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寶箱,選擇寶物。」

「恭喜你獲得3階強化石。」

3階強化石【特殊寶物】:使用后可強化同等階寶物,使其獲得額外能力。

「我艹!」

「還有這種玩意。」

他還一直在奇怪呢,一款遊戲怎麼會沒有強化系統。

不過這強化石也太少見了吧,不管是在論壇還是遊戲里,到目前為止,這是他見過的第一塊。

艾嵐看了看這塊強化石,又看了看身邊的雷恩,「三弟,把你把大弓拿出來。」

雷恩是隊伍里最強的輸出手,給他強化收益最大。

艾嵐拿起強化石,「啪!」的一下,就拍在了骨弓上。

「叮,強化成功。」

鯨角+1【3級寶物】:鯨骨製造而成的巨大骨弓,攻擊+4,射程+3,鯨骨:每0.9秒生成一根巨大骨箭,骨箭攻擊+3。

額外強化屬性:+1要害打擊。

要害打擊:幾率命中要害,迫使目標僵直。

「+1是加多少,也不給個具體數據。」

不過強化之後,這把骨弓各方面數據都有提升,艾嵐還算滿意。

「走,我們去把這裡的魚人招募了。」

兩個產兵建築里,1階魚人12個,2階灰鱗魚人8個,總計20個兵,全部招出來只需要一千多金幣。

其實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他們在村裡買兵的時候,被黑了多少錢。

自己動手招募,不僅便宜數量還多。

不過這樣的機會,不是這麼容易碰到的。

這兩個野外建築藏在如此隱蔽的地方,要不是連環任務指引,誰能找的到這裡?

「咦,佔領選項呢?」

版本更新后,野外建築變成了可以佔領,但是艾嵐摸索了一會,硬是沒看到佔領選項。

他知道,肯定是有什麼條件沒有滿足,所以無法佔領。

「不會是讓我去搞魚人族的聲望吧?」

這就太蛋疼了。

艾嵐趕緊上論壇查找了一番,還真的需要魚人族聲望。

而且想要佔領,還必須先完成一個任務。

就算佔領了之後,也不是說這個建築就歸你了,其他玩家可以強行攻打,搶奪這個建築。

「那麼,破壞和摧毀呢?」

繼續查了一會資料他才知道,破壞建築需要投石車,摧毀建築需要特殊職業-建築師。

「更新后雖然說是:刪除野外建築不可破壞特性,其實還是有很大的限制。」

這倒也可以理解,要是隨便拿個鎚子就能破壞野外建築,天知道玩家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二十個魚人到手,按理說他們已經完成了連環任務的第4環,接下來就是帶著這些魚人回墓地了。

但艾嵐總感覺,這個任務沒有這麼簡單。

「你們這些傢伙,寫幾個字我看看。」

他指揮著魚人,讓它們在地上寫字。

很快,這群傻傻愣愣的傢伙,伸出爪子在淤泥里扒拉了起來。

這些歪歪扭扭的文字,還真和墓碑上的文字有些相像。

看到這裡艾嵐頓時明白,大方向上自己是對的。

「剛剛從巢穴里招募出來,就會使用本族的語言和文字。」

這就像是出廠設置,不需要再去學習,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有了。

「雷恩,我們走。」

這裡已經沒什麼好留戀的了,接下來他要趕緊趕回墓地,繼續攻略第二環任務。

至於西德的任務,以後有空再說吧。 陳喜在殷桃的伺候下很快就將自己打理完畢順便把早膳都吃了。

「你記得讓人多拉幾輛馬車,前邊的先跑一批,後續的再跑一批,咱們秀場的人在最後一批,定要引開別人的眼線!」

陳喜邊走邊對着殷桃這樣吩咐到,小丫頭點頭就說好轉而忙去,她就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才前往春芳院。

今日她們的秀場初秀,外邊的人們早就收到消息了,很早之前就三番五次地找機會過來打聽最新消息。

但因為要保持神秘感和刷存在感,陳喜就是不讓人知道。

保密工作做得可好啦。

吊足別人的胃口。

幾個大家的商戶都着急上火,生怕她這個小丫鬟又折騰出什麼么蛾子出來興風作浪,攪亂他們商圈裏頭的穩定。

可惜幾番試探就更石沉大海似的沒有一點點音訊傳回來。

那種富戶們早就要急死了,所以眼看着那些平民百姓也都被吊起胃口,他們簡直都要氣得吐血,畢竟人們的關注度都在黃家小少爺這邊,哪裏還有心思去關注別家?

