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氣好的是你吧。」

牧雲隨意的看了一眼昊天道,淡淡的說道:「我不抽籤,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懶得去抽,任何對手我都無懼。」

「你的嘴皮子很厲害,不過你以為戰鬥便是憑藉一張嘴么,很快你會哭都哭不出來了,讓大家親眼看看,不藉助外物的牧雲究竟能有多強?」昊天道冷笑道,在此之前,他已經了解到。

之前,牧雲能夠斬殺天尊全部都是憑藉的外物,否則根本就是不堪一擊,這也正是他非常驕傲的緣故。

對於昊天道的挑釁,牧雲只是淡淡一笑,並未在意。

在他的眼中,這昊天道不過就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動怒。

「昊天道兄弟,不必和這種人浪費口舌,他不過就是運氣好點而已,現在沒有了好運,看他還如何囂張。根本就不需要你出手,小常他們就足以斬殺此人了。」遠處出現了一道身影,同樣是來自南部賽區。

此人,乃是南部賽區第二名,名為張玉衡,僅次於昊天道的強者。在第一階段的時候,也取得了十三名的好成績。

「也是,不再一個層次,不值得動怒。」昊天道點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他可是要爭奪第一的人選,自然是不屑和一名聖賢境的修士出手。

在他們的眼中,牧雲無非就是運氣不錯而已,真正的戰鬥力簡直就是一個渣,不值一提,看都不必去看一眼。

「他們是不屑出手,但是我卻要出手,當然我並非是將你當做了對手,你還沒有資格,只是順手屠宰而已。」

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正是紫鳩太子。

他的神色非常的陰鬱,面色冰冷,出現在牧雲的身前,淡淡的說道:「看來,我們的運氣都不好,不曾遇到你了。」

「身為北賽區的人,卻進入到了西部賽區,有點意思。」牧雲盯著紫鳩太子,隨意的看了一眼,便不再去理會。

「賽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實力,我不去北賽區參加比賽的原因很簡單,沒有強者,不值得我出手。」紫鳩太子冷笑道。

「若是我前往了北賽區,你還有什麼資格成為第一名,那早已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但是北賽區第一名的含金量真的是不高啊。」

「就憑你,還想第一名,我同意了么?」牧雲笑著說道:「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你算哪門子的第一名,你是來搞笑的吧。」

牧雲,才能如今的北賽區第一名,自然是有資格開口!

而紫鳩太子,卻開口狂言,卻被牧雲當場就打臉了,這讓他面色微微一變,露出了一絲難看的神色。

紫鳩太子,他本身便是一名天才,後來機緣巧合得到了一場大機緣,甚至是得到了龍宮的重視,將其破格錄取了。

這樣一來,他的身份地位都是蹭蹭上漲,自然是更看不上北賽區的這一群人了,當然更重要的是牧雲。

「哼,有本事你就挺過這一輪,我們下一場見面。」紫鳩太子冷笑著,轉身離開。

而此刻,抽籤已經接近到了尾聲,木桶之中也只剩下了最後一根木簽,在全場觀眾的注意下,牧雲隨手一揮,便將其抓住。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二十五!」

牧雲一把抓住了木簽,掃了一眼上面的數字,正好是最後一位,看來他的對手便是同樣抽走了二十五號的修士了。

時間很短,只是瞬息之間,眾人便已經完成了抽籤任務,並且分別得到了屬於自己的號碼牌。

「現在,所有人都聽令,相同號碼的人便成為對手,我現在開始念,相同的人分別上擂台。」

高台之上,龍鯨成的一名裁判說道。

「一號請出場!」

隨著裁判聲音落下,一號擂台開啟,從人群中快速的走出了兩道身影,那是一男一女,分別都抽到了一號木簽。

這兩人,將成為一號擂台的對手,從中選拔出其中一人。而失敗者,則需要進入到大混戰之中。

軍婚之步步爲營 都市之極品奇才 「二號請出場!」

……

裁判快速的宣讀,不斷的開啟擂台,一對對修士都登臨上去,做好了戰鬥準備,隨時準備開戰。

這是絕對的公平,有些人的運氣非常的糟糕,直接便抽取到了最強的雲成空、昊天道、石歸真這種人,頓時便垂頭喪氣的。

這還怎麼去打?

