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起的倒是比雞早,出門還用手捂著臉,招呼都不打一個,生怕老娘看不到是從你家出來,認出他來不是?」

那我怎麼知道老林一大早去哪了。

於青也一邊腹誹,一邊微笑回應起來:

「家裏還有一隻呢!昨天打了兩隻回來,說正好今天中秋佳節,晚上給林爹和你們做個下酒菜」

丁老頭端著煙桿,嘴裏叼著煙嘴悶哼一聲:「這還不錯!」

屠姓漢子連忙伸過捏着火石的手,點燃煙鍋煙絲。

徐姨用腳把瓜子皮攏成一堆,道:

「你家老林也就會個烤兔子拿手,晚上我給你們露一手,做幾個菜,給大家改善改善伙食!」

於青也再次用手撓了撓頭,低聲喃喃道:「要錯過徐姨做的美食了。」

「怎麼?」

於青也笑的靦腆,解釋道:「今天約了朋友一起逛園會,估計要錯過徐姨的美食了。」

徐姨愕然,這小子轉性了,逛園會耽誤吃老娘做的飯了?

趙應欒和徐小福有老娘做的飯香?

丁老頭呵呵一笑,嘴角咧開,也不說話。

屠姓漢子蹲在一旁,手捏下巴,笑容仍是憨憨,撇了撇嘴,意味深長的吐出倆字:「女人。」

既是說於青也逛園會的朋友里有女人,又是嘲諷徐小娘反應遲鈍。

一語雙關。

徐小娘隨後才反應過來,深深的看了一眼於青也,看的少年越發不好意思。

隨後狠狠瞪了一眼撫著髮髻的漢子,手中積攢的瓜子皮一抖,撒了一地。

年近四十,風韻猶存的徐小娘轉身拋下一句話:

「姓屠的,給老娘把地掃乾淨了,不然今晚大夥聚餐,你就不用來了!」

丁老頭吧唧了一口煙嘴,搖了搖頭。

佳節時到,思鄉過客。

少年逢時,佳人伴遊園。

於青也望着街邊柱角掛的紅燈籠,憨笑中帶着一絲期待。 火焰樹魔想要掙紮起身,整個背部大片被寒冰緊緊與地面相連接。

雙手支撐,剛想發力,更多地方又被冰凍住,雙臂也不例外。

強行想要活動,反抗,只會加劇冰塊碎裂,增加對於自身的傷害,最後自取滅亡!

透過手中鏡子,看着陳偉又一次轉換形態,鏡鬼震驚道:「什麼!又變了?這傢伙到底還有多少種形態?怪物,真是個怪物!」

倘若知道,自己竟成了怪物眼中的怪物,陳偉一定會以此為榮。

「殺……」火焰樹魔話剛吐出一個字,腦袋已是被冰封住大半,聲音戛然而止。

陳偉一雙尖爪快速重複上下刨土動作,先破開火焰樹魔的胸口,鑽進去,再深入地下。

這一動作,也毫不意外的被鏡鬼看在眼中。

「該死!該不會被他發現了吧?」突然剎車,停住身子。

將手中不足巴掌大小的鏡子拋扔到天上。

砰!

沉重落地。

再落下時,已是擴大到等身大小。

其中照射不出鏡鬼的形象,細看會發現,鏡面處於緩緩流動狀態。

「雖然很不想這麼做,但貌似,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鏡鬼下定決心,先是腳尖踏入鏡中世界。

隨後,半身,整個身軀完全沒入其中

鏡子憑空消失,轉眼,出現在一棟高樓之上。

鏡鬼從中走出。

鏡子恢復原來大小,哐當落地。

鏡鬼沒有急着去撿的想法,此時,正趴跪在地上,一手支撐,一手扶著腦袋,無聲,身體卻在微微發顫。

利用鏡中世界快速完成地點跳躍確實很方便快捷,但往往也伴隨着巨大的副作用,大腦,精神會被反覆,無數次碾壓。

這種痛苦,不僅僅限於肉體,更多屬於精神層面!

「嘖,既然賦予了我這項能力,就不要搞什麼副作用啊。」泄憤一般抬起手臂,五指握緊成拳,狠狠砸在地上,裂紋道道,往外擴散。

「不!」哀嚎聲撼天。

「不好!」鏡鬼連忙從地上爬起,跑到大樓另外一邊,目光看下去。

此時,陳偉立身於地面,選用鎧甲形態,手中抓着一條肥碩的蟲子,仔細看過才知道,那是扭動的樹根。

「不好,真讓他給找到了!」鏡鬼儘管很不情願,但還是打開了鏡中世界的大門。

鏡子這邊消散,立馬又出現在陳偉背後。

鏡鬼臉才剛探出,已是看到,陳偉五指張開,伸過來。

再想退回去,為時已晚。

臉被抓握住,面具邊緣碎裂,強行從那鏡中世界拖拽出。

「之前用鏡子偷窺我的,就是你吧?」陳偉質問道。

在危險感知能力之下,鏡鬼偷襲成功陳偉的概率,連0.01%都沒有。

「這……」

「回答!」見鏡鬼支支吾吾,想避開話題,陳偉五指更加用力,力量深入進骨頭。

「是,是我沒錯!」鏡鬼回答。

他此時還處於穿越鏡中世界的精神震蕩狀態,即便有心反抗,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所以,你監視我的目的是什麼?」陳偉又問。

