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男是女?」陳浩第一個,就想到了她。

「陳先生很抱歉,我只是負責轉交,沒見到對方本人,祝您旅途愉快!」

空姐站起身來,沖他微微一笑鞠躬,朝機艙裡面走了過去。

這時。

陳浩輕哎的聲,正要起身追過去,就給甄爽拿手拽住了他胳膊。

「陳總沒用的,這你都看不出來呀!」

「看出來什麼?」陳浩噗嗤坐下來,滿眼期待的看她眼睛。

「哎呀陳總,我看你真是把魂兒給丟了,這還用去問空姐嗎,你在這裡除了認識小柔,還認識第二個人嗎!」

小柔?

我也想到了小柔,可小柔都不知道我回國,怎麼可能用這方式給我東西?

「我在這裡,好像還真不認識別人。」

「哦對了陳總,你在這裡還認識一個人!」甄爽突然恍然大悟道。

「誰?」

「張強啊,你不還送他輛車嗎,他現在送你個小禮物很正常!」

我送張強車?

我都恨不得把他,給按到馬桶里撐死,要不是想給小柔一個正常人的歸宿,我把車砸了也不會送給他!

「哦我明白了陳總,你送給張強的那輛車,才是幫張強追小柔的辦法對嗎!」

「小柔喜歡你,自然也就喜歡你身邊的所有一切,肯定也包括你的車,如果張強約小柔,小柔肯定還是不搭不理。」

「但如果張強,看著你的車約小柔,小柔沖著你的車也會答應和張強約會,只要倆人在一起的時間長了……」

「日久生情,就是你幫張強,追小柔的法子對不對!」

陳浩聽完沒有出聲。

不過甄爽的這番話,還真就是他送張強那輛車的原因,希望小柔能從睹物思人,最後變成日久生情。

「但願張強,能追到小柔吧。」陳浩無奈的搖搖頭,笑的滿臉苦澀。

「那這個盒子,究竟是誰送的呢?」

「你問我,我問誰去。」陳浩沒好氣的看他一眼,還是感覺是小柔送的。

「嗯陳總,我有個法子,能讓你知道是誰送的!」

「什麼辦法?快說說看!」

陳浩話音剛落,飛機開始加速了,剛才就一直在滑行。

飛機起飛的時候,是最不舒服的時候,就跟他現在的心情一樣。

時間不長。

也就幾分鐘的功夫,伴隨著飛機機身離開地面,陳浩的一顆心也就沒了底。

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自己這輩子,已經見過小柔最後一面了。

接下來,就是十幾個小時的飛行。

「現在能說了吧?」陳浩扭頭看甄爽道。

「說什麼?」

「裝什麼傻,怎麼知道我手裡的這盒子,是誰送給我的!」

陳浩攥著盒子,在她眼睛晃了晃。

這時。

甄爽坐在座椅上,看看他手裡的盒子,又看看陳浩噗嗤樂出了聲。

「陳總您……呵呵,您真是把魂兒丟給小柔了,打開盒子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不就知道誰誰送的了嗎。」

「嗯?對呀,我怎麼沒想到!」陳浩心頭一喜,快速低頭打開了盒子。

盒子裡頭,躺著一條紅色繩子,繩子上還有個金色的東西。 玉琉璃的肚子就像是吹皮球一般,幾乎是每天都在大幅度的增長,不過她的身體卻越來越差,甚至都讓人懷疑她到底能不能挺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而趙信和康良也迫於無奈,將復仇魔族的事情暫緩先放一放,全都陪在玉琉璃的身邊。不過說歸說,兩個人終歸還是兩個八尺大老爺們,對於這生孩子一事更是屬於門外漢,再加上男女的關係又有多處的不便,所以自己待在這裡並沒有什麼大的用處。

一天,康良將趙信給叫了出來,開始商量玉琉璃的事情「咱們兩個不可能一直在這裡陪著她將孩子生下來,你是可以了,但我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了,這幾天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也特別的虛弱,估計即將就要步入那個境地了,所以咱們的步伐叫加快一些了」。

趙信點了點頭,他何嘗不想早點做完,但是玉琉璃這邊又不能放任不管,看康良唇乾手裂好像要脫水了的樣子,也知道他已然是命不久矣,這兩難的選擇也讓趙信很無奈。

「我知道你說的意思,但是現在玉琉璃這個樣子,如果咱們不管她的話,只要碰到了一個九黎人,她就有可能一屍兩命」。

康良也知道這個情況,一時間兩個人露出了難堪的模樣,當然趙信也想過將她放入自己的八卦爐中,可八卦爐是自己經常戰鬥的工具,加上八卦爐的穩定度本來就不高,而且一切都太危險了,萬一因為自己的一個失誤動了胎氣,或者全軍覆沒。那自己可就成為罪人了。不過康良砸思酌了許久之後,忽然想到了什麼,提聲道:「我有一個朋友在小洞天中,他們是倆夫妻住在一起的,對這件事應該也有經驗,那裡應該比這個破山洞更是適合玉琉璃,不妨咱們將玉琉璃送到那裡去?」。

