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晴,你說說你,你這一出可真是漂亮的。死都死了,還給人家添堵呢。如你所願,現在雲寧和江籬真是水火不相容。雖然表面上還是和和氣氣的,但江籬這一輩子,可能都沒有婆婆緣吧。」

尹萱也不常來這裡。

她就是偶爾會過來一趟。

現下是放暑假的時候,她當老師的就清閑了。

尹萱還沒有結婚。

不是不相信愛情了,而是緣份一直沒到。

她嚮往著江籬和陳意那樣的愛情,可是也知道,可遇不可求。

年少的真心,年少走來的感情,最是純真,也最是不易。

成年之後,一切都算得清清楚楚。談真心,真心是什麼?

愛情是人人想求,卻又最是奢侈的東西。

她對孩子們是恩威並施,她在班上深受孩子們的愛戴。

尹萱準備走人,雲寧已經走了過來。

超念覺醒

司機在下面等著她。

見到尹萱,雲寧的臉上就帶了笑。

「小萱,你來了啊。難得你還記得雪晴。」

說到後面,雲寧的神色就有一些落寞。

最聽話的那個,最先離她而去了。

尹萱淡淡笑著點頭,應是:「雲姨,打擾了。 光掩黑色:詭秘女探 。」

「等一下我吧。」

尹萱禮貌的走到一邊去。

她看到雲寧彎下身子,從身上拿出手帕,替葉雪晴的墓碑一一拭去灰塵,這樣溫柔。

尹萱看了卻並不覺得感動。

她覺得雲寧不過是因為,葉雪晴再也不能開口說話,再也不能出現在她的面前,那點好就無數倍的被放大。

葉雪晴對雲寧是真的從來沒有違逆過。

雲寧喜歡乖巧的女孩,葉雪晴穿衣打扮都是往乖乖女那方面靠。

同圈子裡的女孩子愛玩的東西,葉雪晴是從來不玩。

那時她的口頭禪就是,我媽不喜歡。一句我媽不喜歡,她就推掉了很多事。

不熟悉的人,一度以為雲寧就是葉雪晴的親媽。

*

雲寧現在是越來越強勢。

兒子兒媳並不願意按著她的規劃走,也不跟她交心。

而女兒呢,還小,什麼都在她的掌控之下,若是長大了呢?


雲寧站在那裡,百感交集。

最近她覺得有點孤單,說不出來的孤單。

也許身居高位就是這樣,夜深人靜的時候,那心靈卻發出不和諧的聲音,她只覺得一世繁華,又有什麼用。

但當白天一睜眼的時候,她又是鬥志昂揚。

她絕不允許自己退縮,自己懦弱。誰都說她錯了,她沒錯。

「雪晴啊,你這傻孩子。你怎麼盡做一些傻事呢?有媽在,什麼事還怕辦不到?你就不能再等等?為什麼要走上這樣一條路?你傷了媽的心,傷透了,你知道嗎?如果你還在,那該多好~……」

雲寧的聲音漸漸低下去,被風一吹,飄散了。

她的背挺得很直。她的頭髮扎了一個低馬尾,髮絲一根根的梳得一絲不苟,沒有一絲散亂。

沒讓尹萱太久,雲寧臉上帶著堅毅的神情走了過來。

她現在臉上仍然是帶笑的,但那笑容,很難達眼底。

「小萱,還沒結婚嗎?阿姨給你介意一個男朋友,條件挺好的。你們明天見一下。」

雲寧說的是命令式語氣,不是徵求意見。

尹萱搖搖頭,笑容恬淡:「不用了,阿姨。我自己會看著辦的。我現在這樣單著也挺好的。」

雲寧的臉色就有點沉了下來。

不識抬舉的東西!

她的人脈是一般人想要都求不來的。

她能認識的男孩子,自然是一般人也比不上的。

尹萱居然拒絕了?

這樣的人,還跟葉雪晴是朋友?

