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什麼好緊張的,不就是拍戲嗎。」

易大千表示了不屑,然而,喝了N多次水已然是暴露了他自己。

「不想理你,到時候觀眾都會誇我演的好,你就等著挨罵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到電影都開始了。

其實這部電影應該歸類於家庭片,講的故事很簡單,另一個世界這部片子很火,不能說黑馬,但是確實贏得了一部分粉絲,就是因為這部片子很貼近人們的生活。

不管是哪個年齡段的,看了都有些感受,有哥哥妹妹的,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到劇情裡面。

從妹妹和哥哥的吵吵鬧鬧,到妹妹許願希望快點兒把哥哥帶走,再到許願成真妹妹的開心,以及後來因為哥哥對別人好而吃醋等等,這些劇情都會讓人有笑有淚,當然,大結局哥哥還是哥哥,妹妹還是妹妹,闔家團圓的結局也是大家喜歡的。

從電影院出來,聽著大家的討論,一家人心滿意足,只不過易小芊還是表示,希望哥哥能夠消失一段時間,看看自己會不會想他,或者讓易大千主動承認自己是弟弟,易大千對此回復了兩個字:

「沒門兒。」

第二天,電影票房排行榜榜單出爐,排名第一易世界出品,愛過電影戰狼,這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包括易陽。

因為這個世界愛過電影好像還停留在抗日階段,都是這種軍旅題材的,戰狼雖然也是,但是愛國情懷更濃烈一些。

快把我哥帶走也出乎意料,排名在第五,易陽預測可以到前十的位置,但是覺得也就是第七第八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是第五,而且也是好評不斷,就像之前說的,大家都覺得這部電影,特別貼近生活。

第二日戰狼票房依然是第一,把我哥帶走也一樣,不過第三天,把我哥帶走竟然衝到了第三名,雖然一直到下畫,它都是第三名……

「大千學長,我去看你的電影了,演的很好。」

易大千拿著手機看張涵發來的消息,嘴角不自覺的又上揚了,張涵不知道,易大千手機裡面的女生,除了親戚,還有小時候的朋友,只有她一個,而且能獲得經常回復殊榮的,也只有她一個,周子怡和兒子說話有時候都得不到回復,問就是做實驗,看到已經很晚了,怕打擾休息,這理由,傻子都知道是現編的。

「還行吧,沒有做實驗有意思,明天下午我沒事情,你要是有實驗我可以勉為其難的幫你看下,省著你把實驗弄的亂七八糟。」

傲嬌的回復,張涵看到卻不覺得,她心中的學長就是這樣的,能力出眾,對其他人不屑一顧。

「那就麻煩學長了,明天見學長。」

「嗯。」

聊天結束,易大千躺在床上,看著窗外,覺得家裡好幾萬的床墊就是不如學校的幾十塊錢的,原因嗎,可能是離想見的人太遠。

易陽回歸一年的時間,易世界做出來的成績有目共睹,幾家娛樂公司的聯盟已經徹底解散了,他們知道,易世界,或者說易陽,壓根沒把他們當成對手,人最可悲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他們也想通了,既然打不過,那就躲,你拍喜劇,我拍愛情劇,你拍戰爭片,我拍搞笑片,這樣總可以吧。

面對他們的退縮,和通過一些人發來的示好,易陽全盤接收,也明確表達,易世界希望大家共存的意思,這件圈內關注的事情也到此為止了。

拍了幾部片子,易陽覺得自己又懶了,看到公司的文件就煩,索性不看,直接扔給了張明,自己每天就是鹹魚,就這樣鹹魚到了過年。

「師兄身體不是太好,咱們今年陪師兄過年吧?」

這話是周子怡提出來的,她知道易陽和老郭的感情,也知道自己男人其實很擔心師兄的身體,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都看得出來。

「爸媽那邊都說好了,還是回去吧。」

易陽其實挺想和師兄過個年,因為他不知道,這會不會是師兄的最後一個新年,按照醫生的說法,可能是最後一個了。

「沒事,我和爸媽說,讓孩子們回去,咱們兩個去師兄家。」

易陽看著媳婦兒,看了有一分鐘,直接親了一下。

「謝謝你媳婦兒,娶到你真是我這輩子上輩子積德行善的結果。」

平心而論,易陽真的覺得自己這媳婦兒太好了,當年有人說周子怡暴力,不像女人什麼的,但是只有易陽知道,媳婦兒的溫柔只有他懂的,這些年看似家裡什麼都聽媳婦兒的,實際上易陽提出來的事情媳婦兒都是完全支持。

