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在鳳藍心裡呢?」蓮笙問。

鳳藍笑著回答,「我更喜歡《童謠》!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

霎時間蓮笙被她搞怪的動作,逗笑了!

春里從隔壁門口進入,「什麼事情那麼好笑呢?」


「哦,我們再講《童謠》呢!這數鴨子是我瞎編的,我更喜歡看美鴨子!」此比喻一出,兩位美男子表情一頓。美鴨子等於美男子?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昨晚黑燈瞎火,只知道路窄溝多,現在安一鑫才看仔細了這進寶村最真實的模樣。

層層疊疊的梯田上,有幾頭老黃牛在梯田旁的泥坎子上悠閑地曬著太陽,用尾巴驅趕著蟲蠅,順著梯田從山上流下一條小水渠,有幾名孩童在水渠旁嬉鬧著。

孩童的穿戴都很有當地特色,扎染的麻料裁剪成了小馬褂,肥大的肩口幾乎遮不住胸膛,看著相當的清涼。

安一鑫四處望了望,進寶村的村屋有好幾種格局,有像盧大爺盧大媽家裡那樣的木頭加竹子結構的吊腳樓,也有石頭堆砌的房子,條件看似好一點的,也是有紅磚牆屋子的。

吊腳樓多建在水溝水渠旁,而石屋子則多依山而建,至於紅牆屋子則多是靠近村裡唯一的那條石板路而建的。紅牆屋子之間還錯綜複雜的穿插著電纜線,安一鑫抬起手就能夠得到。

村裡的小賣鋪就建在石板路旁,木質的匾額上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大字「進寶雜貨」。

「老闆,我想打個電話。」

小賣鋪老闆探出個頭,大概40出頭的樣子,頭上包著比盧大爺看著輕便許多的湛藍色頭巾。

老闆打量了一下安一鑫,操著還算能辨識的普通話:「打去哪塊兒?」

「上海。」

老闆一聽上海,睜大了眼睛又仔細將安一鑫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打到上海要10塊錢咧。」

安一鑫剛想翻包掏錢,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是身無分文,而唯一值錢的墨鏡和手錶也都留在了盧大爺家裡。

安一鑫撓撓頭:「大哥,您看啊,我真的是路上遇見壞人了,錢包手機都被偷了,我現在就剩下一包衣服了,您看我能不能拿件supreme的T恤置換一下?」

「什麼斯布林啊?」小賣鋪大哥一臉疑惑,嚴重懷疑安一鑫實在忽悠自己。

安一鑫趕緊將包里的衣服拿出了來:「大哥,我拿這個衣服換一通電話,您看,這衣服質量多好啊,特別散熱!」

大哥接過衣服,攤開來左瞧瞧右看看,又掂了掂分量,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安一鑫興奮的拿起座機聽筒,剛想按鍵,突然發現……自己竟一個電話號碼都記不全!

「怎噶不打咧?」大哥攥緊了衣服,深怕安一鑫反悔。

「叔,我想再佘包白糖……」此時,一個小男孩墊著腳尖站在安一鑫身旁,努力的往小賣鋪窗口裡望。

「你都佘了好多包了,沒得佘了。」大哥沒留餘地,轉過臉去。

安一鑫瞅了瞅小男孩,轉頭對小賣鋪大哥說:「電話我不打了,衣服給你,你給他一包白糖。」

小男孩抱著白糖走在前面,時不時回頭看看跟在自己身後一臉迷茫的安一鑫。

小男孩停下腳步:「你是來旅遊的?」小男孩的普通話是安一鑫這兩日里聽過的最標準的了。

湖南湘西這地界,十里一鄉音,能找到一個普通話好的,安一鑫都像是見了親人一樣。

安一鑫彎下腰,搖了搖頭:「我是來找人的。」

小男孩一句話點醒了自己。

「你認識你們村裡一個網名叫』三三來吃』的女孩子么?」

小男孩咧開嘴笑了起來:「那是我姐。」

小男孩的家是村子深處靠山的一棟紅牆磚房,外面用石頭砌了高高的圍牆,看上去像是村裡的富裕人家。

剛走到圍牆下,便聽到裡面有不少人的爭吵聲,安一鑫豎起耳朵也聽不明白在吵些什麼,小男孩突然加快腳步,小跑了起來。

「哪裡有說好了親又反悔的道理!今天我們嫩是要把盧三三帶走起!」

一群男男女女,將小男孩家裡的院子圍了個水泄不通,小男孩個子小,硬是扒楞著擠了進去,而安一鑫只能墊著腳往裡看。

這群人與進寶村的裝束不太一樣,倒像是漢族打扮,安一鑫正看著熱鬧,突然一個微胖的中年婦女,拽著一個穿扎染布連衣裙的女孩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女孩被拽著手臂,雖然努力反抗,但奈何身子太瘦小,根本不是大媽的對手。

此時小男孩沖了上去,抱住了大媽的腿:「娘,不要帶姐姐走啊!」一開始是哀求,接著變成了哀嚎,最後開始發狠的拉住她姐姐的手臂,奈何兩個孩子加在一起,也不及大媽的力氣大。

娘?這難道是小男孩的母親?那麼那個女孩子,就是他的姐姐。

他姐姐,不就是「三三來吃」?