「只是想要了解你,並沒有其它想法。」有了前車之鑒,鏡鬼立馬回答。

「了解我?了解我做什麼?難不成……」陳偉看了眼被徹底冰封住的火焰樹魔,繼續道:「你也跟它一樣,想拉我入伙?」

「我確實有這個想法,現在這個局勢,大家只有一起合作,才能對抗邪神,生存下去。」鏡鬼解釋說。

邪神……

不用問,肯定是處在進化最頂端的那群喪屍怪物。

這偌大藍星之上,除了自己以外,沒有第二個人類,喪屍怪物本就在病毒作用下,擁有強大的自我進化能力。

從以人類為食,進化為以其它生物,例如喪屍為食,肯定不算難事。

而對於那些至高來說,既然要吃,為什麼不選擇更強的怪物下口呢?低級喪屍數量再多,也不符合身份。

見陳偉遲遲不開口,鏡鬼會錯了意,以為自己有機會,於是道:「怎麼樣?一起合作吧,我承認你很強,但對於邪神來說,我們皆屬螻蟻。」

「誒!你怎麼樣看待自己我管不著,但別把我帶進去,我可沒覺得自己是螻蟻。」說着,陳偉從系統背包中取出一支注射器,裏面填裝的,正是喪屍控制細胞。

陳偉對於鏡鬼的偷窺,轉移能力都很感興趣。

僅僅只是這兩點,就足以打動他,使用一支喪屍控制細胞。

「你想幹什麼!」鏡鬼看着陳偉手中的注射器,無比謹慎。

「你不是希望合作嗎?我現在正用我的方式,跟你合作。」陳偉手伸出。

鏡鬼面具上,忽然打開一隻巨大的眼睛,這眼睛快佔去一張臉二分之一的位置,瞳孔細節,清晰可見。

危險感知能力並未生效。

陳偉將注射器插在鏡鬼脖子上,正要按下注入開關,手指動作卻是突然止住,抬起。

另外一隻原本應該抓住鏡鬼面具的手,抓空,握緊。

鏡鬼形象還在,卻不可觸碰。

眼角餘光瞥到一眼,有縷光線往自己這邊照來。

抬頭看上去,一面鏡子正懸浮在高空中。

這鏡鬼形象,貌似是它利用太陽光芒,投影出來的。

「金蟬脫殼嗎?」鏡鬼越展露,越讓陳偉想將它殺死,然後掠奪形態組成數據。

「放過樹魔,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無事,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順着聲音,陳偉在電線桿上看到了站如松的鏡鬼。

陳偉沒有理會鏡鬼給出的講和條件,彎腰,拿起踩在腳底的「肥蟲」。

旋即,毫不猶豫將本該用在鏡鬼身上的喪屍控制細胞,給火焰樹魔注射進去。

「你!」鏡鬼口吻中,怒氣不難分辨。

還想說什麼,便看到陳偉跳上火焰樹魔的身軀,將寒冰唐刀拔出。

冰塊隨之消融,露出樹身,火焰一點點拿回控制權。

「明智的選擇。」看到這一幕,鏡鬼鬆開捏緊的五指,它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

鏡鬼並不認為陳偉的妥協屬於軟弱行為,更應該稱作大智慧。

砰!

「……」可下一秒,就看見火焰樹根往自己這邊鞭打而來。 趙風、諸葛明月兩人跟著寧康一夥進入樹林,幾經輾轉,來到海島外環邊沿,在樹林的盡頭看見一個山洞,但這個山洞所在的位置十分突兀,感覺就像是兩塊完全不同的土地因為某種契機,硬是接合到一起。

「明月,你很快就會知道這個男人真正的嘴臉了。」寧康死死地盯著趙風,眼中充滿了敵意和不屑。

趙風一臉凝重地跟著進入山洞,諸葛明月以小跨度的快步伐跟了上去,山洞倒也不深,行進五六米后,便看到了火光,以及一大批在此避雨的人。

「四十五人……竟然有這麼多嗎?」趙風早在山洞外的時候,就已經通過血感探知到山洞內的人數,此時四十五個人分散在不到百平米的山洞盡頭,神情中都帶著幾分恐懼。

「趙月,你看看是誰來了!」寧康大喊一聲,眾人齊刷刷地望向角落的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