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雪?」聽到這個名字,韓鵬的臉色微微一變。

陳雪連忙解釋:「也不能全部說是我的面子,也是看在陸彥的面子上。」

陸彥?又是這小子!這小子是蜜蜂變的嗎,怎麼連陳雪都招惹上了?韓鵬心中不由暗想。

見到這幾個女孩一個個都是天生麗質,可是相互之間相處的都很好,而且隱隱的傳來了說到「陸彥」,譚越和韓鵬都心中泛起了浪花。

「現在陸彥的人呢?」譚越其實一來就在找這個久聞大名,讓自己女兒傾心的傢伙了,但是現場沒找到。

現在才有空問問,只是一問才知道,原來陸彥也去了院長辦公室。

「他不懂醫,去院長辦公室湊什麼熱鬧?」譚越不悅的道,哼!這小子勾引了自己的女兒,居然還和這麼多的鶯鶯燕燕有關係,等到時候我再找你算賬!

好像在消息中就說到了,那個被潑硫酸的女孩男朋友就是你,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唉,不過要當著女兒的面收拾這小子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這一團亂賬可怎麼辦?

「爸爸,這就是你不了解情況了,陸彥可是很厲害的,曾經解決了連唐主席都解決不了的難題,說不定這件事最終還要靠陸彥的力量呢。」譚月華不服氣,她剛剛聽到陳雪講述,對陸彥更加的佩服,聽到父親鄙薄自然要幫腔了。

這個,難道譚越會相信,現在女兒看這小子什麼都是好的,不過這事情可怎麼對自己的老婆交代呢?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如果是以前的話他是說什麼也不會向這個人求助的,而現在卻有些不同了。

李小舟做的事情他冷眼旁觀,雖然自己對沈母沈思說的是同一個意思,但是明顯李小舟起的作用大。

而自己本來想要狠狠的訓斥賈校長的,沒有想到李小舟卻將他打發回學校了。

而冷靜下來一想,李小舟做出的決定是正確的,學校出了這樣大的事情,但是校長竟然不在,那對於學生、學生家長來說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可見李小舟做人做事有他擅長的地方,雖然譚越並不覺得比自己出色,但兩人之間如果消除了隔膜的話,還是可以做到互補的。

這種事好像李市長更加擅長啊,反正現在都在等著陸彥他們出來,自己不妨問問。

李小舟還真的沒有想到譚越會主動向自己請教,而且還是女兒的事情。

他剛才已經對陸彥這個人產生了很大的興趣,顯然這陸彥絕不是普通的保安,他來到天南大學肯定有特殊的任務,這不是他便於打聽的。

眼前的這些個女生,其中還有大明星於倩倩,竟然都對陸彥有好感,李小舟也不由覺得意外。

這些女生可都是用錢砸不倒的女孩啊,一個個來頭都很大,譚書記的女兒、韓廳長的女兒——自己三人中居然中了兩個,他越發的想要見到真人了。

對於譚越的主動示好,李小舟不由心中又驚又喜,他一直都在想怎麼和譚越配合好,但是幾次邀請都被譚越借故推辭了。

而此次是一個例外,譚越竟然會主動向自己請教,可見他對自己的印象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譚書記,你想怎麼處置這件事呢?」李小舟反問道。

譚越看了正在和那些女孩聊天的女兒一眼,小聲說:「我想要將月華調走,讓她好好的冷靜冷靜,你看這個辦法是不是妥當?」

「相見不如懷念,你覺得這樣的辦法有效?」李小舟嘿嘿笑道。

「我也覺得很困難,月華的性格倔強,一旦她喜歡上了就很難勸動她。」譚越皺眉道:「否則你覺得我會厚著臉皮向你討主意?」

李小舟微笑道:「現在還不能操之過急,先在一邊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這難題不只是出現在你的身上,那些女孩子肯定心中也會有煩惱。要是那些女孩的父母也做出這樣的決定,那月華退出可就白白的便宜不撿嘍。」

「李市長,你可是高見,」譚越不由喜道:「那我就靜觀其變?」

正在說著,就看到好幾個人匆匆的走了過來,其他幾個人都是老頭,只有一個身上穿著便服的年輕人。

譚越當即就明白了,這小子肯定是陸彥!人樣子還算是可以,身上有一股軍人寧折不彎的氣質,難怪父親會看中他當徒弟。

不過,你小子好像也沒有老子當年來的帥吧,憑什麼這樣多的出色女孩都圍著你轉?