不得不說,康良的這個提議趙信心中已經接受了,不管是於公於私,將玉琉璃放在這裡終歸是有點太草率了,加上康良這個人還算是有些眼光的,看人不會太差,他現在能說出來是自己的朋友就差不了。

「好,那咱們跟她商量一下吧」不管怎麼說,玉琉璃都是一個大活人,兩個人不可能什麼話都不講就讓她離開。

「不行,我不會走的,你們已經答應了赤岸啼,要照顧我的,你們別想拋下我」趙信兩個人委婉且舒緩的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但是沒想到剛一出口就得到了玉琉璃嚴厲的反對,在她看來趙信兩個人就是想要拋棄自己,嫌自己太麻煩了。確實,雖然玉琉璃很堅強,但終究還是一個女人,她不可能做到每一件事都滴水不漏,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她更是時刻充滿了危機感。一聽說趙信兩個人要離開,她已經不管是什麼理由了,直接就否定了對方。

「我們不是拋下你,而是如今就是這種情況,我們兩人粗手粗腳的幫不上你什麼,況且我說的那個地方特別的適合你,你真的可以試一試……」終於,經過康良的軟磨硬泡,玉琉璃還是沒有同意,不過沒有關係,現在已經不需要玉琉璃同意了,兩個人打算直接將她帶過去,畢竟玉琉璃現在沒有什麼選擇權。

兩人快速的趕路,足足用了三個時辰左右,到了一片樹林前,看到這片樹林趙信忽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面對桀狼的時候,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樹林中。樹林的數鬱鬱蔥蔥,進入樹林后感覺更是清新無比,感覺呼吸都順暢了許多,而玉琉璃在進入這樣的地方個人狀況明顯也好了不少。

在樹林中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在三人眼前出現了一個屋子,這個屋子是就地取材有木材製造的,住在這裡的也的確是一對夫婦,康良去交涉一番后,倆夫妻快就贊同玉琉璃來到這裡。趙信特別的看了一下這個房間,不像是剛建的,並且家裡的生活用具一應俱全,一看就是有生活的,隨後這倆夫妻趙信也著重的觀察了一下。兩人是年級在四十上下,看起來非常的樸實,只有孩提境界的修為,能夠活到現在還是在這小洞天之中,趙信不得不佩服起他們。

「好了,你就先住在這裡吧」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將玉琉璃也算是安頓在了這裡,趙信拿出了一個結界袋,裡面裝著自己從小龍那裡「忽悠」來的血精子,現在玉琉璃在待產期,需要大量能量的支持,荒屍自己沒有了,但是這退而求其次的血精子自己還是有點的,聊勝於無嘛。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此時的玉琉璃已經不是那個在罪孽呼風喚雨,萬人之上的妖尊了,她就是一個孤助無援的女人,雖然她一直都在苦苦的哀求,但是趙信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再耽擱下去了,畢竟時間有限,自己還剩下了兩個點任務就結束了,而那個能夠離開小洞天的「鑰匙」就在康良的身上,這個事情康良跟自己說過,在他死之前就會將這個東西交給自己。

「你在這裡安心養胎,如果順利的話我們一天就會回來,如果有什麼事情就跟那對夫妻說,他們是康良的朋友,都會沒事的」趙信安撫著玉琉璃,而玉琉璃則淚眼婆娑的看著趙信,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趙信能感受到她心中極大的不願。奈何她也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沒有任何的話語權,只能祈求趙信能不丟下她,可事實終歸是事實。

趙信兩個人離開了,在神農草解藥毒性還有三天的情況下,目前還有最後兩個點是康良他們沒有去過的,雖然當時跟玉琉璃說的是只有一天就回來,但其實趙信已經決定將所有一切都解決好在回來了,那時不管怎麼樣,玉琉璃都應該是活不成了,這一點都是對大家來說心照不宣的事情。

出來之後,趙信總覺得心裏面有些不踏實,可具體是哪裡不踏實還是說不上來,或許是這次的出動實在是太過於危險了,可為了能繼續活下去,趙信別無選擇。暢想一下現在山臊應該已經和楊氏母女在一起了,趙信的心就感覺無比的安定,不管怎麼說自己的拚命還是有一些理由的。 晚上,國內機場酒店。

