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厲害?!」

楊軒頓時一驚,滿臉不信的小聲道。

王京垣可是有著煉虛境神變天下階的修為,連他都接不住這「太玄九變」,那這功法也太強了吧?

「何止厲害?『太玄九變』號稱飛靈大陸,乃至起源星第一神功,若真能修成,甚至連通天玄宗的鎮派神功『截天一劍』都能硬抗!你說厲不厲害?」

王京垣苦笑著解釋道,然後一臉自豪的向楊軒談及了太玄門一樁秘史。

「此功法可是本門開派祖師所創,八十多萬年前,本門開派祖師,憑著修鍊大成的『太玄九變』,與入侵飛靈大陸的通天玄宗開派祖師天玄道人,激戰三天三夜不分勝負。也正因如此,連飛靈天宗都被通天玄宗覆滅,本門卻能在那場大劫中,安然保存下來,流傳至今!」

聽了王京垣的話,楊軒不由倒抽一口涼氣,滿臉震撼! 「我還是想試試!」

猶豫片刻,楊軒依舊堅持之前的立場,要跟黃空海較量一番。

「你這小子!」

王京垣登時無語,大搖其頭。

「去吧,去吧,等被黃師弟揍成豬頭,也許你就明白什麼叫不知天高地厚了。」

「楊軒,莫以為你凝結的是九靈金丹,又有著煉體五階的實力,就能夠與小海一戰。你境界太低,根本不明白境界上的差距,意味著什麼。還是算了吧,再等幾年,下一次還有機會。」

黃默也在一邊勸道,顯然,在場沒有一個人看好楊軒,根本不認為他有跟黃空海一戰的實力。

「行了,你們也別勸他了。我看他不吃點苦頭,還真不知道厲害。海兒,別留手,讓他見識見識太玄九變的厲害。」

玄重真君擺了擺手,止住了其他人的勸諫。

他其實也很好奇,不知道楊軒究竟哪兒來的自信,敢如此狂妄。更是希望藉此機會,摸摸楊軒的底,也好因材施教,找出更好的教導楊軒的方法。

「嘿嘿嘿,放心吧,海兒一定會好好招待一下您的這位關門弟子!」

黃空海咧嘴一笑。

「早看你小子不爽了。你既然敢如此張狂,那就要做好被揍成豬頭的準備吧。我可不會因為你是元極天修為,就會留手的。」

黃空海也很清楚,楊軒的金丹為九靈金丹,法力精純程度,絲毫不亞於自己,普通手段,對楊軒必然無效,因此他就沒打算用庚金劍氣。

幾人走出書房,來到了玄重真君別院的演武場上。

玄重真君探手打出一道法訣,演武場頓時彈出一個半圓形的護罩,籠罩在了整個演武場上,使得原地出現了一個獨立的法域空間。

做完這些,玄重真君向那護罩中一指,對二人道:「去裡面鬥法吧。」

黃空海縱身進入護罩內,楊軒也跟著踏入其中。

眼前景象陡然一變,楊軒心中微微有些吃驚,顯然沒料到,這護罩內外,竟然天地不同。

「居然能夠直接構建一方空間,看來師尊已經有了很穩定的神之空間了。」

修仙者在煉虛境神變天境界時,需要點燃神火,開闢神之空間,為悟道做準備。

而一旦神之空間成功開闢,就能夠藉助虛神之力,在現實中模擬出一方類似真實空間的虛神空間。

到了煉道境這個層次,一旦貫通了內外景天,就能夠化虛為實,真正構建出一方法域空間來,這方空間,又被稱之為神景天。

所以,煉道境有三景天之分,就是外景天,內景天和神景天。

兩人現在置身的這方法域空間,應該就是玄重真君的神景天法界內。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山河之地,面積約莫有百里方圓,裡面的山河地理,跟真實的山川河流,沒什麼兩樣,只是缺少生機,到處一片死寂。

黃空海佔據著空間內最高的一座山峰,身上法力涌動,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人無法捉摸的怪異氣息。

