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山,你們野心夠大的,居然想讓我們崑崙,交出龍藏!」

雲滄海不屑的說著,就在剛才,張凌天當著所有人的面,請出合體期老祖張元,那是跟昆皇一個時代的人,居然還活著,而且萬劍朝宗,擁有最強之劍,要讓崑崙,交出隱藏千年崑崙最大的秘密。

「你們崑崙隱藏多少年,這麼多年,你們憑藉龍藏,才讓崑崙執掌牛爾,如今呢,當著天下之面,交出龍藏。」

張凌天背著手,身為大天師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只要龍虎山此次能夠擊敗崑崙,得到龍藏,以後龍虎山就是天下第一宗門。

「龍藏?」

張凌天說出崑崙的秘密,的確震驚八山五道。不光是八山五道,還有其他宗門的人,也都震驚無比。

遠處的炎黃組等人,也都肅然戰力。散修聯盟和薩滿教神女等人,也都站在平台之上,戒備的看著虛空。

對面是張元,又一次合體期老祖,這樣的實力,能夠毀滅世界,如今卻要動手,這突然發生的事情,讓煌都無法預料。

「呵呵,龍藏,你居然想要龍藏,張元,你隱藏這麼久,就是為了等到這一天。」

昆皇終於說話了,讓雲滄海退後,其他五道之人都退後,在這虛空之上,唯有崑崙。昆皇好笑的看著張元。

「昆皇,這麼多年了,都說你是第一人!」張元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冷漠的看了一眼神女的方向。

神女不為所動,同為合體期,當初薩滿教也是頂級宗門,不過如今實力退避。

「第一人,吾當然是,你們要龍藏,那吾就給你們!」

昆皇淡淡一笑,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昆皇會同意。而就在此時,昆皇只是一抬手,就看到昆皇的手中龍威而出,天地間,彷彿出現一條龍。

不過神龍扶搖而起,落在昆皇的手中,卻化為一個脊椎骨。

「神龍之骨,傳說是真的,崑崙得到龍的傳承!」

龍骨的出現,讓修真界這些人都要瘋了,這世上真的有龍,崑崙真的有龍藏。

「張元,你們龍虎山想要,那就拿去吧!」就在這時候,昆皇卻一伸手,把龍骨放在眾人面前。

「昆皇,這可是你說的!」

張元心中暗喜,手指輕輕一晃,一把靈劍朝著龍骨而去。張元暗中也很小心,不過也就在這時候,靈劍馬上要觸碰龍骨的時候,昆皇卻手一翻。

「轟!」

青銅鼎轟鳴,這片結境轟然振動,龍骨之上綻放的龍威,當場就把靈劍湮滅。而此時龍虎山等人,傲然而起。

「老夫就知道,你不可能!」

張元早就防備了,狂笑幾聲,萬劍轟鳴。合體期恐怖之威,橫掃結境,無論是元嬰期,還是金丹期,所有人都感動震驚。

五道這些人也都倒吸一口涼氣,張元真的動手,不光張元,張凌天手持量天尺,散發天師之威,想要引動紫宵神雷,要進攻崑崙。

「張元,你錯了,你當死!」

昆皇不屑的笑了起來,龍骨依舊超前,而真正的龍轟然而出。那是昆皇恐怖靈氣凝聚出來的,超越一切。

「那是什麼?」

眾人就感覺一切都要破滅,要比萬劍朝宗還要恐怖。神龍所出的地方,萬劍全部湮滅下去,張元瞪大雙眸,不敢相信的看著昆皇。

「你,不可能!」

不光張元不相信,神女也猛的震驚瞪大雙眸。所有人都看到了,張元身軀在化為灰燼,神龍所過的地方,一個個龍虎山的修真者,化為灰燼。

張凌天到死都不相信,自己就這麼死了。小天師張長生還有許多事沒有做,還想找楊柏報仇,可是也被神龍所吞,化為齏粉。

「大乘,他是大乘期!」

神女狂吼一聲,獃滯的看著虛空之上,腳踩神龍的昆皇。昆皇揚天狂笑起來,終於釋放出最強的境界。

昆皇一直都在突破,可是沒有契機,不過就在得到殷墟之寶,神魔留下的印記當中,讓昆皇終於突破,已經晉陞大乘。

修真界,幾千年來,靈氣稀薄之後,昆皇終於晉陞為第一人。

龍虎山滅絕了,所有人都獃滯而敬畏的看著昆皇。而此時的昆皇,俯看眾生,望著四周,淡淡說道:「天下,唯吾崑崙,吾一統修真界!」

昆皇的話,傳遍結境,無人敢說話,沒有人抗衡昆皇。昆皇可是大乘期,問鼎天下。

「哈哈,你們還等什麼,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崑崙一統天下,誰敢不從?」雲滄海也傲然而出,內心已經無比貪婪,如果能夠讓這些宗門臣服,利用這些宗門資源,雲滄海未來也會成為合體期。

