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天神器?」葉風驚聲道,不可思議的看著青銅古殿。

「天神器?」蕭絕和方令夕驚異的問道。

不同於兩人,赫連素素從葉風那裡知道了很多秘密,神話境只是對神級強者的統稱,其中有著三個境界,即真神、天神、神王境。

天神器,顧名思義,就是天神的兵器,耗盡一生心血祭煉的神器,威力之大,完全無法想象,根本不是真神器所能比擬的。

蕭絕和方令夕也是劍宗天驕,絕世天才,葉風並沒有對他們隱瞞,選擇一些信息向他們透露。

兩人震驚,心中掀起波濤駭浪,想不到裡面還有這麼多的秘密。雖然驚訝於葉風知識的廣泛,不過也沒有太多的詫異,他們知道葉風拜師聞人離,以為這些信息都是聞人離告訴他的,卻沒想到葉風另有際遇。(未完待續。。)

ps:怎麼都沒有打賞和推薦票啊?孤城在這裡厚顏向大家求賞、求推薦! 這裡居然出現了天神器,實在是太叫人震驚,難道曾經發生過天神交戰,有天神在此隕落?不然為何青銅古殿流落於此。

真相委實驚人,讓葉風他們都不敢想象。葉風從血神子記憶中得知,上古神話時代,天神乃是這方世界最巔峰的存在,上古血魔宗也僅有一位,就是無敵霸主上古劍宗也不過五六人。

滄瀾界只是其中的一處上古戰場,竟然有天神在此征戰,並且隕落,可見當初諸族大戰的慘烈。

蕭絕和方令夕並不知道上古大戰真相,葉風卻是清楚一些隱秘,亘古洪荒界百族大軍聯合大陸本土異族,內外夾擊,進犯此界,和人族聯軍血戰蒼穹。

「我們進去嗎?我怎麼感覺裡面有大兇險,讓人毛骨悚然。」方令夕有些驚懼的說道。

蕭絕猶豫了一下,他也感到了青銅古殿的不同尋常,神情堅定的道:「當然要進去,走到了這一步,若不入內一觀,心中不甘。」

「走吧,不管青銅古殿中有無機緣,都得一行。哪怕一無所獲,我們也見識過天神器,不虛此行。」葉風平靜的說道,心中很是緊張, 總裁的暗色女王

四人往青銅古殿走去,五百米的距離,卻給他們一種非常遙遠的感覺,因為每走一步,都要頂著巨大的壓力前行,好像有座萬鈞山嶽壓在頭頂,非常的難受。

這是天神器散發出的威能。若非主人隕落,神器損毀殘破。氣勢不足完好狀態下萬分之一,否則他們根本不可能接近。早已被神器氣勢鎮死。

最輕鬆的還是紫色小獸,小傢伙根本感受不到一絲壓力,輕鬆自在,黑色的大眼睛中充滿著急切之色,彷彿前方有無比珍貴的寶物吸引著它。若非葉風嚴厲警告它,小傢伙恐怕早已闖入青銅古殿中。

短短的一段路,四人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來到青銅古殿殿門前。除了葉風,赫連素素、蕭絕和方令夕都是面色蒼白。渾身大汗淋漓,青銅古殿帶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他們一直都在以意志抗衡青銅古殿的氣勢,消耗非常劇烈,不過這對他們也有巨大的好處。在天神器的氣勢壓迫下,武道意志得到了很大的磨鍊,好似百鍊成鋼般,將雜質排除掉,最後只留下精華。

殿門半開,四人進入青銅古殿。頓時目瞪口呆,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葉風、赫連素素、蕭絕和方令夕身影消失青銅古殿中時,地底大溝壑出現了幾道人影,也發現了青銅古殿。狂喜的衝來。

從外面看來,青銅古殿高五丈,寬十七八丈。內部卻截然不同,竟然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空間。不著邊際。殿壁上畫著無數的陣紋和刻畫,有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草木魚蟲,顯得非常壯觀和滄桑。