「隨便你。小萱,你也不年輕了,錯過了就沒有機會了。」

尹萱面上的笑容仍然沒變:「雲姨,謝謝你的好意了。」

不管雲寧再說什麼,尹萱都是面帶微笑的拒絕。

雲寧上了車,吩咐司機開車。

看了一眼尹萱,女孩還站在那裡,恭恭敬敬的目送著雲寧的車離去。

她呢,手上的好貨是真的不少。

剛剛就是看到尹萱還記著葉雪晴,念著她的好,就想著介紹一下認識,做個媒。

結果呢,人家還不識好歹。

「把車窗搖下來一點。」雲寧說。

覺得這車裡真的有點悶。

車窗一搖下,帶著腥氣的海風就灌了進來。

回到家裡,司機剛把車停好,雲寧沒動。


司機來替她拉開車門。

雲寧下了車,對司機說:「你明天不用來了!」

司機一怔,繼而追問:「老闆,我哪裡做得不好?我可以改。」

這份薪水真的很優渥,他不想被辭。

雲寧扇了扇鼻子,說:「我說過的,絕對不允許抽煙。剛剛你等我的時候,抽煙了。」

說完,雲寧伸出手來,向司機討要車鑰匙。

司機無奈的把車鑰匙給她了。

回到家裡,豚豚上興趣班還沒有回來。

冼彬在書房裡忙碌。

雲寧進來,把車鑰匙隨意一放,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腿翹著,說:「阿彬,你明天幫我重新物色一個新司機。一定不能抽煙,只要抽了煙,就要辭退。」

冼彬有點無奈:「寧寧,你已經辭退第五個了。」

還是這兩個月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兩年也不知道怎麼的,對煙味特別敏感,聞到煙味我就反感,尤其暴躁。其他人我管不了,但為我開車的司機,身上的氣味必須乾乾淨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我找人留意一下。」

「算了,我還是叫人事給我招一個。你這幾次找的人,都不太滿意。」

都幹得不長,就被雲寧辭退了。

冼彬垂下眸子,沒看雲寧,點頭應道:「那好。你自己看著辦。」

「豚豚是幾點鐘下課?七點?」

雲寧剛坐下,又準備出去。

「阿姨會接她回來,你坐下。你不用再出去了。」

雲寧哪裡坐得住。

「我得去看看,看看這孩子練得怎麼樣了。」

鋼琴呢,雲寧請的是私教,上門教的那種。

繪畫的話,豚豚堅持要跟同學一起上,所以才讓她在外面。

要雲寧說,就是不太放心。

一個班十來個學生,還不如請私教一對一的教的好。

叫不住,雲寧還是出去了。

冼彬嘆了一口氣,放下手裡的活,跟雲寧一起出去了。

*

到了繪畫課那裡,前台左邊牆掛著一個屏幕,屏幕里展示著監控器,可以看到幾個房間的情況。

豚豚就在裡面畫畫。

雲寧看向監控,覺得自己的女兒是最出眾的。

十一歲的豚豚,亭亭玉立,氣質出眾。

拿著畫筆的手,都是比別人細長比別人白上一截。

他們到的時間也是剛好了,豚豚收筆。

她來畫畫的,有一個是同班同學。

家裡家境一般,這一般是跟她家比起來的。

這同學是三歲開始學畫畫的,沒有別的愛好,就這個一直堅持下來了。雖然也挺費錢的,但她父母也很支持。

少男少女們都笑笑嘻嘻的出來了。

豚豚在他們當中無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氣質卻也是最恬靜沉穩的。

同學看到雲寧和冼彬了。

有點羨慕的口吻:「雲姍,你爸爸和媽媽來接了。」

雲寧和冼彬一個長得美,一個長得帥。雖然年紀比別的父母看起來大一些,但因為保養得好,又氣質出眾,是很惹眼的。

豚豚在他們班,就是白富美的存在。

豚豚多才多藝,成績也特別的好,一般是穩居年級前三。

就是豚豚在班上不太愛說話,也顯得有點不合群。

這個同學跟她同桌,兩人自然要比一般的同學要好。

豚豚抿了抿嘴,朝雲寧和冼彬走過來,喚了一聲:「爸,媽。」

雲寧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說:「我看過你畫的了,畫得還好,還需要繼續努力。」

豚豚扯了扯嘴角,要在她媽的嘴裡聽到一句,畫得真不錯,很棒,實在是難於登青天。


有時她真的想問問,誇她優秀很難嗎?

說了,也被雲寧無視了。

至於冼彬,不用指望了。這就是一個妻奴。

豚豚發誓,她長大了,絕對不找爸爸這樣的老公,也絕對不要成為媽媽這樣的女人。

她要哥那樣的老公,要成為嫂子那樣的人。

「雲姍,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