那麼自己的生意和老顧客就會像狂風暴雨中的小幼苗那麼脆弱,所以為了維護自己的生意,很多人家還是頂住壓力,悄悄地密謀準備擠掉黃家小少爺的生意呢。

可惜並不奏效。

畢竟吧。

陳喜巨精明。

衣食住行除了行這個行業沒有涉及前邊三個簡直包圓嘍。

不說在這邊全國占上名號,至少在他們所處這一帶是闖出名聲來了,人家就認準老字號,吃飯住宿找馬來,衣服要想最時髦最有新鮮感的純屬得找錦繡尚衣紡。

你說人就是圖個吃喝拉撒的,她佔了那麼多肯定穩妥啦。

她是穩妥了。

但是吧。

其他被侵犯利益權益的富戶們可就不依了,紛紛鍾要開打。

並且開始對他們發起攻擊,但都是小打小鬧的那種,是試探更多,一但發現沒問題,他們就會深入摧毀。

陳喜聽完密探來報后就樂了,讓他們儘管使出招數來,這樣她才覺得痛快,不然總覺得幸福來得太簡單啦。

況且她也絲毫不害怕,所以眼下她就是要吊起左右人最高的好奇心,就因為他們不知道所以才着急想知道,那她就讓他們再等等,就非不要讓他們知道具體情況。

秀場這件任務絕對是ss+的,畢竟想要驚艷他們就得這樣。

足夠神秘才吸引人嘛。

陳喜就怕別人搗亂,所以提前就設計好保密工作有哪些,前邊的那麼多馬車也不過是虛晃一招而已,真的妝娘們才不可能讓外人提前看到的,只有到時候真正出場時才能看到。

她們今日也就是過去綵排踩點而已,要讓大家多習慣習慣,而且一些禮儀和步伐她們雖然都學得七七八八但很多秀場的走姿和定位都不大一樣的,所以她還得跟她們講解。

包括到大家定型的那些造型需要怎麼擺之類的,還得有音樂,陳喜要來一段鼓點和其他樂器和音來的曲子,到時候妝娘外加她們自己本身就踩着點在秀場走起來!

《錦繡小丫鬟》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書海閣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書海閣!

喜歡錦繡小丫鬟請大家收藏:()錦繡小丫鬟新書海閣更新速度最快。 中州府府城。

不計其數的難民擁堵在城門外,三三兩兩的圍坐在一起,這些人或麻木,或希翼、或絕望的看著緊閉的城門。

此刻,稻花幾人也在難民堆里,臉色都不太好看。

「好不容易來到了府城,沒想到竟連城門都進不去。」稻花一臉憋悶。

蕭燁陽開口道:「這種情況很正常,前不久才爆發了難民暴動,現在打開城門,難民一下湧進城,誰知會不會出什麼亂子?」

稻花:「可是這麼多難民聚集在這裡,官府也不能說不管呀?」

「誰說不管了?」

旁邊有人插話道。

稻花立馬看了過去:「老人家,你是知道什麼消息嗎?」

見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說話老人正了正身子,咳嗽幾聲,說道:「昨天我在城門口徘徊,聽到守門官兵說,前幾天有京里的大官來了。」

「京的里大官?」

「可不是嗎,聽說還帶著好多士兵來的。咱們北方糟了旱,那京里來的大官可不就是來賑災的。」

聽到這話,其他人都一臉振奮,而蕭燁陽,則是眸光閃了閃,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中午時分,城裡有官兵出來,抬著一桶桶冒著熱氣的飯桶。

他們一出現,剎那間,難民就涌了過去。

不過片刻,城門外就排起了長龍般的隊伍。

稻花讓孫媽守著顏老太太,她則拉著顏文濤,和孫伯、蕭燁陽、趙二狗一起去排隊了。

沒辦法,他們的包袱都扔了,雖然身上還有銀票,可進不了城,也沒法兌換,只能排隊領粥。

排隊等候中,蕭燁陽不知看到了什麼,突然跑出了隊伍,趙二狗看到后,轉了轉眼珠,看了一眼在排隊領粥的稻花,咬了咬牙,快速跟了上去。

等到顏文濤告訴稻花的時候,她回頭,只匆匆看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擁擠的難民中。

稻花凝眉:「他們兩個這是要做什麼?」

顏文濤搖頭:「不知道,燁陽像是看到了什麼。」

稻花神色一動:「不管他們了,我們領粥,祖母餓了一夜了。」

顏文濤自無不可。

在他眼中,蕭燁陽和趙二狗只是兩個過客,哪裡比得上自家祖母和妹子。

排了半個多時辰,稻花、顏文濤、孫伯領到了三碗稀粥,端回去,和顏老太太、孫媽分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