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我每天最開心的就是能看到乾爹了,他是個獵戶,每一次來都給我們帶來好吃的,就連姑婆那個大壞人也不敢輕易來欺負娘……」

小貝將這些年的事情說完,便將話題轉到了林浩峰的身上。容初璟眉頭一皺,當即回他:「你覺得你乾爹為什麼要幫你們?」

「為什麼?嗯……因為乾爹喜歡我們啊!」

小貝被容初璟的問題問到,擰著眉毛想了一下便說了出來。

容初璟眼神一閃,將小貝抱到自己腿上露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我的傻小貝啊,你乾爹對你們好那是因為看上了你娘,想要去你娘為妻,根本就不是喜歡你!」

「王叔叔你是在騙我吧?我乾爹對我可好了比對我娘都好。」

見小貝露出迷惑的神情,容初璟摸了摸他的腦袋:「說你傻你還真傻,你娘最疼愛的人是你,他對你好可不就能得到你娘的好感?等他真的將你娘娶到家裡了,哼!你還指望他會對你好?」

「王叔叔,我乾爹才不是你說的那樣,他說了若是我娘肯嫁給他,他不僅對我娘好,還會對我好,這一輩子也只會要我一個孩子,不會讓娘給他生孩子的!」

韓小貝極力為林浩峰解釋,將林浩峰當初做下的承諾全都說了出來。

容初璟聽到這裡,心裡恨得咬牙,真是看不出那個一無是處的木頭人竟然還會說這種話來哄騙韓若樰!

容初璟腦子裡一轉,忍不住又問他:「你就這麼願意讓你娘嫁給那獵戶,就沒有想過你親爹是誰?明明有自己的親爹,何苦去認一個假爹!」

韓小貝被容初璟口裡的親爹假爹繞的有些糊塗,以為容初璟是要讓他去找自己的親爹,當即委屈地撅起嘴:「我才不想知道我親爹是誰呢!他扔下我娘不要我們,我們為什麼還要他?乾爹對我好,對我娘也好,我就願意當他當我爹!」

「你……」

容初璟聽了第一句正要指責,等韓小貝說完,胸腔里如同打了一陣驚雷一樣,極受震動。

若不是今天聽韓小貝說這麼多話,他對他們娘倆受的那些苦根本就沒有在意過。

他以為待他所謀之事功成,只要好好彌補他們母子兩個就好了,卻不想,韓小貝對他這個親生父親竟然有這麼大的恨。

不,或許不是恨,只是一種忽略。

正如韓小貝說的那樣,自己這個做爹的這些年來對他們不聞不問,他已經接受了被親爹拋棄的這個事實,對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突然間,容初璟喉頭有些乾澀,他想要抬手摸摸韓小貝的臉,又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某種資格。

「小貝,你有沒有想過……或許,或許你親爹,之所以沒有來看你們是因為他在用另外一種方式保護你們,他……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韓小貝不明白容初璟為什麼會和他討論這個問題,他眨了眨眼睛,忽然開口:「就算我親爹有再多的苦衷,我娘說了,一個人連自己妻子孩子都可以拋棄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做的事,我才不想讓一個瘋子做我爹。」

「你,你娘她真的這麼說?」

「是啊!」

容初璟看見韓小貝點頭,心口處忽然一陣冰涼,長著嘴巴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不過他容初璟畢竟不是普通人,只是在心裡暗自神傷了片刻,便將愧疚之感統統壓下心底。

「就算你和你娘都不喜歡你親爹,你也不能撮合你娘嫁給你乾爹!」

容初璟神色忽然嚴肅起來,小貝嚇了一跳,忍不住瞪著眼睛問他:「為什麼呀!」

「就因為你乾爹對你們娘倆好是有所圖!小貝你也是一個小男子漢了,在這種關乎一生的大事上,你怎麼能糊裡糊塗就相信那個林浩峰的話?」

容初璟一臉痛心疾首,一聲「小男子漢」又讓韓小貝有一種身負重任的感覺,不由自主便挺起了腰背,就連臉上的嬉笑都收了起來。

「韓小貝!為了你娘的幸福,我命令你要好好保護你娘,絕不能讓任何不懷好意的男人接近你娘!」

容初璟滿意的看著韓小貝被自己成功說服,心裡暗想,如果韓若樰真的怨恨自己這些年對他們不理不睬,自己一定要給她好好解釋一番,決不能讓他離開自己!

