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貂元山化成一道紫光,出現在了古天輸幾人的身後,目光之中帶著驚駭。

人影閃動,孫勝天,閆修羅等人也是很快的趕到了雷域,不過都是眼中帶著震撼。

視線中,八名大能目光威的站在那裡,而八人的身後,一名名太古王族的王者親子還有天驕足足將近三十多人,臉上帶著戰意,望著古天輸幾人。

而與王族相反的是,人族這一方,一共也才十幾人而以,光是數量上,古天輸等人便是不佔據優勢。

「你們的人呢,不會妄想著就這點人,就與我們一戰吧!」麒洪瑞臉上帶著冷笑,目光看向古天輸幾人,他們自然知道洛天等人一眾天驕不在九域之中,因此才選擇了這個時間進攻。

「當年,能夠鎮壓的你們不敢說話,現在一樣!」東伯新臉上帶著冷漠,強勢回應。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天道築基丹

「狂妄!」聽到東伯新的話,王族的眾人頓時大怒起來,目光看向古天輸幾人,大聲呵斥。

古天輸,東伯新,還有季九幽三人,可以說是他們這些人心中的陰影,當年三人殺的他們沒有還手之力,如今他們的實力暴漲,感覺現在的他們完全能夠對付古天輸,以他們八人合力,可以強勢震殺天輸三人,至於貂元山,孫勝天幾人,他們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

「哈哈,來吧!」金烏一族的聖子,臉上帶著傲然站到了飛身而起,目光看向貂元山等人,眼中露出披靡主色。

「對啊,洛天他們呢,讓他們出來一戰!」屠飛揚等人也是目光看向人族的幾人,大聲開口。

而幾名古王親子,則是將視線放在了鍾子軒還有軒轅穹兩人的身上,渾身戰意瀰漫,眼下人族也只有這兩位紀元之主的親子在。

「懸殊!」貂元山幾人心中沉重無比,眼下他們兩方的勢力,就是懸殊無比,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沒有紀元之寶。

「殺……」就在幾人對話間,整個九域的戰鬥也是徹底爆發出來,一名名太古萬族嘶吼中,在九域瘋狂殺戮起來。

一名名人族也是開始不斷的反抗著,剛一對上,便是有大批的人族和太古萬族死去。

「殺啊,殺盡人族,屠進人族聖地,九域要回到我們太古萬族的掌控!」殺戮間,太古萬族徹底瘋狂起來,血腥的氣息傳遍了九域。

「你們真的要不顧當年的約定,提前開戰不成!」古天輸的臉色冰冷,目光在眾人麒洪瑞等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你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么?」

「當然,你們可以自裁在我們面前,那樣的話,我們還可以承諾為讓人族恢復到太古年間的地位,成為奴隸還有食物!」麒洪瑞臉上帶著冷漠,目光看向古天輸。

「凶獸一脈的叛徒!」貂元山咬牙切齒,目光看向麒洪瑞,忍不住大罵起來。

「既然如此,那麼殺吧,看來當初的震懾還是不夠!」嗡鳴之聲回蕩,古天輸手中多了一把金色的長劍,衣袍激蕩,一步邁出,朝著麒洪瑞殺了過去。

「還以為我是當初那個任你鎮壓的我么!」麒洪瑞看到古天輸,心中一抖,不過隨後想到了自己的實力還有在葬仙棺中的獲得的機緣,頓時自信起來。

「嗡……」不過,就在麒洪瑞的話音還沒說出口,一道金色的神光便是出現在了齊洪瑞的身前,讓麒洪瑞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金色的長劍,刺破星空,複雜的符文環繞在長劍之上,刺進了麒洪瑞的身體之中。

長劍染血,古天輸傲然的站在星空之下,目光之中帶著披靡之意,長髮捲動,無敵的氣息在古天輸的身上散發而出,讓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驚。

「好快!」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麒洪瑞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雖然在他們中是墊底的存在,但是也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

「不愧是古天輸!」所有人眼中都是帶著感嘆看向古天輸,沒想到,時隔多年,古天輸風采依舊,依然還有著無敵之勢,這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氣質。