「讓孩子們看見怎麼辦,多害羞啊。」

「什麼害羞?爸媽我回來了,你們說什麼害羞啊?」

兩個人是在客廳說的話,女兒回來也沒注意,人進來了才看到,幸好,前面的事沒看到。

「沒什麼,就說你和你哥找對象的事情,會不會害羞。」

「我肯定不會,至於易大千,估計這輩子都是單身了吧。」

實驗室的易大千打了好幾個噴嚏。

「師兄,你是不是感冒了?」

「沒事,專心做實驗吧。」

「哦。」

老郭知道易陽要來過年,高興壞了,嫂子打電話說,這兩天精神都好了很多,讓買了好多菜,就等著他們去。

年三十兒的這天,易陽兩口子第一次沒和兒女過年,兩個孩子很懂事,也沒說什麼,她們知道外公外婆語言陪伴,父母有事情,他們就應該去陪著外公外婆。

晚上春節聯歡晚會,上面認識的人少了很多,但是大家還是看的很開心,有時候還會點評下,老郭難得的多吃了半碗飯,還喝了半杯酒,說是酒,其實早都被換掉了。 突然出現的這道身影,讓林楠微楞,有著一種似曾相識之感,一個漂亮的女人,長發披肩,一身乾淨利索的休閑服,精緻的妝容,看上去讓人都賞心悅目,還真是一個白衣天使,這個時候絲毫沒有猶豫,也顧不得周圍的血跡,上來就想著要救人。

當然,突然出現的一位白衣天使對林楠眼下而言肯定是大好事,專業人員一下就能夠判斷這人的情況。

不過,對於這突然出現的白衣天使,躺在地上的『重傷者』不樂意了,他身邊哭喊的親戚也不樂意了。

「看什麼看,我們不要你看,就要這撞人的賠償,其他人都不能動。」那位中年大媽家屬叫道,直接將要上前的美女醫生給推了出去,更甚者言語也非常的不客氣。

且說江珊此刻的心情,當真是非常的不好,自己是個醫生,還是一名急救醫生,碰到這種事情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想要來個救死扶傷,但竟然被攔住了,還被人出言不遜,這是什麼情況,看的出來這躺在地上的人還一副傷勢蠻重的模樣。

「你們是要賠償還是要命啊,這人都傷成這樣了,還不救他會死的!」江珊不悅的沉聲說道,帶著一絲著急,甚至當場就要撥打急救車趕來。

「滾一邊去,搞什麼亂,說不用你就不用你,該幹嘛幹嘛!」不料江珊這一句話之後,這地上的重傷年輕人竟然直接罵了出來,毫不客氣的。

這一幕,江珊更是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

「美女你別礙事,這是人家的事情,這車撞人賠償天經地義,就這種情況,配個十萬八萬的都正常。」一旁,也有圍觀之人開口,但怎麼都覺得不對勁,帶著冷笑之意,並且不留痕迹的將現場給圍了起來。

江珊哪裡遇到過這種事情,雖然感覺不對,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下示意的她還是覺得救人要緊,哪怕是要賠錢,也要等人先治好再說。

隨即江珊轉頭,準備看看這個肇事者,不過剎那間江珊微楞,林楠沒有認出她來,但她卻記得這個膽大包天的狂徒神醫來。

「是你,林楠!」江珊看著林楠開口說道,一副吃驚的模樣,不曾想在這個地方碰到。

雖然和林楠也就那麼一次接觸,但不得不說林楠給她的印象太深了,敢那般對待自己的人,若非考慮到他救人要緊,再加上夏冰這個好閨蜜開口相勸,她絕對饒不過林楠。

被美女開口道出了姓名,林楠一陣狐疑,他只是覺得這美女有些面熟,但卻想不起來,直到少卿,看到江珊露出一絲惱怒之意,陡然間這才想起一些。

「江醫生你好。」林楠開口,總算是有點印象了,有些無奈的打了個招呼,這位美女醫生之前對自己的態度可謂是非常的不好。

「好什麼好,沒看到人都被你撞成什麼樣子了嗎?還不趕緊處理,真等著人沒命了啊。」江珊沉聲說道,既然受害人非要林楠這個肇事者賠償處理后再救人,她也只能催促著林楠了。

林楠聞言,忍不住對著江珊翻個白眼,還真是一個糊塗的白衣天使,連自己都能發現這人的狀態,更何況她呢。

「你先觀察下這人的狀態,像不像重傷者?再看看我的車子,哪有撞人的痕迹?」林楠開口說道。

一語出,江珊微楞,先前當真是擔心則亂,倒是沒有注意打量,只是看到周圍那麼多鮮血,還要受害人的慘叫,倒是沒有注意其他的,而今聽林楠這麼說,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來。

畢竟是專業的醫生,還是急救室的那種,什麼突髮狀況沒見過,車禍更是幾乎每天都有,但還真沒有這個受害者這麼淡然的,雖然血好像出了不少,但臉色非常正常,精神狀態也正常,一點著急擔心的狀態都沒有,還能開口訓斥自己,開口索要賠償。