周圍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著崑崙的方向。所有人都在沉思,無法說話。

神女的方向,薩滿教等人,也都看著神女。八山五道這些人,都在觀望。神女剛要說什麼的時候,一個人從遠處而起。

「我不同意,天下不是你們崑崙的,八山五道各有傳承,你們崑崙想要一統,是不可能的。炎黃組,監控修真界,不允許!」

煌一個人走了出來,無視昆皇威能,心中秉承炎黃組之訓,一切都要有規矩,如果沒有規矩,一切都是虛妄的。

「煌,是組長!」

宋端武等人都看著,這個時候組長走出,面對崑崙。炎黃組一個個人,都深吸一口氣,宋端武猛的也站了出去,宋端武之後,向勝雪也站了出去,安曉、釋永信等人也都走了出來。

「姐姐!」向勝雪看到姐姐出來,也一咬牙,趕緊跑了出來。

「無量天尊!」

武當山張留心也慢慢走了出來,旁邊峨眉北夜也長嘆一聲,堅定的走了出來,嵩山宗主釋覺雙手合十而出。

「昆皇,煌組長說的沒錯,修真界,無法統一。你已經成為第一人,未來或許能夠飛升,為何要一統修真界,難道臣服跟追求天道有衝突嗎?」

釋覺深深看著昆皇,也得拜服在昆皇面前。

「沒錯,昆皇,你都成為大乘期,殺死龍虎山等人,難道還想殺死我們?」

神女也終於走了出來,站在煌的面前。

終於有人抗爭崑崙,這讓其他修真者又一次觀望。而此時煌一直平靜的看著昆皇,無論如何,為了炎黃組,都要反對昆皇。

「放肆,你們找死!」

雲滄海冷酷的走了出來,爆發元嬰之威,那些敢站出來的元嬰期之下,都被這股威能所震懾。

「煌?你居然敢反對吾,你確定嗎?」

昆皇卻又一次一抬手,不屑的笑了起來,慢慢說道:「煌,給你一個機會,領著炎黃組臣服崑崙,把所有不臣服的人,統統殺了!」

昆皇幽幽的說著,無視四周,雙眸閃過精芒,凝立在虛空,俯視的而一切。

煌搖了搖頭,剛要拒絕,而就在此時,昆皇一揮手,乾坤衣袖當中出現寶光,在這寶光當中,一個人影跪在昆皇腳下。

那是一個老者,白髮蒼蒼,渾身顫抖,身上還有一根根青銅鎖鏈。老者的雙眸是灰暗的,意識好像有點不清楚,剛一出來,就發出咆哮,猶如瘋子一樣。

「煌,你不臣服嗎?」

昆皇不屑的看著煌,而此時煌就是一愣,而就在這愣神的功夫,雲滄海猛的一步來到平台之上,一腳踩在老者的身上,猛的掀開老者的頭顱。

「煌,你睜大眼睛看看,你要不臣服,今天本座斬了他!」

蒼老的容顏,終於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沒有人認識這個陌生的老者,不過此時的煌卻猛的長嘯一聲。

「我殺了你!」

煌爆發了,暗金短刀,熾烈的刀芒橫空而出,想要救下這個老者。不過刀芒當中,雲滄海的手掌已經要落下。

「不!」

煌痛苦的放下手來,而此時雲滄海放聲狂笑,昆皇也冷漠的看著。

「跪下,臣服,你的父親,吾交給你,不然的話,你跟楊寒意,統統都要死。」昆皇的目光是冰冷的,在冰冷的深處,卻隱藏一個隱秘想法。 昆皇掌控一切,煌的真正身份,昆皇早就知道知道,煌到底如何出現,煌的記憶隱藏了什麼。

昆皇已經從楊寒意那裡得到終極秘密,楊寒意的神魂被搜,這才造成瘋魔狀態。

「楊寒意,楊寒意是誰?」眾人都發愣的看著煌,不知道這個老者跟煌有什麼關係。

「這到底怎麼回事?昆皇!」

「這個老頭是誰?他就是瘋子!」

所有人也都迫切想要知道,為什麼昆皇弄出楊寒意。

神女終於反應過來,猛的一愣,仔細看著楊寒意,雖然沒有見過楊寒意,可是楊寒意是誰,神女是知道的。神女的目光突然冷冽下來,猛的一揮手,想要轟開結境,把這些人都送出去。

