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才750萬貝利,我的名單里懸賞最差的都有800萬貝利。」

羅嵐恍然大悟,他這幅絲毫沒有把霍姆船長放在眼裡的模樣,也讓麾下的海軍們感到一絲放心。

無論何時,羅嵐少校都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真是氣死我了!不過只要殺了你,再把你的腦袋隨便扔到一個有人的城鎮里,想必你被海賊殺死的大新聞就會登上明天的報紙吧!」

「蠢豬,你殺不死我。」羅嵐回答的異常誠懇。

「不許再叫我蠢豬!信不信我馬上殺了你?」

「蠢豬,你真的殺不死我!」

兩人的對話讓周圍的海賊都忍俊不禁,海軍更是放肆的大笑起來。

霍姆船長有些惱羞成怒,他高聲叫道:「這種情況下,難道你認為還能帶著海軍衝出我們的包圍嗎?」

「應該能夠幹掉你們吧。」

「狂妄!!這裡聚集了8個海賊團,你意思是能幹掉我們這個海賊聯盟嗎?這裡聚集了六個海賊團的兵力,還有兩個海賊團已經朝你們的軍艦趕了過去,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海邊燃起的黑煙了吧!」

霍姆船長臉上露出獰笑,如果能夠幹掉眼前這個自大的海軍,他的名號估計會響徹南海,那時候將會有更多的海賊來投奔他,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羅嵐臉色漸冷,煤球還在船上,而且那邊的守備力量也不足以應付兩個海賊團。

「把那兩個海賊團叫回來,我向你保證,不殺你。」

「霍姆霍姆,還說不殺我,海軍少校啊,你還真是沒意識到目前的局面啊!好好看看,你已經被我們包圍了啊!」

「給我幹掉這群海軍,生死不論!」

四面八方的海賊頓時拿起武器蜂擁而至!

羅嵐看向阿卡麗,後者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雙手結出忍印,一圈黑色的煙幕立即以她為圓心向四周擴散開去。

「影流奧義!霞陣!」

煙幕擴散的速度極快,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是將整個十字路口覆蓋,黑煙不僅籠罩住了海軍,還把絕大部分海賊都納入其中。

在這黑色的煙幕里,所有光線乃至於聲音和氣味都被徹底剝奪,只能憑藉觸感辨識方向。

海軍早已多次嘗試這個技能,看到黑煙升騰而起的時候就知道這把又差不多穩了。

……

_(:з」∠)_

我,阿卡麗,中單賊強!

(本章完) 原以為只是用來迷惑視野的煙幕,在闖進去之後所有海賊都懵了,什麼都看不到,什麼也不聽到,只能通過推推嚷嚷的觸感察覺到旁邊有人。

他們甚至不知道,現在和他們接觸到的是自己人還是作為敵人的海軍!

這就顯得很恐怖了,因為不敢隨便出手,又怕被海軍打一個措手不及。

很顯然,海賊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一個身穿護士服的影子在漆黑的煙幕里肆無忌憚的移動,她根本就不受煙幕的干擾,相反這些煙幕是掩護她自身的絕佳道具!

黑暗降臨,阿卡麗化身成為了一個絕頂刺客,鋒利的苦無從她指縫中扔出,鐮刀是她的武器,不斷的收割著這些好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的海賊的生命。

海賊發出慘叫,但是卻被這道煙幕完美隔絕,屍體重重的躺在地上,血流滿地,卻沒有任何人發現,除了她自己。

腳下莫名多了十幾具屍體,很顯然在短短几秒內就有人死去,一種名為恐懼的情緒在海賊心裡瘋狂蔓延。

下一個死去的會不會是自己?

不知道。

在這似乎能夠隔絕一切的煙幕里,似乎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這裡有大恐怖!

海賊們開始四散奔逃,爭相恐后的想要逃離這片被被煙幕徹底籠罩的地帶,場面十分混亂。

早有經驗的海軍們並未顯得如何驚慌,在阿卡麗的帶領下,偷偷摸摸的從一個缺口溜了出去,離開了自己的技能範圍,再過不久,就算不走,煙幕也該消散了。

剛剛出來,就正好撞上一群面色慌張的海賊。羅嵐手起刀落,眨眼之間握著亞托克斯穿過這些海賊的身體,下一秒,一道道傷口浮現,血箭四射。

「煙幕就要散開了。各自找好掩體,準備戰鬥!」

「安德魯森,你帶兩隊人,幹掉街道兩邊建築里的狙擊手,阿卡麗,我要你馬上返回岸邊,保護我們的軍艦!」

兩人也知道此時刻不容緩,分別點頭離去。

「其餘人,一會兒看到海賊就給我狠狠的打!」說完,羅嵐握緊魔劍反而沖向了黑煙里。

濃煙緩緩散開,一群互相扭打在一起的海賊逐漸暴露在海軍的眼皮子底下,見到剛才毆打的竟然是自己人後,海賊們也都反應了過來。

上當了!

