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

「刺啦啦!」

無數細密的荊棘從敖翔的身體之中生長出來!

那些荊棘在生長的時候,又破開了敖翔的肉身,以他的血肉為食,瘋狂的蠕動著。

此刻敖翔彷彿變成了一個血人,而他的手腳也被那些黑色的荊棘所綁縛,整個人都與那黑色的荊棘融為了一體,無法動彈分毫!

當那些荊棘生長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從枝幹的上部分居然又盛開出一朵朵緋紅色的花!

司妙玲面帶笑意,輕搖蓮步,走到敖翔跟前,伸手將一朵花兒輕輕摘下,放在鼻尖輕輕嗅了嗅,輕聲說道:「凡事謀定而後動,你無法忍受失去戀人的痛苦,此生就註定無法報這個仇。」

「這黑色的荊棘到底是什麼?太噁心的吧?這植物竟然能以血肉為食!」

「好慘……他身體裡面恐怕全是那黑色的荊棘吧!」

「又一個神級天才被廢了,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

在場絕大部分人都不認識這種黑色的荊棘,倒是玄陰館的玄陰老人看到那些黑色的荊棘,臉上流露出凝重之色,「那是來自於地獄的血肉之花,專門生長在肉身之上……這女娃娃是如何得到的?」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比斗已經結束的時候,敖翔那無法動彈的身體倏然一顫,自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隻小蟲,那隻小蟲只有拇指大小,背後有五彩斑斕的眼色,那隻小蟲一出現就展開翅膀,朝著敖翔的腦袋飛去。

當小蟲飛到一半的時候,司妙玲卻反手就將手中的花插過去,花枝正好刺中那隻小蟲,將小蟲牢牢的釘在了地上。

這隻小蟲的個頭雖然小,但竟然兇狠異常,即使被花枝穿透釘在地上,還在拚命的掙扎著。

司妙玲笑著看著那隻小蟲,又說道:「三屍蠱,你殺我的決心還真強,被這種蠱蟲入體之後,你的實力會暴增,不過自己也會變成一具行屍走肉,就連靈魂都會被這隻蠱蟲所吞噬,死後不入輪迴之道,正所謂魂飛魄散,就是這種情況……」

三屍蠱蟲,乃是一種極為歹毒的蠱法,以三屍蠱附體之後,被附體的那個人必死,而且死的凄慘無比,連同腦漿以及靈魂都會被三屍蠱蟲所吞噬!但是被三屍蠱附身之後,那個人就會變成一台殺戮機器,全身所有的潛能能夠被完全開發出來,給自己下三屍蠱,簡直比孤注一擲還孤注一擲!

到這個時候,敖翔雙眼之中的光芒才漸漸的黯淡下去,他已經絕望了。

和血肉之花不同,這三屍蠱認識的人可不少!

「竟然願意將三屍蠱用在自己身上,這敖翔該有多大的決心啊!」

「為了自己的女人,竟然敢付出如此代價,唉……可惜了。」

「我從來沒聽說誰敢把三屍蠱下在自己身上的!」

不少武者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動容,心中更加可憐敖翔。

少將的野蠻嬌妻 羅征緊緊捏著拳頭,盯著比斗場一動不動,目光瀲灧如同水波紋一般。

(感謝蜜蜂的打賞,諸位的打賞和月票,天很冷,心裡卻暖烘烘的!推薦一本書城首發的書,《我的妖媚美女房客》搜索即可閱讀!) 天宗山門外。

一道倩影站在那裡,正是趙欣兒,光潔額頭束著一條彩色頭箍,俏臉完全露出,短褲之下一雙白皙美腿,大膽的穿扮,讓得她有幾分別樣的美。

只不過此刻,一向活潑的趙欣兒情緒卻顯得有幾分失落,面帶愁容,愁眉不展,像是遇到什麼難事了。

其實倒不是趙欣兒自己的事,而是她大哥趙平出事了。

在封魔谷中,趙平結識莫語吟,二人生死與共,於是生出情愫,古迹之事落幕後,趙平便帶著莫語吟回到了趙家,對於莫語吟,趙家一眾長輩也是極為喜歡,隨後,趙平又帶著莫語吟前往莫家提親。

然而,就是這提親,出事了。

莫家,並不同意這門婚事。

趙家雖然很滿意莫語吟這兒媳,而莫家卻並不滿意這女婿。

莫家對於莫語吟的婚事早有安排,計劃是把莫語吟嫁給一位世家大族中的年輕一輩,因為此人的家族不僅有權有勢,而且此人還是萬象劍宗中的傑出弟子,未來前途可謂是無量,有如此優秀的女婿擺在眼前,莫家又怎麼會看得上趙平呢?

