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兒,還不過來。」夜空之中,白髮老者掃了山谷一眼,目光落在了下方的李麗身上。

山谷之內,李麗身形一顫,臉上露出稍有的敬畏之色。

只見她稍有遲疑,便是隨即移步向前,同時恭謹地彎身一拜。

「弟子李麗,見過大長老!」李麗依舊保持著彎身的動作,同時低聲開口道。

夜空之中,大長老面色始終平,只見他微微點頭后,隨即轉過頭去,目光掃向了一旁,那位身受重傷的獸門之人。

「聖靈寶地,宗門並未允許獸門之人前來。」

「左澤風,你可知罪?」大長老面色不變,那低沉的聲音中,都這一股讓人不敢反駁之意。

話音落下,下方山谷之內,那位獸門弟子的臉上,卻是沒有半點畏懼之意,他壓制住體內的傷勢,雙目死死地盯著上方之人。

「李默,獸門行事,何時需要宗門批准了?」左澤風輕咬著牙,此刻忍不住低喝一聲。

自立古獸宗以來,便是依附獸門的存在。

這一點,三大古宗大同小異,門中的核心強者,同樣全部出自獸門之中,而近百年來,這種格局卻是在不覺中慢慢出現了變化。

獸門門主閉關,門中強者進入祖地,使得獸門的實力大減,不在是古獸宗的主導。

「你不知道嗎,那老夫今夜便正式通知你。」

「獸門左澤風,違反門規,對宗門長老不禁,廢其神魂以示懲戒。」半空之中,大長老李默臉上的神情始終如一,此刻緩緩開口道。

「你敢!」下方山谷內,左澤風雙目一瞪,同時大喝道。

只是不等他再有多言,只感覺身形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籠罩,一個踉蹌之下,一連噴出數口鮮血,最終直直地倒在岩地之上。

山谷半空,另外那兩位古獸宗劫境強者,以及三長老在內,此刻都是不免面色一怔。

要知道,獸門之人,可是輕易殺不得,那些隱藏在獸門中的老怪物,是否以及道損尚未可知,若是那些老怪還活著,宗門長老無人脫得了干係。

「大長老,左澤風一死,定會引起獸門的差距,此事……」後方半空之中,三長老在稍有遲疑之後,此刻忍不住上前一步。

另外的二人,眼中同時是露出奇異之芒,目光凝聚在了大長老的身上。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真的追究起來,待他們回到宗門之後,獸門那邊豈能善罷甘休。 「無妨。」

「獸門弟子左澤風,死於聖靈水墓之中與宗門無關。」夜空之中,李默聲音平靜,緩緩開口回應道。

身旁三人聞言,不約而同地對視一眼,均是瞬間反應過來,隨即不在多言,抬手抱拳之後,便是恭謹地退到了後方。

山谷之內,此刻葉飛面色一凝,抬頭掃向半空之中的老者,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五重劫境。」

「三大古宗,果然是強者無數。」

而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那位獸門之人,身上的氣息徹底消散之後,周身竟是爆出靈光,身體陡然一震收縮,化作一隻白色長尾異獸。

直到這一刻,見此情景,葉飛才徹底明白過來。

宗門之內,那所謂的獸門,才是真正的古獸宗,門中之人皆是獸族,如此說來那仙獸白吾,同樣屬於獸門之人。

而按照如今的情景來看,獸門受到了宗門的排擠,無法在主導古獸宗,許是正因如此,在葉飛進入源界之後,白吾一直沒有在出現過。

此刻的葉飛已然明白,他沒有必要在留在古獸宗了。

「這些人,想要控獸瞳,恐怕也是為了對付獸門之人。」

「如此看來,那左澤風想要殺丘柔,便是不想讓宗門得到控獸瞳。」山谷之內,葉飛此刻腦中迅速旋轉,思路逐漸清晰。

就在他思索之時,此刻夜空之中,那位大長老的靈壓之力,此刻隨之襲卷而來。

「小輩,你是三門五宗之人?」夜空之中,大長老李默的聲音,同時緩緩傳來,回蕩在了山谷之中。

若是另外兩大古宗,這李默顯然能夠一眼看出。

而反觀,三門五宗的弟子,本身數量極多,而且有些龐雜,讓人難以分辨。

葉飛聞言,目光沉靜,隨即示意丘柔躲在他的身後,他自己體內的靈力,同樣暗中凝聚到了極致,如今之際怕是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息。