「咦!」

楊軒的目光在黃空海身上一掃,頓時一陣吃驚。

「莫非黃空海也開闢了玄竅不成?」

他在黃空海的身上,感受到了很熟悉的一幕。

楊軒自己已經成功開闢了兩大玄竅,分別在雙掌的掌心,而黃空海此刻,身上竟有三處地方,散發出三種不同的法力波動氣息。

每一種法力氣息,都極為強大,似乎其身上的那個部位,有著一個跟丹田一樣的竅穴存在,頗為令人吃驚。

「別說師兄我欺負你。我已經煉成了太玄九變的前三變,身上另外開闢出了三個丹田竅穴。因此,我等於擁有四個丹田,法力是同境界修士的四倍。你還要與我一戰嗎?」

黃空海此刻哪裡有煉虛境嬰變天高人的風範,分明一副紈絝二世祖的模樣,洋洋得意的向楊軒顯擺道。

外面觀戰的三人,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精彩。

「這臭小子,老毛病又犯了!」

玄重真君嘴角抽抽的道。

王京垣只當沒見到,強憋著笑意,目光遊離他顧,但其抽搐的嘴角,卻出賣了他。

「四個丹田?太玄九變,有點意思!」

楊軒呵呵一笑,臉上絲毫沒有顯露任何被嚇住的模樣。

「不過只是多了四個玄竅而已,修鍊了四種不同的法力,看似強大,實則破綻百出,不值一提。」

「好大的口氣!」

黃空海沒想到對面的小子,在聽到了自己這番話后,不僅沒露出任何佩服的表情,反而出口奚落自己,頓時大怒。

「玄真變!」

黃空海的身上,心口處頓時亮起了一道璀璨的白光。

隨著這白光涌動而出,其整個人肉身發出一陣驚人的真氣波動,恐怖的力量壓迫,不斷從其身上散發而出,朝著楊軒鎮壓而去。

「劍來!」

黃空海大喝一聲。

手中憑空多了一把由太玄真氣凝聚而成的白色長劍。

「看招!」

「太玄真劍訣第一式——搬山!」

黃空海凌空而擊,手中長劍向楊軒筆直斬來。

這一劍,彷彿挾裹著一座大山,由上而下,朝著楊軒狠狠砸來!

「果然很強!這莫非是武道真力?」

楊軒心驚的同時,戰意噴薄而出,大喝道:「來的好!你也嘗嘗我的搬山訣!」

他耗費兩年多時間磨鍊法術,悟出力量意境,融合出搬山訣這一二級法術,還沒有在人前使用過,今日遇到黃空海這武道真力一劍,頓時也想試試自己的搬山訣法術威力如何。

黃空海是一劍斬下,楊軒則是不閃不避,迎著這一劍,直接一掌拍出!

一隻由九靈法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揚天一拍,迎向斬擊而下的一道巨大白色劍氣!

同樣名字的法術和劍招,形式雖大不相同,但內里蘊含的法理卻是一般無二,都是對力量意境的運用!

嘭!

剎那間,楊軒的這搬山一掌,已然與黃空海的搬山一劍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天空好似打雷一般,爆發出震天的轟鳴。

咔咔咔!

黃空海腳下的山峰,因承受不住這兩股力量的撞擊,轟然倒塌!

塵土飛揚,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氣勁縱橫交錯,紛繁暴動,吹的大地開裂,山河倒卷!

嗖!

一道人影狼狽的從那股氣勁交擊的塵土風暴中飛出,落在了地面上,一陣大咳。 「這是……小海竟然敗了?怎麼可能?」

待看清楚法域中的情形,黃默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目光有些發直的看著滿臉狼狽的黃空海,喃喃自語道。

