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莽拳嗎?也就這樣吧。」

看著趙宗主這一拳轟來,賀超無視了面前的空間被無敵的拳風拉出的痕迹,嘴角輕輕一撇,呵呵挪動腳底:「到了現在,你還是沒有一丁點進步!殊不知外邊的世界,到底有多廣闊。我,可不是你能夠匹敵的!」

賀超縱步躍出,拳風犀利,快如閃電,所過之處,隱隱有雷音滾滾,陣陣席捲,靈氣轟鳴。

「什麼!」

趙宗主翻身一躍,想要躲開,只是最後還是晚了一步。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這一拳,已經轟到了他的身上,隨後衣衫破碎,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出百裡外。

所過之處,無數磚石破碎,山鎮毀滅,甚至還有一些實力弱的人,被他到飛出去的颶風刮到,頓時只剩下一具黏著血肉的骨骼。

重生未來之生包子種田記 「咕嚕!」

在場的其他反抗者眼中驚駭,心頭猛然狂跳。

賀超是何人,在南中郡所有人都清楚。因為當初南中郡十大天驕中,賀超排名最末,卻與第五的趙宗主是好友。

因此同列在十大天驕之後,賀超因為與趙宗主為了爭奪宗門之主的位置,徹底決裂。

最後,賀超失敗,逃出南中,而後,南中就成了趙宗主的天下。

可是眼下,一個失敗者回來了,手握他們的生殺大權,這不讓他們心生冷意,面如死灰才怪。

在喘息中,眾人紛紛上前告罪,希望賀超能夠放過他們。

只是賀超揮了揮手,示意手下擋住他們,自己伸手撕碎空間,悄然出現在趙宗主面前。

「你,變強了呢。」倒在地上的趙宗主嘔著血,臉色中帶著慘然。

「強,不夠。」賀超搖搖頭,看著天穹之外,眯著眼睛道:「魔族更強!為了能夠對抗魔族,玄天大陸的靈氣,準備貢獻給一個更強者破境界了。所以高層戰力必須離開,你們在這裡多帶一日,日後一旦靈氣不足,很可能導致普通人慘死!」

「為此,朝廷才下達了死命令。造反者一律誅殺!靈氣釋放在玄天大陸之上,讓那位,可以使用。」

賀超眯著眼,嘴角輕輕一咧,「現在,你準備好了嗎?為了我人族的千秋偉業,奉先一切了嗎?」

「你……你以為你們能夠打過魔族?人,打不過魔族的!」

「就算你有那個人族前輩,也打不過!」

趙宗主臉頰抽搐,低聲嘶吼道:「我的祖先,是大兆的皇帝,可是最後還不是被魔族滅了!」

「先祖如何不是為了人族的千秋偉業奉先,可是最後還是死在了那一些陰險小人的手中!」

「為此,我寧願選擇重建大兆,為了榮耀!」

「如果你不出現,大兆將會重現!」

趙宗主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讓賀超眼中充滿著輕蔑,過了一陣,他忽然道:「得了,你真當自己無敵嗎?你可知道如今朝廷整頓了多少戰力嗎?」

「永恆不滅境者,如今已經整頓了超過三萬,雖然還不如元武王朝,但我們的虛空神境萬萬之數,造物主境更有八千萬之多。」

「就算元武王朝掏空了家底,也不可能比我們多!」

低喝一聲,賀超的話將趙宗主驚醒了,他的臉頰抽搐著,最後頹喪的低下頭來。

「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賀超搖搖頭,無奈的說道,「行了,多的話我懶得說了。下去之後,我會照顧好你的後人的。雖然你的當初對我不仁不義,但他們是無辜的。」

趙宗主驚了,看著賀超的眸子,心中滿是不可思議,等了好一陣,他才說道:「謝了。當初,是我不好!為了爭奪宗主之位,給你下了化勁散。我……」

趙宗主的話還未說完,賀超擺擺手,淡淡道:「禍福相依,當初的事情,我已經原諒你了。因此,多說無益。好好去吧。他們我會照顧好的。」

「多謝了。」

趙宗主頹然的說道,緩緩倒在地上,閉上眼了不在多說一句話。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賀超沒有再廢話,屈指一彈,捆仙繩出現,將趙宗主綁了起來,隨後帶著人將趙宗主的宗門高層戰力全都整肅一遍,並且向朝廷請來詔命,改為南中武府。

