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沒來得及準備戒指,但我現在還是想說,伊遙,你願意嫁給我嗎?」肖聿霖溫和的笑著,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眼底滿是深情和溫柔。

伊遙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僵硬了,總覺得自己像是在幻聽了,雖然她和肖聿霖認識了有三年多的時間,但兩個人交往才幾天時間而已,現在就突然開始說結婚,是不是……太快了點?

「嗯?」見她半響都沒有個反應,肖聿霖便輕聲微揚,稍稍催促了下。

伊遙緩緩張唇,良久才找到屬於自己的聲音:「你……認真的嗎?」

「你覺得我現在像是在開玩笑?」

「不是……。」

「那你願意嗎?」

淚水再次從臉頰兩旁滾落下來,伊遙回握著他的手,重重的點頭:「願……願意。」 她心裡的昏暗最終還是被他照亮了。

對於她的回答,肖聿霖的心裡自然是欣喜的,將她摟進懷裡,想把佔為己有的想法他忘記是什麼時候才有的,但現在終於要實現了。

伊遙靜靜的依偎在她的懷裡,眼神里也沒有半點迷茫和獃滯了,浮上層層色彩。

不知過了多久,伊遙忽然聞到了自己身上的酒味,嚇得連忙從他懷裡退開,往後面挪了挪,尷尬的看著他:「額……不好意思,我忘了自己現在一身酒味。」

肖聿霖輕笑,他倒是不在意,只是問道:「你喝了多少酒?」

「應該也就七八罐啤酒吧!」她當時去便利店買的時候也沒有細數,反正就抱了一堆到收銀台,然後買了單就去了江邊坐著發獃。

肖聿霖挑動了下眉頭,他這老婆可不是一般的能喝啊!

「大晚上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喝酒不安全,以後這種情況不允許再發生了,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你應該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我打電話知道嗎?」

「唔……知道了。」伊遙微笑著,含糊不清的點頭應。

說起來,她晚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吃,就空腹喝了那麼多啤酒,真的有點擔心明天胃會不會不舒服?

「吃晚飯了嗎?」像是心有靈犀般,她剛想到這個問題,肖聿霖就正好說到這個問題上了。

「沒……。」伊遙訕訕笑著,回答得明顯底氣不足。

肖聿霖平靜的睨著她,半響才抬手敲了下她的腦門:「沒有下次了。」

「嗯。」

「你想吃點什麼?」

「都可以,這個點有什麼吃的?」

「我幫你叫外賣。」

「好,那我去洗個澡。」其實家裡冰箱里是有食材的,但伊遙現在是真的沒做飯的心思,叫外賣也省事很多。

待伊遙走進房間后,肖聿霖就拿出手機開始幫她選吃的,順道給姚彬發了一條微信過去,讓他推薦下這T市有沒有好一點的首飾店之類的。

姚彬看到這條簡訊的時候差點沒從床上滾下去,字都懶得打了,直接發語音過去『你什麼情況?老謝,這都開始要買戒指了?打算求婚了嗎?』

肖聿霖回想起她剛剛欣喜答應的畫面,嘴角不禁微微揚起,簡單的打了一行字過去『已經求過了,只差一枚戒指了』。

『你厲害,流弊,社會,這我們晚上走的時候都沒這情況,這才過幾個小時,你就有這想法了』。

『發幾家店名包括地址過來給我參考下,過幾天我親自去看看』。

沒有繼續和姚彬閑聊下去的意思,肖聿霖直接略過他話里的疑惑,將這個話題直接結束了。

姚彬雖然還想繼續追問下去,但他也算是了解肖聿霖,知道肖聿霖做的所有決定都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的,所以現在也沒必要去問那麼多。