陳浩半靠在床頭上,撥通蘇墨雪電話貼在耳邊,手腕上露出了一個紅色繩子。

不錯。

這個紅色的繩子,就是盒子里的那個東西,一條用紅色繩子編製成的男士手鏈,手鏈上還有一個金色的貔貅。

這貔貅不光是金色的,還是金子做的,但除此意外再沒有別的東西。

特別是證明這個貔貅手鏈,是誰送的信息……

「喂!老公,你回國了嗎!」蘇墨雪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嗯對,我……小雪,你怎麼知道的?」

「呵呵笨蛋,因為我是你老婆,只要是你的事情,就算我不知道,那也能用猜的!」

「真的假的?」陳浩皺著眉頭,笑了。

說真的。

他在電話裡頭,聽見自己老婆的聲音,心裡頭很踏實很舒服。

就好像飛了好長距離的鳥兒,終於看到了鳥巢一樣,有種莫名的歸屬感。

「騙你的!」電話裡頭,傳來了蘇墨雪的咯笑聲,「好了好了,老公不逗你了!」

生而為人似塵埃 「你在國外打電話,我手機上會有提示,現在沒有提示了,肯定就是回來了!」

陳浩聽完笑了。

知道老婆說的提示,應該是電話號碼前面,會顯示兩個數字之類的。

就好像他在國外,接到蘇墨雪的電話,電話號碼前面會多出86兩個字一樣。

「小雪,看來你心情挺好的。」

「還行吧呵呵!誰讓我老公要回來了呢,哎對了老公,你大概幾點能回來,我去機場接你!」

蘇墨雪的聲音很激動,甚至都充滿了久別重逢的期待。

這時。

陳浩聽在耳朵里,卻像喝了一杯檸檬汁,酸酸的不是個滋味兒。

「嗯小雪,我在省城機場酒店,天太晚了,明天才有回東南市的車。」

「哦這樣啊。」蘇墨雪的聲音,突然低沉下來。

很顯然,她還在期待今天晚上,就能見到陳浩。

接下來的好一會兒。

電話裡頭都沒有聲音,「小雪,小雪?」

「嗯老公,我在聽你說。」

「小雪,你是不是有點失望?」陳浩輕聲說著,往嘴裡塞了根香煙。

酒店房間里很安靜。

吧嗒一聲,打火機的聲音很清楚,就好像在耳邊一樣。

「老公,你少抽點煙,對身體不好的!」

「嗯好,那從次以後,我就只抽你給買的煙,省的再說我。」

「笨蛋呵呵……其實,晚上不回來是對的,跑夜路不安全,那明天中午差不多就能到家了吧!」

「小雪,你嘴上說著沒事,可都已經開始推算我回到家的時間了!」

陳浩抽口香煙苦苦笑著,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

「嗯這樣,我想明天一早,趕最早一班車回家!」

「不用不用!」蘇墨雪在電話里很著急,「你坐了一路的飛機,早晨多睡一會兒,睡醒了再回家。」

「嗯到時候,我帶著你兒子,去接他爸爸回家!」

「好!」陳浩說完笑了。

他這一次,笑的是心情,而不是往常一樣的表情。

作為一個男人。

恐怕沒有什麼事情,能比讓自己老婆帶著未出世的孩子,接自己回家興奮了吧。

砰砰砰。

砰砰砰。

他正期待著明天,蘇墨雪見到自己的高興模樣時,外面卻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陳浩探頭看了眼房門,「小雪,天不早了,要不你先睡吧。」

「嗯那好,老公你明天快到車站的時候,提前給我打電話!」

「放心吧,我還是很願意讓我老婆,接我回家的!」

「呵呵笨蛋,那老公晚安!」

「嗯晚安。」

陳浩沖電話笑了笑,按下手機上的紅色按鈕,起身朝門口走了過來。

伴隨著咔噠一聲。

果不其然。

「陳總,跟你老婆說悄悄話呢!」甄爽站在門口,沖他抿嘴嬉笑。

「這麼晚了,想給我機會佔便宜?」

「給給給,隨便給你占!就怕你不敢,反正明天就能見到你老婆了!」

甄爽往前探著身子,佯裝隨便給他佔便宜的樣子,抬腳走進來關上了房門。

重生最狂女神︰晚安,高冷邪少 這時。

陳浩看她一眼,就給無奈的笑了。

「那行吧,就沖你明天找我老婆告狀的面子,這個便宜我不佔了。」

「這還差不多!」甄爽一個側身,拿手扶著短裙坐在床沿上。

她這一眼睛,就看見了陳浩左手手腕上,赫然醒目的紅色手鏈。

「陳總,這麼說你確定手鏈,是小柔送你的了?」

「沒事趕緊回去睡覺。」陳浩沒好氣的看她一眼,把左手抄進了褲兜里。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反正手鏈都戴上了,要不是小柔送的,你才不會這麼快戴上呢!」

「你到底有事沒事。」陳浩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

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