「可是王叔叔,你來我們家又是有什麼企圖呢?」

就在容初璟在心裡思索著要不要再試探一下韓若樰對林浩峰的感情里有沒有男女之情時,忽然聽到韓小貝帶著疑惑的聲音。

他神色一怔,立即看著韓小貝的眼睛,極為認真的開口:「小貝,我來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企圖,你一定要相信,只有叔叔才是這個是揭傷疤真正對你和你娘好的男人。」

「那就是說叔叔你也想娶我娘?」

容初璟不料剛才還有些迷糊的韓小貝突然變得聰明起來,但他既然被韓小貝猜到心思也不想隱瞞,當即點點頭:「不過,叔叔是想娶你娘,而且,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娶你娘!」

容初璟的語氣極為鄭重,韓小貝突然間竟被他這般認真的樣子感染,不由自主想要相信他的話。

「韓小貝!為了你娘的幸福,我命令你要好好保護你娘,絕不能讓任何不懷好意的男人接近你娘!」

「就因為你乾爹對你倆好是有所圖!小貝你也是一個小男子漢了,在這種關乎一生的大事上你怎麼能糊裡糊塗就相信那個林浩峰的話?」

就在此時,剛才容初璟說過的那些話竟忽然在韓小貝腦海里響起。他有些茫然的眼睛忽然就清明起來。

韓小貝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下容初璟,覺得雖然自己說不上來為什麼喜歡和他親近,但如果真的讓他選擇,他還是喜望娘親能嫁給乾爹。

「王叔叔,既然你想要娶我娘,那就好好努力吧!」

說完,韓小貝身子一扭便從容初璟懷裡鑽了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忽然又轉過頭,看著還在愣神的容初璟,忽然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王叔叔,今天你和我說的話我是不會告訴我娘的!」

「你……」

容初璟聽了這話,如何看不出韓小貝這是在變相的告訴自己,並不支持他娶韓若樰。然而他想要好好問問他為什麼的時候,韓小貝已經一溜煙跑的無影無蹤了。

「小貝啊小貝,你當真就不希望爹和你娘在一起嗎?」

容初璟站在屋裡,看著韓小貝離開的方向,嘴角的苦笑才慢慢散去。 夜色闌珊,已經是深夜,晚風輕撫,撩人心弦。

方逸天驅車朝著林曉晴居住的小區飛馳而去,看著天外的夜色,心想著曉晴該不會是在家中一直等著自己吧?

當即,他掏出手機撥打了林曉晴的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直到最後林曉晴才接了電話,不過方逸天卻是聽到電話中一陣吵雜的聲音,還有著人K歌的聲音,看樣子林曉晴似乎是在KTV中跟朋友一起唱歌。

「喂,逸天,」這時,林曉晴走出了包廂內,聲音也沒有那麼雜亂了,她繼續說道,「逸天,我跟朋友在K歌呢。你在哪裡啊?要不要過來一起唱歌。」

「你在K歌?我準備去你住的地方找你呢,幸好提早給你打個電話,不然就白跑一趟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今晚我的幾個朋友相約一起出來K歌,我也就出來了。逸天,要不你過來接我吧,好不好?」電話中,林曉晴嬌嗔說著,語氣中隱隱帶著一絲醉意。

「好吧,你在哪裡?」方逸天問道。

「我在天凱娛樂城的KTV裡面,你到了打了我電話吧,我出去接你。」林曉晴說道。

「嗯,一會兒就到了。」方逸天應了聲,掛掉電話后只能將車頭一轉,朝著天凱娛樂城的方向飛馳而去。

他抽出根煙,點上了之後深吸一口,徐徐吐出的煙霧被從車窗外吹進來的夜風吹散,漸漸消逝在了空氣中。

這次回到天海市,將慕容威給扳倒,而後安頓自己身邊的幾個女人,接下來就是要踏上征途對付整個國際殺手聯盟,這是一項極為危險的事情,畢竟國際殺手聯盟底蘊極為深厚,裡面更是有著無數隱秘的高手,這一去可以說是生死難料。

不過他也不會做從來沒有把握的時候,既然要聯合銀狐一起對付國際殺手聯盟,那行動之前他會做好一切的行動準備,最為妥當的就是能夠聯合幽靈刺客,幽靈刺客統領著刺客聯盟活躍在大洋洲一帶,與國際殺手聯盟一直都是形同水火,明爭暗鬥,暗中也不知道交鋒過多少次。

所以,這一次如果能將黑暗世界中被譽為最神秘最詭異的幽靈說服一起聯手合作,憑著幽靈刺客的刺客聯盟加上他與銀狐,如此強大的聯手之下只要銀狐那邊收集的資料信息足夠詳細,就算是國際殺手聯盟的聯盟長,就算是他的身邊有著金剛這個強大高手護著,也難逃一死。