『對了,謝揚那邊有消息了,他今天給你發郵件了,你看了沒?』

肖聿霖的眉頭微挑『還沒有,什麼進展?』

『具體我也不知道,他說你看了就知道。』

『嗯,晚點看。』

『現在還不夠晚?都快十二點半了。』

肖聿霖無視了他的話,沒再回他的消息,起身去廚房燒了壺熱水等待伊遙出來。

差不多二十多分鐘左右,伊遙洗了澡從裡面走出來,外賣也正好到了,肖聿霖將外賣打開:「趁熱吃吧!」

看著熱氣騰騰的砂鍋粉,伊遙看向他:「你不吃嗎?」

「不餓,你吃。」肖聿霖坐在她身邊,瞥了眼周圍:「你電腦呢?借我用一下?」

「電腦在我房間里,我去幫你拿。」

「不用,你吃你的,我自己去拿就好。」看她要起身,肖聿霖伸手將她按回座位上,自己則起身前往她的房間。

進了她的房間后,肖聿霖一眼就看到了她放在床頭柜上的白色筆記本電腦,拿起就直接轉身出去了,伊遙一邊吃著一邊扭頭問:「這個點還有工作上的事情嗎?」

「嗯,謝揚發了條郵件過來給我。」肖聿霖輕聲應著,將電腦開機,發現要密碼或者指紋,便將電腦對向她。

「171246。」對於密碼,伊遙倒沒想隱瞞。

肖聿霖將她說的數字輸進去,電腦一開,笑著問:「你就這樣把密碼告訴我了?你們律師不一般對於文件什麼之類的都很保密嗎?」

「沒事,你又不是外人,而且我這電腦是家用的,公用的電腦我今天沒帶回來,在律師所。」伊遙說這話時十分自然,沒有過多的掩飾和扭捏。

說完之後,伊遙把那口粉唆進嘴裡,才發覺自己好像說了句好了不起的話,連忙抬頭看向肖聿霖,只見他眉眼含笑的睨著她,還接話道:「說的也是,我又不是外人,是你未來老公。」

「刷——。」

伊遙的臉瞬間紅得跟傍晚夕陽似的,機械的別開臉收回視線,將口中那粉艱難的吞下去,這男人撩起來真的很要命啊!

看著她羞紅的側臉,肖聿霖愉悅的挑動了下眉頭,點開電腦上的郵箱,登錄自己的賬號上去查看謝揚給自己發來的那封郵件,看了內容后,眼底的笑意逐漸消失,危險的眯起眸子,從褲袋裡拿出手機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給謝揚打電話。

電話那頭的謝揚本來就因為這件事情而有些鬱悶到失眠,這好不容易眼看著要睡著了,這就被電話吵醒了,瞬間火就大了,來電顯示也不看,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罵:「踏馬的,這大半夜神經病啊!不睡覺打什麼電話?」

「怎麼回事?」

一聽是肖聿霖的聲音,謝揚立馬睜眼看了下手機,然後坐起來認真了起來:「你看了郵件?」

「嗯。」

「還能怎麼回事,吃回扣唄!把這個項目吃成了這個鬼樣子,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面的工人也罷工不幹了,還有一個還在醫院的ICU躺著呢!老子昨天見到了那個混蛋。」

「然後呢?」

「被我揍了。」

……

肖聿霖扶額,這倒是像他幹得出來的事情。

「你打算怎麼解決?」

「警方那邊我已經備案了,但把他抓起來也無事於補啊!這個項目的材料也被嚴重摻水了,如果要換的話,估計要全換,這個項目我們虧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啊!」謝揚今天也是想了一天的解決方案,但什麼都沒有想出來,又在工地上吹了一天的冷風,還莫名其妙被一個礦泉水瓶給砸了,真是倒霉死了。

肖聿霖斂下眸光,剛從那張數據表上面就能知道,那材料的摻水量高達百分之八十,就是說有一大半的材料都是不合格的,想了會,肖聿霖道:「明天這邊開會我會提到這件事情的,你先把局面穩住。」

伊遙看著他的背影,和認真思索的輪廓,低頭繼續吃東西,沒有去追問。

***

雲庭餐廳。

「姐,看到你沒事太好了,昨天晚上真是把我嚇個半死。」看著坐在對面悠閑吃飯的伊遙,伊澤算是鬆了口氣,昨天他在外面找到一點多才回去,後來才從伊父伊母的口中得知有一個自稱是伊遙男朋友的人過來找過伊遙,還警告他們不要再傷害伊遙了,一點半左右就收到了她發過來的微信,雖然只有簡短的三個字『我沒事』。

「抱歉,讓你擔心了。」伊遙淺淺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至於媽昨天說你婚禮場地的問題,現在到底是什麼個情況?眼看著婚禮日期馬上就要到了,你連場地都還沒搞定。」

「這是不用你擔心,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

「你想怎麼解決?」伊遙斜睨著他:「彤彤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子,我雖然沒有和她父母接觸過很多,但多多少少還是看得出,他們很注重這方面的細節,也不想讓彤彤一生一次的婚禮太過於唐突了,不過他們這樣做也不是沒有錯,畢竟彤彤是他們的女兒,愛女心切。」

伊澤嘆了口氣,單手撐著下頜:「說到底我們家裡發生這麼多事情都是我要結婚搞起來的,我還真有點不太想結這個婚了。」

「說的什麼混賬話。」伊遙一聽,立馬伸手敲了下伊澤的頭:「那彤彤肚子里懷的不是你孩子是不是?一個大老爺們能說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嗎?而且你真的能放下彤彤?」