加之莫家所在區域,乃是屬於萬象劍宗的統治地域,萬象劍宗就是那裡絕對的霸主,若是把莫語吟嫁給萬象劍宗的傑出弟子,無疑就等於抱上了萬象劍宗的大腿,這對於莫家來說益處極大。

對於一個家族來說,維護自身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至於莫語吟的個人幸福,那就不在考慮的範圍之內。

有時候婚姻在利益面前,往往脆弱的不堪一擊,即便愛人彼此愛得撕心裂肺。

趙平前往莫家提親,被莫家一口回絕,此事,對趙平和莫語吟打擊極大,現實的殘酷,讓得沉迷愛河的二人終於清醒過來,一切,似乎並沒有幻想中的那麼美好。

不過趙平和莫語吟二人並沒有如此輕易放棄這段姻緣,畢竟二人曾經生死與共,這份情,彼此都格外珍惜。

於是,二人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私奔!

至於後來的結果,自然可想而知,私奔以失敗告終。

私奔失敗,二人被莫家擒回,莫家家主更是大怒,欲殺趙平,若不是莫語吟拚死求情,趙平必死無疑,不過莫家也沒有輕易放過趙平,而是將趙平囚禁起來,並以趙平性命威脅莫語吟,若是不嫁給那位萬象劍宗的弟子,那麼便殺了趙平。

莫家以趙平性命要挾,莫語吟最終不得不低頭,同意了這門婚事。

再美的愛情,現實,會讓你低頭。

趙平和莫語吟本是一對璧人,而如今卻落得這般收場,生活無常,變故常有,生活賦予的不僅是多姿多彩,還有疾風暴雨一般的灰色風景,它的來襲,不講道理。

今日趙欣兒來此,便是為了此事。

此刻,趙欣兒心急如焚,不僅是她,整個趙家之人也是憂慮萬分,當莫語吟將這消息傳回趙家后,趙家便是亂成一團,趙家獨子被囚禁莫家,好好一段姻緣,誰會想到弄成這樣?

而恰逢蕭寒在西極之峰打敗軒轅戰天,一戰揚名大陸,成為西天大陸年輕一輩中的新秀,趙欣兒便想到了找蕭寒幫忙,通過梅璇玉那裡,她知道蕭寒可能在天宗。

因此,方才有了她今日的登門。

趙欣兒在山門外走來走去,焦急萬分,心中對於大哥擔憂無比。

這時,兩道流光從天宗中一前一後掠了出來,蕭寒來了,天然也跟了出來。

「蕭寒大哥!」見到,一臉愁容的趙欣兒俏臉上難得浮現一抹欣喜之色。

「欣兒,出什麼事了?」蕭寒直接開口問道,自然看出來趙欣兒有急事。

聞言,趙欣兒美眸一暗,眼眶有些泛紅,道:「我大哥出事了。」

隨後,趙欣兒便將趙平之事從頭到尾給蕭寒講了一遍,話到最後,聲淚俱下,她很擔心她大哥,畢竟莫語吟傳信來說此事,但是其中兇險,她也是能夠猜到,大哥此刻處境必然極差,從小大到大,無論出什麼事,都是大哥擋在她身前,然而此刻大哥出事,她卻一籌莫展,這讓她感到很難過。

有些東西,終究需要實力去守護。

「你大哥這情路,還真是坎坷啊……」聽完趙欣兒的話,蕭寒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這般感嘆道,二人曾生死與共,如今依舊不能修得正果,的確稱得上是情路坎坷。

「蕭寒大哥,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大哥!」趙欣兒跪倒在地,眼巴巴盯著蕭寒,她趙家的實力不足以與莫家爭鋒,更何況莫家與萬象劍宗弟子結親,趙家又哪裡敢去得罪,這事情一旦鬧大,最後吃虧的一定會是她趙家,不僅救不出趙平,可能整個趙家都將萬劫不復,所以趙欣兒想讓蕭寒前往莫家救趙平,畢竟蕭寒打敗了軒轅戰天,實力驚人,有著抗衡地至尊大圓滿強者的實力,若是蕭寒願意出手,救出趙平應該還有希望。

「你大哥也算我朋友,我不會坐視不理的,你起來吧。」蕭寒扶起趙欣兒,說道。

「此事涉及萬象劍宗,你確定要插手?」一旁的天然說道。

蕭寒苦笑了笑,自然知道其中兇險,他殺了萬象劍宗少主,萬象劍宗之人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一旦他露面,恐怕會招來殺身之禍。