「幽靈刺客……」

方逸天喃喃自語了聲,腦海中似乎是浮現出了一個矯健靈敏如暗夜幽靈般存在的女人的身影。

看來又要去會會這個神秘的女人了。方逸天暗想著,目光朝前一看,便是深吸口氣,收回了神思,前面已經是天凱娛樂城。

方逸天在天凱娛樂城停車處停了車,走下車后便是撥打了林曉晴的電話,說他已經到了天凱娛樂城。

一會兒后,便是看到林曉晴走了下來,白皙的臉頰泛著一抹醉紅,眼波如水,已經是流露出了幾分醉意,看著更是撩人心弦,有著一股嫵媚撩人的風情。

「逸天,你來了……」林曉晴一笑,走到了方逸天身邊后便是伸手挽起了他的手臂。

「看你的樣子似乎是喝了不少酒?」方逸天一笑,看著林曉晴,說道。

「我、我喝了一點,不過也沒有喝多少啦,」林曉晴嬌嗔說著,美眸看著方逸天,笑嘻嘻的問道,「怎麼啦?不高興啊?」

「沒有,喝一點酒我倒不會生氣,要是喝醉了那麼我可是要打PP了。」方逸天笑著說道。

「逸天,你跟我上去吧,你要不要唱歌呢?」林曉晴問道。

「唱歌?這可不是我的長處。不過我倒是可以聽著你唱。」方逸天一笑,說道。

「哦,那算了吧,那我們回去好了。不過我要上去跟她們打聲招呼,你等我好不好?」林曉晴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好。我跟你上去吧,我在包廂門外等你。」

林曉晴點了點頭,便是挽著方逸天的手臂乘電梯上了四樓,四樓是KTV的地方,兩人走到了A105的包廂前,林曉晴一笑,看了方逸天一眼便是走進了包廂內。

方逸天對於這些娛樂場所並不感冒,也懶得走進去了,便是在外面等著,又抽出根煙抽上。

一根煙抽到了半截,仍然沒有看到林曉晴走出來,方逸天禁不住皺了皺眉,這時,他隱約聽到包廂內傳來一陣起鬨的笑聲,其中隱約有著林曉晴推脫的聲音。

他目光一沉,便是推開了包廂的門口,朝著裡面走了進去。

目光一轉,看到包廂內有著四個男子將林曉晴堵在一旁,似乎是在逼迫著她喝酒,而林曉晴則是在推脫著,旁邊還有著四五個年輕女人,她們的臉色也是有點著急,但又無計可施。

這是一間大包廂,前面的液晶屏幕上播放著一首歌曲,不過並沒有人唱,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林曉晴跟那個四個男人那邊,甚至連方逸天走進來都沒人察覺。

方逸天目光一冷,走了過去,先是將大分貝的音量直接關掉,剎那間,整個包廂內便是靜止了下來,這一變故讓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便是紛紛回頭看了過來,這才看到不知何時房間內已經多了一個人。

「逸天……」林曉晴看到了方逸天,便是嬌呼了聲,眼眸中泛起了絲絲暖意。

「這是怎麼回事?」方逸天開口淡淡問著,深沉的目光看向了林曉晴前面非要逼著林曉晴喝下一大杯啤酒的男人,說道。

方逸天的聲音不大,但卻是有股攝人之意,剛硬的臉穩重之餘卻是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你是誰?」林曉晴面前的那個男子開口問道。

「你沒資格問我。」方逸天淡淡說著,走到了林曉晴的身邊,說道,「曉晴,這是怎麼回事?她們逼你喝酒?」

「啊……也、也不是,我說要走了,他們就讓我跟他們都喝一杯酒才讓我走,可、可我覺得我喝不了那麼多,就想意思一下……」林曉晴囁嚅說著,方逸天聽著已經是明白了怎麼回事。

「哦。」方逸天淡淡的說了聲,目光掃視了那幾個男人一眼,看著林曉晴,說道,「跟你的朋友打個招呼吧,然後我們就走。」

林曉晴點了點頭,便是與包廂內那幾個女人紛紛打了招呼,正欲與方逸天走出去。

「喂,你算是什麼東西?來了就想走?」原本逼著林曉晴喝酒的那個男子語氣很不爽的說道。

「那你想怎麼樣?」方逸天淡然一笑,目光平靜的看著這個男人。

「這個包廂是我開的,你憑什麼走進來?你有什麼資格?」這個男子叫囂著說道。

方逸天嘴邊泛起了一絲的冷笑,猛然朝前跨了一步,整個人的氣勢瞬間猶如掙出牢籠的猛獸,接著,方逸天一伸手直接鉗住了這個男子的咽喉,手一抬便是將這個男子直接拎了起來。

其他那三個男子看著臉色紛紛一驚,徒手能將一個一百四十多斤的男人直接抬起來,這份臂力……

「不妨告訴你,這個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沒有哪裡是我不能去的。想要裝逼也要看準對象。我最討厭的就是逼迫女人的男人,今晚我放你一馬,給我識相點!」