山谷內,李麗見此情景,隨即忽然再次彎身一拜道:「爺爺,麗兒願意隨您回去,發誓今後不再離開古獸宗半步,求爺爺放他們離開。」

夜空之中,大長老望向下方之人,他的臉上露出稍有的慈愛之色。

「控獸瞳不能離開宗門。」

「至於那個小輩,自廢靈力之後,爺爺可以饒他一命。」李默的聲音平和,彷彿隨著他的開口,一切都已成定局一般。

那看似平淡的話語,這一刻卻是讓人不敢反駁。

山谷之內,李麗聽到這話,雙眸不禁微顫,她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在面對前方宗門大長老,那股無形之勢時,卻是不敢言語。

此時的李默在說完之後,隨即低下頭來,在掃了一眼葉飛之後,隨即將目光凝聚在了丘柔身上。

「丘柔,你隨老夫回宗,可保那小輩的性命。」

夜空之中,大長老沒有著急出手,身為五重劫境的強者,他從未將葉飛放在眼中,一個通神境小輩,確實不值得他動手。

「我……」丘柔在那股無形的靈壓之下,身形止不住地顫抖。

她下意識轉頭,看了身旁的葉飛一眼,那雙藍色的雙眸內,此刻滿是不舍之意。

「叔叔,再見。」

「大長老,弟子丘柔,願意隨您回宗。」只是稍有遲疑,丘柔便是直接開口道。

事已至此,她別無選擇。

對於身旁的叔叔,丘柔儘管很有信心,但她早已不是三年前,那個什麼都不懂了小女孩了,叔叔再強也只有一個人,而他們面對的則是整個古獸宗。

山谷之內,葉飛此刻目光一凝,體內的靈力隨之轟然爆發。

「柔兒,叔叔帶你離開。」葉飛周身金光閃動,荒獸之力衝破了在四周空氣中的靈壓。

下一刻,他的身形閃動,便是將眼前之人擋在了身後。

若只是單純的回古獸宗修鍊,倒也無妨,但前方的眾人,顯然都是為了丘柔的那雙異瞳,若是今夜分別,今後怕是生死相隔。

劫境強者,有無數的方法,能夠將那雙異瞳據為己用,而其中任何一種,都無疑會對丘柔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仙兵,趙山河。」

「許昆!」

葉飛沒有絲毫的猶豫,此刻面對四位劫境強者,紅仙竹笛早已落入了他的掌中。

抬手之下,兩個巨大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谷內。

「嗯?劫境傀儡!」夜空之中,除去那位大長老之外,另外的三位劫境強者,均是面色一驚,內心不免有些震撼。

而此時的葉飛,可謂是氣勢如虹,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只見他的掌中,有幽光閃過,一根看似極為不起眼的枯木杖,隨之落入了掌中,如今之際顯然是不能在所有隱藏,五重劫境的強者,唯有滅神矛能夠撼動。

隨著那枯木杖的出現,夜空之中的那位長老,臉上出現了久違的變化。

「小輩,你那一擊之力,確實能夠傷到老夫。」

「但也僅此而已,你應該清楚,中原之地三門五宗,哪怕是最強的葉門與古獸宗也有著極大的差距,你敢出手,老夫滅你滿門。」

夜空之中,大長老李默此時緩緩開口。

他的神情,早已恢復如初,那低沉的聲音中,仍舊透著一股無妨反駁的淡然。

「聒噪。」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露出堅決之色。

前方半空之中,李默聞言目光不禁一閃,那張平靜如水的臉上,終於泛起了一絲怒意。

「你既然找死,老夫便送你一程。」

李默開口的同時,周身長袍隨之膨脹,五重劫境之力,此刻已然不在保留,那恐怖的靈識,同時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以他的實力,斬殺通神境小輩,不用半息時間。

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那另外的三位劫境強者,同樣周身氣勢涌動,一時間空氣中的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大戰一觸即發。

……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夜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道不輸李默的威壓之力。

「是誰說,三門五宗,畏懼你古獸宗?」

「李默,方才的話,你可敢再說一遍……」

遠處的夜空之中,隨之一道有幽光臨近,那是一位身穿黑袍,長發,短須,雙目如電的中年男子,其周人氣勢衝天,不輸古獸宗宗人半分。

來者能夠撼動李默,可見也是一位五重劫境的強者。

「葉門老祖,葉黎。」夜空之中,古獸宗除去李默之外,其他的三人,此刻身形同時一顫,臉上均是露出忌憚之色。

前方那人,哪怕是放眼中原之地,也是聲名遠赫的劫境強者。

中原之地,除去三大古宗之外,分佈與地域的三門五宗,之所有能夠和睦抱團,可以說是全憑這葉黎一人之力凝聚。

夜空之中,李默此刻緩緩抬頭,目光掃向前方來者。

「連你都親自來此了,如此說來,這小輩就是你葉門弟子,但就算如此,此事你也要給老夫一個交代!」

李默目光一凝,周身的氣息,隨之再度攀升了幾分,同等境界之內,他自然不會畏懼前方之人,而且此地還是古獸宗的海島。

這一次,古獸宗一共來了五位劫境強者,等另外一人趕到,就算是葉黎也是不敢貿然出手。

「交代嗎?」

「自今夜起,中原三門五宗,正式向你古獸宗宣戰,李默你可敢接下。」夜空之中,葉黎氣勢一震,盯著前方之人冷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不禁眾人面色劇變。