做完這一些事情,賀超長長嘆了一口氣,帶著人前往下一個造反的郡縣了。

「時間過得可真快,已經一年了。雲生大陸已經建好了,可是武親王出關了嗎?高階戰力已經全部前往雲生大陸了,魔族入侵的腳步,也在加快!我們該何去何從呢?」

揉了揉眉心,賀超端坐在一寸石頭上,膝蓋上放著一張羊皮圖紙,上方,已經剩下最後一座山沒去了。

這裡,叫做無量山。 無量山腳,賀超眯著眼睛望著天空,心中不斷的盤算該如何處理眼下的事情。

眼前的無量山上,靈氣吞吐詭異,而且之前從未出現,時間上,更是恰合武親王修鍊的時刻。

所以這裡,是不是有高手在此故意築寨,躲避朝廷的引渡。

為此,從北到南,他一路走來,都在打聽這一些人,期望能夠為朝廷,為人族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上去的時候,忽然有人飛到他身邊,低聲道:「大人,公主來了。」

「公主?哪個公主?」

賀超懵了,心中疑惑問。

這是鬧哪樣?公主不好好的在深宮之中呆著,怎麼就跑出來了?

這般拋頭露面,豈不是要壞了皇室的聲望。不過,想了想,他忽然想起了前一段時間從北疆一路殺到江南,再從江南殺到西南的一個皇室公主。

似乎,也不是每一個公主能夠做到那位的地步,一介女流,卻堪比男兒。

沉吟了片刻,賀超道:「請過來吧。」

賀超不傻,心中隱隱覺得這一次來的人,可能就是那個公主。

那個領兵沖了整個大陸的存在。可是很想見見的呢。

「不用了。」

還不等那個傳令兵離開,一道火焰流光在賀超的面前出現。

這是個女子,頭戴纓盔,身披鳳甲,腳下一雙鎏金邊紋藕絲靴。一身英氣,雪白的臉上陰影有風霜之氣,似乎是因為一路趕來,風塵僕僕而成。

賀超再仔細一看公主,眼珠子都快挪不開了。

她的眸子明媚動人,可偏偏黛眉微顰,如劍釋放著銳利!

好一個英氣十足的巾幗英雄!

心中暗贊一聲,賀超走上前去,拱手行禮道:「參見明月公主。」

來人,正是那陳明月!

此時的她,已經沒了之前那嬌羞可愛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冷漠與果決。

一聽到賀超的喊話,她也只是禮貌性的點點頭,絲毫不顯任何的不滿,「無量山是什麼情況?本公主一聽到這裡有問題,就趕來了。希望你不要謊報軍情。」

「不敢!」

賀超聞言,擦了擦額角的汗,指著山上詭異的氣旋,撇撇嘴道:「公主殿下,山上的氣旋很大,不知道是什麼人在修鍊。而在下在無量山下,想要往前進一步,都覺得身體沉重無比,因此,只能求朝廷發兵來看看。」

聽到真話,陳明月抬頭一看,發現山巔確實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氣旋,裡頭一股強悍的氣息一直向外邊飄散,讓人有一種力不從心之感。

「很好!我知道了。」

陳明月輕飄飄的說著,眸子中閃過一道冷厲。

雖然不知道上面的人到底是什麼存在,但是能散發出這樣的氣息,一定不是一個簡單的貨色。

如今朝廷下達了死命令,對所有的家族以及勢力要求,讓他們的先祖,或者強者一起離開玄天大陸,要是不願意加入朝廷,也不準在玄天大陸上修鍊。

眼下,這個存在,可是犯了大武的命令。

必須要制止。否則將來皇兄破境,所需要的靈氣一旦不足,可是會造下無辜殺孽。

所以,必須要幫助好皇兄!眼下這個人不能留!

明月公主的眼中,閃過一抹堅定。

不管這個人有多強!都不能阻擋皇兄的路!