當看到陸彥的時候,幾個女孩都跑到了陸彥面前,問長問短,讓譚越看的這個心中氣就不用提了。

自己養了二十多年的閨女,就被你小子拐走了,任何一個老丈人見到女婿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譚越輕輕的咳嗽一聲,讓這些女孩稍微安分一些,然後他走到了陸彥的面前。

他忽然感到這招呼不是那樣好打,從譚月華的輩分上來說,自己應該是比陸彥長一輩。

而從父親那裡來說,這小子好像是和自己平輩,這讓自己怎麼說?

「譚伯伯好。」陸彥都已經聽到譚月華的提醒了,他心中也有些發怵,說自己對小月沒有好感不可能,而且被二師傅說破了,自己也覺得好像放不下小月。

可是自己身邊有這麼多的鶯鶯燕燕,讓小月的父親看到了是什麼感覺?

他趕緊將自己的輩分降低,這樣也好讓譚越消消氣。

「噗哧!」 總裁不好惹 譚月華不由得笑出了聲,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陸彥這樣局促,否則在自己的眼前不是很囂張嗎,今天見到自己的父親怎麼就變了?

「咳咳,陸彥,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沒有想到不是在家裡,而是在醫院。」譚越伸出了手和陸彥緊緊的相握。

「嗯!」陸彥就明白了,譚越是在和自己較量手勁,這是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自己應該怎麼應對?

他反應真快,連忙道:「我也沒有想到譚伯伯,本來準備這兩天拜望您,沒有想到提前見面了。哎呦,哎呦,您這手勁比我這年輕人的手勁大多了。」

譚越就覺得自己本來握到的如同豆腐,可轉眼之間就覺得如同握到了鋼板,這小子果然很厲害,比自己強多了。

可是看到這小子一副齜牙咧嘴的樣子,譚越就知道對方是在對自己服軟,算了,看在這小子老老實實的份上,就放他一碼吧。

譚月華趕緊過來,將這一老一小分開,她其實知道父親不是陸彥的對手,陸彥這樣肯定是忍痛不反擊造成的,因此白了譚越一眼。

譚越心想沒有辦法了,雖然老子養了這丫頭二十多年,可女生外向,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本來不管是唐源還是兩位會長,加上趙博士,這幾個只要一出現就是焦點,現在雖然也是焦點,但是在陸彥的主角光芒之下,還是顯得暗淡了起來。

當然了,這邊翁婿兩人在較勁,李小舟和韓鵬自然不能冷淡了幾個大專家,因此連忙問問情況。

「我們已經決定下來,我們幾個人組成治療小組進行聯合治療,唐教授為組長。」秦會長連忙介紹道。

「那可就要多多拜託幾位專家了。」李小舟鄭重的給幾位專家鞠了一躬道:「謝謝大家!」

「李市長,太客氣了,救死扶傷,是我們的本分。」唐源微笑道:「那我們就先去親眼看看病人,小陸子,走吧!」

「小陸子?」譚越不由一愣,詫異的看著陸彥道:「他說的是你?」

「這件事恐怕需要陸老弟出大力,他可不能少了。」秦會長拍拍陸彥的肩頭,由衷的道。

說實話,雖然聽唐源將陸彥誇的神乎其神,說他是尾指神醫的弟子他心中並不太相信,不過既然唐源將陸彥抬舉到這樣的高度,這年輕人肯定不簡單就是了。

他的想法和劉會長、趙博士差不多,他們也沒有將陸彥看的過高,但是唐源既然都這樣誇獎了,他們也不能失禮。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唐源會對陸彥這樣的看重,什麼事情都和陸彥商量,而陸彥也沒有客氣,說的話都讓他們刮目相看。 因此,從院長室中出來,儼然陸彥和唐源成為了中心,唐源是組長那是當仁不讓,人家的資歷都擺在這裡。

但陸彥肯定是在此次治療中佔據了一個重要的位置,僅次於唐源。

本來唐源甚至想要讓陸彥主治,自己作為助手,不過考慮到陸彥還要在天南大學就職,要是傳出去居然能夠和自己一起治療傷重病人,那肯定會對陸彥的生活造成不利的影響。

看到幾個人一起進入了急診室,譚越才反應過來,他一把將女兒拉到了身邊。

「譚書記,你也不注意注意影響,這不是在家中,是在外邊,我是譚警官!」譚月華不滿的說。

「丫頭,你少給我來這一套,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讓這幾個大專家都對他這樣器重?」譚越驚異的問道:「你可要對我實話實說,否則我想辦法將你調離京南市!」