方逸天一字一頓的冷冷說著,而後手一甩,便是將這個男子直接扔在了沙發上,而後不顧這個男子捂著咽喉的乾咳聲,便是拉著林曉晴的手臂走出了這個包廂。

「逸天,幸虧你進來了,不然我也難以脫身了。」林曉晴美眸流轉,看著方逸天,說道。

「這幾個男子是什麼人?你怎麼會跟他們在一起?」方逸天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他們把我朋友叫出來,然後她們就是一同叫上了我,我也不認識他們。」林曉晴嘟了嘟嘴,便是說道,「逸天,放心吧,以後我不跟這些人出來就是。」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走吧,我們回去。」

林曉晴嫣然一笑,便是點了點頭。

方逸天載著林曉晴回到她居住的小區時已經是十二點半鐘,走下車后林曉晴酒意上來,便是嬌嗔說道:「逸天,我走不動了,我要你抱我上去……」

「不是吧,那可是四樓啊。」方逸天苦笑了聲。

「那你抱不抱嘛?」林曉晴美眸流轉,閃動著絲絲嫵媚之態,說道。

「既然你都不怕我趁機占你便宜,我還有什麼好說的?」方逸天一笑,便是將林曉晴整個人攔腰抱起,而後便朝著單元樓裡面走了上去。

一路走上了四樓,林曉晴從挎包中拿鑰匙出來打來了門口,任由方逸天將她抱了進去。

方逸天將林曉晴抱到了沙發上,讓她坐下來,豈料林曉晴的雙臂卻是勾住了方逸天的脖頸,她那雙泛著點點醉意的眼眸看著方逸天,接著檀口中呵出道道溫熱氣息,就此說道——

「逸天,今晚我要吃了你……」 「小貝,你做什麼去了?」

從外面回來的時候恰好看見韓小貝從廂房裡跑出來,當即叫住他。

下了兩天的雨在韓若樰他們做飯的時候就已經停了下來。原本已經黑沉下來的天空竟忽然又亮了起來,還沒來得及落山的太陽沒了烏雲的遮映,暴露在西天一角。

韓若樰送林浩峰離開的時候恰好看見鄭氏從醫館回來。

想到這兩天自己沒有去醫館,韓若樰總覺得有些不放心,一看見鄭氏連忙去了她家詢問這兩天醫館的情況。

只是她剛回來便看見韓小貝從廂房跑出來。

不用說,他剛才定是在王景的屋裡。

韓小貝腳步一僵,老老實實的走到韓若樰跟前低下頭,心道娘親早不回來晚不回來,怎麼偏偏就正好逮到他了呢?

韓若樰瞧見他緊張的樣子越發起疑,略一思索便進了廚房。

掀開鍋蓋一看,果不其然,裡面剩的魚肉和米飯早就沒了,鍋底只剩下半碗魚湯。

「你是不是去給那人送飯了?」

韓若樰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頭越來越低的韓小貝,又氣又心疼。

她氣韓小貝不聽他的話去給勾引調戲自己男人送飯,心疼小貝小小的個頭究竟是怎麼將鍋里的飯給那人送去的。

韓小貝知道韓若樰會生氣,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娘親,王叔叔不吃飯會餓死的!」

「像他那種壞人,餓死就餓死,正好是替天行道為民除害了!」

韓若樰氣呼呼的說了這句話擔心自己語氣太重嚇著韓小貝,深吸了一口氣將他拉到跟前,蹲下身子:「小貝,娘給你講的農夫與蛇的故事你還記得嗎?」

見韓小貝點頭,韓若樰這才又憤憤的說:「廂房那個人可不就是咱們救回來的的蛇?你看他有半點感恩的樣子嗎?你若是還這麼掏心掏肺的對他好,早晚要被他狠狠咬上一口。」

「娘,王叔叔不是毒蛇,他不會咬人……」

韓小貝剛一張嘴便看見韓若樰臉色又沉了幾分,只得閉了嘴巴。

他不明白王叔叔並沒有如娘親說的那麼壞,娘親怎麼會這麼討厭他,而且王叔叔想要娶娘親為妻,哪裡又敢害他們。

不過這一切也只能在他的小腦袋裡想想罷了。

這天晚上,韓小貝因為被娘親一頓訓斥,沒敢再去找容初璟,而容初璟因為小貝百日里與他說的那些話,心頭思緒亂飛倒也並沒有去打擾韓若樰。

天上月朗星稀,月亮淡淡的光華將整個韓家村都包裹其中,韓若樰想著明日還需早早去醫館,閉了眼睛很快便沉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