殿廳的中央,一張黃金王座,上面坐著一位黑髮中年男子,身軀雄壯,穿著金色華袍,一雙眸子深邃若星空,望著遙遠的虛空,有種深深的哀傷和悲壯。

中年男子胸前出現一個很大的血洞,附近的華袍上還殘留著血跡,歷經百萬年,神血精華枯竭,成為黑色的血斑。

很顯然,這位隕落的天神就是青銅古殿的主人,哪怕死去無數年,身上仍然保留著浩瀚的威嚴,讓人心生畏懼,不敢褻瀆。

在王座的不遠處,地上還躺著三具神屍,其中一男一女都是年輕模樣,和青銅古殿主人一樣同為人族,不過身上氣勢要弱多了,胸前都有著血洞,隕落無數年了。

另外一人身軀足足百丈,如同小山般橫亘在殿廳中,銀色的戰衣,銀色的眸子,額頭上還長著一根銀色的彎角,好像要刺破蒼穹。這人顯然是異族,半邊軀體消失,不知被何物轟碎。

異族和青銅古殿主人一樣,也是一位天神,在他的身旁,有一件銀色長槍,斷成兩截。

「竟然有四具神屍,四位神靈在這裡廝殺,全都隕落,太讓人震驚了。」蕭絕面露驚容,驚嘆道。

「王座上應該是位天神,青銅古殿的主人,而那位銀角異族也是天神,闖入大殿中和青銅古殿主人發生血戰,同歸於盡。不知此人為何要進入青銅古殿內部,和人族天神大戰,難道是追殺至此嗎?」赫連素素說道。

葉風雙眸露出湛湛神光,看著遠處的神屍,說道:「應該是這樣,很有可能青銅古殿主人在大戰中身受重傷,異族天神追殺進來,不然他是不敢冒著巨大的危險進入天神器中的。而且,青銅古殿遭到了巨大的破壞,威能不足,銀角異族才會放心大膽的闖入。可惜,不知青銅古殿主人動用了什麼手段,最終拚死一搏,和銀角異族同歸於盡。」

葉風的猜測非常接近真相,十中**。青銅古殿主人真是和其他異族天神征戰,身受重傷,連天神器都近乎毀滅,因為擺脫不了銀角異族的追殺,最後將敵人引入青銅古殿中,在兩位真神弟子的協助下,引動天神器的全部威能,殊死一搏,擊殺大敵,不過自己也同樣隕落。

上古大戰,無關對錯,無關仇恨,只是為了種族的生存,無數人族強者、神靈流著血淚征戰諸天,不惜血灑蒼天,身死道消,為族人爭取一絲生機。

這些人族先祖,可敬,可嘆!

「天神屍體啊,簡直就是無上神物,價值不必神器差,如果能夠得到,提煉出神血,那就逆天了。」方令夕眼睛中透著熾熱的光芒。

神血的珍稀大家都知道,價值難以想象。葉風當初煉化一滴神血,就讓他肉身進階,從『九三之境』突破進『九四之境』,可見其中能量的恐怖。

如今,殿廳中有四具神屍,更是有兩具天神屍體,蘊含著浩瀚的神性,價值之大,不下一件天神器。


神靈的一根頭髮,都擁有神性,威力無窮,可滅殺通天境大能。活著的神靈,僅憑氣勢,就足以鎮壓傳奇老祖。不過,青銅古殿中的四位神靈隕落無數年,屍身中的神性流失九成多,剩下不足一成,不然葉風他們也不可能進入青銅古殿。

這僅剩的一成神性也基本上隱藏在神屍體內,只有一絲外泄,而這泄露出的神性威能,也無比可怕,讓人心生臣服之感。

龐大的神靈威勢在殿廳中浩蕩,如驚濤駭浪,如驚天狂風,要將闖入者驅趕出去。

葉風、赫連素素、蕭絕和方令夕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降臨在身上,推動他們後退,無形的威嚴更是在鎮壓他們的意志,靈魂非常的難受。

諸神不可褻瀆!

四人都在運轉功法,調動修為抗衡威壓,不然的話,根本站立不住身體。

「咿呀!咿呀!」紫色小獸不斷叫著,大眼睛異常火熱的盯著前方的神屍,好像猛虎看著獵物一般,恨不得立刻將之吞噬。

「那是天神屍體,你也敢吞噬,小心撐死你啊!」葉風神念傳音,警告小傢伙。

「咿呀!」紫色小獸憤怒的看著葉風,顯然心中不滿,竟然敢輕視它。

「有外人在,你不得顯露真身,神屍我自會搶奪,到時候再給你吞噬。」葉風傳音道,怎麼也感覺小傢伙有些不靠譜。不過想來紫色小獸連混沌之氣都能煉化,天神屍體應該更不在話下。