「所以這事,需要天大小姐出手相助了。」蕭寒目光看向天然,笑了笑,接著說道:「如此一對璧人被拆散,天大小姐應該不是那般無情之人吧?」

天然白了蕭寒一眼,說道:「說吧,想讓我怎麼做?」

「把你那楊武師兄也拉上。」蕭寒笑了笑,道:

「咱們一起去莫家搶媳婦!」 如果說現場有一個人,能夠感同身受敖翔此時的心情,那麼就非羅征莫屬了。

他與他抱著同樣的目的而來,目睹了敖翔甚為凄慘的下場,心中所感,可想而知。

不過敖翔如此凄慘的下場,卻絲毫沒有動搖羅征殺司妙玲的決心,他的決心甚至更加彌堅,此時羅征將自己的雙眼閉了起來,盡量讓自己不要望向司妙玲,他怕自己的殺意難以壓抑,被她所察覺。

寧雨蝶靜靜的坐在羅征身後,她有心想要用真元傳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微微嘆了一口氣,這個少年的心思尤其是她幾句話能夠勸說的?何況羅征已經表現出足夠的實力,證明他的確有這個能力與神丹境強者一戰,而且他的底牌多的讓人目不暇接,誰知道他還有什麼強力的後手呢?

只是……

倘若羅征擊殺司妙玲的那一瞬間,崔邪一定會出手。

天下商盟的三位盟主無法預見羅征會殺死司妙玲,而這種事情也不可能告知他們,三個胖子鐵定無法阻止暴怒之下崔邪。

也就是說,羅征肯定會陷入必死的絕境!

當寧雨蝶得出這個結論之際,她輕搖貝齒,望著眼前的羅征,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決然之色,彷彿在內心之中某個決心已深深種下。

比斗場上,司妙玲看著無法動彈的敖翔,輕聲笑道:「我不會出手殺你,活著應該是你最大的煎熬,其實天魔合歡大陣對你的戀人也有好處,通過六識封閉之後,你的戀人能一舉突破神丹境,而在天魔合歡大陣之中,交出了她的元陰之身,同時還能夠吸收崔哥的陽元,就此踏入虛劫境也是有可能的,而且那天魔合歡大陣乃是一等一的合歡之術,其中更是能夠嘗盡人間極樂味道……」

聽到司妙玲的話,被那些黑色荊棘死死固定住的敖翔,開始不斷地顫抖起來,連同身上無數荊棘,還有那些緋紅色的花也在顫抖著!

他那雙無神的雙眼盯著司妙玲,滿是乾枯血跡的嘴唇動了動,沙啞的嗓子發出了聲音。

「你說什麼?」司妙玲走到敖翔跟前問道。

敖翔艱難的說道:「老,老處女……」

聽到這話,司妙玲勃然色變,玉手一橫,化為掌刀就要砍向敖翔的額頭,最終還是在敖翔的額前停了下來,臉上帶著慍怒的笑意,「你想刺激我,讓我殺了你,我偏偏不要,死對現在的你來說才是解脫!」

敖翔在前來天啟城前,是做過非常詳盡的準備,充分調查過崔邪以及他身邊人的資料,他知道司妙玲跟隨崔邪幾十年,還保留著元陰處子之身,為的就是天魔合歡大陣,而司妙玲是最忌諱別人說她老處女。

限時寵婚:總裁,我有了 比斗進行到這個地步,勝負早已明了,肖老這才宣佈道:「獨立武者司妙玲勝,獨立武者敖翔敗!」

光幕結界撤掉之後,天下商盟的人將敖翔從比斗場上搬運下來,現在輪到司妙玲去抽牌。

她那隻白皙的手伸入抽牌箱中捏出了一張牌,然而一雙妙目卻飽含深意的望向雲殿所在的高台,與羅征四目相接。

羅征心中砰砰一跳,瞬間意識到司妙玲想要挑戰自己!

想想也能夠理解,儘管崔邪從頭到尾都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可是自己終究是破掉了崔允的武道之心,一個未來能夠稱皇稱帝的人物,也是崔邪的獨子!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對崔邪來說不可謂不重要,崔邪焉能不能恨自己。

將自己殺死在比斗場上是最好的辦法,所以司妙玲才會在抽牌的時候,挑釁自己。

若是抽中的挑戰牌,她很可能第一時間挑戰自己!

司妙玲不清楚的是,這正是羅征夢寐以求的結果!