風華絕代,冠壓諸多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幾名古王親子臉上露出凝重,當年古天輸那無敵的氣勢,讓他們印象很深,那時候他們是紀元巔峰,如今他們雖然已為準王,而且在雷海沼澤之中得到了機緣,但是面對古天輸,還有著一種心驚之感。

「幸好他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若不是,這一紀元,很有可能會證道!」人們有些唏噓。

「一起出手圍殺他!」麒洪瑞雖然被神劍刺中,但是畢竟也是活出了第二世,因此並沒有被古天輸斬殺,也不是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麒洪瑞的話音落下,氣勢吞天的東伯新動了,而東伯新的目標也是瞄向了麒洪瑞,半神半魔,東伯新彷彿兩個人一般,出現在了麒洪瑞的身前,一拳轟出,砸在了麒洪瑞的身軀之上。

「咔嚓……」脆裂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彷彿一道驚雷一般,鮮血從麒洪瑞的口中噴出,讓其麒洪瑞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

「我說了,當年能夠鎮壓你們,現在還能夠鎮壓!」東伯新雙眼如同兩個漩渦一般,讓人忍不深陷進去。

「無敵!」東伯新,古天輸兩人,再次用行動告訴了眾人,縱然他們活出了第二世,但是兩人依然不懼,哪怕對方的人比起他們來多了四倍。

「季九幽呢!」相比於東伯新和古天輸,伏蒼山幾人之前的氣勢也是有些弱了下來,目光看向古天輸和東伯新兩人,他們更加忌憚的是那個老怪物一般的季九幽。

「殺……」不過,緊接著,幾人便沒法去想季九幽在哪了,因為東伯新和古天輸兩人,已經主動朝著他們殺了過來。

「找死!」看到東伯新和古天輸兩人的做法,幾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雖然古天輸和東伯新很強,但是光靠兩人,想要戰勝他們這麼多人,完全就是痴人說夢,唯有王者才能鎮壓他們這麼多人。

「殺……」軒轅穹還有鍾子軒兩人也是緊跟在古天輸和東伯新兩人的身後,兩人雖然不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但是兩人的身世都很可怕,流著紀元之主的血脈,實力上自信能夠戰過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

大戰瞬間開啟,貂元山幾人也是紛紛出手,整個星空開始在不斷的傳出轟鳴之聲,三十多名准王圍攻著古天輸幾人。

與此同時,整個九域,都是爆發了驚天的大戰,紀元巔峰的領頭人,不斷的對抗著。

幾個聖地也是開始抗衡起其他太古萬族的進攻來,鮮血染紅了一片星域,從大戰一開始,九域便是變成了絞肉機,幾乎每時每刻都是有著太古萬族還有人族的人死去。

而身在星河府的洛天等人,卻是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都是接受著仙界星河府的試煉。

「哈哈……成功了!」汪忘渾身溢血,看著懸浮在頭頂之上的一塊仙氣繚繞的一塊令牌,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功法施展,開始煉化起來。

君無淚跟汪忘的情況一樣,幾乎在汪忘成功的一瞬間,君無淚也是一掌拍碎了身前的一塊光幕,露出了仙氣繚繞的令牌。

其他人也是紛紛突破了外門弟子的考驗,不過卻是比起汪忘和君無淚兩人的機遇差了不只一個檔次。

「煉化了這令牌之中的仙氣,我或許有望證道!」君無淚目光之中帶著喜色,盤膝坐在了令牌之下,同樣開始煉化起來。

其他人都是通過了考核,而此時的洛天的肉身,也是瘋狂的增強著,整個人身上都是露出一股心驚的氣息,不過,跟那股強大的氣息相比,洛天的形象卻差到了極致,渾身是血,衣袍早就沒了,不斷的躲避著那若如同流星一般的丹藥。

這段時間,洛天幾次險些喪命,幾次差點被那一顆顆蘊含著仙氣的仙丹活活震殺,不過最後關頭洛天還是硬生生的挺了下來。

此時的洛天除了頭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被那仙氣淬鍊了一遍,洛天感覺自己光是肉身之力,便能夠活活的震死一名准王。