不止是他,玄重真君和王京垣也無法相信。

玄重真君一揮手,法域中被毀的山川,瞬間恢復如初。

此時,楊軒依舊還站在原地,身上除了法力減弱了不少,其他並無多少變化。

反觀黃空海,除了狼狽一些,氣息並無多少減弱。

第一招勝負如何,其實很難界定。

楊軒看似勝了,其實卻也敗了,而黃空海看似狼狽,其實並不算敗。

楊軒吃虧在法力上,而黃空海則吃虧在對力量意境的領悟上。

「黃師兄,你好像敗了。」

楊軒笑眯眯的道,而且還人畜無害的伸出一根手指,朝著黃空海搖了搖。

「一招哦!」

黃空海一口氣憋住,麵皮頓時漲紅,有心想要辯駁,但卻愣是開不出口來。

「哼,敗了就敗了,有什麼了不起的!」

好半晌,黃空海才壓下胸口的那股暴亂的氣息,不滿的嘀咕道。

「就算我敗了,既然是切磋,要不再打幾招?」

深吸了一口氣,黃空海臉上的羞愧和怒色,竟是一掃而空,反而澎湃起強烈的不屈戰意。

「這心志,厲害啊!」

楊軒忍不住大為讚歎。

就連外面觀戰的三人,也是全都雙眼大亮,玄重真君更是老懷大慰的不住捋須而笑。

「再戰也行,不過你修鍊的這武道真力『玄真變』,似乎不是我的對手,還是換別的招式吧。」

「好!且看我的玄靈變。」

黃空海身上氣息又是一變,周正涌動起澎湃的靈力波動,胸口處,則亮起了一團璀璨的金色光芒。

隨著這金色光芒的涌動,黃空海的身形,也開始不斷的拔高壯大,眨眼睛的功夫,就變身成為一尊十米高的金甲巨人!

「真靈之力,太玄九變果然很有意思。」

看到這一幕,楊軒雙眼放光。

「神猿變!」

楊軒雙手擂鼓如捶,不斷捶打著自己的胸膛,身形也隨著不斷的捶打,迅速膨脹壯大,很快變成了一尊十餘米高的金毛神猿。

「槍來!」

黃空海大喝一聲。

一道金光,自其胸口那處丹田竅**飛出,化作了一桿金色三尖兩刃槍。

「楊師弟,亮兵器吧。」

黃空海所化的金甲巨人,口吐雷音,向楊軒大喝道。

「好。」

楊軒心神一動,天罡七星刃憑空出現,並化作六七米長,被其握在了手中。

「戰吧!」

黃空海身形一動,提槍便刺。

楊軒揮刀迎上,兩尊巨人,在玄重真君的法域空間中,瞬間激戰起來。

槍來刀往之間,兩人打的難分難解。

外面的三人,只能看見兩尊金色巨影在法域中碰撞交擊,所過之處,山崩地裂,江河斷流,端的是狂猛爆裂,難分伯仲。

半個小時后。

兩道巨影分開,同時收了玄體法相,哈哈大笑,狀極歡快。

「黃師兄這真靈之力果然不凡,我不如也。」

楊軒由衷讚歎道。

「臭小子何必自謙?你煉體不過才五階初期,我已是五階巔峰,真要說起來,這一戰又是我敗了。」

黃空海頗有些鬱悶,但卻也很服氣的說道。

「卻不知師兄的第三變是什麼?要不要再來一場?」

楊軒雖然有些力竭,但渾身戰意卻絲毫不減,還想繼續再戰,見識見識太玄九變的第三變。

說實話,前兩變著實給了他不少的驚喜,他對這太玄九變,越來越感興趣。

他早已開闢出兩個玄竅,但卻苦於沒有玄竅的運用之法,若是能從太玄九變中窺得一些法門,對自己的戰力提升,肯定大有幫助。

「還是算了吧。我這第三變是玄元變,屬於輔助的元光法術,能照鑒萬物虛實,窺得法術招式破綻,只能輔助戰鬥,並無戰力可言。」

黃空海搖了搖頭,他當然已經看出來,楊軒其實已經力竭,再打下去肯定會受傷,便沒有了繼續戰鬥下去的打算。

「你何必著急?憑你這天賦,家父肯定會傳你太玄九變,到時候你自己去研究就是了,沒必要在我身上找刺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