所以不管是司妙玲,還是羅征,都在祈禱她能夠抽中一張挑戰牌。

小小的木牌被翻開了,看著木牌之上寫著「免戰」二字,司妙玲臉上流露出失望之色,盯了羅征一眼,隨後回到了崔邪的高台之上。

現在所有的人都看明白,司妙玲想要挑戰羅征,不過光是一個挑戰牌用處也不大,如果羅征不願意應戰,在他手上可是有不少免戰牌,他完全可以拒絕司妙玲的挑戰。

其實羅征心中也挺失望,他等的就是一刻,可惜司妙玲運氣不夠好,沒有抽到挑戰牌。

天下商盟的幾位執事將敖翔搬下來后,就開始幫助他清理身上的那些荊棘。

那些黑色的荊棘幾乎是順著敖翔的經脈生長,將他全身上下的血管幾乎都破壞掉了,想要將他治療好,就必須將他體內的荊棘一根根的拔出來!

每抽出一根荊棘,就是一蓬鮮血迸射出來,整個過程十分血腥,幾位執事也是來來回回的忙碌著。

不過天下商盟的人對此都是習以為常,既然選擇走上比斗場,就要做好受傷,乃至於死亡的心理準備。

肖老則宣布下一場比斗開始抽籤。

「虛靈宗小介,對陣玄陰館黃景龍!」

又是總門弟子之間的比斗!而且是虛靈宗的小介!

作為虛靈宗唯一一名神級天才,小介的名氣不小,何況他年齡又是武道大會上最小的,只有照神至極的修為,想不惹人關注都不可能。

「終於輪到虛靈宗的小介出場了!等了他好久了,我全押他!」

「再厲害也只是照神至極的修為,神級天才又如何?崔允還不是被羅征暴打?」

「是的,而且羅征連照神至極都不是,羅征是照神境四重,看樣子神級天才也就那麼回事,小介的對手也不簡單,是玄陰館的大弟子!」

武者們對小介的第一場戰鬥興趣很濃厚,場面又迅速的熱切起來。

羅征卻沒有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比斗場上,他一直關注著接受治療的敖翔。

救治到一半的時候,羅征忽然用真元傳音跟寧雨蝶說了什麼,隨後羅征從寧雨蝶手中接過一枚金色的丹藥后,他就從高台上一躍而下,走到了半死不活的敖翔跟前。

這敖翔的意志堅挺的程度,遠超出羅征的意料,體內的血幾乎流了一半,全身上下千瘡百孔,但他依舊保持著清醒,只是過於虛弱之下,他已經無法動彈。

不過當他看到羅征的時候,雙眼之中流露出奇怪的神色,他與羅征並沒有什麼交情,實際上他不遠萬里從呼倫草原而來,天啟城中除了他的戀人之外,沒有第二個認識的人。

而且當初在外圍試中,羅征還曾訛詐過自己不少極品真元石,他過來想幹什麼?

「六品丹藥,能救你一命,」羅征小聲說道。

這枚丹藥是羅征向寧雨蝶要的一顆丹藥,羅征或許跟敖翔沒有絲毫關係,敖翔的死活也不會改變任何事情,但是當羅征感受到敖翔的那顆決心之後,他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

這顆六品丹藥,即使是寧雨蝶身邊都不多,乃是雲殿之中的上品療傷聖葯。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為什麼……」敖翔艱難的問道。

羅徵用真元將六品丹藥包裹住,輕輕一捏,那顆金色的丹藥就變得粉碎,隨後羅征手指微微一動,這顆變成了粉末的丹藥朝著敖翔嘴中飛去。

聽到敖翔的問題,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這個答案除了寧雨蝶和寧雨蝶師父之外,沒有第三個人知道,最終羅征還是利用真元傳音,對敖翔說道:「為什麼?因為我們有同一個目標。」

敖翔的雙目之中原本已經失去了神采,他甚至認為這次失敗,便是連活下去的意義都消失了。

但是在聽到羅征的話之後,他原本沒有神採的雙目煥發出一絲光澤,略有些激動的張開嘴巴,「你,你……」

敖翔與羅征不同,在前往天啟城前,敖翔對崔邪做過周密的調查,他不僅調查了司妙玲的身份,就連另外一位紫極陰體的女子身份也調查過,他想來了,那女子叫做羅嫣,她姓羅!

羅征也姓羅,敖翔又聽到他說出這番話,那幾乎是瞬間就猜出了羅征的身份。

(感謝我還會噴火5000書幣打賞!!今天白天有點事,抱歉拖晚了!會盡量提速)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此刻那枚六品丹藥已經開始發揮效果,如此品階的療傷聖葯,只要人不死,基本都能救回來。

但敖翔體內的經脈幾乎完全受損,就算身體完全恢復,也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他的巔峰實力,甚至於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恢復。

這一刻他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身體的狀況,而是神情激動地望著羅征,他心中熄滅的那一道希望之火重新燃燒起來。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激動,他擊殺司妙玲的計劃失敗,那麼就萬事皆休,這件事情再難有迴轉的可能性,除非崔邪放過敖翔的戀人,但是這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