「放不下,我這也不是說說嘛?」

「不能說,下次讓我聽到,腿都給你打斷。」

伊澤無語的看著她,其實她姐有時候彪悍起來還是挺可怕的。

「這個給你。」伊遙說著,從包里拿出一份策劃案推到他面前:「你先看看,要是不滿意我在讓人家改。」

伊澤狐疑的瞥了眼那份策劃案,一邊問一邊拿起問:「這什麼啊?」打開一看,詫異的睜大眼睛:「婚禮場地策劃?姐,這……哪來的?」

「我今天上午突然想起,以前我們律師所接到過一個案子,對方是婚禮策劃公司的,然後我今天就直接過去找他們那邊的負責人聊了下,因為那時候我們律師所幫他們打贏了官司,所以自然也很好說話,本來有幾個場地都是有預約了的,但我說了日期之後,他就很果斷的給我出了份策劃案包括場地的讓我給你看看,說價格好商量,友情價可以打個八折左右。」伊遙說著,拿起旁邊的白開水喝了起來:「而且他上午還帶我去場地看過了,比你們年前看的那個場地要大還要好看一些,價格也和年前那個差不多,再來個八折左右就更便宜了。」

「姐,你真是我的救星,我上輩子肯定是拯救了銀河系才能遇到你這麼個天使姐姐,太幸福了。」

「你少貧嘴了。」伊遙笑著白了他一眼:「你要是覺得可以的話,這是他的名片,你到時候直接和他聊就可以了,還有,他們那裡還自帶包攝影迎親車隊之類的。」

「那太好了,省去我很多事了。」

「既然我都幫了你這麼大個忙,所以,這頓飯你請吧!」伊遙挑了挑眉,又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姐,你肯定在逗我?」

「沒有啊!我認真的。」

「那上午電話里你說請我吃飯。」

「那這不是我幫了你一個大忙嘛!你請我吃飯不是理所應當嗎?」

「姐,你變了。」

「變了也是你姐。」

……

他認命了,請客就請客吧!

雖然剛剛都是鬧著玩的,但請她吃頓飯真的不過分,她為他做的已經夠多的了。

「對了,姐,爸媽說昨天有個自稱你男朋友的去過家裡,你什麼時候交的男朋友?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伊父伊母說過的話,伊澤才好奇的問道。

聽言,伊遙夾菜的手稍稍頓住了,抬頭看著滿臉好奇的伊澤,抿了抿唇道:「這件事情很複雜,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還有,回去你幫我給爸媽帶句話,讓他們別打他的主意,他是我最後的底線,如果他們真的背著我對他說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我就和他們斷絕父女還有母女關係。」

「姐,你放心,這件事情不會發生的,我昨天已經說過他們了,對不起……。」

「這和你又沒關係,你道什麼欠。」

「我總覺得都是因為我,所以……。」

「好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了,別再提了,我現在雖然有男朋友了,但他的依舊是他的,我的依舊是我的,我不希望爸媽的手伸到他那裡去,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和他的家裡……。」

「姐,我都懂。」伊澤知道她的難處,就是怕自己父母一旦把手伸到男方家裡,到時候會讓男方家裡瞧不起她,將來她嫁過去,也不會好過的,身為弟弟,他當然不願意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伊父伊母那裡他必須和他們說清楚才行。

伊遙點了點頭,深呼吸了口氣:「快點吃吧!吃了我待會還得回律師所,你下午也去我說的那個策劃公司看看,和人家討論下然後快點確定下來,畢竟婚禮的日子也快到了。」

「嗯,我知道了。」伊澤將策劃案放在一旁,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姐,你多吃點。」 會議室里的氣氛顯得尤為壓抑,坐在長桌兩側的高管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這是肖聿霖回國后第一次在會議上對他們發火,在他們的印象里,肖聿霖是個十分溫和的人,對任何人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總帶著笑容,現在他這麼一發火,搞得所有人都不太敢說話了。

姚彬坐在旁邊倒是略顯輕鬆,翹著二郎腿轉動著手裡的筆,眸子掃向坐在對面一排的人,等到氣氛低壓到快讓人喘不過氣來時,才丟下手中的筆,開口道:「這個會議已經將近三個小時了,你們還要這樣僵持下去?那大家午飯也都不用吃了,B市那個項目造成今天這樣的結果都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我相信在座的諸位也都是如此,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公司以高薪聘請你們來這些重要的崗位也是基於信賴你們,只是,你們給我們看到的東西差強人意,而且……周經理,陳經理,李副經理,這個項目當初是你們三人競標下來的,錢和人都投資進去了,到現在發生這種事情,不給我們一個解釋?」