一聽這個,譚月華頓時態度變軟了,她可是知道要是父親真的下了這個決心,那是真的會這樣做的。

譚月華一方面是喜歡現在精彩激烈的戰鬥生活,而另外一方面也覺得自己離不開陸彥,離不開身邊這些好朋友。

不過對於譚越的威脅態度她還是很不高興,輕輕的將自己的秀髮一甩,於是對父親就講了起來。

不但是譚越在聽,李小舟和韓鵬都在聽,越聽越是驚訝——–

「韻韻!」在院長室*子是一回事,但那是無法看到真人的受傷情況的,當看到現在的沈韻韻面目全非的樣子,陸彥的心中不由一疼。

受傷之前的沈韻韻是什麼樣子,那是清純活潑大美女,可是現在呢,臉上,身上都裹著重重的紗布,昏迷不醒,讓陸彥就如同被針扎了一般。

陸彥這才明白沈韻韻在自己心中佔據了什麼樣的地位,他本來覺得自己的定力已經達到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地步,但是現在看來還是關心則亂。

「小陸子,一定要冷靜,冷靜對於你來說非常重要,這樣才可以救他。」唐源在陸彥的耳邊輕輕的說。

將沈韻韻身上的紗布一層層的打開,不但是陸彥目不忍睹,就連幾個大專家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想到這樣青春美麗的女孩竟然被毀成了這樣,他們也覺得很不忍心。

「事情和我們之前的預料一樣,很多部位都失去了生命的特徵,這也導致女孩一直都沒有醒來,如果不能在二十四小時之內醒來的話,那就可能變成植物人。」唐源緩緩的說:「所有的醫療手段現在看來都沒有什麼用處,陸彥,看你的了。」

陸彥深深的吸了口氣,沉聲道:「我會用全力的。」

這次和上次治療不同,上次只是心臟部位,而此次可就要多個穴位了,陸彥知道比上次的難度要大的多。

但是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沈韻韻變成植物人!

經過簡單的準備,陸彥就進入了治療狀態,而幾個專家也在密切盯著他。

他能夠行嗎?秦會長和劉會長,加上趙博士,雖然他們已經對這個年輕人有了新的看法,但是要說這樣嚴重的傷讓他來開頭,他們還是覺得不太放心。

要是失敗的話,那將會對於他們的聲譽可是有著不小的影響!

雖然說是組成了聯合治療小組,陸彥是其中的一個,而且當著主力。

可那又怎麼樣,人家並不是醫生,如果出事的話還是讓幾位專家承擔。

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親眼見過陸彥神乎其神手段的唐源眼中也不由露出了擔憂之色,他自然是相信陸彥的。

可是此次畢竟不同,受傷的程度太過重了,而且是多個部位,陸彥真的能夠解決嗎?難題是這幾個部位最好能夠同時診治,可陸彥只能治療一個部位啊。

什麼叫尾指針灸,那就是因為一針見效的是一個部位,這已經是神乎其神了。

一般來說救的就是一個部位,如果是好幾個部位的話那就要階段著來,現代手術也這樣,不能一口就吃成一個胖子。

「陸彥,能夠行嗎?」趙博士可沒有唐源對陸彥這樣的自信心,這可是在一院動的手術,要是失敗的話他恐怕都不能在一院呆了。

此次的事件可是驚動了市委書記,市長和公安廳的廳長,對於趙博士的壓力很大。

雖然組成了聯合治療小組,組長是唐源,可他和秦會長、劉會長肩頭硬,自己不會怕,而自己和他們相比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

因此,在趙博士的眼中,最好還是唐源來出手,可現在是陸彥,他心中自然很不放心了。

陸彥點了點頭,從懷中取出了一隻小盒子來,打開盒子,竟然這盒子中有七枚銀針!

本來唐源以為陸彥要取出其中的一枚,因為他曾經在三年前見到了陸彥的出手,一針之後就累的睡著了。

三年過去,就算是陸彥在針灸上國術上有很強的進步,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用七枚,估計兩枚就到頂了。

不過這樣的話,多了一個部位,怎麼說也對女孩子的手術是有幫助的。

但是他很快就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因為他看到陸彥從盒子中一下子就夾起了七枚!

「難道——-」唐源忽然想起了一個傳說,那可是尾指針灸術最最強技藝,七星連珠!