「轟隆隆!」

神女爆發靈威,可惜薩滿秘術,無法轟開這裡的封印。

「沒有用了,神女,這裡已經被青銅鼎封印三十三重天他,沒有吾的允許,你們任何人都無法走出。」

「還有你們,都別想出去,今天在這裡,唯我獨尊!」

昆皇猶如神靈一樣,俯視的一切,雙眸都是五彩之氣。

「煌,跪下,重新臣服吾,替崑崙斬出不臣者。」昆皇淡淡說著。

「啊,崑崙!」

楊寒意發瘋想要掙脫,可是此時雲滄海踩在楊寒意的身上,把楊寒意鎮壓住,跪在天下人的面前。

「喊吧,你看看那是誰,那個戴面具的,就是你的兒子,哈哈。」

「兒子,我的兒子是楊無敵,殺,殺,殺!」楊寒意好像清醒一下,而這樣的話,讓八山六道所有人都驚嘆道。

「什麼?楊寒意是楊無敵的父親,那跟煌有什麼關係?」

誰人不知道楊無敵?那是崑崙曾經的天驕,那是那個時代的傳奇。而遠處贏得天驕賽的天驕,也都在暗中議論。

「組長,怎麼辦?」

安曉等人都在看著,昆皇用楊無敵的父親來威脅煌,這讓炎黃組的眾人都迷茫。

「煌,你還不知道嗎?你自己的身份?」

「還是你還要隱藏,煌,你就是楊無敵,哈哈!」

雲滄海又一次獰笑起來,故意刺激煌。其實昆皇早就發現煌的秘密,一直留著煌,就希望從煌的身上得到終極的秘密。

只是這麼多年,煌一直沒有蘇醒記憶,昆皇也沒有動手。如今成就大乘期,也從楊寒意那裡得到入口地址,一切都終結了。

「煌是楊無敵?」

這一次,一片嘩然,就連武當山、峨眉等人,也都震驚看著。而安曉也捂住嘴,而冷家眾人,加上冷月秀卻震驚的看著。

「怎麼可能?楊柏的父親?」

薩滿教可都知道楊無敵是誰,而冷月秀也知道楊柏一直尋找父母。誰能夠想到,煌就是楊無敵,煌一直陪在楊柏的身邊,甚至並肩作戰。

煌的身軀在顫抖,不,應該是楊無敵。楊無敵已經覺醒記憶,也曾經前往終極入口,神秘的香格里拉,也發現有人從終極之地而出。

楊無敵痛苦而絕望的看著楊寒意,臉上的面具逐漸模糊,楊無敵當著所有人的面,摘下面具,那是薩滿教之物太皓。

「什麼?他能夠拿下了?」神女大吃一驚。

楊無敵冷傲而滄桑的臉,終於顯露出來。而這個模樣,八山六道那些老人也頓時看到,也都認出。

「楊無敵,真是楊無敵!」

「煌就是楊無敵,怎麼會這樣?」

眾人都在議論,而此時跪著的楊寒意卻發出怒吼聲:「走,別管我,走,走!」楊寒意好像徹底清醒過來,為了尋找兒子,楊寒意付出太多,看到楊無敵的真容,楊寒意終於清醒了。

「爸,孩兒不孝!」

楊無敵再也控制不住了,撲通就跪了下去,二十年多年了,楊無敵失去記憶這麼久,終於看到父親。

「父子相認,多麼感人。楊無敵,臣服吧,給本族磕頭,不然的話,我弄死楊寒意。」雲滄海的手已經掐住楊寒意的脖子。

「你,你敢?」

楊無敵雙眸赤紅,可是根本無法動。而楊寒意也絕望了,深深看著一眼楊無敵,嘴唇輕輕抖動,突然一咬牙。

不過就在這時候,結境的四周,轟然崩塌,青銅鼎一個個碎裂開來。在眾人的身後,一個人轟然走了進來。

「雲滄海,我弄死你!」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年輕人轟開結境,然後一抬手,恐怖的力量,從遠處直接轟向雲滄海。

「什麼人?」

雲滄海不屑的想要一揮手,可是剛觸碰這股力量,雲滄海慘叫一聲,單臂碎裂,元嬰都要崩塌,一口鮮血吐出,猛的轟進玉台當中。

楊柏閃身就來到玉台的面前,直接就救下楊寒意。

「爺爺,真的是你,我來了!」

楊柏的出現,震驚所有人。而此時在玉台之上的楊寒意起初迷茫看著楊柏,不過馬上就反應過來,那是自己的孫子。

「楊柏,你怎麼能?」

楊寒意搞不懂,而此時平台之上,楊無敵一步而來,短刀又一次指向崑崙等人。

「領著你爺爺走!」

「你是誰?」

楊柏剛要救下爺爺,突然被熟悉的身影所擋。 誘妃再嫁 暗金色短刀熟悉,聲音也熟悉,不過這臉,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跟自己一個樣。

「我是煌,你,你的父親!」

「放屁,我是你大爺!」

楊柏這個二愣子頓時就怒了,煌居然敢裝自己的父親,頓時怒髮衝冠。

「我是楊無敵,別說廢話了,領著你爺爺走,這裡交給我了。」

楊無敵說死也要擋下崑崙這些人,給楊柏和父親闖出一條生機。

「你是楊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