「肖總,姚副總,這個項目確實是我當初負責的,但後面因為地區不同的原因我就轉手給了陳經理,至於下面的人收回扣用摻水的材料我們是真的不知道。」被姚彬這樣一說,坐在對面的三個中年男人冷汗淋漓,生怕肖聿霖把怒火全都撒在他們身上。

「我要的是解決方案,不是你們推脫的說辭。」肖聿霖看向他,餘光睇了眼放在面前桌面上的兩套方案:「就你們現在這兩套方案一下去,暫時是把問題解決了,那這個暫時過了后呢?你們就是這樣當管理者的嗎?」

B市這個項目是去年六月份啟動的,到現在也有大半年的時間了,前期反響策劃和市場調研都做得非常好,直到半個多月前那邊的材料被檢測出許多不合格,再加上工人受傷和罷工的事情一直拖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而負責這個項目的幾個人冰沒有什麼作為,甚至還因為吃了回扣現在還在警察局。

聽了肖聿霖的話后,在座的人再次沉默了下來,都不敢再去看他了。

肖聿霖覷著眉頭:「這件案子警方已經介入了,你們三個從今天開始停職。」

一聽,那三人對這決定明顯不太滿意,但又不敢多說什麼,畢竟這個項目他們確實需要擔責任,也只好默認了肖聿霖這個做法。

「散會。」肖聿霖瞥了眼在座的人,面色微塵,顯得有些不耐煩和不高興,起身便直接走出了會議室。

姚彬見狀,立馬追了出去:「老肖,你打算怎麼做?」

「醫院那位傷者現在才是重點。」

「這點謝揚自然知道,我是說材料的問題。」

「全換。」

「全換?那……。」

「現在才開始啟動,等工程結束后再出了事就晚了,可就不是多少錢的問題了,不過,這筆錢當然不能讓我們公司自己承擔,聯繫法務部,準備起訴材料方和承包方的訴訟。」

「行,我待會讓人安排。」看他這樣安排,姚彬覺得現在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雖然公司會有虧損,但現在止損也比以後虧損的更多要好:「對了,你昨天晚上讓我幫你找的珠寶店現在還用得著嗎?」

「用。」

「你這幾天會忙得腳不著地,你確定你還有時間去挑戒指?」

肖聿霖腳下的步子微頓,稍稍思襯了會,轉頭看著姚彬,他這樣的眼神和神情讓姚彬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下意識往後倒退兩步:「你不要這樣看著我,老子覺得瘮得慌。」

原本嚴肅的表情上忽然染上抹溫和的笑意,這笑讓姚彬更覺得頭皮發麻,雞皮疙瘩都起來,總覺得這笑藏著刺,用警惕的眼神看著他,笑道:「我覺得吧!老肖,你作為瑞霖的老總,應該不會想把後面的事情交給我吧!對不對?肯定不會的,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嗯,我就是這樣的人。」肖聿霖笑著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今天之前你自己出個策劃吧!還有這邊新的兩個項目,你也盯著點,別再出什麼漏子了。」

「卧槽,老肖,你這也太沒人性了吧!明顯就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啊!」聽了他的話,從來不爆粗口的姚彬終於按奈不住爆了聲粗口,生氣的看著他的背影。

對於他的話,肖聿霖倒是沒怎麼放在心上,在推開辦公室門時,才微偏著腦袋道:「什麼事情可以等,唯獨關於她的事情不能等。」

姚彬從他的話里聽出了幾分異樣,跟著他走近辦公室問:「老肖,是出什麼事了嗎?」

肖聿霖走到酒架前,拿了兩個高腳杯,看向他:「喝兩杯?」

「樂意之至。」姚彬挑眉點頭。

肖聿霖挑了瓶上好的紅酒倒進酒杯里,然後轉身拿給他,獨自走到落地窗前,眺望著外面的高樓大廈景色:「她可是我拼了三年才努力得到的,現在她又想退縮,我怎能坐以待斃。」

雖然姚彬不太了解他和伊遙之間發生過什麼,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經歷,但對於他的專情和痴心,還是蠻認可的,只是有點擔心一個問題,輕抿了口紅酒後,才抬頭看向他的背影:「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父母不同意怎麼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珞珞,她對你的感情已經不是單純的兄妹之情了,我相信你一定有所察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