蕭絕和方令夕不知紫色小獸底細,還以為它承受不住神屍氣勢壓迫,卻不知小傢伙是想吞噬神屍。這要讓他們知道,真不知心中會作何感想。

赫連素素自然知道紫色小獸的心思,拍著它的小腦袋,輕笑道:「好了,別鬧,葉風知道怎麼辦的。」

「咿呀!」紫色小獸見赫連素素也不幫它,耷拉著小腦袋,顯得可憐兮兮的。(未完待續。。) 四具神靈屍體散發威嚴,似無形的波動,肉眼不可見,神念卻可察覺。

葉風他們想要得到神屍,非常的艱難,甚至是不可能,因為神屍威能鎮壓著這方時空,但有人冒犯,就會爆發出恐怖的威壓,毀滅一切。

不過真神、天神屍體實在太吸引人,大家都不想錯過,不管能否得到,總得試一試。當然,葉風的想法和別人不同,銀角異族天神的屍體他準備留給紫色小獸吞噬,而其他三位人族神靈屍體則收起來好好安葬,他們是為了人類族群而犧牲的,英魂永存,令後人萬世敬仰,他們的真身,不容褻瀆。

青銅大殿中,四人開始朝著王座前進,在距離五千米的地方,壓力驟然大增,空間變得凝固起來,好像置身於粘稠的液體中,沒前進一步,都要耗費巨大的力量。

那種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的力量,非常恐怖,要將人的肉身碾壓成粉碎,好像太古神山鎮壓身上。

剛開始還有些輕鬆,越接近中央王座,壓力越大。到達三千米的時候,四人腦海中產生異象,無數強者在征戰,神魔咆哮,億萬生靈喋血蒼穹。

葉風還好,兩世為人,意志堅韌不拔,似百鍊成鋼,肉身更是恐怖,聖體無敵,可以扛住威壓。

蕭絕、赫連素素和方令夕步伐有些紊亂,雙腿似灌鉛般,每前進一步,都需要極大的力量。

當到達一千二百八十米的地方時,方令夕臉上汗水如細流般流淌,面容扭曲。無比艱難的抬起右腳,似有雷霆萬鈞之力在身。怎麼也踏不下去。

「啊!」方令夕猙獰的咆哮,一步踏出。身體劇震,頓時飛退十米,口吐鮮血,無奈的退出。

一千一百三十米后,赫連素素退出;當距離王座一千米時,蕭絕也終於承受不住威壓,惋惜的停住。

越到後面,壓力越大,呈幾何倍數劇增。肉身和精神上的雙重考驗。讓人心神疲憊,異常乏力。

此時,只剩下葉風還在前進,又走了兩百米,臉上布滿密密麻麻的汗珠,好像身上背負著泰山,一方世界鎮壓在身。

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磨礪肉身和武道意志,葉風沒有調動諸天御藏碑的力量。不然的話,就失去磨鍊的意義。

他要試試,自己的極限在何處。

到了這個時候,葉風承受的威壓十倍於千米之處不止。但他仍然咬著牙前進,沒有動用外力。

忽然,青銅古殿中又來了六人。全都是二十歲上下的青年男子,當他們看到殿廳中的景象。且驚且喜。驚的是,竟然有人捷足先登。先行到達大殿中;喜的是, 饑荒之荒野求生 ,並未被人得到,他們還有爭搶的機會。

不過,當這些人發現裡面是劍宗的人,而且還有葉風這位可怕的存在,臉色異常難看。


這六人正是燕家族人,和葉風有著血海深仇,葉風不知殺了燕家多少人,裡面就有他們的親朋好友,個個恨他要死。

燕州一戰,葉風帶給燕家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以先天境修為橫掃燕家青年一代,更是斬殺燕家老牌天驕燕傷和燕家數位蛻凡長老,讓燕家顏面大失,在東域都有些抬不起頭來。