就連那李默,此刻都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若是單單一門,一宗,他古獸宗不會畏懼,但三門五宗聯手,中原之地任何門派都要抖三抖。

「葉黎,你瘋了不成,為了一個小輩,你要與我古獸宗開戰?」李默臉上的神情,早已沒有了方才的淡然,此刻內心也是疑惑不已。

夜空之中,葉黎聞言不禁輕笑一聲。

「他可不是什麼小輩。」

「弟子仲黎,拜見師尊!」

上谷上空,此時的仲黎,沒有任何的猶豫,他身為五重劫境強者,此刻竟是直接半跪在了夜空之中,向著前方之人恭謹一拜。

這一拜之下,四周的眾人,連同下方山谷內的李麗,此刻都是徹底愣在了原地。

五重劫境,那近乎還是站在武道巔峰的老怪,此時不顧身份,當著眾人的面,向一個通神中期小輩,行如此大禮,無視是刷新了眾人的世界觀。

「他……他真的是葉門老祖。」下方山谷之內,李麗在獃滯了許久之後,這次慢慢回想起葉飛的身份。

只是在此之前,對於葉門老祖這個身份,李麗一直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

「不可能!」

「葉黎,他只是個通神小輩,你身為五重劫境強者,如此有失身份。」遠處半空之中,那位三長老此刻一亮的難以置信之色。

而反觀那位大長老李默,神情同時極為吃驚,他的靈識此刻忍不住,再度向著前方掃去,但再其眼前,那淡袍青年,始終只是個通神小輩而已。

夜空之中,葉飛此刻周身氣息收斂,他抬頭望向眼前之人,臉上露出微笑。 仲黎的實力,確實達到了五重劫境,但眼前之人臉上的崇敬之色,仍舊宛如當年在夢界之中一般,沒有絲毫的改變。

「好久不見。」葉飛望向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夜空之中,仲黎身形微顫,此時抬起頭來,那張堅毅的臉上,露出少有的激動之色。

上一次一別,整整三百年過去,他甚至想些因為規則之力,忘記了自己的師尊。

「師尊,弟子不辱使命。」

「三百年了,一直在等您歸來……」仲黎開口的同時,隨即再次抬手抱拳,他對於眼前之人的恭謹,那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他抬手一揮,將眼前之人扶起。

「你做的很好。」葉飛低聲開口。

中原之地,三門五宗,如今以葉門為首,他難以想象,仲黎為其付出了多少,才能將葉門推至與三大古宗有一爭之力的地步。

當初分別之時,眼中之人之時剛剛度過第一重天劫而已。

而如此同時,前方夜空之中,古獸宗的眾人,已然是慢慢反應過來,儘管有些不敢相信,但此刻所見,事實便是如此。

前方小輩,竟是三門五宗之主。

「葉黎,同屬五重劫境,你我一戰沒有意義,你們可以離開。」遠處的李默,在沉吟少許之後,便是隨即沉聲開口道。

五重劫境一戰,鬧出的動靜,無疑是極為恐怖的。

即時定然會被這片群島內,其他的宗門察覺,如此一來對於此次聖靈寶地之行,不免會有些影響。

「她們二人,葉某要帶走。」

「你可有意見?」葉飛此時轉頭來,目光同時落在了前方的李默身上。

下方山谷之內,丘柔的臉上,此刻止不住地露出笑容,而遠處跪倒在地的李麗,此時更是身形一顫,她下意識地轉頭,望向後方那位淡袍青年。

在她的內心深處,顯然也是很想離開魔獸宗的。

而此時,前方古獸宗的長老,在聽聞此言之後,臉上的表情,均是變得陰沉下來。

「小輩,你別太過分,今夜留你一命,已經是我古獸宗仁慈了。」前方不遠處,那位三長老似乎有些忍不住了,隨之開口低喝道。

他這一開口,葉飛臉上倒是神情如常,而一旁的仲黎卻是似乎是忍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