而隨著洛天淬鍊肉身,星空之下的那些如同星辰一般的丹藥,也是越來越少起來。

「頭……」洛天猶豫了,頭對於人來說極為重要,是神魂所在的地方,洛天害怕,弄不好,會被那仙丹直接爆頭,將自己的神魂滅殺,那樣自己之前的付出就白費了。

「對自己狠一點!」不過,隨後洛天便是咬了咬牙,目光看向那一顆顆亂竄的丹藥,臉上露出狠辣之色,不知道為何,洛天的心中有些發慌,總感覺冥冥中有著大事發生。

「來……」做了決定,洛天便是從來沒有更改過,目光凝重的看向那朝正朝著他飛來的一顆流星,隨後站定了身軀,用頭狠狠的撞了上去。

「咔嚓……」脆裂的聲音響起,下一刻,洛天便是感覺到自己彷彿變成了一個普通人,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整個人不受控制的朝著星空之下墜落。

「嗡……」仙則流轉,下一刻,一道仙氣便是開始淬鍊起洛天頭上的裂痕來。

「還不夠……」洛天的跌落了千丈的距離,神智恢復了清明,眼淚都快疼出來了,但是還是低吼一聲,主動朝著那一顆顆丹藥撞了過去。

「一顆……兩顆……」時間緩緩的流逝,洛天不斷的碰撞之下,唯一沒有淬鍊過的頭也是開始漸漸的變的強大起來。

洛天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人昏昏沉沉的,等到他清醒過來之時,卻是發現整個星空一顆丹藥都沒有了。

「完成了!」洛天雙眼露出喜色,隨後輕輕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眼中露出激動。

「嗯?」不過,洛天剛剛激動沒多久,臉色便是露出疑惑,隨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這是……天道築基丹?」洛天聲音之中帶著疑惑,感覺到丹田之中懸浮著的一顆金色的丹藥,輕聲開口。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最難的地方

洛天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著丹田之中那顆金色的丹藥,雖然不大,但是洛天卻能夠在那丹藥之中感覺到一股能夠毀滅他的氣息,若是在丹田之中炸裂,那麼洛天知道,自己必然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他是什麼時候融入到我的丹田的!」洛天心中疑惑無比,不敢輕易的去觸碰那枚禁忌之丹。

「若是能將這枚丹藥煉化了,那麼我的輪迴通道完全能夠全部轉化為仙氣所鑄!」隨後洛天心中便是思索起來,眼中露出陣陣的意動。

「應該是之前那些仙丹並沒有全部淬鍊我的肉身,而是有一部分進入到了我的身體之中,等我全部煉化完成之後,便形成了這天道築基丹!」洛天心中自語,心中也是漸漸的明悟起來。

「這考驗,最開始的那一顆顆仙丹淬體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考驗是這丹藥!」洛天低聲自語,目光之中露出凝重之意。

「不過,這也就是星河府器靈所說的那個一步登天的機會了吧!若是將這天道築基丹煉化,我的實力,想想都可怕!」洛天低聲自語隨後開始仔細的觀察起這丹藥來。

「真是讓人心癢啊!」觀察了一會兒之後,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了苦笑,眼下有著一個變強的機會,但是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媽的,試試看!」隨後洛天臉上露出瘋狂之色,因為他能夠感覺到丹藥之中蘊含著一股混亂的氣息,若是自己再沒有作為,說不定這顆丹藥會爆掉,那樣的話,自己必死無疑。

「煉製這枚丹藥之人,丹道的造詣該有多強,竟然能夠想到這樣的辦法,將仙氣煉化進丹藥之中!」洛天心中感嘆,同時,輪迴天功悄然運轉,帶著一絲煉化之力,小心翼翼的朝著那丹藥卷了過去。