就算是拼盡全力,還是被完虐的對象,若非是長輩們都在現場觀看,還有這麼多的觀眾,他們甚至都想要直接放棄認輸了。

當然,也有一些運氣更不好的情況出現,擂台對決的兩人乃是來自同一個賽區,並且這種比例還不小。

這自然不是賽區裁判想要看到的情況了,如此一來,只能抉擇出其中一人繼續參加比賽了,無形中會減弱自己賽區的影響力了。

有人憂愁,自然便是有人歡喜了,一些實力居中的修士抽取到了底層的修士,頓時便是笑逐顏開。

這一戰,只要不是太浪,輕鬆進入到前三十名,那是沒有絲毫問題的!

抽籤,這是絕對的公平,自然會出現種種的情況,但是這一戰之後也不過是比賽出前三十名而已。

沒有永遠的運氣,遲早都是要面對,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武道大會的真正的目的,則是在於前三名。

能夠與龍鯨成三名強大的弟子戰鬥,才是最為精彩的時候,也是萬眾矚目的時候,而現在的比賽,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一個過渡而已。

「二十五號!」

就在牧雲沉思的時候,他聽到了自己的號碼,而他的對手則是一名實力排名居中的修士,但是卻對他充滿了戰意。

此人,便是之前張玉衡口中的小常,常見鬼!

常見鬼,來自妖族,乃是見鬼族的天才,這個種族在雲海界的數量非常的稀少,但是他們都很是強橫。

見鬼族,天生眉心便有一隻天眼,一旦開啟,可見鬼神,可撕天地。正是因此,他們被稱呼為見鬼族。

隨著黑暗一戰的落幕,見鬼族人才凋零,到現在也不過就是苟延殘喘而已,如今的常見鬼,也算是比較出色的天才了。

年紀不過三十,便已經達到了初步天尊境界,算是比較天才的存在了,只是相比牧雲這樣的妖孽還是差了許多。

當看到自己的對手是牧雲的時候,常見鬼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凝重了起來,他聽到了太多的關於牧雲的傳聞了。

甚至,就連小天尊,中位天尊都死在牧雲的手中了,這自然是給他的一定的心理壓力,隱隱的有些緊張。

但是很快,這種緊張的神色便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狂喜和興奮的神色,戰意驟然激增。

牧雲太有名了!

若是他擊敗了牧雲呢,豈不是可以更加的出名了,到時候想要選擇加入哪個帝統仙門還不是他說了算的。

更何況,在登上擂台之前,張玉衡已經簡單的和他闡述了關於牧雲的了解,這讓他更加的興奮了。

即將擊敗一個依靠好運的名人了,當真是好刺激!

牧雲扭頭,看了一眼其他擂台上的修士,北賽區的剩下五個人,其中紫金金的運氣非常好,她的對手是一名半步天尊的強者。

而青麟子和藍月的對手則是旗鼓相當,並不容易對付,至於剩下的兩人則是運氣非常的糟糕,對手的實力很強,遠遠超過了他們。

可以說,北賽區已經未戰先敗兩人了,這並非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嗖嗖……」一陣陣冷風吹過,在場的議論聲瞬間便平靜了下來,四周的氣氛陡然變變得凝重了許多。

殺意在蔓延,二十五個擂台上的修士都在互相敵對,蓄勢待發。

想要安然無恙的同樣第二階段,那麼必須在這一次的戰鬥之中取勝,否則將會直接被除名了。

勝負非常簡單,這並非是生死之戰,只要有一方認輸或者是墜落下擂台,那麼另一方將會直接取勝。

既然是戰鬥,難免會有傷害,只要不是故意傷人,便不會有人去追究。至於常規戰鬥中的生死以及傷勢,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現在比賽開始,沒有時間限制,分出勝負便結束。」龍鯨城的裁判開口,朝著眾人大聲的喊道。

「轟隆隆……」

就在這一道聲音落下的瞬間,便有一股股衝天的氣浪爆發開來,無數道流光呼嘯而出,殺意衝天。

戰鬥,一觸即發!