再看看林楠的車子,好像除了一些血跡之外,在沒有其他的痕迹,這還真不像是撞人的模樣。

「這?」江珊不傻,當即便明白了不少。

林楠在醫院的事情暫且不說,還奇迹般的救活了夏家老爺子的事情她也知道,作為夏冰的閨蜜,沒少聽說林楠的事情,知道這是一個高人,真若是撞傷人,估計他這位神醫早就出手救人了,哪還輪到自己,這一幕現在看起來,也就明了了。

「碰瓷的?」江珊目光在周圍掃視了一圈。

正所謂看破不說破,而今這麼一大群人虎視眈眈的等待著林楠這位『肇事者』的賠償,突然間被江珊這麼說出,當即讓不少人臉色大變起來。

尤其是地上躺著的年輕人,若非是要裝一下,估計都要直接起來打人了,他所謂的兩個親戚更是毫不客氣的上前就要對江珊動手,大罵不休。

「哪來的小妞,別以為長的有幾分姿色老子就不敢打你,你哪隻眼睛看到是碰瓷了,明明撞了人還不願意賠償,你們是一夥的吧。」一名中年男子罵罵咧咧的上前,出言不遜。

「你們……」江珊被罵的很生氣,想要反駁,但和這種人比起來,遠遠不是對手,當即就被罵的有些急了,直接揚言就要報警。

「你們碰瓷還有理了,我就報警,看看警察怎麼處理你們這些人!」這一刻,江珊百分之百確定這些人屬於傳說中的碰瓷,拿出手機就要報警。

這群人做這種事情,自然擔心警察,見江珊要報警,當即讓他們惱怒了。

「TMD不知死活的小妞,還真以為老子不捨得打你是吧!」中年男子怒罵一聲,抬手就要上前對江珊動手,不讓她報警。

眼看著巴掌就要打下來,江珊滿臉的害怕之意,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一時間尖叫聲都要響起,滿是委屈與害怕,然而就在這時,林楠終於動手了,身形微動,直接上前,將這隻大手給攔了下來,同時也出現在江珊之前。

「啪!」響亮的巴掌聲響起,不過卻不是在江珊臉上,而是出現在中年男子臉上! 帝都早就不讓放煙花了,難得老郭住這裡竟然還沒有被劃成禁區,一幫人推著老郭,帶著孩子在門口開始點燃炮竹,看著五顏六色的天空,所有人都笑了,或許,新年過了,就沒事了。

初一易陽又呆了一天,初二的時候才回家,初三去了岳父家,這個年他們兩個是最折騰的。

而此時,老家春城的二胖正在生氣,他四十那年就回老家生活了,房子賣了,回家買了兩個新房,這些年過的也還不錯,可以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是就這樣,自己的兒子還是不滿意,非要出去闖闖。

二胖也想著,男孩子,出去見見世面也好就答應了,結果兒子在外面竟然參與了賭博,被騙了幾百萬,追債的都上門了,二胖沒辦法,賣了一個房子,存款全拿出來了,才把債還了。

本來以為事情也就這樣了,沒想到今年剛過年,又來了催債的,說是網路上的貸款,二胖不太懂,他就知道銀行貸款和高利貸,又找人打聽,才知道,這是新型的一种放貸方式,很多都和高利貸差不多。

這次又是三十萬,二胖直接給了兒子兩個巴掌,他沒想到,自己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的人生,因為兒子有了這麼多的波瀾。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種情況下,孫女又生病了,醫生說這種病只有帝都能治好,但是有幾種葯不能報銷,最少要兩百萬的費用,一夜之間,二胖老了十歲。

「爸,我錯了,求求你救救孩子吧,爸,我以後一定改,求求你了爸。」

看著兒子跪在自己身前哭,二胖心裡一點兒波瀾都沒有,對這個兒子,他已經放棄了,但是孫女,他是真心喜歡的,三歲的孩子,總圍著自己叫爺爺,有好吃的總第一個給他,他不能不管。

「你走吧,房子賣了,我帶小愛去治病,至於你,就好自為之吧,對了,小愛媽媽你別拖著了,抓緊把手續辦了,別耽誤她。」

說完,二胖直接轉身就走,絲毫不管後面哭的撕心裂肺的兒子。

過了正月,房子賣了,二胖和媳婦兒帶著孫女去了帝都,索性帝都醫院給了好消息,這病能治好,但是花費不少,第一次醫藥費就交了五十萬,賣房子的錢拿出來一半了,隨著治療看見孫女漸漸露出的笑容,二胖也笑了。

二胖的兒子通過親戚知道了爸爸帶著女兒在帝都醫院治病,也跟到了帝都醫院,在門口他就看見媽媽了,媽媽正在垃圾桶里撿瓶子,身上背著一個袋子,裡面裝了很多,看上去撿了一會兒了。