「黑暗之躍!」

一個人影忽然從空中落下,如同一顆炮彈射入人群里,瞬間把兩個倒霉的傢伙立劈,一道血紅色的斬擊,更是在人群里掃蕩出一條鮮血淋漓的道路出來。

受到如此撞擊,半徑十米的地面如同玻璃一樣碎裂開來,上百個海賊被黑暗之躍的震蕩效果同時擊飛,更有不少實力薄弱的海賊,遭受到了重創,這個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

羅嵐少校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雷霆萬鈞!

三道已經積攢充能完畢的劍氣在亞托克斯的劍身上婉轉流動,劍意逼人!作為劍士,羅嵐可沒有放過這種絕佳機會的打算。

「腥紅之月·大龍捲三重奏!」

伴隨著他揮出劍舞,凌厲的劍氣呈現出一股環狀模樣,劍氣於剎那間爆發,猩紅的斬擊如同龍捲風暴一樣升騰而起!

鳳凰指天 這次跟在與甲程上校切磋時用掉的一道充能劍氣不同,他一口氣將三道劍氣全部揮出,所以龍捲風暴的威力同樣是三次的三倍!

半徑為十米的大龍捲聲勢不凡,被擊飛的海賊都在風暴的籠罩範圍內螺旋升天。

龍捲之內劍氣縱橫,這些海賊可不會鐵塊,一時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斷響起,碎肉夾雜著殘肢斷臂從空中落下,好似人間煉獄,羅嵐少校為在場的各位完美的詮釋了什麼才叫真正的腥風血雨。

僅僅一招幾乎就幹掉了一個海賊團,如此恐怖的實力,把還活著的海賊都下破了膽!

「這……這還是人嗎?」

「這麼強的實力,我們怎麼可能打得過?」

「再打下去,我們都會被他殺死的!」

「跑啊,這個海軍是個真正的怪物,真是可笑,我們居然還想殺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啊!」

被下破了膽的海賊們開始四處逃竄,再也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一眾海軍跟在羅嵐的身後開始收割戰場,正所謂兵敗如山倒,沒有戰意的士兵只有被屠戮的份。

「霍姆霍姆,你們這些傢伙,可別走啊,都給我回來!我們的人數比他多啊,怕什麼?」

霍姆船長大聲吼道,拿著兩個銅質雙錘,連續把幾個從身邊逃走的海賊砸成了肉餅,但仍止不住敗勢,這時候狗命要緊,哪還有人會聽他的。

「之前我就說過你若是把那兩個海賊團叫回來,我會繞你不死,很遺憾你拒絕了這個唯一能夠讓你活命的機會。」

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在霍姆船長的身邊響起,他回過神,發現羅嵐已經筆直的朝他衝來,距離不足五米。

羅嵐剛才大發神威的模樣同樣震撼了霍姆船長的內心,他明白自己絕對不可能是這個海軍的對手,心裡哪還有半點戰鬥的慾望?

這時候他的做法跟其他海賊沒什麼兩樣,被嚇得魂飛魄散,轉身就跑!可是他肥胖的身體怎麼可能比羅嵐的速度更快?

要知道,在羅嵐的屬性里,敏捷值比力量值更高,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死肥豬,雖然你不是在我的名單里,但是你也不能活啊!」

冷笑伴隨著一道鋒芒逼近後背,霍姆船長一臉驚駭,轉過身用雙錘擋在身前,企圖擋住這道凌厲的斬擊!

只可惜,懸賞僅僅750萬貝利的海賊,永遠無法明白像羅嵐這種劍客的斬擊有多麼可怕。

劍光掠光,兩個銅錘竟是被一劍削開,切口光滑如鏡。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見到這一幕,霍姆船長嚇得臉色都白了,他瞪大著眼睛,透露出不可置信,他一向無敵的銅錘竟然就這麼被人一劍給切了?

忽然之間,霍姆船長口吐白沫,癱軟在地上渾身抽搐了幾番再無動靜。

準備一劍幹掉他的羅嵐微微愣在了原地,這是什麼情況?被嚇得短斷片了嗎?他彎下腰探了一下霍姆船長的鼻息。

得,他還沒出劍居然就被活活嚇死了。

真是的,心臟不好受不得驚嚇就不要做什麼海賊嘛。

明明要遞出的一劍被這樣生生打斷,羅嵐很難受,體驗感賊差!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出劍嗎?太年輕!補刀可是我最拿手的啊!」

手腕一抬,亞托克斯刺入了霍姆船長的心臟,羅嵐隨後看到這個被嚇死的傢伙竟然又抽搐了幾下,才漸漸沒了動靜,這下終於不會再動了。

羅嵐:「……」

Mmp,所以你剛才是在裝死嗎?

ovO

過會兒還有一章,先吃個火鍋!

(本章完) 沒有任何懸念,羅嵐帶著一眾海軍勢如破竹的擊潰海賊聯盟的防線,或許逃走了一些海賊嘍啰,但是六個海賊船長無一例外都被羅嵐擊殺,海軍獲得了最後的勝利,而且還是一場大勝!