那些修士早已都做好了準備,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便直接出手了,先下手為強,這個道理誰都懂。

然而,並非是所有的擂台都在戰鬥,類似雲成空、昊天道、石歸真等人的擂台上,對手都不曾出手。

戰鬥開始,便開口認輸。

這幾人,直接便是順利的晉級了,不曾動手分毫,便震懾了對手,獲取了戰鬥的勝利,成功的進入前三十名。

事實上,這些認輸的修士選擇的非常的明確,若是執意的去比賽,那麼必定是慘敗,甚至可能是一個失誤便導致了死亡。

退而求其次,他們還有一個機會,那便是參加大混戰,以逸待勞,或許還有獲勝的一絲機會。

畢竟,他們不曾出手,還能夠觀看別人的戰鬥,這本身便是一種選擇了,全盛狀態下的他們,即將迎戰疲憊不堪,甚至是身負重傷的戰敗者,自然是很有優勢的。

二十五人,爭搶五個名額,看起來,這個比例非常的小,只有五分之一的概率,但是真正能夠參加戰鬥的和有效發揮的人數量將會再次大打折扣。

如此選擇,實屬明智!

「你,為何還不認輸?」火神鯊的對面,站著一名看似文弱的青年,實力不過是半步天尊而已。

按理說,面對火神鯊這種級別的強者,肯定會是在第一時間選擇認輸了,但是此人卻並未認輸。

他朝著火神鯊深深鞠了一躬,說道:「你好,我是來自黑影族的……」

「廢話少說,我懶得知道你是誰,最後問你一遍,現在認輸不?」火神鯊直接便打斷了他的話。

在他看來,昊天道、雲成空等人的對手都已經選擇了放棄,可是自己的對手卻偏偏不放棄,這便是故意讓他難堪。

似乎,是認定了他無法和那些人相提並論了。

本來就是一肚子氣的火神鯊,更是面色鐵青,死死的盯著那名青年,等待著他的答覆。

「登臨天尊,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未能達到天尊境界,也想要領略一下天尊境界的能量。或許,對於我的進步會更大一些,還請多多包涵。」青年非常誠懇的說道,他就是想要單純的嘗試一番。

然而,火神鯊則是神色一冷,厲聲喝道:「敢情你還將我當做了試金石,我去你的試金石,不認輸,那便去死!」

怒吼聲中,他縱身而起,大手伸開,有澎湃的能量呼嘯而出,化作了一條火焰鯊魚,橫空出現。

氣浪翻滾,風起雲湧。

火焰鯊魚橫空而起,殺意衝天,血盆大口張開更是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殺意,浩浩蕩蕩的席捲而下,籠罩了整個擂台。

殺意蔓延,那名青年瞬間便被禁錮在其中,難以動彈,甚至連出手的能來都沒有,半步天尊境界的他,在火神鯊的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不,我認……」

青年察覺到了危險,頓時面色大變,他可不想死在這裡,只是想要嘗試一番而已,沒想到這火神鯊出手便是殺招。

「火焰鯊魚掌!」

半空之中,巨大的火焰鯊魚快速的降落而下,帶著滾滾的狂風,撞擊在那名修士的身軀之上。

砰然炸開!

青年的身軀化作了一團血霧,神魂俱滅,根本就無法阻攔住這一次恐怖的進攻,完全就沒有抗衡的能力。

甚至,他連『我認輸』中的最後一個『輸』字都不曾來得及說出,便已經徹底的隕落在擂台上了。

一擊斃命!