「嗡……」微弱無比的煉化之力觸碰在丹藥之上,細微的波動在那金色丹藥傳遞而出,隨後一道裂痕出現在了金色的天道築基丹之上。

雖然只是一道裂痕,但是卻是讓洛天心中一驚,隨後一股恐怖的威能,頓時順著裂痕橫掃而出,橫衝直撞,開始在洛天的丹田之中掃蕩起來。

「尼瑪的!」洛天低罵一聲,不敢怠慢,輪迴天飛速的運轉,瞬間煉化起那一道道散發出來帶著強大威能的仙氣來。

不過,輪迴天功雖然強大,但是煉化起這麼多的仙氣還是有些吃力,一道道仙氣在洛天的身體之中不斷的亂竄起來,讓洛天的臉色瞬間通紅起來。

「給我壓制!」洛天低吼,冷汗頓時在洛天的臉上流淌起來,那亂竄的仙氣,讓洛天感覺自己隨時可能會爆炸。

「咔嚓……」僅僅片刻的時間,洛天那剛淬鍊好的肉身便是發出了陣陣的脆裂之聲。

「原來最開始給我淬鍊肉身,是讓我不爆炸!」洛天心中苦笑,剛剛淬鍊的肉身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慢慢來吧!」肉身暫時是穩定了下來,洛天也是開始專心的煉化起了那澎湃的仙氣來。

金色的輪迴橋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彷彿被一道道仙氣同化著一般,讓洛天心中大喜無比。

「爽……」此時洛天能夠感覺到自己的丹田正在發生著驚人的蛻變,那是完全不屬於九域的氣息。

「說不定,我真的會一步登天,證道成為天道境!」洛天心中自語,盤坐在星空之下。

……

「嗡……」陣陣的嗡鳴之聲響起,龐大的星河府外,鄭欣,徐離子益幾人率先出來,有些無聊的等著洛天眾人。

就在洛天煉化著天道築基丹的時候,星河府外那包裹著星河府的仙氣,開始亂竄起來,隨後星河府便是爆發出了陣陣的華光,金色的大門緩緩的開啟,一道道仙氣被吸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試煉結束了么?邱景明那個老王八沒出來?難道是洛天他們出事了?」幾人臉上了露出謹慎,瞬間將目光放到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一道道仙氣消失,而一道道身影,從星河府中飛了出來,讓鄭欣幾人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終於他嗎的出來了!」大罵之聲響起,聲音正是來自貂得助,而出來的人,正是參加內門還有外門弟子考核的眾人,而毒鴻禧等人也是被送了出來,臉上帶著疑惑看向那璀璨的星空。

「這就是三千小世界嗎!」毒鴻禧等人臉上帶著興奮之色,感受到星空下的規則,大聲感嘆起來。

「我感覺我的壽命增加了許多,如果可以,我寧願生活在這小世界當中!」馬修真臉上也是帶著激動,目光看向那美麗無比的星空。

「哈哈,鄭欣,你小子死的真快啊!」貂得助臉上帶著得意,看著率先出來的鄭欣幾人,大笑起來。

「尼瑪的,要不是那個老王八盯著我打,還真不一定誰先出來!」鄭欣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洛天呢?」不過,隨後人們便是發現了少了一個人,並沒有發現洛天出來,臉上不由得紛紛疑惑起來,目光看向了那緩緩閉合在一起的金色大門。

「他不是參加的外門弟子的考核么,按照道理來說,應該跟我們一起出來才對啊!」人們頓時有些緊張起來,畢竟那是大名鼎鼎的星河府,說不定洛天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不測。

「應該不會吧,我就是煉化了一塊令牌而已,雖然麻煩了一些,沒有其他的什麼危險啊,這令牌連我都能煉化,更別說洛天了!」貂得助伸手一揮,一塊青色的令牌出現在了貂得助的手中。

「等等看吧,說不定,過會兒就出來了!」江思惜輕聲開口,心中雖然擔心,但是他知道,龍傑這些人,說不定還會再闖星河府。

江思惜的話讓人們有些安靜了下來,一行人,站在星河府外,等待著洛天的出現。

「幸好那些仙氣被收回了星河府,否則那些石人要是殺過來,我們還有著不小的麻煩!」蠻魂輕聲開口,目光看向那星河古路。

時間緩緩流逝,人們等了一個時辰,但是卻是還不見洛天出現,頓時有些焦急起來。

「合力轟開大門吧!」龍傑率先坐不住了,目光看向那金色的大門,渾身氣息滔天。

「嗡……」不過就在龍傑的話音剛剛落下,陣陣的波動便是從星河古路之上傳遞而出,一道血色的虛影,朝著眾人飛了過來。

片刻的時間,那血色的虛影便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而人們也是看清了那血色虛影的樣子。