燕家六人冰冷的目光落在前方青衣少年身上,殺機一閃而過,燕家比東域其他勢力更加了解葉風的可怕,他們幾人也算青年高手,但絕不是葉風的對手。

壓下心中的殺機,六人抗住殿廳中的威壓,快速的前行,當他們到達五千米區域時,臉色大變,頓時感到了其中的異常,腳步也變得緩慢了。

蕭絕、赫連素素、方令夕此時聚集在一起,看著葉風繼續前行,眼中流露出一絲震撼和羨慕之色。

他們能夠走到這一步,自然清楚其中的艱難,蕭絕感嘆道:「難怪宗門都在說,葉風是我們這一代將來唯一可以和劍一師兄抗衡的人,他的實力,真的超出我們太多。」

「他是變態,我們比不了。我追求的是,將來有一天能夠追上你,與你一戰。」方令夕目露精芒,說道。

「好,我等著你來挑戰。」蕭絕大笑道。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深情的看著葉風背影,心中充滿一股自豪之感。

進入青銅古殿已逾半個時辰,葉風終於達到了極限,距離王座五百米,再也無力前進一步。

大家都看得出來,葉風此時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每邁出一步,地上都留下一個濕漉漉的腳印,那是汗水所致。


「唉!」葉風嘆息,他感到全身劇疼,每一絲肌肉都在顫抖,有種欲要撕裂的錯覺。他知道,走到此地,已經是極限了,如果繼續強行前進,肉身都要崩潰,除非他調動諸天御藏碑的威能。葉風相信,只要自己動用諸天御藏碑,絕對能夠走到王座面前,得到神屍和神器。不過,這裡人多眼雜,不是動用底牌的時候,反正青銅古殿就在這裡,無人能夠取走。這一點,葉風堅信。

這個時候,青銅古殿中又出現了十幾人,而且燕家六人也終於走不下去了,最遠的一人距離王座一千六百米。他們知道,自己失去了爭奪寶物的資格。

看著距離王座最近的葉風,燕家的人眼中露出深深的嫉妒之色,尤其最前面的那人,赤目怒瞪,充滿著一絲瘋狂。

這人是燕家培養的死士,對家族狂熱的忠心,這次進入滄瀾界,就是燕文宗親自安排的,尋找機會擊殺葉風。

眼下,機會來了。

燕家死士取出一枚符寶,面色猙獰,猛地釋放符寶中的威能,一道巨大的刀芒貫徹空間,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下,往前方斬去。

刀光斬去的目標竟然不是葉風,而是殿廳中央王座上端坐著的人族天神——青銅古殿主人。

他這一下,用心非常的陰險毒辣,因為他知道,僅憑一件符寶,不見得能夠擊殺葉風,所以將目標放在天神屍體上。

諸神威嚴鎮壓天地,哪怕是隕落的屍體,也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當神屍遭到攻擊,自然而然的會爆發無窮威能,滅殺一切。

「該死的,你在做什麼啊!」

「趕快給老子住手!」

「這個瘋子,自己找死,竟然拉著我們陪葬。我若不死,必找你們燕家算賬。」

「快逃,趕快出去!」

……

眾人驚恐,神魂皆懼,一個個亡命的往青銅古殿外面飛奔而去。就是燕家剩下的五人,也是面色絕望,無比痛恨的看著燕家死士。

葉風瞬間就發現了後面的異狀,臉色劇變,大喝道:「不好,進靈寶洞天,速退!」

身形一閃,剎那間就退到蕭絕他們面前,揮手將赫連素素和紫色小獸收入諸天御藏碑中。

而蕭絕也是面容焦急,迅速取出洞天寶閣,將方令夕收進去,身形一閃,消失在寶閣中。

「哈哈哈!葉風,今天你必死無疑。在毀滅雷霆和神屍威能爆發下,我看你怎麼活下來!」燕家死士瘋狂的大笑。

「放心,我絕對死不了!不過你們燕家在滄瀾界中的人得小心了,只要被我發現,一個都活不了。」葉風冷冷的說道,他是真的怒了。

看著通天刀芒就要擊中青銅古殿主人的屍體,葉風不屑的一笑,身體驟然消失,進入諸天御藏碑,同時調動混沌神器的威能,覆蓋住蕭絕攜帶的寶閣。

在滄瀾界中動用符寶,會引動毀滅雷霆,更何況此地還有神屍,會爆發神性威能,葉風擔心,蕭絕的靈寶洞天不能抗住連番攻擊,因此以諸天御藏碑的威能護住寶閣。(未完待續。。) 轟隆隆!

古地的上空,無數的金色雷霆匯聚,一道道巨大的雷霆如金色狂蛇在游弋,充斥著毀滅的氣息,破滅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