「媽,我求哈你,我真滴不想嫁人。」

「不嫁人,不嫁人等到起餓死滅!」

正當雙方焦灼著,突然從屋裡走出來一個年邁的老人,拄著一根木棍,哭著抬起手指向盧三三姐弟的方向。


安一鑫再也看不下去了!這不是逼良為娼的戲碼么!都什麼年代了,居然農村裡還搞這一套!

安一鑫一使勁,沒撥開前面的大哥,嘗試了好幾次,最終還是選擇從側面突進。

「你們幹嘛!還有沒有王法了!」

安一鑫衝出人群,站在盧三三姐弟身前。

眾人被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怪人驚到了,微胖的中年婦女一時竟也鬆了些手上的力道。盧三三趁這機會逃出了魔掌,跑回屋前,扶住了門口的老人。

「你是哪過?管你莫過事?」微胖婦女叉著腰看著這個打扮怪異的年輕人,倒像是電視里那些個大城市的小混混。

「我是』三三來吃』的經紀人,你們誰也別想動我的藝人!」

三三來吃?經紀人?藝人?

這三個名詞,弄得在場的人一愣一愣的,只有在安一鑫身後不遠處的盧三三,知道這些詞的含義。

她臉上的驚恐未退,眼睛漲紅含著淚花看著安一鑫的後背,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會有人來拯救自己,還是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我沒曉得你在港些莫過,這是我妹幾,今天我就是要帶她走,哪過也攔不到!」微胖大媽揚起手,作勢又要去拽盧三三。

安一鑫一個箭步擋在前面,憋了半響,歪過頭看著大媽身後的人群。

「你們誰的普通話好一點兒,能不能幫忙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啊?」

眾人本以為這個怪裡怪氣的男的憋了什麼大招,結果歪過頭來卻是向他們求救?

人群里終於有一個還算面善的大哥解釋了現在的情況。

原來是盧三三的媽媽給她說了門親事,要嫁到貴州去,三三媽媽收了聘禮卻遲遲不見送女兒過來,現在男方家裡帶著人就是來評理來了。

安一鑫合計了一下,男方家裡的人還算講道理,無非要麼就是娶老婆,要麼就是拿回聘禮再討要點損失罷了。

「三三不能嫁。」安一鑫一句話,引得全場炸開了鍋,微胖大媽第一個站了出來,抬起手,看似就要呼到安一鑫那俊俏的小臉蛋上來。

「聘禮錢,我來還,十倍奉還!」安一鑫一句十倍奉還,霎時震住了大媽身後那群男方的討債人,人群里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安一鑫這身打扮,看著倒像是城裡的有錢人,可十倍奉還這話當不當的真,他們還是相當懷疑。

人群里一位阿姨站了出來:「我們花了5萬塊錢討媳婦,你要還,可是要還50萬的哦。」

安一鑫歪嘴笑了笑,50萬,不就是酒吧里多開幾瓶酒,商場里買一兩個包么。

「可以。」

安一鑫這兩個字一出,眾人瞬間又議論了起來。

「那你把錢給咯我們就走。」

安一鑫咽了咽口水,自己身上現在可是連5毛錢都沒有。

「50萬啊,你們當我冤大頭啊,身上背著50萬現金的么?我總要銀行轉賬給你的呀。」

「那你轉。」剛才那阿姨,拿出個手機,打開了支付寶的二維碼。

我去!他們居然懂得支付寶轉賬!這下尷尬了……

微胖大媽離安一鑫最近,看著他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后,立馬跳起:「這是個騙子嗦!不要相信得他!」

頓時後面一群人都往前挪了幾步,像是要把安一鑫生吞活剝了一樣。盧三三扶著老人,小男孩抱著三三的腿,眼看安一鑫就要頂不住了,接下來可能又要上演剛才那一幕,不禁又卯起了一股勁。

「你們急什麼急!」安一鑫突然大吼一聲,像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聲音大到在山裡起了迴響。