視線中,一隻血色的蝙蝠扇動著翅膀,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前,讓眾人的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血符?」閆洪濤臉色露出疑惑之色,伸手一抓,血色的蝙蝠轟然潰散,隨後化成了一張血色的符篆出現在了閆洪濤的手中。

「你們這交流手段,還真獨特啊!」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感興趣的神色,看著閆洪濤手上那讓他們看不懂的文字。

「還真是殺手出身,這麼小心翼翼的!」隨後幾人撇了撇嘴。

「嘭……」閆洪濤手中的符篆轟然碎裂,而與此同時,閆洪濤的臉色也是募然變化起來。

「出大事了!」閆洪濤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翻,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焦急之意。

「還能出什麼大事,難道是太古王族殺來了不成?」孫克念撇了撇嘴,現在的他們實力強大,這麼多人,縱然是太古萬族殺來也無懼。

「的確是太古萬族殺來了,而且已經殺進了九域!」閆洪濤詫異的看了孫克念一眼。

「什……什麼!」聽到閆洪濤的話,除了毒鴻禧等人之外,其他人的臉色也是猛然變化起來。

「孫克念,你是數啥的,你這嘴,真他嗎是沒誰了!」鄭欣幾人大罵一聲,隨後目光看向了江思惜。

「走吧,洛天要是出來,自然會回去找我們,當務之急,是先應付太古萬族的入侵,眼下人族空虛,只有老一輩的強者坐鎮,而太古王族有八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一刻都不能耽擱!」江思惜思索了一陣,隨後便是飛身而起,化成一道流光,順著星河,朝著星辰殿的方向飛去。

其他人也是紛紛起身,跟在了江思惜的身後,眼中露出焦急之色,他們知道,九域才是他們的根本,若是九域被太古萬族佔了,那麼他們也會成為無家可歸之人。

由於沒有了仙氣,那些之前阻攔眾人的石頭人,也是不再升起,幾人很快便是走出了星空古路,出現在了星辰殿的那個龐大的平台之上。

「好濃的血腥味!」剛一落腳,幾人的臉色便是瘋狂的變化起來,感覺到了星羅域那濃郁的血腥味,還有那一道道強大的戰鬥波動,以及衝天的喊殺聲。

「該死!是在雷域!」眾人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隨後再次起身,衝出星辰殿,朝著雷域的方向飛了過去。

一路之上,大戰連天,眾人一路橫推,朝著戰鬥波動最大的雷域飛去,沒有去管幾域的大戰,他們知道,雷域的戰鬥才是關鍵。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完成

流血的九域,到處都在爆發著大戰,而最讓人們關注的便是雷域古天輸眾人的巔峰大戰,畢竟這些人的勝利與否才能夠斷定這場關係著人族生死存亡的大戰,是否哪一方會繼續生存下去。

古天輸氣勢通天,長劍染血,一劍刺進冥族那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的心臟,九條真龍從另外一隻手中飛出演化成一鼎金色的火爐,鎮壓在了那名冥族大能的身軀之上。

「嘭……」灰色的神血灑落,冥族的那名大能,臉色蒼白,身軀朝著星空之下墜落,而古天輸沒有去追擊,因為其他幾人的攻勢也是降臨在了古天輸的身前。

金色的羽劍,斬在古天輸的身軀之上,一道血痕出現在了古天輸的後背之上,讓古天輸輕咳了幾口鮮血。

不等古天輸定下身軀,血色的長刀再次降臨,劃破了破滅的星空出現在了古天的輸的頭頂之上。

「給我開!」古天輸大吼,金色的神劍揮出,滔天的劍芒同血色的長刀碰撞在一起。

「古天輸,絕望么?當年的你何等的強勢!」金烏一族的大能,張口一吐,神火降臨,環繞在古天輸的周身,強大的煉化之力,彷彿能將整片星空煉化。

「咳咳……」古天輸輕咳了兩聲,再次咳出了一口鮮血,看著席捲而來的神火,古天輸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起來,雙手舞動,身軀轟然暴漲起來。

「滾……」金色的大腳邁出,一腳踏在神火之上,將神火踩滅,目光盯著圍攻自己的四名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