難道陸彥竟然可以達到了這樣的層次?上次他可只是用了一枚銀針,而現在他能夠用七枚,這進境也太快了吧。

在陸彥將銀針夾在手指之間的時候,唐源等人都有一種感覺,就好像陸彥完全變了一個人,就好像是球場上的馬拉多納,他在就掌控著局勢,沒有人能夠替換!

就看到陸彥一抖手,七枚銀針同時從他的手指縫中飛了出去,向著沈韻韻的傷口而來。

本來這如果有失誤的話,肯定會刺激到女孩的痛楚,讓女孩發出驚呼,然後再陷入更深的昏迷。

而幾個大專家的心都在發顫了,就看陸彥是不是能夠成功,否則就沒有以後了。

沈韻韻並沒有發出痛楚的叫聲,似乎一點都不知道一般,而這七枚銀針伴隨著陸彥的手指跳動,在女孩的身上不斷的飛入飛出,看的幾個大專家冷汗連連。

內行看門道,只有練過國術的唐源隱隱的看出了一些奧秘,這七枚銀針看起來雜亂無章,實際上卻是組成了一副八卦圖!

「七星連珠,真的是七星連珠啊!」如果不是在急診室中,如果不是在陸彥出手救人的緊張場合中,唐源幾乎要叫出聲來了。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有生之年看到這樣神乎其神的秘技,這陸彥恐怕已經超出了當初尾指神醫的高度!

他卻不知道,陸彥實際上也是在博,在沒有看到女孩傷口之前,陸彥並沒有想要使用這種傳說中才有的神秘針術,因為在他練習的時候,他還沒有成功過的範例。

「七星連珠」那是所有針灸者甚至包括了那些大師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境界,就算是傳授他針灸的四師傅郭祖也沒有煉成過。

在煉成了連續用六枚銀針針灸的本事之後,他就好像進入了一個瓶頸,怎麼也無法讓七枚銀針按照自己想要形成的八卦圖行事。

既然師傅沒有煉成,那自己沒有煉成也是正常的,不過在郭祖的不斷刺激下,陸彥還是在練。

他可以讓七枚銀針同時發出去,但是卻不能沒有任何偏差,大多數是偏了兩枚,很少次數是偏了一枚。

陸彥最終還是沒有煉成「七星連珠」,也沒有想要用這種針灸術有一天來救人,因為沒有這個必要。

他也不是做醫生的,如果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六枚銀針已經夠用了,自己只是習慣於給自己找個目標,否則心中就會覺得很不踏實,故而才沒有放棄。

而此次,陸彥一看沈韻韻目前的傷勢他就知道自己需要拚命了,自己只能使用「七星連珠」。

如果使用六枚銀針的話,這對於沈韻韻的傷勢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只有達到「七星連珠」的境界,才能夠讓原來分散的力量結合在一起,而爆發出七倍的真力來。

陸彥的「尾指針灸術」是國術和針灸的完美結合,用真力通過針灸發出,這樣可以起到異乎尋常的功效。

可是,真氣是一個國術修鍊者非常重要的部分,真力的煉成非常困難,而且是一種循序漸進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陸彥練了十幾年,在國術真氣上的修為已經很高了,但是所積蓄的真氣並不多。

這不但是因為陸彥只有十幾年的修鍊時間,也是因為這是一種吐納術,需要天地靈氣的幫忙,可現在這社會的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先天的條件對陸彥修鍊是不利的。

因此,陸彥能夠達到現在的真氣程度已經是相當不易,已經可以和他的幾個變態師傅相比。

這也是陸彥能夠在三年內就能夠讓自己從用一根銀針達到目前用上六根銀針的原因,他的真氣的確得到了很大的加強,在真氣的控制力上也得到了明顯的提升。

可是這肯定還是不夠的,要救沈韻韻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發出七星連珠,只有這樣力量就夠了。

同樣同時是七個部位的針灸,可以讓死去的部位復活,之所以失去生命力,就是因為血液的不流動造成的,流動了,就重新復活了。

當然陸彥也可以選擇一個部位一個部位來,但是時間不等人啊,二十四小時,自己有這樣長的恢復時間嗎?

因此,情況的特殊讓陸彥只能冒險了,而他也知道如果真的實現七星連珠的話,肯定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不利的影響。

但是現在陸彥還有什麼空管這些,他的腦海中就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救人!

說什麼也要將韻韻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否則自己這輩子也會生活在內疚之中。

林夏的重生日子 這也讓他的腦子忽然之間消失了雜念,他的目光就盯著七枚銀針,一次次的針灸讓他消耗了大量的真氣,他想都不想,就知道要將此次七星連珠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