「走,進山。

冷喝一聲,賀超等人點點頭,朝著山上走去,方才走上無量山地界,天空突然一閃,一道結界帶著無匹的威力,瞬間壓了下來。

陳明月驚了,瘋狂催動著靈氣,形成一道靈氣盾,擋在身前,想要擋住對方的碾壓。

「該死!怎麼會有這樣的結界。」

堅持了一陣,賀超臉色蒼白面容枯槁,他感到了恐懼!

這個陣法,不僅僅是對境界進行壓制,甚至連生命力都在被削減。

這到底是什麼人擺出來的邪惡陣法,簡直是坑死人了!

無力的吐槽一句,賀超朝著山走了百十步,身體轟然倒塌。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陳明月偏過頭一看,綉眉擰成一團,但很快,她長嘆一聲,揮手將賀超送下去,沉聲道:「你等不要上來,好好在下面等消息。」

說罷,眾人如釋重負的拱手退後,並且接過賀超離開了無量山地界。

看著跑得飛快的人,陳明月倒是沒有反對,畢竟擺在面前的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不管是賀超還是她,走了這一小段,都覺得生命要被抽空了。

更何況其他人。

所以,她收回目光,又一次頂著壓力朝著山巔不斷前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原本清澈明媚的少女,開始衰老了。

歲月,侵蝕著眼前女子的容貌,開始讓她變得更加成熟,然後皺紋出現了。

不過,陳明月可沒有時間管這個,因為現在的她每每走上一步,腦海中總會浮現各色問題,一樁樁一件件逼得她腦海中一片混亂。

而眼下,她開始自言自語了。

「為何修鍊?」

「為俠義,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為何上山?」

「為皇兄,絕不留下任何的隱患!」

……

半山腰,一座廟。

媽咪,爹地在這裏 這座廟上,寫著山神廟三個字。

廟,很樸素,除了滄桑與古樸之外,看不到任何的異樣。

可,就是這樣的一座小廟,裡頭傳來了令人心悸的呼吸聲。

滾滾如雷鳴,天都為之一顫。

「唔……」

忽然間,小廟中,傳來一聲低吟,隨後,一個蓬頭垢面的少女,搔著後腦勺,緩緩走出來。

「哈欠。」

打了一個呵欠,少女走到廟前的小池邊,用手捧起水,抹了抹臉,無精打採的臉上,終於煥發了精神。

她黛眉一挑,望著水中花容月貌,露出了滿意的色彩。

於是,她好好的個自己洗漱整理了一番,終於是煥發容光。

「真美,我見猶憐。」

抖了抖鵝黃色長裙,她臭美的在池邊照著。

鵝蛋臉,黛眉微挑,五官精緻。梳理之後的三千青絲如瀑布一般落著,身上長裙飄逸,去不到底,露出了一雙玉足。腳下沒有鞋,可玉足輕點土地,依舊一塵不染。

「咯咯。」

望著水中的自己,她痴痴的笑了兩聲,忽然耳邊傳來了一道喃喃,打斷了她的痴態。

忽然驚醒的她,難免俏臉一紅。收了痴態,恢復正常模樣,她看到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一邊走,一邊咳嗽著。

「天哪!這麼老!」

捂著小嘴,她驚恐的說著,隨後將腦袋撇向池子,使勁照著,低聲道:「不行不行!要是變得像她那樣老,還不如殺了我呢!」

「嗯……等等,我現在可是三十重天,肯定已經不會變老了吧。」

少女開心的說著,又轉了頭,走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家,你是哪來的?為什麼會出現在無量山上呢?」

少女輕哼一聲,背著手俏皮跳到了那個老人身邊,低聲問道。

只是,這個老人沒有心情回答她,只是一個勁的呢喃道:「道,道。什麼是道……我的道呢?為什會有道存在?」

聲音漸漸變大,老人一步步走向了山神廟。

少女愣了,眼中閃過一絲迷惘。

「道?那是什麼?能吃嗎?」

忽然間,她愣住了。

趕忙搖搖頭,將腦海中的一切全都清掃出去,心中警惕:「該死!道是什麼玩意兒?這個老婆婆是什麼人?竟然有這樣的本事,差一點就沒有把我給吸引走。要不是我心堅毅,已然被毀了道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