血神鯊的表現很是狂傲,他這是在樹威,更是在宣洩自己的情緒,將所有的不滿、憤怒和惱怒都統統釋放了出來。

只可惜,那名來自黑影族的青年,未曾認輸,便已戰死。

「火焰鯊魚掌,果真是厲害了,只是一擊便擊殺了一名半步天尊,甚至都不給對方一個認輸的機會。」

在場的眾人紛紛震驚,臉上都露出了駭然的神色,誰也沒有想到這火神鯊如此的狂妄,更是狠辣萬分。 「晨風!」

觀眾台上,一名老者霍然站起身來,盯著天空中的那一團血霧,臉上流露出悲憤的神色,他的孫子被擊殺了。

「火神鯊,你是在故意殺人,我要起訴你!」

老者呼吸急促,滿面怒容,這可是他最為疼愛的孫子,也是他們黑影族最為出色的年輕一代的天才。

為了培養他,家族耗費了極大的代價,好不容易登臨到了半步天尊境界,但是卻尚未有任何作為,便被斬殺了。

這是黑影族之殤!

「可笑!」擂台之上,火神鯊面色非常的平靜,如同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淡淡的說道:「有些人,就是不懂得自知之明,我分明已經給他機會了,是他自不量力,還要挑戰我的威嚴。」

「哦,對了,你儘管去起訴吧,反正他又沒有認輸,在場的眾人可都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我君子坦蕩蕩,無所畏懼!」

聽著火神鯊大言不慚的話,那名老者心中更是無比的悲憤,冷聲喝道:「算你狠,這個仇我們黑影族記住了。但你也不要囂張太久,總有人會鎮壓你的,你終究會死的很慘的。」

「詛咒,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一切還是要以實力為準,技不如人,只會耍嘴皮,那便是如同那個牧雲一樣了。」

火神鯊冷笑一聲,目光落在牧雲所在的二十五號擂台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

「我再次申明一點,擋我路者,死!」

不遠處,擂台之上牧雲感受到那一道冰冷的殺意,不由得微微皺眉,這個火神鯊做的有些太過了,道心不夠堅韌,終非大器。

搖搖頭,他將目光落在其餘的擂台之上,只見藍月和紫金金都已經開始了戰鬥,至於青麟子則是依舊還在和對手互相打量,並未著急出手。

紫金金所在的擂台上,她的對手是一名滿頭赤發的青年,眼神邪魅,在戰鬥中還不斷的出口調侃。

「小丫頭,你的實力這麼弱,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呀,怕不是用你的美色了吧,那不如讓我用一次,我認輸給你了呀。」邪魅青年調笑道。

說著,還不斷的上下打量著紫金金的身軀,並且還在戰鬥之中,快速的移動到紫金金的身後,在她的後背上輕撫了一把。

「手感不錯,就是穿的有些厚了,要是不穿,那就給力了。怎麼樣,剛才我的意見你可以考慮下哈。記著,我可是來自……」

「我沒興趣知道。」紫金金再次避開了一擊,出現在十米之外,盯著那名邪魅的青年,冷冷的說道:「死人,我提不起興趣。」

「哎呦,小丫頭還挺狂的啊,看來是需要好好的教下,不然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過,你這種性格我還真是喜歡,肯定滋味不一般。」邪魅青年冷笑道。

「結束吧!」

紫金金渾身上下血氣涌動,瞬間便爆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瞬間便呼嘯出來,席捲了整個擂台。

在此之前,她只是揣摩對手的實力,但是沒想到對手竟然會是如此一個沒有修養的青年,惹惱了她。

不再藏拙!

這一段時間,她在三祖的幫助下,成功的煉化了牧雲所贈送的穩神丹,徹底的將修為成功的鞏固了。

小天尊境界,深不可測,瞬間便碾壓了那名邪魅青年的氣勢,隨著她雙手撐開,一輪血月浮現出來,散發出滔天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