「我是上海大公司的經紀人,三三是我們公司的簽約藝人。」安一鑫一想,怕這群村民聽不明白,便又換了一種說法。

「三三是我們公司的員工!跟我們公司合同沒有解除之前,我們就有權利過問她的去留!如果她違約!我們就要報警抓她!」

一聽到報警兩個字,眾人又緩了下來。

安一鑫接著說:「三三走是肯定不能走的,但我剛才答應你們的50萬,我們公司也是會幫她墊付的,但!我需要跟總部申請!不是說給就能給的!」

「那你啥時候給。」

安一鑫想了想,只要能問盧三三借個手機或者借下電腦,便能查到林希他們公司的聯繫方式,到那時先讓林希給自己轉點錢,買個手機辦張卡,再讓家裡給自己匯錢,應該要不了多長時間。

「兩天,兩天後我先付你們10萬,你們走人,等我們公司跟三三的合約敲定之後,剩下的30萬,公司會再一次性打給你們。」

眾人一聽像是個靠譜的說法,而且看三三姑娘這不情不願的模樣,就算強拉了回去,拜了堂成了親,那也是一頓折騰,不如換了這50萬,什麼都有了。

微胖阿姨見事情已經板上釘釘,突然跳了出來。

「你說簽約就簽約啊,我是她娘,我說不能簽!」 「哦,我們在講《童謠》呢!這數鴨子是我瞎編的,我更喜歡看美鴨子!」此比喻一出,兩位美男子表情一頓。美鴨子等於美男子?

「走嘍!去街上數鴨子去了!」鳳藍甩甩袖子,嘴上還在絮叨,「現在美男子怎麼那麼少了呢!瞧慣了我家春里,瞬間覺得他們弱爆了!頂多算個五官端正!」

蓮笙略帶酸意,「那豈不是更好,大小姐只要在家裡盯著春里就行!」

只能看不能碰,有什麼好!鳳藍搖搖手,「一言難盡啊!」

鳳藍離開家門。


春里依舊在蓮笙的院子里站立。

「你怎麼不跟著去?萬一她又闖什麼禍,你也可以收拾下爛攤子!」蓮笙一邊撫琴,一邊調笑。

春里說,「她走了,你也不必裝了!」指著他的古琴,「彈琴吸引女子?可惜她不懂高雅!一首《鳳求凰》,在她聽來還不如,朗朗入耳的童謠!」

春里繼續說,「昔日,皇城貴族小姐,擠破腦袋,想要一聽蓮神的琴音。而蓮神一曲美妙絕倫的鳳求凰,更是紅級皇城。」

「不好玩!這鄉下地方,果然少了知音!」蓮笙賭氣般,收拾起古琴。

春帝真心腹黑,總是時不時刺激他的自尊心!

鳳藍慢悠悠走到酒樓,生意好得不得了,根本不用她多加管理,三大掌柜都處理得井井有條。而賬本直接扔給春里打理!

她就是甩手掌柜!

只聽有零零碎碎哭泣的聲音。

「大掌柜!求您了,我爺爺生病都下不了床了,不能說書了!您能不能先預支點薪水,看病要花很多錢,有了錢看好了病,就可以繼續說書了!」

「姑娘,你也說看病需要很多錢,我們酒樓可不預支薪水啊!」

「求求您了,可以的!可以的!」姑娘苦苦哀求。

「姑娘,別為難我,就算預支薪水,也不夠你爹的藥費!」

「真是吵——」冷冷的話語飄進來。

一火紅身影渡步過來。

掌柜立馬彪冷汗,怎麼這個時候碰到二世祖了!

但是馬屁還是要拍的,「大小姐——這大中午的過來,您累著了吧,要不要去廂房好好休息下!」

「不用,」鳳藍直接走到那女孩面前,「抬起頭來!」

,長得倒還不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眼淚水都還沒來得及擦去呢。

「眼淚能換錢么?」鳳藍突然一問。

導致女孩一愣。

「我說,眼淚能換錢么?」她聲音高了一個分貝。

「不能——」女孩可還是忍不住繼續哭了!

「不能,你哭個毛線啊!」鳳藍突然大吼,甚至一把拎起女孩的衣領,往裡屋拖去。

大掌柜見此情形,著急了,這藍大小姐,陰晴不定,性格極為跋扈囂張,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被鳳藍拖進房間里,房門緊鎖。

「大小姐,求求你,放了我!」女孩大驚失色,急忙求饒。

「吵死了!」鳳藍美目一瞪。

「哭頂個屁用,最討厭這種弱不禁風的感覺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林希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17點了,簡單整理了一下散落在桌上的文件,收起筆記本電腦。林希拿起手機打開微信,詢問了一下肖林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