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各算各的,華新哥哥!」

張鑫辰連忙抓住機會,膩膩的喊道。

那聲音滿是愛的甜蜜一般。

「咳咳,咳咳!」

「華哥,哈哈,華哥!」

張鑫辰也覺得這麼喊華新不脫,不由故意咳嗽了兩聲,打著哈哈。

「嗚嗚!」

華新渾身一個哆嗦,直發寒,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好好。」

華新假意的道:「華哥好,還是叫華哥順耳。至於學醫的事,你再好好考慮幾天,等我從東海回來了,你再告訴我你的決定,我有點肚子不舒服,先去躺廁所!」

華新話一說完,就溜之大吉。

他實在受不了喜歡男人的張鑫辰了。

他靠著自己坐沒什麼,可坐的那麼近,大腿都挨著他的大腿了。

如果不知道張鑫辰是彎的,還是沒什麼。

可是一知道張鑫辰是彎的,而且還開始覬覦自己。

華新就感覺從張鑫辰大腿上傳過來的溫度,讓他心裡異常的膩歪。

「華哥!」

林水水嫉妒的撇了一眼落荒而逃的華新,她不由看向張鑫辰,心裡一陣快意:「我一定會把你給板直的!」旋即,她就靠著張鑫辰坐了下來。

而張鑫辰下意識的就向旁邊挪了一挪,就好像華新的感覺一樣。

全球刷怪 「呼呼!」

華新衝到了廚房旁邊的廁所里放著水都感覺一陣哆嗦。

放了水之後,這才感覺輕鬆暢快了一些。

可是一想到回到客廳就要面對張鑫辰這個彎貨的騷擾,華新就渾身發寒。

路過廚房,華新下意識的向著裡面看了過去。

舒蕾蕾和彭媛媛兩個久居上位者的美婦正在廚房裡面忙著。

彭媛媛這個東道主,身著既居家,又不失場合和身份的休閑西褲,把她渾圓的翹`臀襯托的淋漓盡致,而上身是保暖的羊毛衫,圍著全身圍裙,露出白嫩的手臂準備著菜肴。

而舒蕾蕾也脫掉了身上的小西裝,露出了圓領的保暖羊毛衫,同樣圍著全身圍裙,在一邊幫著彭媛媛的忙。

「嘿嘿!」

華新見次,嘴角頓時就翹了起來。

然後,就走了進去,沖著兩人的P股,就是一巴掌拍了過去,然後咸豬手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啊……」