一會兒爸爸也出來,兩個人坐在醫院外面的椅子上,從口袋裡拿出來兩個饅頭,又弄了一壺水,就這樣吃了午餐,半個月不到,他看出來,爸爸瘦了。

眼淚沒有忍住,直接流到了地上,攥緊的拳頭,看出來他內心的不平靜,注視了幾分鐘,直接轉身離去。

孫女病情有所好轉,二胖也開心了不少,不過想到醫藥費,還是發愁,現在一天就要兩千多,還沒有到後期用特效藥的階段,那時候費用就更高了。

「媳婦兒,三天沒讓咱們交錢了,是不是忘了,我去問一下吧。」

他每次交的醫藥費都是有數的,按道理應該催費了,但是三天了還沒人找他。

「你去看看吧,盡量不欠醫院的錢。」

二胖也知道,這個盡量也就能維持一段時間。

「您好,我想問下218六床的費用還有多少?」

「我看一下,還有三百多,之前有人交了五千,後來又交了一千,現在還有三百多,要交費嗎?」

「哦,交吧。」

拿好票據二胖回到了病房,和媳婦兒說這個事兒,兩個人都納悶誰交的錢。

「你說是不是你兄弟知道了?」

兄弟自然指的是易陽。

「他要知道了能交五千,一千的,不可能是他。」

「唉,你說你,自己兄弟,求一下怎麼了,唉。」

二胖媳婦兒也埋冤過二胖,明明和易陽關係那麼好,一說到借錢求人就是兩個字不行,這關係別人想有都沒有。

二胖也有自己的堅持,兄弟他認為不能摻雜利益,所以來了帝都,他都沒告訴易陽,寧願撿破爛,也不願意求人。

「媳婦兒,就當這是我最後保留的臉面吧,我不想讓我兄弟看到這樣的我。」

迴廊里一聲聲嘆息,是多少家庭的無奈。

易陽過了年在家裡休息了兩個月,沒事兒就去陪老郭,要不然就是去學校做偵查,經過不懈努力,他確認了一件事,兒子絕對有喜歡的人,因為看手機的笑容他太熟悉了,就是年輕男女熱戀時候有的,他也不是沒經歷過,只不過人還沒查到是誰而已。

「大院長,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易陽這麼大年齡,說話還是這樣,不過大家還挺喜歡,說和他交流顯得年輕不少。

「沒事情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必須能,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情。」

易陽太了解這位了,基本上除了醫院的事情,其他事情在他心中都不重要,有一年易陽生日過去一個多月了,他來了,拿的生日禮物,霸氣的說了一句「忙忘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記得在你家看到過一張照片,是你和你好朋友的,就是挺胖的那個。」

「對啊,二胖,怎麼了?」

「我今天查房的時候看到個人好像是他,就在二樓,但是照片上還年輕,我沒敢認,我查了資料,病人姓陳,你朋友姓陳嗎?」

易陽還想了一下,二胖叫習慣了,都快忘了姓什麼了,一想,還真姓陳,不過二胖來了帝都怎麼不來找自己呢。

「能確定嗎?」

「如果姓陳估計就是了,聽說帶著孫女來的,不過出鏡可不太好,我問了,費用要兩百多萬,聽護士說他們還在樓下撿垃圾。」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易陽生氣的把電話扔在了桌子上,嚇了周子怡一跳。

「你這是怎麼了?」

「二胖不拿我當兄弟,我去找他,你開車,帶上卡。」

周子怡知道老公和二胖的交情,也不廢話,趕緊收拾東西就走。 清脆的巴掌聲,著實有些響亮,江珊原本害怕的都要閉上眼睛,還在尖叫著,但是剎那間發現了不對,巴掌並沒有和想象的那樣落在自己臉上。

緊接著,江珊聽到一道慘叫聲,來自自己對面,江珊更是能夠感覺到有人擋在自己身前。

張開眼,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看起來甚至是有些討厭的身影擋在自己身前,將自己守護在身後,而慘叫的赫然是來自那個要對自己行兇的中年男子。

此刻他的一隻手還在半空中舉著,但卻無法動彈分毫,被林楠的一隻大手牢牢抓著,一動不動,臉上一個五指印觸目驚心。

「碰瓷也就算了,還團伙作案,更要打人,要不要點臉?」林楠打了一巴掌,還很不過癮的怒斥了一聲。

遇到這種事情,林楠終於能夠體會為何那麼多車主都要裝行車記錄儀這種東西了,就是害怕這種事情,真若是沒點本事的人,沒點底氣的人,面對這麼一幕,肯定受不了,只能乖乖老實掏錢了事,哪怕是明知道碰瓷也沒有辦法。