乎。。。促成建造那個東西的人也是他啊!」

猛然間,克魯澤的聲音變得好像冰一樣寒冷,「那麼,至少在這場戰鬥中,就讓我們來為他證明吧,證明他的理論並沒有錯!」

「第五小隊被突破了!」

「敵方羅拉西亞級兩艘,距離我方,五百!」

「居然已經這麼近了?!」聽到這般報告,霍夫曼少校立刻匆忙地站起身來,對著哈爾巴頓正色地說道:「閣下,請前往救生艙吧!剩下的事情,就請交給我吧!您一定不能有事啊!」

「不,霍夫曼!」哈爾巴頓的語氣中充滿了沉痛,他看著在兩艘納斯卡級前方領頭,逐漸向自己的旗艦逼近的三台機動戰士,說道:「同意創造它們的人是我,造就了這一切的人是我,所以我應該親手將它們給毀滅掉!」

「可是,閣下。。。」

對於哈爾巴頓這彷彿胡言亂語般的話,霍夫曼少校十分的愕然。

「我早就說過了,你會同意的,不過付出的代價會讓你感到心痛!」一個不屬於米涅拉奧斯號艦橋操作員的清冷聲音驟然響起,直到這時,霍夫曼少校才注意到哈爾巴頓身邊正站著一個白髮的蘿莉。

他認識她,是和那個天林在一起的人,同時還參與了關於這一次作戰的討論,當時她提出的交易讓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對,可是最終,自己等人卻仍然要來求助於她嗎?

「是的,我確實很心痛!」

看著外面那些不斷爆裂開來的火花,哈爾巴頓感覺自己的內心在滴血,他知道,自己貪心了,所以此刻為此付出了代價,但是時間已經不足以讓他再次猶豫下去了,他必須要去彌補!將自己的過錯彌補回來!

「我記得,我們的交易之中,並沒有要幫助你擊毀那三台高達的條約!」

不過,雖然哈爾巴頓此刻已經有些著急了,但是對方卻仍然保持著不緊不慢的態度,這讓一旁插不上嘴的霍夫曼少校只能夠乾瞪眼,急得直跺腳。

「我知道!」心中哀嘆一聲,巴爾哈頓知道,自己最後的文字遊戲也被對方給看穿了,那麼,現在也不是什麼猶豫的時候了,他只能夠繼續說道:「我只是想將毀滅它們的希望的種子給送回去罷了!」

「是嗎?那麼,如你所願,交易達成!」

「好的!就讓我來見識一下吧!閣下那能夠讓大天使號在碎星帶中飛馳的技術!」

「哼哼!」

聽了他這刻意的讚美,饒是白髮蘿莉的淡然也不由得得意地哼了兩聲,嘴角微微彎起,掛起了一絲似嘲諷,似愉悅的微笑。

情有毒鍾 「如你所願!以一人旅團之名!」.. 「轟!」

燦爛的火光,在無聲的真空下爆裂開來,響徹人們的心扉。

目光獃滯地看著最後的僅存的一架吉恩在自己的眼前彷彿主動迎上導彈一般地被擊毀,哈爾巴頓只覺得自己眼前剛剛所發生的那一切就彷彿是在做夢一般。

剛剛,自己到底看到了什麼?!

戰鬥到目前為止,第八艦隊付出了接近三分之二的戰力才幹掉了對方几架吉恩,可是剩餘的十架吉恩,卻在面前這位少女輕描淡寫的幾個坐標下,以短短几分鐘的速度就迅速地被掃清了,而己方,也僅僅是在對方的反撲之下陣亡了幾架MA而已。

再看看另一邊的戰場,也是顯得詭異無比,原本還十分活躍的三架高達機體,此刻已經被狠狠地壓制在了一起,只能夠背靠著背徒勞地進行著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