促成此次聯盟的海賊銳克站在一棟較高的建築上,看到一開始佔據了上風的海賊聯盟,居然在短時間內被海軍完全逆轉了戰局,臉色鐵青。

「真是一群廢物啊,就不該相信他們有那個本事,看來最後還是得由我親自出馬了。」

為了讓另外幾個船長相信他的布置,銳克把麾下的海賊全都交給了他們指揮,現在自己的手下死的死,逃的逃,彈力海賊團似乎就只剩下他了。

海軍正在打掃戰場,見到沒死的海賊就給他們補上一刀。

羅嵐坐在一塊石頭上,聽見海軍的報告,微微皺眉。此次行動的目標彈力海賊團的成員被剿滅了不少,但似乎沒有發現他們的老大。

從始至終,羅嵐都沒有和銳克那個傢伙交過手,他是逃了嗎?

羅嵐拿出一疊懸賞單,在幾張封面人物上打上了一個大大的紅叉,這代表著已經幹掉了那個海賊團。

截至現在,18個海賊團已經成功剿滅了16個,不相干的海賊團5個,剩下的最後兩個,其中一個沒有任何消息,另一個就是此次的目標彈力海賊團了。

儘管也幹掉了許多彈力海賊團的成員,但是只要船長未死,這個海賊團就有死灰復燃的可能,就如同當初的福克斯海賊團一樣。

羅嵐的目光落在最上面的一張懸賞單上,正是彈力海賊團的船長,目前南海懸賞最高的海賊,3780萬貝利的銳克!

他微微嘆了口氣,看來對方是選擇不戰而逃了,在他自己的老巢,銳克要是一心想逃,或者躲在某個地方,他還真沒什麼辦法。

「好了,該走了,安德魯森,指揮所有士兵集合,馬上返回海岸支援他們。」

就在此時,一道殘影在空中迅速掠過,由於速度太快,許多士兵都沒見到,羅嵐同樣沒有發現,但是他聽到了爆裂的破空聲。

一絲危機感來臨,剎那之間,他選擇跳開了自己所在的大石。

轟!

下一秒,石頭突兀的爆裂開來,碎石亂飛,這巨大的動靜立即吸引了周圍海軍的注意。

他們看向羅嵐剛才所在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人影,只看到像是被重鎚錘過的地面以及一地的碎石。

羅嵐眯著眼睛,不是沒有人,而是看到突襲未果,又在瞬間以超過人類動態視覺的速度離開了那個地方。

他剛才非常清楚的看到了一道人影掠過!

「所有人警戒!有敵人,對方極有可能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羅嵐立即下達了命令,面對任何一個惡魔果實能力者都不能掉以輕心,一個疏忽就可能給己方造成極大的傷亡。

他有預感,這傢伙可能就是懸賞3780萬貝利的銳克!

「反應很快嘛,不過下一次可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

陰冷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伴隨著的還有一陣陣急促、好像是彈簧一樣的撞擊聲,不斷有碎石從屋頂上掉下來。

所有人抬頭望去,根本看不到具體的人影,只能隱約的看到一道道殘影在高矮不同的建築物之間飛掠。

「什麼南海英雄,在老子眼裡和老子以前幹掉的那些廢物海軍沒什麼兩樣!」

Duang~Duang~Duang~

聲音來的越發急切,這意味著他的速度變得更快了,他的殘影幾乎出現在了周圍建築的任何一個角落,根本就無法預料他的落腳點。

「等老子拿了你的人頭,會親自告訴羅林鎮那些愚蠢的海軍,這就是惹怒老子的代價!」

「受死吧,海軍!」

聲音傳來,一道殘影如同利劍從死角的方向爆射向了羅嵐,數十米的距離只花了零點幾秒,幾乎就是眨眼之間!

羅嵐腳掌迅速的在地上連踏了數下,他一直在琢磨練習六式·剃的運動方式,雖然還達不到那種高速的瞬間移動,但是在短距離的移動上已經初見成效。

在幾乎不可能閃避的時間裡,羅嵐硬生生的橫移了數米,他剛才所站的位置發生了猛烈的撞擊,地板頓時變得四分五裂開來,但是卻沒看到任何人影。

「你就是彈力海賊團的船長,『閃電』銳克嗎?」

羅嵐看著在空中不斷飛掠的人影,語氣忽然十分淡然的問道,看得出來對方的目標是他,只要不是針對自己麾下的海軍,那就好辦了。

Duang~

銳克在一座十幾米高的塔樓上停了下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的海軍,他的雙腿不像是血肉,反而表現出一圈圈如同螺旋形的圓環,就好像是彈簧!

「碴啦啦,既然知道我的名號還敢來惹我,看來你還真是找死啊!別以為殺了那麼多海賊就同樣能夠幹掉我了,我和他們那些廢物可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