彭媛媛和舒蕾蕾兩人下意識的就是一驚。

畢竟這種場合無論是張正還是趙國棟,都不會做這麼唐突的事情。

所以,兩人都沒有意識到,完全嚇了一跳,這才發現是華新。

「討厭拉!」

彭媛媛嬌嗔道。

「……」

而舒蕾蕾則是一陣無奈。

「嘿嘿。」

「兩位嫂嫂,臨別之夜,應該如何獎勵我一下呢?」華新的咸豬手不老實著,邪笑著說道。

(本章完) 「兩位嫂嫂?」

華新不由從後面抱住了舒蕾蕾,小腹就貼了上去。

舒蕾蕾瞬間就感覺到了華新的廝`磨和挑逗,心中很是無奈。

但卻不像當初那麼抗拒華新了,畢竟同華新已經有了兩次的經歷了。

而那兩次的經歷,讓舒蕾蕾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舒服。

所以,經過最初的抗拒和強烈抵觸,心裡防線也漸漸鬆懈了。

不過,卻不像彭媛媛那麼放的開。

「華新弟弟,那你想嫂嫂怎麼獎勵你啊?」

彭媛媛不由咬著華新的耳朵說道,吐氣如蘭的香氣,讓華新耳朵痒痒的。

「那當然是,嘿嘿!」

華新的咸豬手頓時就從舒蕾蕾的身上放了下來,然後伸到了彭媛媛的身前,抓向……

「討厭!」

彭媛媛嬌嗔了一聲,拍飛了華新的咸豬手:「人還在外面呢,你就這麼急,也不怕被發現然後打死!」

「嘿嘿!」

華新邪笑著,從後面摟著舒蕾蕾,就開始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戰鬥。

「哈哈!」

彭媛媛見此,不由咯咯笑了起來。

「這樣不更加的緊張刺激么?」

華新邪笑著,沖著彭媛媛眨了眨眼。

「嘿嘿!」

惡魔老公放過我 彭媛媛掩嘴偷笑,玉手就不由伸了過去,抓向……

「……」

舒蕾蕾感受著華新的無恥,還有彭媛媛的火上澆油,臉色越來越黑。

「你們還有完沒完!」

舒蕾蕾連忙掙扎著,可越是掙扎,越是能感覺到華新的……

「蕾蕾姐姐生氣了,華新弟弟你可要好好的獎勵獎勵蕾蕾姐姐哦!」彭媛媛咯咯笑著。

「嘿嘿。」

「那是當然!」

華新邪笑著,鬆開了舒蕾蕾。

然後,就把咸豬手伸向了彭媛媛,從後面抱著彭媛媛。

而彭媛媛就比舒蕾蕾放的開了,扭動著P股,配合著華新。

一想到外面還有人在,彭媛媛就感到異常的緊張還有刺激。

「……」

「無恥!」

舒蕾蕾撇了一眼華新和彭媛媛兩人,黑著臉說道。

「哈哈!」

華新邪笑著。

「華哥。」

「華哥。」

而這個時候,林水水的聲音就不由傳了過來。

張鑫辰還以為華新在廁所裡面,不由示意林水水過來叫。

「呃……」

彭媛媛和舒蕾蕾兩人一聽這聲音,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華新也鬆開了彭媛媛,扭頭正好看見了林水水。

「兩位嫂嫂今天的菜肴可真是豐盛,有福了。」華新笑著說道,「我嘴饞了過來看看,你找我?」

「嗯嗯。」

「鑫辰說,他決定好了,他堅持要跟著你學醫!」林水水很是無奈的說道,心中一陣落寞。

「呃……」

華新一陣無語,嘴角的肌肉抽了抽。

「好吧。」

華新很是無奈:「這我可得考慮考慮,也得考驗考驗他學醫的決心。如果他不能讓我滿意,我是絕對不會教他的。」

「華哥!」

林水水不由沖華新眨著眼睛,示意華新一邊說話。

華新旋即就來到了一邊,林水水連忙把紅唇湊到了華新的耳邊,嬌滴滴,嗲聲嗲氣的撒嬌道:「華哥哥,你可不能教鑫辰學醫啊,其實其實……他跟著你,主要不是學醫,而是想和你在一起,他是彎的,他愛你哦,你難道喜歡看見這麼一個人天天跟著你的身邊,你不覺得噁心么?所以,你千萬不能接受他啊,一定要給他開出最難最難的考驗,水水可求求你了哦!」說著,還親了華新一口,以示獎勵。

「華哥哥,你要記得哦?」林水水還不由沖著華新眨了眨眼,使出了美人計。

「……」

華新嘴角肌肉直抽抽。

「好哇!」

「華新弟弟,你又開始勾搭小菇涼,還是蕾蕾姐姐兒子的女朋友!」

彭媛媛不由趁機偷看著,瞬間就吃醋了。

她不由憋著嘴:「你就別想獎勵了,哼!」

「嫂嫂!」

「你不獎勵我,那我就獎勵你嘛。」

華新邪笑著走了過來,從後面就抱住了彭媛媛的身子,開始不老實起來,各種挑逗。

「華新,你能不能別這麼無恥,張正和趙國棟兩人還在外面呢,你想要被發現么?」舒蕾蕾見此,不由黑著一張臉。雖然現在心裡不再抗拒華新,強烈的抵觸他,但她還是有著自己的矜持的,怎麼能像盪F一般隔著一堵牆,隨時都可能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同華新各種曖昧,不規不距!

「嘿嘿!」

「舒姐!」

華新鬆開了彭媛媛,又無恥的抱住了舒蕾蕾。

然後如法炮製一般的戰鬥著,只是還穿著衣服罷了。

「你……」

舒蕾蕾黑著一張臉,卻也沒任何辦法。

「無恥!」

舒蕾蕾翻了個白眼。

「好啦,好啦。」

華新旋即鬆開了舒蕾蕾:「不逗你了,不過呢,我可沒勾搭你兒子的女朋友哦,是你兒子張鑫辰勾搭我,我才受不了跑過來的!」

「你說什麼?張鑫辰勾搭你?」

彭媛媛不由掩嘴偷笑了起來:「你的魅力這麼無敵,男女通殺啊!嘎嘎!」

「那說不是呢!」

華新不由臭美的仰了仰頭,45°望著天空。

反觀舒蕾蕾聞言,不由嘆了口氣。

張鑫辰的舉動反應,她怎麼會看不出來呢,心中隱隱的有了猜測。

只是一直沒說出來,也不願意接受罷了。

畢竟,以他們家庭和身份,兒子居然是彎的,這簡直是張家的笑話。

一旦被人知道了,張家都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可這個又不是病,治不了。 Hold住愛,毒舌律師的腹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